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四节 美少女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57 2017.07.26 08:39

  一刹那,山神庙中春光灿烂,一名金甲美少女出现在案几上,雍容华贵,妖娆不可方物,凤眸蕴含千里冰川,傲视案几下两名囚衣男子。

  “绝色,尤物,老子硬了,老子要死在她肚皮上。”史一包眼珠子象二把勾子,直直盯着金甲美少女,焚琴煮鹤,象一头发情公猪般嚎叫:“娃儿快去把案几擦一下,快,快快......”

  金甲少女斜视一眼史一包,眸光冷冷不沾一尘,似一柄玄冰幻化的仙剑,凛然不可侵犯,剑尖指向一只蝼蚁!

  苏子昂被困在无间海数年,连一名普通女子都见不到,刚一脱困便遇到金甲美少女,一时被其仙子般气度惊艳,心头惶然,耳听到史一包嚎叫,心中隐隐明白史一包绝不会做甚好事,行动上登时迟疑不决。

  “爷爷等不急了,贼娃儿滚一边看着,什么叫真正的男人!”史一包嚎叫着一脚将苏子昂踢开,径直扑向金甲美少女,象一头公猪般扑向案几上猎物。

  美少女倚在案几上,双脚并起向史一包用力一蹬,脚踝间的细铁链一绊,力道软弱无力,史一包不躲不闪和身压了上来,案几上原本遍满一层厚厚灰尘,两人在灰尘中一滚一扭,浑身沾满灰尘,象一对泥猴子在扭打。

  苏子昂从后面看去,只看到史一包一双赤脚上沾满泥水,囚服下的肥肉全部绷起,象一头臃肿公猪在不停拱动,心中立刻充满厌恶......

  金甲美少女四肢被铁链紧紧缚住,但并不屈服,浑身曲成一团,象一尾美人鱼般扭来扭去,力气颇为不小,滚来扭去,史一包一瞬间竟奈何她不得。

  苏子昂忽然发现一件事,双方虽在拼死力博,只听到史一包不断发出恫吓声,却没听到金甲美少女的一丝叫声,只能听到一阵阵急促气喘声。

  “哗啦“一声,美少女腿上一片金甲被瞬间卸下。

  史一包伸手狂撕,“嚓”一声布帛扯裂中,一对玉腿瞬间裸露在案几上,修长笔直,少女双腿肌肉绷起扭动,发出一股诱惑魔力。

  苏子昂人生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少女雪白双腿,冰雕玉琢,如妙夺天工般没有一丝瑕疵,他脑袋“嗡”一声轰鸣,血气直冲胸口,双眼舍不得移动半点。

  “嘎嘎......”史一包发出一阵夜枭般的欢笑,笑声亢奋,充满暴戾嚣张。

  金甲美少女趁史一包狂笑之际,奋力扭转双臂,一臂单肘直击史一包肋下,一勾头,一下子撞上史一包额顶大肉包。

  “啊......”

  史一包一声惨叫,捂着大肉包坠下案几去,随既蹿起,眼中凶光一闪,起手一掌狠狠劈在美少女前胸,怒喝:“找死!”这一掌简单直接,力道雄浑,距离尚远,掌风已将案几灰尘击的飞散弥漫。

  苏子昂看在眼中,心中一急,便想冲上去拽住史一包。

  美少女身上金甲锁片一阵乱响,挡住史一包一掌拍击,“啪”一声,一大口鲜血喷在地面灰尘中,灰白血红,分外妖艳。

  “再敢动一动,爷爷先杀后奸,若乖乖从了爷爷,爷爷把你炼成炉鼎,留你小命多玩两年。”史一包一伸手抓住美少女头发猛然一扯,口中威胁,将美少女狠狠按在案几上。

  金甲美少女眸中浮起一片绝望,一张嘴,正欲有所行动。

  史一包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捏住美少女精致下巴,辣手催花,用力一捏牙齿,接着用力一板,将少女下巴压在案几上。

  “嘿嘿,爷爷采了半辈子花,岂能让你入愿寻死?”史一包伏下身,经验老道而熟练,用一只手肘别住美少女的脸,恫吓道:“再敢寻死,便打晕你......”

