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一十七节 赢勾王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17 2017.09.10 19:07

  青牛庙外,千山重叠。

  一轮银月在薄云间匆匆穿行,寒山空旷,一阵阵妖兽厉嗥声在森林中彼此起伏,更添夜之孤寂。

  青牛庙中,月光斑驳下,一队弥勒会信徒人人带着面具,在黑暗中如一群幽灵的缓缓涌动,个个将手腕划破,把鲜血挤到一个木桶中。

  “各位使者听清了。”净尘的话中充满诱惑,声音在静寂中传出极远:“弥勒佛真神子夜后便会在青牛庙降临,谁献多少血,真神便赐多少福禄于你们,机会难得......”

  弥勒会信徒们开始燥动,人人争先恐后的向木桶处前挤。

  “去多找两只木桶来。”净尘向身边两人低声下令,随后又扬声叫道:“使者们不要挤,不要挤,大家可以分成三个队献血。”

  青牛庙佛堂内,烛光一片昏暗。

  弥勒佛脸带面具,手舞桃木剑,足下布罡踏斗,象一尊妖神在颂咒佛堂地面上挖有一道道浅土沟,按天上星宿位布下一个诡谲阵法,一股股鲜血在阵法中缓缓流动,不断的逐渐渗入泥土中。

  史金贵从院中不时提进一桶桶人血倒入阵法中,补充渗漏到地下的鲜血,偶尔抬起头看看正在施法颂咒的弥勒佛,目光中充满敬畏。

  “尊敬的赢勾君主,已到月圆子时,我祭血为媒,召唤大地君主现身......”

  弥勒佛咒语声一板一眼,步子越奔越急,地面阵法中的污黑人血,在咒语的催动下,顺着二十八星宿舍阵法脉络,如一条条小溪般潺潺流淌,奔涌速度愈加急促。

  一股神秘的生命在鲜血中燥动,挣扎着要从梦魇中苏醒,不断的发出嚓、嚓、的轻微喘息声,大量的鲜血打着漩儿,不停渗入地面泥土中。

  “赢勾君主,闻一闻土中芬芳的鲜血味道,苏醒吧,这里有数千条生灵为你献祭......”弥勒佛大声颂唱,形若疯癫。

  轰隆隆......

  一记妖诡的异响在黑暗中沉闷响起,青牛庙外山脉中,腾起一股股黑气,山风一吹,在月色下迅速四处弥漫,黑气浓郁竟将月色遮蔽,随着响声大地一颤,四周的山峰和月色随之微微一晃。

  天地异相发生时,弥勒会数千名信徒纷纷仰头察看,有人面色惶恐,有人面色狐疑,也有人面色充满兴奋。

  “天降异相,弥勒佛真神马上面世!”净尘声嘶力竭的大声宣布:“大家快献血,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立刻有虔诚的信徒们立刻争相割腕献血。

  “三伯。”史金贵提着一桶人血,喘着气抢进佛堂,狂叫:“是否赢勾大王已然闻到土中血味来了,外面山动了。”

  弥勒佛抢到木窗前,看了一眼群山间弥漫的黑气,大叫:“金贵,月圆子时,赢勾君王妖力最强,定能冲破秦王阵法禁锢,快加把力,猛倒血!”

  “三伯,为何要在青牛庙中施法,去秦平王墓前施法不更好嘛。”史金贵一边向血沟中倒血,一边询问?

  “小子懂啥,在青牛庙施法有二大好处。”,弥勒佛解释道:“把信徒们召到青牛庙中来,一来信徒们容易接受,二来嘛,若尸王赢勾一直在秦王墓左右守护,三伯没机会下墓倒斗子取宝。”

  “用侄儿陪三伯下墓取宝嘛。”史金贵问道?

  “不用,一会赢勾到来,它嗜血成狂必会大开杀戒,庙内外这数千人命,只能拖住赢勾一时,”弥勒佛冷酷的说:“你只管依三伯的吩咐,到洛都找你大伯去,我随后就到。”

  “诺。”史金贵应了一声,卖力将一桶桶人血倒入地面阵法中,低声说:“三伯若得了宝贝,可莫要忘了侄儿才好。”

  “那是必然!三伯无子无女,若非为了本族的一席之地,何必大冒风险,施展噬血异术引出赢勾来下墓摸宝。”弥勒佛催促道:“如今多倒血,让山风中充满鲜血的香味。”

  弥勒佛说完揭开面具,向口中抛了数粒丹药,手舞桃木剑,急促掐诀颂咒,血水在阵法中疯狂流淌,一阵阵喘息声从血阵中发出,烛火摇曳,血光一闪,一片片红色妖诡符文在佛堂中腾飞,冲出木窗,急速在夜色中扩散。

  “赢勾君主,闻一闻土中芬芳的鲜血味道,苏醒吧,这里有数千条生灵为你献祭......”弥勒佛大声颂唱,形若疯癫。

  轰隆隆......

  一记妖诡的异响在黑暗中沉闷响起,青牛庙外山脉中,腾起一股股黑气,山风一吹,在月色下迅速四处弥漫,黑气浓郁竟将月色遮蔽,随着响声大地一颤,四周的山峰和月色随之微微一晃。

  天地异相发生时,弥勒会数千名信徒纷纷仰头察看,有人面色惶恐,有人面色狐疑,也有人面色充满兴奋。

  “天降异相,弥勒佛真神马上面世!”净尘声嘶力竭的大声宣布:“大家快献血,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立刻有虔诚的信徒们立刻争相割腕献血。

  “三伯。”史金贵提着一桶人血,喘着气抢进佛堂,狂叫:“是否赢勾大王已然闻到土中血味来了,外面山动了。”

  弥勒佛抢到木窗前,看了一眼群山间弥漫的黑气,大叫:“金贵,月圆子时,赢勾君王妖力最强,定能冲破秦王阵法禁锢,快加把力,猛倒血!”

  “三伯,为何要在青牛庙中施法,去秦平王墓前施法不更好嘛。”史金贵一边向血沟中倒血,一边询问?

  “小子懂啥,在青牛庙施法有二大好处。”,弥勒佛解释道:“把信徒们召到青牛庙中来,一来信徒们容易接受,二来嘛,若尸王赢勾一直在秦王墓左右守护,三伯没机会下墓倒斗子取宝。”

  “用侄儿陪三伯下墓取宝嘛。”史金贵问道?

  “不用,一会赢勾到来,它嗜血成狂必会大开杀戒,庙内外这数千人命,只能拖住赢勾一时,”弥勒佛冷酷的说:“你只管依三伯的吩咐,到洛都找你大伯去,我随后就到。”

  “诺。”史金贵应了一声,卖力将一桶桶人血倒入地面阵法中,低声说:“三伯若得了宝贝,可莫要忘了侄儿才好。”

  “那是必然!三伯无子无女,若非为了本族的一席之地,何必大冒风险,施展噬血异术引出赢勾来下墓摸宝。”弥勒佛催促道:“如今多多倒血,让山风中充满鲜血的香味。”

  弥勒佛说完揭开面具,向口中抛了数粒丹药,手舞桃木剑,急促掐诀颂咒。

  地面血水在阵法中疯狂流淌,一阵阵喘息声从血阵中发出,烛火摇曳,血光一闪,一片片红色妖诡符文在佛堂中腾飞,冲出木窗,急速在夜色中扩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