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节 遇狼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30 2017.07.17 17:50

  要不要对武六七说谎?苏子昂心情纠结,母亲郑氏从小教导,男儿的话应掷地有声,绝不可对人说谎,何况对面武六七又曾救了自己一一命。

  “我爹两年前去世了。”纠结半天,苏子昂最后选择先说谎自保,说:“前两天,我随娘和姐姐去邻县亲戚家访亲,路过县城时走散了,一着急,就晕倒在你家门前了。”

  “你家是那的?”

  “我家住在一个小村子里,那儿没有村名。”

  “啊,那你怎么办?”

  “我想先在铁器铺子中帮武大伯干些活,管吃住就行,然后慢慢找我娘。”苏子昂望着武六七,心情有些企盼,盼望能留在江上县寻找机会接近母亲与姐姐。

  “好啊,好啊,咱俩一起拉风箱鼓火吧,这活儿容易干。”武六七大大咧咧的一拍苏子昂肩头,说:“放心,有哥吃的,饿不着你。”

  “哦。”苏子昂心头一热,微微松了口气。

  江上县于古夏王朝初年建立,至今已逾千年,归江城郡直接管治。

  古夏王朝律法分明,普能人要通过郡县城池,若投宿住店,要有原居地官府开具的官府凭证,没有凭证的人叫流民,不能居住客栈和打短工,而且随时会被所过郡县官府抓去盘查,炼铁在古夏王朝属于官府指定专人经营,锻炼出的武器必须一一登记在案,最后由官府派人统一收取。

  武家铁器铺有十余名小伙计,每天叮叮当当的打造各种铁器。

  明晃晃的炉火下,一个大铁砧上火星四溅,几名打铁的伙计光着上半身,下身围着大兽皮围裙,把一块块通红铁块贴在铁砧子上,大锤小锤呼呼的砸下来,一件件尖的、圆的、长的铁具慢慢被打制成形。

  苏子昂和武六七一左一右负责拉风箱。

  风箱用二寸厚的杨木板制成,风心是一大把鸡鸭羽毛铆在一块四方木板上,两名少年用脚抵住着风箱门,以腰发力来回猛拉,风从风箱中压出来,喷向炉膛......

  每日暮时放工后,武六七总会兴致勃勃领着苏子昂在江上县中闲逛,苏子昂便借机有意围着县衙转一圈,可每次也没有见到郑氏和苏子青,这让初涉江湖的苏子昂甚是苦恼,又无计可破。

  十数日后,秋风中的寒意更加浓重,两名江上县的少年在夕阳中且行且谈。

  “苏子昂,你长大后想干啥?”

  “不知道,从来没想过。”苏子昂心事重重,随口乱问:“六七你想当大将军,有啥具体门路嘛?”

  “有,离江上县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太华山,山上住着许多老神仙,武氏家族中有名叔叔在太华山上修仙,我过了年便去太华山拜山修仙,等有本事了,再当将军去。”

  “太华山上有神仙?”苏子昂小时侯曾听桃上镇中老人讲过许多神仙鬼怪的故事,一时不禁思绪悠悠,说:“听说神仙们都会飞?”

  “那当然。”武六七一双眼瞪的有鸡蛋大,接着一通神吹:“我族叔说了,若破了什么元婴境,便能御剑飞行了......”

  “六七,我能跟你一起去修仙嘛?”未等武六七回答,苏子昂黯然叹了一口气,说:“我连官凭户籍都没有,还是老老实实拉我的风箱吧?”

  “苏子昂别灰心,有哥哥在,一切就会有办法的。”武六七把胸脯拍的山响,道:“哥哥若能上了太华山,一定求族叔再替你想办法。”

  “真的嘛?”

  “真的!”

  苏子昂心中一喜,忽然对那座模样都没见过的仙山充满了向望,片刻后想起下落不明的母亲郑氏和苏子青,再想一想早死在自己剑下的郑员外,忽然心灰意冷,闷闷的说:“回家睡觉吧,明天接着拉风箱。”

  “破甲刀,淬火五十次,净重八斤三两,刃锋利,刀柄短。”

  “斩马刀,淬火百次,重十二斤,柄长一尺二寸,锋长三尺五,步军破阵名器。”

  “雁翅刀,淬火二百次,刀重十八斤,厚背带环,每一环重三到五斤,步骑皆用。”

  武掌柜又粗又壮,比普通人高出一个头,他一只手舞着铺子中的大铁锤轻若无物,一阵叮叮当当敲打中,大铁砧子上火星四溅,一枚长枪尖在敲打中慢慢成型,“噗”一声,被扔进旁边的一口大水缸中,缸面上登时飘出一股轻烟。

  苏子昂和武六七一左一右,赛着伴儿的拼力气,将风箱拉的呼呼山响,鼓起炉膛内的火苗数尺长,一枚枚铁器被炉火烧的赤红,又被钳子夹到大铁砧子上一阵煅打。

  “武掌柜在家嘛?请出来说话。”一声吆喝从院子中传来,正在拉风箱的苏子昂应声一瞅,立刻浑身寒毛乍立,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院外秋日明媚,淡淡光线从葡萄架上斜透下来,两名身穿红黑相间官袍的捕快,正站在葡萄架下挥手扇着风,眼晴向铺子中不停张望着。

  “等等,来了。”武掌柜应了一声,先将手中大锤搁下,又解下腰间的大兽皮围裙,一哈腰,猫着腰迈出铺门,站在葡萄架下和两名捕快比划起来,手还不时向铺子中指指点点。

  老鼠怕猫,做贼怕兵。

  对于身穿红黑相间官袍的捕快,苏子昂有着本能的畏惧,恍惚间,少年怀疑定是武掌柜向官府告了密,两名捕快是来抓自己的,心一慌,已容不得细想,悄悄起身如一只小老鼠般从铁匠铺后门蹿了出去。

  江上县城外,一条官道向远处延伸。

  苏子昂慌乱中不辨东南西北,跑出城门顺着官道一路狂奔,使出吃奶力气的猛跑,没有目地,只知道离捕快越远越好。

  路边古树林立,一片片泛黄树叶在枝头上摇摆,透着一股萧瑟秋意,蝉儿在树叶间吟唱着对夏日的怀念,不知跑了多久,苏子昂浑身汗透衣衫,心中忽然想透一件事,若捕快今日专程来抓捕自己,决不会只站在院子中叫喊,武掌柜也不会一脸笑容的站在院中指指点点。

  “做贼心虚啊!”桃花镇的少年自嘲一句,停下脚步看看天,苍穹中已略有暮色,他转过身沿着官道又一步步向江上县挪去,方才一气惶恐奔跑,浑身使脱了力,如今浑身无力,只能一步步走。

  路前方出现一个八角亭子,从远处看,亭子甚是破旧,苏子昂跨进亭子,坐在亭内石凳上喘了口气,谁知不歇还好,一歇浑身更加疲惫无力,他站起来向江上县方向眺望。

  山野间秋意烂漫,远处连江上县一角也看不到。

  秋日淡淡而温暖,苏子昂被阳光暖暖一照,倚在石桌边想着心事儿,一会神倦力乏,不知不觉竟昏昏睡去。

  “呜嗷!”一道凄厉兽吼声蓦然响起。

  苏子昂从酣梦中一惊而醒,猛见四周一片黑暗,苍穹满天星斗,吼叫声在旷野中幽幽回荡,透出一股暴戾和饥饿,少年登时想起桃花小镇中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

  狼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