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五节 厚土峰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77 2017.07.31 17:28

  苏子昂第一次进入太华殿,见脚下殿面纤尘不染,熠熠放光,脚抬起来不知该不该踩下去,面对传说中神仙一般存在的太华五子,更是脸也不敢抬。

  人影一闪,木桑子翘着小胡子闪到苏子昂身边,拍拍叶安肩膀,笑呵呵的说:“苏子昂,老夫初次进这太华殿时,脚也不敢向殿上放,生怕踩碎殿面赔不起。”

  “其实这殿面结实的很,你是踩不碎的。”木桑子拈着小胡子,抬腿重重踏了几下殿面,说:“不信你试试。”

  “谢谢......”苏子昂一阵迷糊,不知应该如何称呼木桑子,称爷爷似乎不对,称真人也象不妥,只得嗫嗫了两声低下头去。

  “你喊我木真人好了。”木桑子轻轻一笑,非常随和的问道:“你流落平原郡多少年了?可曾见过弥勒会的人?”

  “在平原郡二三年左右。”苏子昂想了一想,还是隐去了在无间海中的经历,说:“见过弥勒会的人,曾吃过他们施舍的米饭,帮他们刷过碗......”

  木桑子听了一会,感觉没什么重要信息,便说:“听水师妹说你与武六七是儿时玩伴,家中还有什么其他亲朋好友?”

  “父亲早已去世。”苏子昂心中稍一权衡,半真半假的说:“我娘和姐姐被山匪掳走,至今下落不明。”

  “竟是如此。”木桑子转头看看金昆子,目光中带着询问,金昆子明白木桑子目光中的含意,道:“武六七历练未归,尚需半月才归。”

  “各位师兄,苏子昂目前无亲无故,无处安身。”水鸾子听苏子昂身世可怜,心头一软,说:“我秀水峰上皆是女弟子,诸位师兄谁肯收留苏子昂暂住?一切等武六七历练归来再说。”

  金昆子、木桑子、火焱子三名真人相互看了看,却是无人出声应答。

  “苏子昂来我厚土峰暂住几日吧,米饭管饱,平时干点杂活。”个头不高的土汀子憨厚一笑,出声问道:“苏子昂你愿意干点杂活嘛?”

  “愿意,愿意。”苏子昂低声点了点头。

  水鸾子柔声道:“苏子昂且去殿外等侯,一会由土师哥带你去厚土峰暂住。”

  出了太华殿,苏子昂顺着白玉台阶慢慢向广场走去,途中心中神思恍惚,方才在太华殿中,出于一种莫名的忧惧感,把自己身世和去无间海的经历对太华五子说了慌,这事以后不知是福是祸?

  广场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一丝丝灵气在广场中渺渺飘浮,远处的仙鹤走来走去,不时发出轻轻的鸣叫声。

  远处苍穹气象万千,变幻种种沧海桑田,阶顶太华殿巍峨生辉,一面宽大旗帜在殿前旗杆上烈烈飞舞,旗织上绣了一头麒麟正在仰天咆哮,展示着这个天下第一玄门正宗修真门阀数千年的风风雨雨。

  阳光明媚,光线万千。

  “人生除死无难事,不是么?”苏子昂望着下面仙境般灵气缭绕的广场,心情一时宽慰许多,轻声自问:“无间海也崩塌了,我苏子昂也上了太华山了,不是么?”

  “只要我还好好活着,也许很快就能见到娘和姐姐,不是么?”说完后,来自桃花小镇的少年沉默下来,开始盘算在未来的日子中,一定要睁大眼,少说话,多干活!

  约莫一柱香功夫后。

  一名黄色道袍的男道在广场上出现,径直向苏子昂奔来,站定后道:“苏子昂?我叫姚胜,奉师尊土真人之命,带我去厚土峰报道。”

  “有劳姚大哥。”

  姚胜一笑,带着叶安绕过白玉广场,顺着一条白玉阶道向后山走去,路两边翠树林立,一片片灵气从树林间飘了出来,不时传来一阵阵千奇百怪的鸟鸣声。

  两人默默走了一会,前方出现六座小亭子,与众不同的是,每座小亭子都闪烁着一束金色光芒。

  “苏子昂,这是太华派的传送阵,看好这座亭子外刻的是一座土峰。”姚胜指着一座亭子外的木牌说:“从此可以直达厚土峰底。”

  “哦,知道了。”苏子昂被这种道家玄门秘术所震撼,偷眼向其余几座亭子看去,见附近两座亭子一个刻有一条小河,一个刻有一株大树,再远处的便看不清楚。

  亭内一张石桌上供有一个硕大的石球。

  姚胜带苏子昂踏进亭内,伸手按向石球,亭内蓦然金光灿烂,苏子昂只感觉“呼”一声,好似突然进入一个神秘的空间,片刻后,灿烂的金光隐去,落脚处仍然是一座小亭子。

  一座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黄土山峰出现在小亭一边。

  “苏子昂,这便是厚土峰了,从这要步行上峰。”姚胜说完不看苏子昂,自顾自率步而行,道袍飞舞,颇有些厚土峰大弟子的风范。

  厚土峰上也有石块和树木,只是石块不多而已,从山道上能看到,大部分地方都被改建成一块块土田园林,大部分田中种有各种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有一些身影在田中忙忙碌碌干活。

  “新来的师弟们在峰上田中种植灵草和灵药,换取灵石来修练法术。”姚胜忽然提醒说:“苏子昂你初来厚土峰,人生地不熟的,可要少说话,多干活,莫计较。”

  他顿了顿,又说:“特别注意不要和管事的徐良和田多多计较。”

  “知道了。”秋风中,苏子昂没来由的心一寒,从姚胜的口气中,能感觉出徐良和田多多是两名很苛刻的人。

  厚土峰前后方圆数余里,在峰顶用石块混合熟土盖了数百间房舍,房舍前后整整齐齐,房顶覆盖茅草,土窗木门,一切简单实用。

  “苏子昂,初入山门的门外弟子在这片住。”姚胜介绍道。

  一高一矮两名道士从房舍间匆匆奔出来,远远大喊:“姚师兄,姚师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喊声十分亲切,仿如见到亲朋故旧般热情。

  “奉师尊之命,送苏子昂来暂住一阵时日,需要干什么活由你们安派。”姚胜不冷不热的交待了两句,然后转身离去。

  一高一矮两名道士热情万分的将姚胜送到峰下,然后奔了回来自报家门,高个自称田多多,矮个叫徐良。

  “苏子昂。”高个田多多呲着一对大板牙问道:“听姚师兄说你是水师叔从平原郡带回来的,定是那家宗派的弟子带艺入山?”

  初次上了这陌生的厚土峰,未来的一切充满未知,苏子昂心头茫然不知所措,低声如实回答:“我无门无派,只是在平原郡偶然间遇到水真人。”

  “偶然遇到的?”田徐两人相视一笑,田多多呲着大板牙说:“你偶然遇到的水真人,而且没有宗门推荐,岂不是说你是捡来的?”

  “苏子昂。”矮个徐良一翻白眼,斜视着苏子昂,说“你可知厚土峰的规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