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节 天塌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60 2017.07.24 18:29

  冯公公对这位小祖宗好似颇为忌惮,亲自指导苏子昂做好三清白玉汤、燕窝银耳羹、蜂蜜杏仁汤、山药珍珠膏,最后由两名青衣小吏端出小灶。

  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就在累的苏子昂开始怀疑人生时,他终于完全熟练的掌握了各种汤的熬制办法和配方。

  冯公公对这个不是徒弟的徒弟大加赞叹,同时又深表惋惜,必竟生不出无间海的规定不是他一名公公能够改变的。

  不过通过冯公公的嘴,苏子昂对无间海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情况。

  据传说从万余年前起,无间海便是古夏王朝一块天遗之地,无间海底的最深处是通往幽冥鬼界之门,数千年前,一名道法通天彻地的修士施法将幽冥鬼界之门封印,又派烛龙守护。

  古夏王朝建立后,王朝派人在无间海的岛屿中建立了这座监狱,凡是关押在无间海监狱的囚犯,均是大盗巨匪,也是不需通过古夏王朝审判的罪犯!

  这些囚犯一时不死,一来可以筛金子,二来是因为他们大多身上还有可挖的秘密!

  匆匆又过了数十日,又是一个沐浴休息日。

  苏子昂早早端起饭盒,给地下宫殿三名囚犯送饭,想早些返回来,抽空与燕千户见上一面,穿过黑暗的长长通道,走出三道守卫警戒检查,刚走到地下三名囚犯房门前。

  “轰”一声巨响,一道擎天撼地,雷霆万钧的巨力,毫无征兆倏然袭来,将苏子昂一击震晕。

  ......

  “轰隆,轰隆,轰隆。”一连串擎天撼地的撞击声,将苏子昂从昏眩中震醒。

  撞击声震天动地,大地在脚下微微颤抖,仿佛有一头万年妖魔要随时破土而出,四周殿墙摇摇欲坠,发出一阵阵咔嚓声,地上宫殿仿佛要随时崩塌一般。

  周围黑暗象潮水般涌来,一股凉意在黑暗中倏地袭来!

  恐惧万分的苏子昂一愣,伸出鼻子一吸,这股凉意中竟带有一股潮湿的腥味,这是风的感觉,久违了多年的风来了!

  “有风了!”一股狂喜在苏子昂心中腾起,忍不住大叫一声,素来无黑无白,无风无味的无间海中竟然有风了,这是要崩塌了吗?

  他迅速爬起来,首先跑到千机秀士门前,大叫:“老夫子,老夫子快跑,地下宫殿要塌了。”

  天机秀土房间中空空如也,一片乌光自上方照下,案上书页在独自翻卷,无间海中突然间除有凉风,竟然还看到久违的阳光。

  “轰隆”一声,又一道撼天震地的巨响传来,苏子昂顾不得细想,撒腿便向偏殿中跑,一道颤抖的声音忽然在黑暗中响起。

  “过来......你过来,奴家有事相求。”

  苏子昂循声一看,绣花麻衣女子横卧于地,同样有一束乌光从房顶上方射下,房墙已然塌陷,一块巨石将她拦腰压在地面上,口中鲜血染红了身下的麻衣,目光中透出一股急切的哀求。

  “如何才能救你,快说。”苏子昂蹿过去大声询问?

  “奴家命该埋骨此地,求你将此绣帕捎出无间海,留与有缘人。”麻衣女子颤抖递出一个绣帕,又惨笑说:“奴家一生之憾,临死与他难见一面,你快走。”喝声中,一挥掌,一股浑厚力道挥来将苏子昂推出石室。

  “轰隆”一声,一块巨石凌空落下,将麻衣女子砸的血肉崩溃。

  苏子昂吓的一哆嗦将手中绣帕匆匆一摸,感觉其中包有一件硬物,一把塞进怀中飞一般向地面冲去,经过那名没舌头的黑色怪物房间门前时,只看到地面上留有两只血淋淋的脚掌,黑色怪物却踪影皆无。

  “呜”一声响,一股冷风灌来,苏子昂快步如飞,三道警卫处空无一人,穿过尘土飞扬的黑暗通道,片刻间蹿回吏厨中。

  吏厨中盆碎灶塌,各种价值成千上万灵石的天材地宝撒了一地,一个人影也没有。

  王鸣与冯公公等人踪影全无,苏子昂一路冲回居室,将几件随身物品和虎头短剑捆在身上,向怀中胡乱揣了一些肉脯食物,又拎起一把劈柴刀向主殿中奔去。

  巍峨雄伟的无间海主殿崩塌了!

  一块块巨大石块七歪八扭的滚落一地,原本厚重的殿墙象一堵土墙般扭成几段,空中一片片黑色雨点从上空铺天盖地的倾泻下来,砸的苏子昂睁不开眼。

  “咔......”

  一道耀眼黑色极光从天际隐隐一闪,苍穹黑云翻滚,而黑色的雨水正是从这一片黑云中洋洋恣意的飘下,处处一片惊悚诡谲的末世之相。

  苏子昂顾不得危险,顺着主殿的一外缺口第一次钻出了主殿。

  主殿外面凌乱的布满巨大石块,石块下面尸首狼藉,有灰衣囚犯,也有黑甲守卫,多半是在逃出缺口时,被飞下的巨石砸死,远处的雨幕中人影晃动,全向一个方向奔跳。

  “苏子昂......”一声微弱的叫声传来,苏子昂顺着声音跑过去一看,只见统万城的赫连血狼倒在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块下,只露出上半截身子,口中不时蹿出一股股血水,脸色一片乌青。

  “苏子昂,这枚赤血护腕你拿着。”赫连血狼颤抖着递过一个血红的玄铁护碗,说:“我看来是要留在无间海中了,日后你若有机缘,将这护腕送回统万城交给姥姥吧。”

  “我背你走吧?”苏子昂大声叫喊。

  “傻小子,我出不去了。”赫连血狼细长的眼晴挤出一丝惨笑,道:“赵拐子想抢我的赤血护腕,被我打伤逃了,我却让这巨石砸伤压住,这是老天爷的安排,你快逃吧。”

  “轰隆隆......”一阵巨响声蓦然从远处传来,大地一阵颤抖,仿佛随时都要崩溃一般,一阵阵令人恐怖的哗哗声在黑暗中响起。

  “快跑,海水要淹上来了。”赫连血狼一声厉喝。

  苏子昂在无间海中时和赫连血狼说话不多,只是在囚犯沐浴休息日时,有时说过几句话,眼下天地巨变,心中却起了兔死狐悲的感觉,想要背着赫连血狼走。

  “快跑,不要管我。”赫连血狼眼一瞪,伸手向远方一指,厉声喝道:“向那个方向跑,逃出锁玉关才是生天。”

  “好,我跑。”苏子昂一咬牙,将赫连血狼的赤血护腕向怀中一塞,眼中泪水横飞,顶着雨水向黑暗中狂奔。

  风雨如晦,地动海啸。

  前方一片无限的黑暗,苍穹中一片令人绝望的黑色雨水,一道道乌黑的极光不是在天际诡谲的闪亮,雨水中传来一阵阵腥臭的味道。

  苏子昂又向前追了数百米,只见雷老大绕着一块歪倒的巨石不停转圈,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块压住一个人,正是和士欢,所幸的是,这石块不偏不斜恰恰压在和士欢双脚间的细铁链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