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二节 弥勒寺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470 2017.08.29 07:56

  洞府中,苏子昂气海中的灵力盈盈运转,似一个庞大的玉盘,将百骸中散乱的灵力一一吸纳聚扰。

  灵力高速运转之下,洞府中的灵气似是受到感应,围绕着苏子昂高速旋转起来,风云雷起之时。

  苏子昂伸出手,将木桑子赠矛的业火丹捏了起来,轻轻抛进口中,一股赤热感觉从气海中腾地升起,炽烈的燃烧起来,原本凝聚在气海中的玉盘立刻赤烫无比,旋转沸腾。

  一丝丝汗水从苏子昂体表渗了出来,时间不长便浑身大汗淋漓,据金依蕙的提醒,苏子昂将素水丹迅速服了下去,水为万物之母,素水丹入腹,体内赤烫无比的灵力顿时如受甘露,水火互融阴阳调和,融成一股温润而充沛的巨大灵泉,向浑身百骸冲去。

  “啊......”体内诸般感觉纷至沓来,灵力激荡之下,苏子昂忍不住仰天又是一声长啸。

  啸声似龙吟般远远传出,正在竹林间追逐的金依蕙和青瑶一起停下脚步,一起侧耳倾听。

  水鸾子正在碧水轩中低头看书,听到长吟声后,微微一愣随既面色一喜,轻轻的说:“一气连破两境,金师兄夸你外木内慧,将来必为我太华派大放异彩,但愿他一语成真。”

  吟啸声传到秀水峰时,声音已微不可查,大中分女修都恍如未闻,只有一名白袍女修在洞府中凝神倾听,忽然,她冷冷哼了一声,道:“竟突破凝元境了,想杀他更不容易了......”

  在苏子昂突破凝元境的当天晚上,数千里之外的平原郡平原郡向西十余里,有一座青牛山,山中有一座弥勒寺。

  弥勒寺面积颇大,里外几进院落,僧人约数百名,寺庙大佛堂内供奉着一尊巨大金身弥勒佛。

  弥勒佛十分灵验,每个月的第一天,都会举办弥勒佛庙会,弥勒佛在庙会中会显灵说出六字真言,替平原郡八县中的三位乡民消灾渡难,乡民凡有所求,弥勒佛必会一一满足。

  弥勒寺中,僧人们均带着弥勒佛面具做法事,据僧人们介绍,弥勒佛曾口吐谒语,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千人同面,众生平等。

  夜色沉沉,星光闪烁,一群寒鸦从弥勒佛寺上空聒噪着飞过,庙内青灯金佛,宝相庄重。

  一名僧人从夜色中疾步奔进寺中大佛堂,正是在平原郡中与金依蕙争执过的净尘和尚。

  “禀主人,小人已将秦平县山村间所有墓穴逐个摸遍,符合龙气如万马奔腾的墓穴只有两处,需请主人亲自出手勘察?”净尘对着弥勒佛像拜了拜,态度十分虔诚。

  弥勒佛金身高达数丈,慈眉善目,半卧在大佛堂中,默默仰视堂外的黑暗,一脸莫测高深的笑容。

  “确定只有两处?”一道声音从弥勒佛腹中诡谲发出,声音干枯空旷,不似凡人。

  “小僧按主人传授,使用相风、观土、印木三术反复查验,也向两处墓穴附近村中弥勒会信徒仔细打听过,确定应是秦平王主墓无疑。”净尘恭恭敬敬回答。

  “佛会处理一切。”弥勒佛发出六字真言。

  一阵夜风倏地吹进大堂中,大堂中幔布晃动,青灯摇曳,金佛弥勒笑容不改。

  “禀报主人,有件事小僧仅仅只有猜测,没有真凭实证,不知可说不可说?”净尘缩了缩脖子,迟疑说道:

  “说。”

  “师弟净音前天莫明其妙失踪,不知是不是被那家浪蹄子勾了去,小僧最近出寺,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晴在盯梢,小僧曾以各种方法试探,均一无所获,也不知是小僧疑神疑鬼......还是背后确实有人跟踪。”净尘期期艾艾说道。