  美少女凤眸浮出一抹绝望赤焰,生死关头顾不上尊严,怀着最后希望向苏子昂深深一瞥。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瞬间交集,少女眸中充满愤怒不甘,热泪盈盈,蕴含着一抹少女楚楚可怜,似一位少女在向哥哥发出最后一次哀求,恍然间,与苏子青当年落泪神情一模一样。

  史一包嚣张猥琐,自然变成狰狞好色的郑员外。

  一股怒火腾地在苏子昂胸中升起,他忘掉恐惧,抽出虎头短剑,轻步上前蹲在案几下,从案几下向上斜瞅瞅,找准史一包软腹,用尽全力一剑斜插上去。

  “噗”一声。

  短剑没柄而入下腹气海,一股污血应剑激喷而出,苏子昂想也不想,从案几下一个滚儿蹿出庙外,顺手一划拉,将史一包肚腹拉开个尺许长口子。

  史一包兴致勃勃压住金甲美少女,一只手正在解囚裤,全身精血都集中在小腹气海周围,忽然气海中痛彻入骨,灵力无法凝聚,一掌向身后全力击出,“嘭”一声,身后庙门被掌力击的粉碎,却空无一人。

  待察觉到苏子昂躲在案底偷袭,拼尽残余灵力一掌又向案几下拍去,“嘭”一声,案底下灰尘飞溅,只见苏子昂正从灰尘中滚出,一路蹿出庙外。

  史一包一挺身想跃身追杀,一用力“噗”一声,肠子和精血全从小腹剑口处迸出,气海中灵力瞬间一空,身体瘫软,再也使不出任何力道,从案几上跌下去。

  “贼娃子,你害我?”

  “贼娃子,你好狡诈......”

  苏子昂一声不吭,谨慎的蹲在庙门口,看着史一包额头大肉包不停抽搐,眼中写满凶残和不甘,口中慢慢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庙外风声呼啸,有人充满生机,小庙中一片安静。

  三个人一人在案几上,一人在案几下,一人蹲在庙门外,全在倾听史一包呼吸声,也在等待死亡降临,一声、二声、三声......史一包的呼吸声渐渐越来越弱,最终彻底没了动静。

  苏子昂一动不动,依然藏在庙外,一直又过了半柱香时间,才在庙外站起来向庙内凝神观察,

  金甲美少女一双玉腿倦缩在案几上,似珠宝裹入灰尘,双瞳漆黑如墨,如星辰般深邃凝望自已,若有所思,地面史一包一动不动,身下血迹凝固,头顶大肉包塌下去缩成一团软皮。

  苏子昂弯腰捡起一块庙砖,远远的砸在史一包脑袋上,见对方依然一动不动,略略放下心来,步入庙中绕了一个圈儿奔向案几,身体仍离史一包远远的,行动仍然充满警惕。

  “你不要怕,我先替你解开铁链。”苏子昂绕到案后看看美少女,想了想,问:“你是哑巴?”

  金甲美少女好似惊呆一般,双眸定定的盯着苏子昂,既不点头,却也不摇头,目光古怪,变化莫测。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话。”苏子昂开始解细铁链,一边叹道:“金鹰卫中也有女哑巴吗?”

  美少女低下头去,垂首敛目,长长睫毛一闪一闪,抬起玉腕,任由苏子昂将四肢上细铁链一圈圈折解。

  苏子昂手指不时触碰少女的四肢肌肤,莹如冰雪,柔若无骨,他惶然而激动,五指颤抖,极想细细抚摸摩挲,却又心存卑微,不敢亵渎......

  史一包突然一跃而起,手臂一挥,狠狠一掌击向金甲美少女,狂叫:“爷爷死也要拉一个母的垫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