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射天妖

滨城小道

  • 仙侠

    类型
  • 2017.07.15上架
  • 55.98

    连载(字)

9.2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射天妖》的仙侠之旅

学徒蝶祝 学徒老衲不忌荤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节 抢亲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69 2017.07.15 11:36

  桃花小镇。

  位于大夏古国江城郡江上县东部,因小镇内外栽满桃树而自然命名,一到春夏季节,漫山遍野的桃花千紫万红,似火焰般绚丽。

  桃花镇中约有数千人口,大半以上姓郑,以挖掘铁矿石为营生,小镇呈长方形,镇东有一片碧水幽幽的小湖。

  炎夏刚过,片片桃叶在晚风中翩跹摇曳,霞光余辉映在小湖幽幽碧水上,金光粼粼,十余名少年挤在小湖的一角纵情嬉水,水波涟漪向湖中一道道缓缓蔓延。

  “哗啦”一声,一名少年从水中钻起来,脊如青竹,甩甩头上水珠,趟着水向岸边奔去。

  “苏子昂,多玩一会儿吧?”水中一名少年拍拍湖水,叫道:“以后秋风凉了,便不能来湖中嬉水了。”

  “不了。”苏子昂趟着水爬上了岸,上下跳跃,把身上水珠抖干,然后穿上草鞋和布衫,向水中少年晃晃手,说:“今日家里多半有事,我且先回去看看。”

  苏子昂是桃花小镇为数不多的外姓人之一。

  苏父早年是古夏王朝的一名游击将军,后来在桃花小镇上偶遇苏母郑氏,两人情投意合结为夫妇,生下一男一女,大女儿苏子青,小儿子苏子昂。

  苏父于三年前病故,郑氏一直与苏子青姐弟俩相依为命,生活虽略有艰辛,但一家三口人母慈子孝,其乐融融。

  女儿苏子青今年刚束发及笄,少女传承了母亲郑氏的美貌,夏衫下亭亭玉立的胴体,似一朵吐着芳香的山花,引来小镇中无数男子垂涎三尽的目光。

  觊觎者中,便有桃花小镇郑员外。

  郑员外在桃花小镇、甚至江上县都赫赫有名,一因其富有,二因其好色,据桃花镇中乡民小道传闻,郑员外在郑府堂前立了一堵粉墙,上面没画山水,而是记载着一名名少女的名字。

  江上县中,稍有姿色的少女在粉墙上均有姓名记录,那一镇姓字名谁,那一村姓字名谁......只要束发及笄,不论明抢硬娶必由郑员外来尝第一口鲜,郑员外如此横行嚣张,主要倚仗哥哥郑县令。

  古夏王朝界土广袤无垠,骑马尚须三年才能走个来回,整个古国便以律法治国,各郡遵守皇权不下县的原则管治,天高皇帝远,郑县令实际上便是江上县的天,大大小小的事务均由他一枝笔决断。

  今日中午时分,镇上一身红衣的老媒婆曾到苏家替郑员外提亲,被苏母赶走!也许因父亲过世早,苏子昂年岁虽小,内心却十分敏锐,身在小湖中嬉水,却一直隐隐担心郑员外节外生枝,欺侮母亲和苏子青。

  暮色更浓,蝉儿嘶鸣,脚下黄土小径蜿蜒曲折,两边枯柴垛上挂满绿色小葫芦,苏子昂乘着凉风,连蹦带跳,向家中奔去。

  苏家位于桃花小镇的北首,一座以黑砖为墙的独门宅院,经过苏母和苏子青精心收拾,小院内外干净整洁,一群家鹅听到苏子昂熟悉的脚步声,远远伸长脖子大叫着表示欢迎,正屋不见热气腾腾的灶火,一把打散了把的笤帚,孤零零的躺在屋门外。

  “娘,姐,我回来了,人呢?”

  苏子昂心中升起一股不安感,几步冲进屋中,不见母亲苏氏,姐姐苏子青正在桌前擦试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短剑一尺有余,乃苏父的唯一遗物,是军中代表功勋的象征,苏子青并无如以往般迎上去嘘寒问暖,而是神情呆滞,眸间徘徊着一抹雾水。

  “姐,那剑太锋锐,别擦它了。”苏子昂连声提醒,说着蹿到厢房一看,问:“娘呢?”

  “娘去舅舅家了。”苏子青顿了一顿,泪水慢慢涌出眼眸,说:“舅舅今天扛着三匹绸缎布来咱家说媒,要我嫁给郑员外。”

  “什么?”苏子昂立刻火冒三丈,只听苏子青哭泣着说:“娘和舅舅撕打一番,把屋外笤帚打散了,然后又追去舅舅家说理了,让我在家等信儿。”

  “我去舅舅家看看娘去。”苏父去世后,做为苏家唯一男丁,苏子昂最见不得别人欺侮郑氏和苏子青,他一把夺过苏子青手中短剑,拔腿蹿出屋门,等苏子青叫着赶出来时,人早跑的没了影。

  暮色苍茫,炊烟袅袅。

  小镇中户户家中飘起炊烟,十四岁的少年顺着熟悉道路向舅舅家飞奔,镇中间远远出现一片数进宅院落,正是郑员外府,苏子昂奔跑的脚步慢了下来,对这座府院主人忽然升起一股强烈仇恨。

  “若没有郑员外多事,今日一切事便不会发生,不如先将郑员外骂一顿......”少年人的心,夏天的雨,想那下那,苏子昂将短剑向腰间一别,在郑府院外找了一株大槐树,攀着便爬进郑府。

  白天骄日炙热,暮后天降凉风,郑员外忽然来了雅兴,要在花园凉亭中摆酒临风赏秋,身边两位婢女刚离开去端菜,一个人影从暮色中出现,喝道:

  “郑员外,你一个臭老头子,还打我姐主意,要不要脸?”

  “苏家的小兔崽子?”同是一镇之人,郑员外仔细看了苏子昂两眼,依稀还记得模样,他一挥手中的折扇,嚣张的说:“小兔崽子会说人话嘛?我日后是你姐夫,讲点家教行不行?

  顿了一顿,他忽然想起什么,三角眼一瞪,喝问:“小兔崽子从那进的本府?”

  “从那来关你屁事?你离我姐远点就成。”苏子昂忽然想起,翻墙而入既为盗,立刻有些心虚,腿一动想撤走。

  “小兔崽子别走。”郑员外腾地站起来,想把苏子昂扣起来押为人质,逼苏子青就范,他大步抢来,口中骂骂咧咧:“老子早晚睡了你姐,再睡你娘......”

  心虚正要逃走的苏子昂一听郑员外侮及苏子青和郑氏,顿时怒火滔天,一转身“呼”一拳打在郑员外的大肚子上,郑员外肚子上猛然吃拳,本能伸手一抓,正好抓住肚子上的手臂,两人立刻扭成一团。

  郑员外年过半百,但平时保养极好,力气较十四岁的苏子昂大了许多,两人甫一交手,他倚仗身高体壮,尽力一板,将苏子昂压到身底地面上,一伸手掐住少年脖子,狠狠恫吓:

  “按本朝律法,小兔崽子偷进郑府为盗,可以让你吃牢饭,也可以勒死你......”

  苏子昂被郑员外压在地上一阵猛掐,渐渐喘不上气来,恐惧之下伸手乱抓,正好碰到别在腰间短剑,抽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尽全力向身上郑员外小腹一捅。

作者感言

滨城小道

滨城小道

一本仙侠主线剧情小说,以青春情义、宗派斗争,朝国对抗,和各种悬疑为主,故事很长很长,喜欢的朋友请收藏!

2017-07-15 11: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