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节 变戏法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64 2017.07.21 22:19

  许雅之心头郁闷,猜不透苏子青明明不痴不傻,却非要一口咬定亲手杀人,御史大夫只有监察百官过失权力,确没有审案权力,众目睽睽下也不便与苏子青过多言语,只得颌首点头。

  苏子青认完罪后便垂下头,一言不发的跪在堂下,瘦弱的身躯中透出一股坚韧不屈之意。

  田文林只是受了郑县令之托,本身与苏子青也无过节,如今天看看瘦弱无依的苏子青,心中居然也生出一份同情,道:“来人,将苏子青押回天牢好生看管,不得使她受了委屈。”

  “诺。”田文林任刑部尚书,又主管京兆尹,正是捕快差役的顶头上官,一声令下无不凛从。

  翌日,金碧辉煌太和宫中,田文林与许雅之仍是各执一词,争辨不休,争辨主题是应不应判苏子青死罪。

  田文林一派认为;苏子青忤逆杀夫,必判死罪!

  许雅之一派则认为;苏子青一来年幼,二则当堂认罪,均属于仁宗诏书降罪之说,至多判二十年劳役!

  两派争来辨去,各不相让,逐渐三省六部官吏参入争论者越来越多,声音更是越来越高,刚开始只是争论案件本身,时间不长又变成为争论而争论,有人越扯越远,只想压倒另一方。

  “众位爱卿且住!”仁宗逐渐有些不耐烦,忽然开口道:“本朝素以仁孝治国,苏子青一名刚束发及笄的乡村少女,虽失手杀死郑员外但罪不致死,何况其如今已家破人散,朕判她在天牢劳役十五年,此案不必再议!”

  众臣见仁宗天威微愠,人人心头凛然一齐各归朝位,因苏子青一案不关系到任何利益,只是一张说服对手的牌,竟没人再提及要不要继续抓捕苏子昂归案。

  退朝后,仁宗将大明王邀至后宫仁寿殿,说:“皇弟可曾见到,如今朝中此等无谓之争常有发生,实在烦不胜烦。”

  “皇兄心中明白,他们表面上义正词严为律法公正而争执,粗看为正,实则两派势力都将苏子青当成一张打击对方的牌,细看为私。”大明王笑了笑,说:“其实根子还是出在皇兄性情过分仁慈上。”

  “君王仁慈慎杀,对臣民应是好事,何来过分之说?”

  “皇兄仁慈乃万民之福,只是帝王之道非比寻常,刚极易折,柔不可久,君王过分仁慈,群臣则胆大妄为,借律法反律法,以皇命违皇命。”大明王直言道:“人对权力的欲望是无限的,今日苏子青一案争上一点权力,明日再借王子青一案争上一点权力,最后直到臣权驾空皇权。”

  “朕已年迈,如今只想修仙长生,安享晚年。”仁宗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皇弟也知道,历来整治吏治是最凶险,最麻烦的事情,那是要砍下无数人脑袋的,朕不想临老沾一手血。”

  大明王默然不语,仁宗接着笑道:“何况只要有皇弟的刑天剑在,谁也翻不了天!日后等太子继位,由太子去折腾吧!”

  大明王微微一笑,眸中宛有一片明月星辰的光泽在隐隐闪烁,却没有开口说话,兄弟俩人相对而坐,仁寿殿中悄悄安静下来。

  苏子青在经过三堂会审后,被关押在天牢内一个单独囚室中,因为有了田文林的一句话,生活中得到一定关照,开始了漫长等待。

  此将三堂会审中,没有见到母亲郑氏,更不会有人告诉她郑氏去了哪里?

  苏子青心中颇为不安,每到夜静人深时,她倚在墙边看着囚室外的月光,一抹忧虑悄悄爬上嘴角,轻声低语:“娘,弟弟,你们还好吗?”

