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二十一节 赢勾王(四)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44 2017.09.12 16:11

  “赢勾元身跑了,经过此次重创,百年内它元气难复。”木桑子收起度玉尺,摸着小胡子一脸得意。

  厉擒龙夸道:“老木的聪明劲儿,老夫佩服。”

  “师妹指挥本派弟子,将青牛庙附近的弥勒会使者组织起来送下山,伤者尽量医治。”金昆子命令道。

  “师兄知道了。”水鸾子应了一声,回头扫了一眼远处的弟子,忽然惊叫:“青瑶呢?依蕙呢?苏子昂呢?怎么又不见了?”

  众人四下环顾,清点人数,确实只有青瑶等三人踪影不见,木桑子咳了一声,道:“这三孩子机变百出,一起失踪一定吃不亏,师妹休急。”

  “师尊,师尊,我在这儿,看我们抓到了谁?这个骗我山鸡吃的臭和尚还想跑。”青瑶一步三跳,从月色中蹿出来,随后只见,金依蕙和苏子昂把不正经僧人押了过来。

  “别杀我,别杀我!”不正经僧人大叫:“我知道弥勒佛去那了,而且我还见过他长什么模样。”

  “闭嘴!”木桑子心中一动,跃过来一声大吼,抢先封住不正经僧人的嘴。

  “师尊,师尊。”,青瑶跑到水鸾子身边,得意洋洋问道:“我这次算不算立功了?”

  “算,而且功劳还不小。”水鸾子又问道:“你们怎么发现不正经僧人的?”

  “这个家伙藏在弥勒会使者人群中想逃跑。”青瑶的声音中透出一丝快乐,说:“可他长的太丑了,我一眼就把他从人群中找了出来,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骗我的山鸡吃。”

  “确实是青瑶师妹带我们抓到的。”苏子昂躬身补充。

  “水师妹。”金昆子道:“你带弟子们留下来善后,我等先回四方客栈审问不正经僧人。”

  任方圆轻颂佛号:“阿弥陀佛,小僧与水真人留在青牛庙一起善后。”

  四方客栈,室内烛光耀眼。

  不正经僧人蹲在一角,目光躲闪,一脸恐惧,金昆子静静坐在床塌上,一言不发,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室内弥漫。

  “不正经僧人,久闻大名,今日相见,十分荣幸,老夫太华派木桑子。”木桑子蹲到不正经僧人面前,声音轻松,象一位平易近人的老伯伯。

  厉擒龙双拳一抓,骨节嘎嘎狂响,喝道:“小子听好,敢说一个假字,老夫便折断你一根手指,说一句假话,折断你一只手,听清没有?”

  不正经僧人哆哆嗦嗦道:“我叫不正经,说话可正经,只要不杀我,我全说真话。”

  “弥勒佛去那了?”

  “到秦平王墓找刑天戒了。”

  “他拿到刑天戒了?”

  “这个小僧不确定,不过小僧知道他们随后会去洛都南城门汇合。”

  木桑子道:“本座如何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小僧原是一名窃贼,因精通遁术,被无影宗少寨主史金贵召去给他跑腿找女人。”不正经僧人一本正经的交待:“去了青牛庙后,他们一直把小僧当成下人使唤,上面说的事儿,全是小僧偷偷听来的。”

  “你很机灵,弥勒佛长什么模样。”木桑子笑问?

  不正经僧人道:“小僧若说出弥勒佛的模样,弥勒佛会必杀小僧而甘心,你们以后可要保护小僧的性命,否则小僧宁死不说。”

  “好聪明的不正经和尚。”木桑子笑道:“只要你能说清弥勒佛的相貌,太华派自然会保护你安全。”

  “金真人,你说句话。”不正经僧人有些不放心,向金昆子询问?

  金昆子正色道:“说出弥勒佛相貌,本派保你不死。”

  不正经僧人道:“所有人都没见过弥勒佛长相,连史金贵也没见过,小僧十分好奇,便日盯夜盯,有一天......”

  天明以后,不正经僧人被带走,厉擒龙也告别而去,房间中只剩下金昆子师兄弟俩人。

  “师兄,你猜对了。”木桑子声音带有一丝苦涩,低声道:“大荒盟中人果然在青牛庙出现,说明本派在平原郡的一举一动,全在贾似善的掌控之中。”

  顿了顿,老头儿自嘲道:“数十年前,大荒盟等一众魔道吃了鱼师哥的亏,不意他们在这十数年间悄然间在本派内已伏下无数暗桩影子,咱以前竟浑浑噩噩,只道天下太平。”

  “无妨,今晚我们抓获不正经僧人,知道了弥勒佛的长相,可算略占先机。”金昆子道:“另外本座对大荒盟的手段有了新的认识,日后自会防范。”

  “如此最好,我去瞧瞧水师妹为何还没回来。”木桑子说完,大步出了四平客栈。

  三日后,金昆子发出真人令,太华派所有弟子收拾行囊,返回太华山。

  江碧如黛,清风徐徐。

  三条多帆大木船乘风破浪,斩开碧水,顺江连袂而下,

  苏子昂蹲在船尾,手持一柄大芭蕉扇,轮流向两只大汤瓮中不停扇风,一股浓郁的清香味从大汤瓮中散发出来,顺着江风一路弥漫。

  秀水四花坐在船尾的上风口,偶尔看看苏子昂的举动,四女秀发和裙带在风中飘逸飞舞,阳光明媚,人比花俏。

  “子昂哥哥,我喝了一年多三清白玉汤,没感觉比一年前白嫩多少,你是不是骗我。”青瑶摸着脸,头询问?

  “咳、咳、”苏子昂清清嗓子,建议道:“青瑶妹妹,想嫩白,就得多喝汤,以前一天一碗,从今日起,一日喝两碗,保你越来越白嫩。”

  “子昂哥哥,你没骗我?”

  “真不骗你。”

  金依蕙半闭着眼在晒太阳,李明娟独自手持一本诗书在静看,两人都好似没听到苏青两人说话。

  “日头朗朗照船头,哥在船头把汤熬,青瑶怨哥汤不白,哥伸懒腰劝多喝。”卓一燕笑道:“苏子昂以后每日也要给师姐们一人熬一碗三清白玉汤喝,不许只对青瑶一个人好。”

  “诺,卓师姐。”苏子昂忽然一声断喝:“出来,再不出来,用水泼你们出来。”

  四女一起依声望去,武六七拉着楚天和小胖子从桅杆后面钻了出来,三人看看秀水四花讪讪一笑,楚天和小胖子一缩,自然而然把武六七架在前面。

  “子昂,听说你汤熬的好,我拉着他俩来跟你学学。”武六七机智的寻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借口。

  “哦,行,想熬好汤,要先有好火,六七先从扇火开始学起吧。”苏子昂顺水推舟,也机智的把芭蕉扇递给武六七,又补充说:“师姐们不知道吧,六七家开铁器铺,他从小就会扇风烧火。”

  众人相顾菀尔,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武六七看看笑意灿烂的卓一燕,不情不愿的接着扇子,大白眼珠子狠狠一剜苏子昂,蹲在船尾,看了汤瓮一眼,撅起腚挥舞芭蕉扇,用力扇起风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