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五节 常子建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86 2017.08.20 22:26

    黄龙谷命案后,金昆子发下真人令,元婴境以下弟子私自下山外出者,在宵禁前必须返回太华山。

  苏子昂三人离开常府后,迅速在华清城中将需要的物品一一购齐,抢在天黑宵禁前返回太华山,然后在翠竹林洞府前开始清洗器皿,检查药材。

  “子昂哥哥,大铁锅来了。”青瑶从乾坤袋中将一口大铁锅“咣当”一声扔在地面上,直接砸出一个大坑,问道:“这全是铁锈怎么用?”

  “先用火烧,然后用磨刀石擦出来。”苏子昂解释一番,然后说:“将辅材全放进洞府中吧,我一会自己慢慢收拾。”

  “恩。”青瑶奔进洞府,一会又匆匆奔出,道:“子昂哥哥,我去长春殿药坊中将天甘草等灵材卖了去。”

  “去吧。”

  金依蕙回到翠竹林后,从乾坤袋中拿出从华清城中购来的各种材料,开始依照苏子昂画出的图纸安插练习九宫遁术的器械,一开始总是组装失败,可她自己宁可一遍遍折了重组,也绝不肯向苏子昂多问一句。

  苏子昂一个人提着厚背七环雁翅刀在翠竹林间转悠,将枯死的竹子全砍倒拖到洞府前,时间不长,秦师祖清修上百年的洞府前飘起了烟火,这烟火整整烧了一夜,将铁锅烧的通红。

  翌日青瑶带着早饭赶到洞府时,见叶安正在用磨刀石打磨铁锅,不禁好奇询问:“子昂哥哥,你这么仔细干啥?”

  “青瑶妹妹,磨刀不误砍柴功,只有把这熬汤的铁锅打磨好,才能熬出好汤来。”苏子昂认真的打磨着铁锅上的锈,心中却清楚明白,自己这番作为,青瑶一定会在水鸾子面前讲述。

  “金师姐没来嘛?”青瑶忽然看到金依蕙昨晚搭起的器械,连忙奔上去查看,苏子昂道:“金师姐天不亮过来将这器械重新组装一番,你来以前走了,多半回去补回笼觉了。”

  青瑶银铃般咯咯笑了起来,歪着头说:“子昂哥哥,你懂的东西还真不少,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玩。”

  旭日东升,晨曦淡淡。

  千万霞光从竹枝间洒下来,青瑶全身沐浴在一片金色中,巧笑嫣然如仙子般空灵,苏子昂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抹自卑感,笑了笑没敢回应青瑶的话。

  当天苏子昂先用金环蟒的妖丹试着熬了一锅固元淬髓汤,汤熬好后,鲜味四溢,青瑶喝的眉开眼笑,金依蕙喝完后不置可否,自己一个人去尝试操练九宫遁术的器械。

  “金师姐真是痴武成狂啊。”苏子昂赞了一句。

  据青瑶介绍,金依蕙应当和他同岁,青瑶今年十六,可两名少女一个凝元中期修为,一个凝元后期大圆满修为,自己真是百无一用。

  “金师姐一直这样。”青瑶看看正在器械上下翻飞的金依蕙,道:“她内心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否则不会这般拼命修道。”

  “哦。”苏子昂应了一声,只听青瑶道:“金师姐也许是太华山上最年轻的元婴境修士,而且是双修之士。”

  以后三天中,三人非常有规律,上午打妖兽,下午去华清城卖灵材买灵材,回来后熬汤。

  经过长时间的准备,第三天晚上苏子昂用星罗菊熬出一锅净水美颜汤,青瑶喝了一碗,然后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铜壶装满汤,匆匆而去。

  “苏师弟。”金依蕙忽然问:“这个人形麻包是做什么用的?”

  人形麻包是苏子昂自己想出来的操练用具,上次夜间在厚土峰上和最后一名杀手肉博时,最后关头靠用从任方圆处偷学来的十字绞取胜,两个人贴身厮杀时,啥道法武技也用不,反尔是十字绞这等招式最实用。

  “这是一练习绞技用的,不大适合女子练习。”苏子昂如实回答,金依蕙“哦”了一声,便没有再问。

  时光匆匆而过,十余日后,秀水峰上来了一名客人,烈火峰的常子建指名要见苏子昂。

  苏子昂问:“常师兄,这么热的天来找我何事?”

  常子建笑了笑,饶有兴趣的在洞府中转了一圈,说:“这洞府好,灵气缭绕,冬暖夏冷,是一个修练的绝佳所在,就是太冷清缺少生气。”

  “无妨,我习惯于孤独。”

  “苏师弟请坐。”常子建在洞府内的石几上坐下,指了指对面的石几,道:“有两句话想当面问问你。”

  “哦,常师兄请问。”

  “那日在常府门前,苏师弟说的话,还还有其余遗忘之语?”

  “这个。”苏子昂打了个顿儿。

  “苏子弟。”常子建诚恳的说道:“请看在亡弟子达的份上,让我知道真相吧。”

  当日在常府门前,人多耳杂,颜长老在场,苏子昂认为常子达已故,颜华已藏匿到统万城,对于可能激化常颜两族的话便有所保留,只将大约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此时见常子建态度诚恳,便将当日事情经过如实述说一遍。

  “这对贱人。”常子建“啪”的一击石案,道:“这对贱人曾拿着子达的戒指到常府去讨要灵石,说是给子达修练破境使用,家父不疑有诈,居然全给他们了。”

  他叹了一口气,斩钉截铁的说:“在下余生唯一任务,便是给子达讨个公道。”

  “常师兄要去找蒋明和颜华报仇嘛?统万城是个什么所在?”

  “统万城是罪恶王城,位于河汉沼泽深处,和华清城一样有名,乃大夏朝所有巨奸大恶的庇身所在,不管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只要到了统万城便无人追究。”常子建见苏子昂一脸疑惑,便说:“去统万城除非有人接应,否则要通过一片广袤无垠的大沼泽,据说便是元婴境修士想直飞统万城都颇为艰难。”

  “那常师兄你怎么去?”

  “在下先要突破元婴境,能御器时才可成行。”常子建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乾坤袋,放到石案上,说:“苏师弟仗义直言,替子达洗刷冤屈,这个袋中有十万灵石,做为常氏的一点心意。”

  “不、不。”苏子昂连忙推托,忽然想起金依蕙说的一个词儿,自己明明心中想收下这十万灵石,嘴中却在推托,这应当就是乡下人的伪善了吧。

  “苏师弟,其实这十万灵石都是少的,当时你若不说,我常府便是出百万灵石也需买下这个消息。”常子建正色道:“苏师弟莫要推辞,在下尚有重要的话和你说。”

  他想想又说:“你的修为尚未晋阶凝元境,有这十万灵石相助,破境也容易些,此事你知我知便可,不必和派中其他人交待,免得让颜氏知道了多生事端。”

  苏子昂内心对突破凝元境也充满企盼,当下便收下灵石,说了两句客套话,才问:“常师兄方才说有重要话要交待?”

  “对,颜氏有不少弟子在太华山修道,颜长老已突破化神境,另外还有两名元婴境修士存在。”常子建道:“这些人不会明着难为你,但他们的晚辈弟子可不一定了。”

  “晚辈弟子难为我?”苏子昂心中一悸,这隐约担心的事儿,看来早晚还是要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