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三节 血光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14 2017.08.29 22:02

  十数日后,月初一,平原郡八县弥勒会信徒,四方云集弥勒庙。

  庙会当日,天气多云阴晦,可挡不住信徒们虔诚向佛之心,一大早庙外不远的官道上,人流逐渐多了起来,马车、牛车、骑驴的、步行的,越来越多。

  许多小商小贩都赶赴弥勒庙,想来发一笔财,卖糖葫芦的,卖炸食的,卖杂货的,庙前平地上人头晃动,人声嘈杂。

  前后三辆马车缓缓驰近弥勒庙。

  两辆马车上跳下一群家丁打扮男子,给中间马车拉开车门,马车上下来一名中年男子,从车内搀下一名面目娟秀中年女子,一起向庙中走去。

  “周员外,你来了?”庙门前的糖葫芦小贩一脸笑意,向中年男子献着殷勤。

  “嗯。”

  周员外板着脸,低低应了一声,穿过庙门,向弥勒寺大佛堂走去。

  “小六子,不好好卖你的糖葫芦,想巴结周员外,结果一巴掌拍到马腿上。”杂货小贩一边卖货,一边嘲笑小六子。

  “老麻头,关你屁事,卖你草鞋去。”小六子望着周员外的背影,低声嘀咕道:“周员外平时不这样的,多半是让小孩子的事儿愁的。”

  大佛堂外的大院干干净净,香炉中香火缭绕,许多人都在大院中排队等侯,等侯大佛堂开门。

  周员外一行数十人直奔大佛堂。

  “让开,让开,我家员外有渡难谒,没有的让一让。”一名黑衣家丁高声叫嚷,手中举着一张黄色符纸。

  “借光,借光,各位乡亲借光。”周员外低着头,从人群中穿过,在大佛堂前站定。

  弥勒寺中僧人,每月下旬选出三名信徒,发放渡难谒,做为弥勒佛显灵当日,选定的渡难人凭证。

  日上三竿,大佛堂大门蓦然打开,两队僧人带着弥勒佛面具,从大佛堂内鱼贯而出,在佛堂门两边站定,佛堂中梵唱阵阵,一派神圣肃然。

  佛堂前持渡难谒的三人相互看看,一名青年男子搀扶一名老婆婆进了大佛堂,约半柱香后,两人面带笑容出来,在众人羡慕目光中,出庙而去。

  “周员外,你先请,在下的事儿不急,不能让嫂嫂站这么久。”一名灰袍男子手持渡难谒,对周员外低声礼让。

  周员外点点头,与中年女子一同进了佛堂,四名面色苍白如纸的青年家丁在后面低着头,猫着腰,一起随后跟进大佛堂。

  佛堂中檀香飘飘,僧人在低吟梵唱。

  一名高大而肥胖的僧人站在佛堂正中,脸带面具,左手捻着佛珠,右手一下一下的敲打木鱼,弥勒佛露着一个大肚子,笑口大开,静静看着百生众相。

  一名身材瘦削的看更僧带着一个破旧面具,引导周员外夫妇在佛像前敬上香,然后引到铺垫上跪拜。

  “小民周大祥,年过四十而膝下无子,愧对先祖,垦求弥勒佛祖显灵,降我周氏子孙。”周员外夫妇恭恭敬敬叩拜。

  半盏茶后,一道干枯空旷的声音从弥勒佛腹中传出:“一年内必有子!”

  “弥勒佛祖,我有话说。”一名青年家丁挺身而出,面色苍白如刚从坟墓内爬出来的幽魂,他歪着脖子一脸不服的问:“我家员外若一年内无子降生,怎么办?”

  “大胆,竟敢冒犯佛祖!”,敲木鱼的高大僧人一声大喝,身上的肥肉随着呼喝声一阵颤抖。

  “业火焚魂,定!”

  青年家丁苍白的面孔忽然邪魅一笑,持诀施咒,一个硕大金钵“哗”一声在佛堂中上空凝聚,钵底一翻,一束灿烂金光将弥勒金身像团团罩定,光束照耀之下,弥勒金身像一切纤毫毕现。

  一群黑衣家丁急速冲进佛堂,将门口念经的僧人们撞的东倒西歪,一柄柄雪亮的斩马刀架在僧人们的脖子上。

  “周员外,管好你府中奴才,若惹弥勒佛祖动怒,必遭天谴!”敲木鱼僧人又是一声断喝,随既高声喊叫求援:“有人冒犯佛祖,弥勒会使者还不进大佛堂护佛逐魔。”

  大佛堂中的僧人和佛堂外大院中的信徒们发出一声喊,一起向黑衣家丁们冲来,每个人都一付不惧生死的凶悍,气势如平原郡堵截太华派道场一模一样的浩瀚。

  “杀!”,祭出九龙焚火罩的青年家丁目光惊喜而不屑,唇间蹦出一个字。

  一刹那间,刀光飞舞,血花四溅。

  “噗、噗、、”一声声快刀剁肉的恐怖声中,地面上瞬间落下七八个脑袋,没头葫芦般在地面滚来滚去,血气冲天,残忍冷酷。

  “杀人了,真杀人了!”

  “妮她爹,你真死了?”一名带着弥勒佛面具的女子放声哭泣,手指抓着一具尸体不停摇晃,一柄斩马刀无情的劈下,“咔嚓”一声,哭泣女子瞬间也变成刀下游魂。

  一片血淋淋的人头在地面上叽里咕噜乱滚,弥勒会使者全是平原郡土生土长的乡民,生平第一次见到一片人头瞬间落地的盛况,立刻露出真正怕死的本质,人人弃了弥勒佛祖,没头苍蝇般一齐向大院外挤去。

  “全杀了。”面色苍白的青年家丁追出佛堂,仿佛地府中索命的无常,又一次冷酷下令。

  大院外,突然冒出一片黑衣人,将大佛堂大院口堵住,斩马刀彼此起伏,冷冷刃芒闪烁,大院中一片惨叫声和求饶声,只有弥勒佛金身像依旧笑口长开,仿佛早已看透一切。

  血花跳跃,半盏茶后,大院中弥勒佛使者一一伏地毙命。

  “本人大荒盟侯公子!”面色苍白的青年家丁自报家门,看着大佛堂中瑟瑟发抖的僧人们,扬声询问:“诸位高僧已见到我杀人的诚意,若不大声指出谁是弥勒佛,本公子送你们全部上西天。”

  众僧全部瑟瑟发抖,没有人出面指认弥勒佛,也没有人出来自承弥勒佛。

  “本公子猜测弥勒佛一定在这里面装神弄鬼,谁愿与我对赌。”侯公子拍拍弥勒佛的大肚子,回头向佛堂中人询问,一脸自信。

  “在下和你赌,若弥勒佛肚中无人,你要放了在下一族中人。”周员外见侯公子杀戮无情,眼见寺中人怕是难留活口,一咬牙,站出来和侯公子对赌。

  “周员外有胆有识,本公子和你赌了。”侯公子一笑,掐诀喝道:“业火滔滔,焚尽人间一切恶,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