  无间海中依然无阴无阳,无风无雨,寂静如灭。

  苏子昂浑浑噩噩一天、一天、不知过了多少天,除了在大灶间干活外,闲时便劈狱厨中的木柴来解闷。

  有几辆牛车源源不断的将木柴和食材送进无间海,木柴全是那种碗口粗的木桩子,按照罗一刀传授的挥刀法门,日复一日的弓腿凝神,吐气发力,劈柴刀一斩而下。

  “啪”一声,一根木桩被劈成两半......

  囚犯们与苏子昂也逐渐相互熟悉,分饭之余,见苏子昂年纪不大,有时也戏谑调笑一番,也许在这混吃等死的绝地中,没了利益之争,少了不必要的戒备,人们间也相对单纯,容易向别人敞开心扉。

  燕千户虽和其余囚犯极少说话,但每次与苏子昂见面时神态十分亲昵,每一次均是没话找话的说上一二句。

  “娃儿是那里人氏?”

  “娃儿犯了啥事竟来无间海服役?”

  “娃儿多大年纪了,你爹娘呢?”

  苏子昂正在分派菜团子,被燕千户一句话勾起了乡愁,忆起苏子青与母亲郑氏的殷殷笑脸,心中一酸,手中挟着菜团子憋着嘴,扬起脸,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下脸庞。

  “娃儿,娃儿别哭,爷爷变戏法给你看!”燕千户一边叫着,一边将双手平伸亮开,掌中空无一物,向苏子昂笑了一笑,说:“瞧好了,啥也没有!”然后双掌“啪”的迅捷一拍,再缓缓展开,右掌中蓦然出现一个栩栩如生的木雕飞燕。

  苏子昂一时好奇,擦擦泪水凝目细看,燕千户将木燕双手捧在掌中,装模作样的向掌中吹了一口气,叫道:“它飞走了!”说完徐徐摊开双手,掌中木燕果然消失不见。

  “燕老头,到别去变戏法去,别挡着老子领饭。”燕千户身后一名中年男子粗声叫喊,声音透出一股厌恶。

  中年男子长相儒雅,一身棉衣囚服干净板正,只是额头长出一个大肉包,上面光溜溜的一根毛也看不到,面相顿时显得十分诡异,又滑稽可笑,他此时正乜斜着眼,向燕千户挥挥手,喝斥:“老贼毛让开,让开。”

  “娃儿,想看爷爷变戏法的话,沐日时出来找我。”燕千户也不和中年男子接话,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向苏子昂笑了一笑,然后端着菜团子独自向殿角尖尖走去。

  “小娃儿,发什么愣?快给史爷爷来三个菜团子。”中年男子人称史一包,他见苏子昂一时心不在焉的望着燕千户发愣,三角眼一斜,恶声恶气的叫嚷了一声。

  “史爷爷?”苏子昂看看栅栏外的史一包,倏地感觉史一包方才的神气极象桃花小镇中的郑员外,心中涌上一股恶气,便仔细挑了三个最小的菜团子,“嘭”的扔到史一包盆中,挥勺磕磕木栅栏,扬声喊叫:“下一个......”

  “你?”史一包气的脸色发红,头顶的大肉包瞬间象鸡冠子充血般赤红,眼一瞪便欲发作,可抬头一看四周殿顶巡逻的守卫,立刻没了脾气,一低头端起盆子离开。

  杀虫大侠在史一包后面端着盆过来,道:“方才那人是个盗花贼,以往在江南郡他背后还有点势力,眼下谁也瞧不起他。”

  “恩,我眼下就瞧不起他。”苏子昂多给杀虫大侠加了二勺汤,心中浮起一股莫名的快感,忽然发现分分菜团子,发发大骨头,在无间海中也算一份不小的权力。

  虽然分发块数不能少,但有挑选大块和小块的分配权力,象史一包这种可恶的人,以后便挑最小的大骨头分给他,杀虫大侠人长的丑陋,但极愿和自己说话,那便挑最大块的骨头给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