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节 旧友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25 2017.08.03 20:25

  厚土峰北峰顶,建有三进宽敞简陋房舍,院中栽有映山红、绿竹等普通花草,院边一侧建有一座木亭。

  亭中有一张松木方桌,桌上摆有一个酒壶,一盘花生米,土汀子正手捻花生米,饮着小酒,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田大丰。

  “禀师尊,已命徐良这个妖孽去刷三个月马桶,苏子昂也安排妥当,师尊可还有其他训诫示下?”

  “谁少年时不犯个错,要么恋恋色,要么贪贪财,要么使使气。”土汀子微微一笑,说:“徐良肯定有错,但不必刷三个月马桶,一个月过后,若他诚心悔过,仍然安排外门弟子们轮流冲刷马桶吧。”

  “若不是这个妖孽贪婪多事,师尊不会无故损失四粒己土丹。”田大丰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土汀子认真纠正说:“己土丹非因徐良而失,只因本座无意惊动水真人而已。”

  “青瑶小小年纪,倚仗水师叔宠爱太过无赖。”田大丰怨气未消,说:“对尊长目无尊上,强讨豪取,此事便是闹到掌教真人面前理论,厚土峰也无过错。”

  “道家三宝讲究慈、俭、让,年轻人闹意见,便去找掌教真人讨说法,掌教真人会怎么想?”土汀子拈着花生米的手停下来,面色略显凝重,说:“大丰你比青瑶年长十余岁,见识若与青瑶一样,不懂慈悲和容让,怎成大器?”

  土汀子最后两名话可有点意味深重。

  田大丰一腔怨气顿时云消雾散,连忙说:“弟子谨记师尊教训,时时奉行道家慈悲意和容让心。”

  “太华山上的事儿,你知道的太少了,先把道法提升到元婴境再说话吧。”土汀子憨厚一笑,拍拍田大丰臂膀,道:“今日金依蕙突施武士‘刃之火’,仅将你戌土剑拍落,若她是敌人,斩的可就是你的脑袋。”

  土汀子又拈起一粒花生米扔进嘴中,说:“回去想想如何破解,实在想不透,再来求教为师!”

  “诺。”

  田大丰心中凛然,一直认为土汀子在太华五子中,性情过于温和憨厚,甚至有些懦弱,今日突觉自已师尊事事心中其实自有主张,太华五子盛名之下确无虚士。

  “等等,明日你去看下苏子昂,让他伤好后去后峰守护种植灵参,把他和徐良和田多多两人隔开,免得日后又生出事来。”土汀子噗的吐出嘴中花米皮,说:“顺道去安抚一下徐良,让他安心刷好马桶,以后仍有重用。”

  “师尊的意思是?”

  “厚土峰赏罚分明,绝不允许私下斗殴。”土汀子慢悠悠的说:“这徐良以前监工干的不错,也得罪了不少人,但太华山上的脏活儿和粗活儿总得有人干,他以后还有点用处。”

  “诺。”

  田大丰瞬间对土汀子充满崇拜,打一巴掌再给个枣吃,徐良对土汀子必会死心塌地,唯命是从。

  翌日上午,田大丰率领数名道士来到厢房中。

  “苏师弟且安心养伤,这是土真人赐你的四粒己土丹。”田大丰态度十分友善,咧嘴笑了一笑,随后详细讲解己土丹服食方法,讲完又说了土汀子的安派,方才带人离去。

  苏子昂全程一直唯唯诺诺,等田大丰一出房门,立刻坐了起来,抓过来己土丹仔细查看。

  据小胖子说,这是五阶灵丹,苏子昂好奇它长什么样。

  四粒己土丹比鸡蛋略小一圈,表面浅黄如土,古意温润,一股淡淡甘甜的药香味扑鼻而来。

  半盏茶后,楚天和小胖子急匆匆推门而入,眼中闪烁着直勾勾的企盼,脸上一片讨好笑意,羞涩的说道:“苏兄弟,我们来了。”

  “诺,给你们吧。”

  苏子昂不待两人多话,拈起两粒己土丹放在鼻前嗅了嗅,主动塞入两人掌中,然后将田大丰讲解的服丹方法又转述一遍。

  “苏兄弟,楚某谨记今日赠丹之情,感谢感谢。”

  “苏兄弟,你先躺着养伤,我去练功了,回头再来看你。”

  楚天和小胖子丹丸到手,立刻两眼放光,扔了两句场面话,身形已蹿出厢房外,能感觉出他俩对道法晋阶的企盼之情。

  道法晋阶对于每一名修士来说,也许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事情吧!

  翌日,太阳西沉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道士匆匆而来,直接闯进苏子昂居住的厢房,大声叫道。

  “苏子昂?”

  “武六七?”

  数年未见,武六七身材暴长,如今手大腿长,比印象中的武六七大了整整一圈,挺拔的大鼻子象极了武掌柜,只是神情却十分活跃开朗,眉目间仍能见到昔日江上县少年模样。

  “苏子昂,你咋长这么高了?”

  “你比我还高呢。”苏子昂忽然问道:“六七,我几年没见到你了?”

  武六七想了想,说:“三年了啊。”

  苏子昂心头一凉,无间海中无日无夜,外界沧海桑田。

  三年过去了,母亲与苏子青不知发生多少变故,说不定早已不在人世,不知不觉的心一酸,眼泪瞬间控制不住,“唰”的崩落衣衫。

  “苏子昂你怎么哭了?”武六七惊问:“是不是那痛?那个打你的畜生呢,我揍他去......”

  “不是痛哭的,这仇青瑶妹妹已替我报了。”苏子昂一把拉住武六七,抽泣道:“我是想起了娘和我姐才哭的。”

  “你娘和你姐当年不是走散了吗?如今找到了吗?”武六七又是一串的询问。

  面对这名有救命之恩的儿时玩伴,苏子昂不想一直隐藏,他希望找一个可靠的人一诉愁肠,便压低声音将积累胸中数年旧事一一诉说,一直说到如何走上太华山。

  最后,苏子昂问:“六七,你替我出个主意,说我何去何从?”

  “一定留在太华山修道。”武六七直言不讳,说:“你眼下一没本事,二无户籍文书通关,就算你走上半年赶回江上县,一劫不了狱,二报不了仇,有什么用呢?”

  见苏子昂默默不语,武六七又说:“何况事情已然过去三年了,该发生什么,早就发生了,这事你才是主犯,按我所知,你娘和你姐最多服苦役。”

  “那我怎么办,在太华山上一直呆着?”

  “当然不。”武六七说:“我的修为如今卡在筑基境后期,只要突破凝元境,便能修习太华派一门道法神通。”

  他伸手大力一拍叶安肩头,眼中精芒一闪,大气的说:“到时哥陪你回江上县,要劫狱要报仇,都没问题。”

  “六七你不怕犯王法?”

  “王法只对普通人好使。”武六七一脸憧憬的说:“哥只要会了道法神通,便不怕江上县的差役。”

  “真的嘛?”

  “真的啊,哥那次骗过你?”武六七大眼一眨,说:“我昨晚刚回到锐金锋,便听人说秀水二花替你在土真人面前讨回公道。”

  他仔细看看苏子昂的伤处,面色疑惑的问:“哥看你眼下神情,好似没受过多大的伤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