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四节 鬼计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25 2017.08.30 09:10

  众僧全部瑟瑟发抖,没有人出面指认弥勒佛,也没有人出来自承弥勒佛。

  “本公子猜测弥勒佛一定在这里面装神弄鬼,谁愿与我对赌。”侯公子拍拍弥勒佛的大肚子,回头向佛堂中人询问,一脸自信。

  “在下和你赌,若弥勒佛肚中无人,你要放了在下一族中人。”周员外见侯公子杀戮无情,眼见寺中人怕是难留活口,一咬牙,站出来和侯公子对赌。

  “周员外有胆有识,本公子和你赌了。”侯公子一笑,掐诀喝道:“业火滔滔,焚尽人间一切恶,烧!”

   弥勒佛上空的九龙焚火罩瞬间光芒四射,凭空落下一片火焰,在弥勒佛金身像上“噼噼啪啪”烧了起来,时间不长“哗啦”一声,金像崩塌泥胎中空空如也,一股股灰尘腾腾而起,只留下一尊大佛头依旧笑口常开,似是无所畏惧,又似是在嘲笑世间一切。

  侯公子面色一变,收起法宝九龙焚火罩,围着残破佛像转了几圈,抢过一把斩马刀在地面上一一敲打,还是没有找出任何机关暗道。

  “娘的,侯爷上当了。”侯公子随随便便的反手一刀,砍下身边一名僧人的光头,伸足踢飞,恨声道:“见过弥勒佛者免死,没人答话,本公子一会再杀一个。”

  僧人们个个噤若寒蝉,“噗”的一声,一名僧人吓的屎尿齐流,顺着僧袍流了一地,佛堂中臭味薰天。

  “公子,小僧们真的从来没见过弥勒佛主人。”

  “公子饶命啊,小人本不是和尚。”僧人们纷纷摘下弥勒佛面具,跪地求饶,神情如拜佛时一样虔诚无二。

  “找出弥勒佛,不然全去死。”侯公子眼中浮起一片血红的亢奋,手中斩马刀急挥,“噗、噗、”声中,几名跪地僧人的脑袋瞬间滚了出去,佛堂中顿时变成屠宰场。

  “侯公子,快找出弥勒佛?”楚宗主从院中步入佛堂中,提醒道。

  “谁是弥勒佛?”侯公子手中滴血的斩马刀指向敲木鱼的高大僧人,刀头的血滴绚烂血腥,如忘川河边的一朵彼岸花,只听他暴戾喝道:“三息后,说不出来就去死,一......”

  场中没死的僧人们眼中一片绝望,有的已闭眼等死。

  “守更僧呢?”敲木鱼僧人左右看了看,脑中灵光一闪,登时大叫:“小僧怀疑看更僧是弥勒佛,每次弥勒佛金身像显灵,他必会在佛堂中接引乡人上香参拜,只有看更僧离弥勒佛金身像最近。”

  侯公子四下一看,佛堂中除了一地脑袋外,还有一群大荒盟黑衣人,和十余名弥勒寺僧人,只是不见了那名身体瘦削的看更僧。

  “快出去找。”楚宗主和侯公子不约而同的蹿出大佛堂。

  佛堂外的大院中,天高云淡,一地血腥,众人已逃的干干净净,地面了除了尸体和污血,还有一地弥勒佛面具无奈的随风翻滚。

  “这老狐狸应了贼以智生的老话,竟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溜了。”楚宗主询问道:“他从那跑的?”

  “腹语术,弥勒佛会腹语术。”侯公子恍然大悟,又道:“本公子只道这老滑头是躲在金身弥陀佛像腹中利用机关喊话,不料他会腹语术,一直在我等眼前行走,方才一定是趁乱溜走。”

  顿了一顿,他大叫:“楚宗主带兄弟们在方圆数里内搜,他长相瘦削是个光头,我在寺内再翻一翻。”

  “老夫派人追查弥勒佛行踪,公子向盟主说清原由,愿我等少受责罚便好。”楚宗主拱拱手,带领一群黑衣人迅速冲弥勒寺。

  “赌约可否算数。”周员外扶着已然瘫软的周夫人,挪出大佛堂,低声向侯公子问道?

  “你们快滚。”侯公子看看周员外夫妇,面色变幻最后挥手道:“今日院中事若有一字泄露,本公子诛你周氏一族。”

  弥勒寺北,约一里外的一座山峰上,两名僧人正躲在一株大树下向弥勒寺窥视。

  “主人,这群人什么来头,?”净尘脸色煞白,声音至今仍是不停颤抖:“他们视人命如草芥,庙中的师兄弟们全死了。”

  “大荒盟的人,修真界中敢在光天化日下如此肆无忌惮杀戮者,非大荒盟莫属!”弥勒佛带着面具淡淡说完,又安抚道:“净尘休要担心,本佛在平原郡早备下数处栖身之处。”

  “主人英明,主人英明。”净尘精神一振,脸上登时有了血色。

  “本佛在平原郡行事,一直非常注意掩藏行踪。”弥勒佛叹息说:“大荒盟竟能闻到戒子味儿寻来,果然名不虚传。”

  “什么戒子?竟能把大荒盟的人引到平原郡来。”净尘询问。

  “刑天戒。”弥勒佛口气仍然非常平淡,道:“大荒盟在弥勒寺中杀了人,必会惊动平原郡官府,弥勒寺必须弃了,你下一步去做一件事。”

  “请主人吩咐。”净尘马上躬身肃立。

  “通过弥勒会信徒的嘴,向外放风,就说平原郡弥勒寺发现刑天戒。”弥勒佛顿了顿,强调说:“一定还要把大荒盟杀人的事儿大肆讲出去,事儿传的越玄,知道的人越多,你我越安全。”

  “遵令。”净尘恭敬应了一声,有些疑惑的问;“这么做对咱有好处嘛?”

  “大荒盟的人盯上咱了,这伙人杀戮掳掠没有任何规矩,只要被其抓住,必有酷刑杀戮相随。”弥勒佛呵呵一笑,道:“本佛要将大荒盟的对头太华派还有天下各路人马全都引来,把平原郡的水彻底搅浑,然后浑水摸鱼。”

  “主人英明,英明啊!”净尘毫不吝啬的送出颂词,又说:“太华派的人我上次在平原郡中见过,感觉很一般啊,他们斗的过大荒盟嘛?”

  “呵呵,太华派的人不厉害?”弥勒佛呵呵一笑,道:“太华派只是自认名门正派,不对普通百姓动手而已,他们若是不厉害,大荒盟的人也不会一直隐匿大荒山不出世了。”

  “知道了,主人。”净尘看了看天色,问:“咱眼下去那落脚?”

  “呵呵,大荒盟的人此时应当醒过味来,快出来寻人了。”弥勒佛又发出一声干涩笑声,率步向坡底奔去,边走边说:“跟本佛走吧,去一个安全而舒宜的山寨,这次让你见识下本佛背后的真正实力。”

  “遵命主人。”净尘哈着腰,在弥勒佛身后一路小跑跟随着,问道:“仅凭一个传闻,太华派的人会来嘛?”

  “会,天下修士只要闻到刑天套任何一件饰品的味儿,都会来的。”弥勒佛边走边说:“咱眼下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太华派的人出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