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节 许雅之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452 2017.07.18 08:55

  罗一刀山寨中约有数十号人,冬日大雪封山前,苏子昂的任务是一个人要把一大堆大小不一的木桩劈成柴火,供大伙儿取暖用,带路的黑衣少年将苏子昂带到一间盛满木柴的小院中,扔下一柄劈柴刀,简单交待了两下任务,扭头出院而去。

  苏子昂摸起砍柴刀,将第一根木柴摆好,一挥刀,“呼”一声,用力劈了下去。

  “啪”一声,木柴被劈断一大半,还有小部分残连在一起,苏子昂只得又补了一刀。

  一刀二刀三刀......随着力气逐渐消失,木柴越来越难砍,较粗木柴有时一刀劈不断,已需要补几刀才能劈断,但一想起罗一刀答应出手搭救郑氏和苏子青,苏子昂登时又精神百倍。

  信任的底气来自八角亭外,黑夜中一闪而过的冷湛刀光!

  三天后,天蓝如洗,白云围着恶狼谷山峰盘旋。

  苏子昂独自一个人在小院中认真的砍木柴,他手掌中全是血泡,脸被飞出的木柴刺破一道道血口子,有一根木柴飞出来,直接插在眉边,差一点便伤到眼晴,而劈出的木柴仅有一小堆。

  人影一闪,罗一刀出现在小院外,默默的看了一小会儿。

  “蠢,小鬼这么劈柴可不成,劈柴也有学问的,看好了!”罗一刀先将一个木桩摆好,双手将劈柴刀握紧,左腿前弓,右腿挺直,“哈”一声吐气发力,劈柴刀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半弧,将木桩一劈为二。

  “明白了没有?”

  “没有。”苏子昂摇摇头。

  “你弓步一站,身体扭过来,是不是只有一半脸面对木柴?”罗一刀站了一个弓步,伸手在脸前比划了一下,说:“就算有木柴蹦起来,你的脸是不是也容易躲闪了?”

  “恩。”苏子昂试了一下确实如此,弓步一站,等于只有关边脸面对木柴,而且腰身灵活,可以随时躲闪蹦飞起来的木柴。

  “你直着腰站着劈柴,全凭膀子上的一点力气在砍柴。”罗一刀将劈柴刀攥在手中,右脚一蹬地,一扭腰,将劈柴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圈,口中说:“弓步一站,抡砍柴刀时,先用右脚掌一用力,力道顺着腰,是不是可以甩开膀子劈了?”

  “我试试。”苏子昂依言一试,由脚掌发力,柴刀全力一挥,一根木桩果然应刀而裂。

  “劈柴时精神要集中,心里默想,每劈出一根木桩,离你娘和姐便近了一步,右弓步累了,便换左弓步劈。”罗一刀哈哈大笑数声,然后将调气发力的法门一一传授。

  “搭救你娘和你姐”这几句话是调动苏子昂积极性的不二法门,他立刻默记罗一刀传授的口诀法门,慢慢练了起来。

  “小子慢慢劈柴吧,可甭想逃走,山寨下的恶狼谷中可有三阶妖狼,你都不够它半口吃的。”苏子昂正想问问什么叫三阶妖狼,罗一刀早已出了小院,走了没了身影。

  自此以后,苏子昂每天都在恶狼谷山寨中认认真真劈柴,摆好木桩,弓步站立,吐气挥刀......对于绝望中的苏子昂来说,罗一刀承诺救出郑氏和苏子青的话,是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刀起刀落,日落月起,院外山峰忽然一日间白雪皑皑,天地间一片银装素裹,恶狼谷进入冬天了。

  这一日,苏子昂刚将一根木桩劈开后,罗一刀悄然出现在小院内,将一柄长刀扔了过来。

  “喂,小鬼能拿动这柄刀么?”

