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二节 白袍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58 2017.08.24 11:01

    苏子昂身份一直尴尬,原本到厚土峰时说好的是暂住,中间修为突破筑基后不久便到黄龙谷种参,从无正式列入厚土峰,等被刺杀后,又一直藏在秀水峰上避祸,时间一长,好似成了一名被遗留的人。

  女弟子们一片清澈目光瞬间又在苏子昂身上的青衫道袍上汇集,随后又一起转向水鸾子。

  水鸾子身上白袍飞舞,美目在苏子昂身上青袍一转,玉唇微启,道:

  “白袍!”秀水峰的女主人口气一顿,又说:“依蕙和青瑶这便陪苏子昂去华清城中订身白色礼袍。”

  数百道少女的目光顿时齐聚苏子昂一身,幸福来的太突然,苏子昂耳中天雷滚滚一时茫然不知所措,青瑶在身后用力一拧,低声道:

  “子昂哥哥快上前行礼参拜师尊,快,快,快!”

  苏子昂心神激荡,只有一个念头,终于有人认我了,他踉跄了两步,在众女修一片惊诧的目光中,规规矩矩的行了拜师大礼。

  “子昂免礼平身!”水鸾子袍袖一托,一股有如实质的灵力将苏子昂托起,道:“金师兄夸你外木内慧,木师兄说你是名福将,火师兄言你是个惹祸精,不论他们怎么说,以后你便是秀水峰唯一白袍男弟子。”

  “谢师尊信任!”苏子昂又找到了在桃花小镇中那种母慈姐爱的感觉,一瞬间眼角有些湿润。

  水鸾子美目流转,朗声道:“叫上依蕙和青瑶,速去做身合身的白袍吧,大雷音寺中有人指名见你。”

  “任方圆来了?”苏子昂猛然想起一件事,任方圆到了太华山,那无间活中一切便全要露了底,这种欺师大罪会不会被水鸾子开出师门?

  一颗刚刚充满喜悦的心,瞬间又忐忑不安起来.......

  传送光阵金光闪烁,青瑶和金依蕙领着苏子昂出现在南山门,负责守门的赵师兄扬着大鹰钩鼻子远远笑道:

  “三位又要去华清城卖灵材么?”

  “不是。”青瑶大声道:“这次要去华清城给苏师弟做身白袍。”

  “去吧去吧,快去快回,宵禁前一定要赶回来。”赵师兄依惯例交待了两句,忽然他想起了什么,问:“给苏师弟做身白袍?秀水峰上有男弟子了?”

  “对头,子昂哥哥如今已正式列入师尊门墙,成为秀水峰弟子。”青瑶银铃般笑道,挥了挥手,一路蹦出了南山门,留下一脸懵然的赵师兄在风中凌乱。

  苏子昂从华清城捧着两套白袍回到洞府中时,翠竹林中一片苍茫暮色,金依蕙和青瑶各自返回住处,去准备明日迎宾事宜。

  洞府中一时静了下来,两套白袍静静的放在石桌上,苏子昂心情纠结,猜不透明日会不会有何变故,想了一会猜不出结果,索性换上一套白袍,出了洞府向翠竹林中走去。

  “苏师兄,还记得我么?”林小小蓦然从道边跃出,晚风吹过单薄的夏衫,如一头麋鹿拦在苏子昂面前。

  苏子昂立刻施礼道:“见过林师妹!”

  “哎呀,苏师兄还记得小妹啊?这么多日子也不约人家,还认为你把我忘了呢。”林小小面目精致,一对大眼晴好象会说话。

  “岂敢岂敢,我一直记得林师妹。”苏子昂实话实说,只是少说了玉腿两个字。

  “苏师兄,这是要去林间散步嘛?”林小小看看苏子昂身上白袍,信手一指翠竹林深处,目中笑意妩媚,说:“今日天气酷闷,不如陪小妹去林间走走可好?”

  “哦。”

  苏子昂心间仿有一头小鹿在狂跳,似乎预感到一会要发生什么,有些惧怕,有些好奇,又有些渴望,一时茫然的应了一声。

  林小小露齿浅浅一笑,率步先行,翘臀在白袍下若隐若现,左右摆动,宛如一头野性的小精灵。

  翠竹林中幽静怡人,金色暮光在林间徘徊,一丝丝凉意在翠竹叶间蹁跹起舞。

  “苏师兄大名鼎鼎,峰中师姐妹们私下常谈及你的大名。”林小小如小鹿般在林间跳跃奔行,一边娇声说道。

  苏子昂道:“偶然,偶然,都是偶然,我并不想出名。”

  “哎呀。”林小小一声惊呼,脚下一滑,身体一个踉跄,双手前伸,似要摔倒。

  苏子昂眼疾手快,从林小小身后急速抄手一扶,触手柔软,抄在林小小腹部上一拉一带,将她拉了起来,扶正站好。

  “多谢苏师兄手快扶一把,不然小小可以摔个跟斗。”

  林小小顺势偎了过来,身体后仰,秀发抵在苏子昂下巴处,臀部漫不经心的向后一蹭,正好拱进苏子昂小腹间,一片柔软的燥意瞬间袭来。

  苏子昂心头春意燥热,身边自然有了反应,瞬间明白无间海外土地庙中,史一包曾大叫硬了是什么意思。

  “苏师兄年纪不大,却这般有名气,听说明日访客中都有旧识,一定是那家世家名门之后?”林小小低声呢喃一句,臀部又不经心的蹭了一蹭。

  苏子昂头脑“嗡、嗡、”的大充血,极想一把将林小小抱住,但却不明白抱住以后再怎么办,迷迷糊糊应道:

  “我可不是什么世家名门之后,老家和武六七一个县城。”

  “咯、咯、”林小小一声娇笑,又将身体向后蹭了蹭,问道:“那小小知道了,苏师兄府上一定有人在朝中做大官,要不就是带艺投山。”

  “我父亲去世的早,娘和姐姐至今下落不明,都是普通乡民。”苏子昂想起姐姐和母亲,心中欲念顿时消退一半。

  林小小身体一硬,半扭身仰头看了看苏子昂的眼晴,笑问:“苏师兄没有骗小小吧?小小对你这般好。”

  “绝没骗你,我父亲数年前便去世了,娘与姐姐好似在洛都天牢服役,这一切武六七都知道,不信你问他。”

  林小小仰头一看时,颈间道袍松侉,胸部半掩半露,耸立出大半雪白肌肤,胸间一条暗沟若隐若现。

  苏子昂低头顺势一看,感觉自己再也不想抬起头,双目如勾,想勾开林小小胸前道袍看一看,双手颤抖忍不住便要动手抓摸。

  “苏师兄,你发誓没有骗小小?”林小小笑容僵硬,与苏子昂悄悄拉开距离,盯着苏子昂的眼晴再次询问。

  “不用发誓,我也不会发誓,骗你我是小狗。”苏子昂欲思炽热,眼晴仍然盯着林小小道袍邻领口内的暗沟出神。

  “我突然想起来了,明日一大早要去御风台集合,如今急着回房收拾一下,苏师兄是大好人,咱俩明天见。”林小小一跃离怀,勉力一笑,匆匆冲出翠竹林。

  “她怎么忽然跑了?”

  苏子昂浑身血脉偾张,下身硬梆梆,望着林小小的背影,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愣在翠竹林中呆呆出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