  “佛自有主张。”寂静片刻后,弥勒佛依旧不动声色的说:“你放心去吧。”

  “诺,小僧出去了。”净尘恭恭敬敬对着弥勒佛拜了几拜,转身退出大堂。

  大堂中青灯摇曳,弥勒佛静静的卧在地面,似乎陷入沉睡,弥勒寺外夜风飒然,秋虫在草丛中呢喃,一道神秘的赤芒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将弥勒寺团团围定。

  两名黑衣人站立在弥勒寺外的拐角处,一动不动。

  “楚宗主,弥勒寺中僧人道法平庸,连名凝元境修士都没有,无人是你我对手,何不直接闯进寺中拿人逼问?”一名女子在黑暗中响起,虽然看不见容貌,但声音妩媚动人,好似用鼻音哼哼一般,充溢着一股原始的诱惑。

  “三妙仙子休要小看弥勒寺,你看黑暗中有赤色光芒冲天而起,显然布有术法结界,从这结界的气息判断,这是元婴境修士布下的结界。”楚宗主道:“咱若冒然硬闯,一旦不能及时破去术法结界,弥勒佛必会偷偷溜走,因此眼下绝不可打草惊蛇。”

  “这弥勒佛真是一头老狐狸。”三妙仙子笑说:“竟令寺中僧侣人人带着一个面具,千人一面,令陌生人分不清谁是真正的弥勒佛。”

  “盗墓贼乃砍头大罪,见不得光的的微末之技,再狡猾也没用。”楚宗主的声音充满不屑。

  三妙仙子道:“要不暗中擒住净尘,赏他几粒一阳恣睢丸,再从平原郡找两名娼妓待侯他一番,保他一切竹筒倒豆子全交待。”

  “一阳恣睢丸千金难求,给个弥勒会的一个腌臜和尚用,太浪费了。”楚宗主道:“这些日子通过弟子们回报的情报来分析,净尘也多半没见过弥勒佛。”

  他加重语气,得意的指出:“但弥勒佛会于每月初一在大佛堂中显灵说话,这是真正的出手机会。”

  “楚宗主好计谋。”三妙仙子道:“盟主可知此事?”。

  “盟主已派盟中六使者前来相助,事关刑天戒,他自然会谨慎行事。”

  “楚宗主,许多乡民都说见过弥勒佛开口说话。”三妙仙子稍有犹豫的问:“你说会不会真是弥勒佛真神显灵?”

  “扯,一个盗墓毛贼的愚民手段而已,若真是弥勒佛显灵,何必人人带着面具来遮掩貌相。”楚宗主低声笑道:“但是这个弥勒佛比一般盗墓贼狡诈,一来从不露面,二来懂得术法结界。”

  “楚宗主,眼下秋霜夜寒。”三妙仙子吃吃笑说:“若此地无事,令你宗门中的弟子们在这盯着便好,你我早些返回客栈逍遥快活如何?”

  “嘿嘿,仙子又急了?”楚宗主猥琐的笑了一声,叹了口气道:“唉,老夫当年也曾夜御八女,昨晚可有点不中用,要不仙子给老夫来粒一阳恣睢丸试试?”

  “宗主其实宝刀未老,昨夜奴家舒泰无比。”三妙仙子吃吃媚笑,体贴的劝说:“一阳恣睢丸乃奴家亲手练制,药性阳刚霸道犹如拔苗助长,一旦用上一次,爽快是爽快了,但只怕贪图那种刻骨铭心的味道戒不掉,时间一长会把你身体精髓抽空,还是不食为妙。”

  “百草谷练丹的手段果然匪夷所思,仙子有这本事,何不自己练它大把一阳恣睢丸来售卖发财呢。”

  “楚宗主有所不知,练制一阳恣睢丸有两味主药,一是大荒山护山灵兽混沌身上的灵物,二是西域大雪山中的八品金鹿精血,非大荒盟提供不成......”

  “懂了,咱现在就撤回去。”楚宗主嘿嘿一笑,一把扛起三妙仙子,隐入黑暗中,黑暗中远远传出一句话:“回客栈试试老夫这宝枪还中不中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