  苏子昂将刀捡了起来,随手挥舞,重量正好趁手,说:“破甲刀,重八斤,刃尖锋利,刀柄短圆,步战兵器。”

  “小鬼倒有点见识,能拿起破甲刀,便是一名武士。”罗一刀一愣,随后哈哈一笑,说:“练好刀,日后救你娘和姐能用得上。”

  “真的?”

  “真的。”罗一刀嘿嘿一笑,心中盘算拉拢苏子昂入伙做山匪。

  苏子昂将折铁破甲刀紧紧握在手中,心中充满憧憬,拿起刀便能保护郑氏和苏子青!从来到恶狼谷后,离郑氏和苏子青更远了,也不知她们近况如何?

  如今天下是古夏王朝天尧年间,夏仁宗吴裕在位五十七年,仁宗以仁孝治国,重视律法。

  江上县郑县令撰写的报斩公文,经过驿站呈递到江城郡。

  郡太守许雅之收到报斩公文后,心存谨慎,将公文内容一一仔细察看,面色渐渐严肃起来,稍顷后,又将公文又从头查看一遍,脸色更加凝重起来。

  数日后,太守许雅之驾至江上县衙,先与郑县令寒暄一番,然后开口询问:“本官收到江上县报斩公文,对苏子青一案心存疑虑,特来向郑大人询对几句?”

  “太守大人一路劳顿,只为苏子青一案而来,称得上爱民如子,不知有何垂询?”郑县令一脸恭敬笑意。

  “本官有三点不解,其一、郑大人在公文中道;苏子青谋杀亲夫,确又写苏子青之父去世仅二年,其二、苏子青曾当堂主动认罪,其三、本案中另一疑犯苏子昂一直不见归案。”许雅之正色道:“以上三点未明,郑大人仅凭桃花镇几名乡人的旁证,便具书判斩苏子青,是否太过草率?”

  夏仁宗吴裕一直以忠孝治国,曾颂诏言明;

  父母去世后,子女需守孝三年,期间不允嫁娶,案犯年幼者与当堂认罪者,降罪一等,苏父去世仅二年,而苏子青刚束发及笄不久,又曾当堂认罪,数者都符合降罪条件,至少也罪不及死。

  郑县令背后冷汗涔涔,暗道一心急着替弟弟报仇,怒极智昏,竟然无视苏子青正在三年守孝期内,更忘了仁宗的降罪诏书,此案若被许雅之反转过来,自已多半官职不保。

  “太守大人明察秋毫,且容下官将证据重新一一查实,把疑犯苏子青抓拿归案后,再向大人禀报。”

  “郑大人,为官者应当造福一方百姓,有时笔下一勾,勾掉的可是一条人命。”许雅之看了一眼郑县令,期待的说:“本官回江城郡等待郑大人的案件新证。”

  “诺,下官遵命。”郑县令不动声色,恭恭敬敬的将许雅之送出江上县,眼看着许雅之没了踪影,脸色阴沉下来,唤了声:“师爷?”

  “小人在,大人有何吩咐?”县府师爷应声道。

  “想出一切办法让苏子青的舅舅出个证词,一定要证明苏家曾收下聘礼,然后将府中所有银两装车,送到帝都本官恩师刑部田尚书府上。”

  “所有银两?”师爷吃惊的问:“大人在江上县为官多年,管理矿石冶铁有方,如今府中存银数万有余,一次全送出去么?”

  “全送!”郑县令顿了顿,说:“若让苏子青反了案,本官轻则渎职罢官,重则算草菅人命,是要做牢的。”

  “大人?”师爷欲言又止。

  郑县令见师爷还在磨蹭,不由得三角眼一瞪,斥道:“有屁快放,吞吞吐吐做甚?”

  “大人,刑部田尚书正三品官员,又主管刑部,在朝中属于实权派,太守可只是一名地方官,最大从三品,咱何需惧这许太守?”

  “你懂个屁?许雅之许太守,姓许这个姓在朝中意味着什么,你懂不懂?快按我的话去办......”师爷见郑县令神情狰狞,吓得立时领命而去,身后只留下郑县令烦躁的咒骂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