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八节 力拼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95 2017.08.22 10:30

  苏子昂心中惶惶然,一大早原想兴高采烈去杀杀金环蟒,抓抓白尾灵羊,不料一出门被堵在千界山中,人越来越多,双方已然骑虎难下,他虽不喜与人争斗,但在众人面前,特别是金依蕙和青瑶面前可绝不肯当缩头乌龟。

  “苏子昂,咱俩一派同门,我只想向你讨教两招道法。”颜彪忽然冲上来,大嗓门叫道:“你喊来这么多秀水峰的师妹们算啥意思?”

  他嚣张的伸出手指,一指苏子昂的鼻子,喝问:“一句话,敢不敢比?”

  “苏子昂从来就这样,永远躲在女人背后。”田多多死性不改,跳出来叫了一嗓子,他上次在厚土峰看出来,这句话是苏子昂的逆鳞,一捅就好使。

  “我比!”

  众目睽睽之下,苏子昂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愤怒抚平,看着田多多,冷静的说:“和颜师兄比完后,不论胜负,只要我苏子昂还能动,再和田师兄比试比试如何?”

  田多多被苏子昂的冷静和目光所慑,心中一阵发虚,大板牙一呲叫道:“你先打赢颜师兄再说。”

  苏子昂转头,盯着颜彪问:“怎么比?”

  “既是同门切蹉,绝不可打残或打死。”颜彪大方的说:“咱不用兵器和法器,只用道法拳脚打到另一方求饶便可,敢嘛?”

  “敢,颜师兄请出招!”

  颜彪个头比苏子昂略高半头,和颜芳一样一脸浅麻子,他将身上黑色道袍一把扯下一抛,一身精壮的肌子肉在阳光下隆起,如一头豹子般威猛,挥手向苏子昂叫阵:“我姐说你是个讨厌的小穷鬼,你先出招吧,看在同门份上我下手轻点。”

  “颜师兄主动来堵我约斗,你先出手吧。”苏子昂立身拱手相让。

  青瑶小嘴一撇,脚步一动,心中打定主意,只要苏子昂一吃亏,立刻飞出青绫帮忙,金依蕙看了自己宝贝师妹一眼,悄然站到青瑶身后。

  颜彪双手五指一抓,胸前的肌肉一块块隆起,全身骨节啪啪大响,一双眼恶狠狠的瞪着苏子昂,一步步迎了上来。

  “苏子昂,他多半是双修,你防着些。”金依蕙忽然提醒。

  随着金依蕙的提醒声,颜彪十指一弹,已发起了进攻,六块色泽光亮的金块在阳光下凝聚,金光闪闪,“呼”一声从不同方向击向苏子昂。

  苏子昂斜退一步,引诀一划,一道土幕术影从虚空卷起,土意赫赫,在半空中和六枚金块悍然相撞,“嘭”一声,土崩金飞,苏子昂脚下一个趔趄,被六枚金块术影的余力击退数步。

  场中全是太华派弟子,这一招双方灵力实打实的对撞,不论从术法的数量和纯度上看,苏子昂向后退了一大步,便已经输了先手。

  “颜师兄厉害,看这金块纯度快晋阶凝元境了。”

  “好,下注了,我赌颜师兄赢,灵石押一赔十,有人下注嘛?”

  “苏子昂你不行,快向颜师弟赔个不是吧。”

  众人一片叫嚷声,有人大拍颜彪马屁,也有人在赌颜彪能赢,青瑶小脸一红,手一动便欲飞出流萤青绫,一只手从一边及时伸手一拉,金依蕙星眸中寒光一闪,抓住青瑶轻轻摇摇头。

  “方才谁押一赔十,赌苏子昂输?”楚天忽然站出去,道:“楚某来和你们对赌,想赌的站出来记数!”

  “哗啦”一声,颜氏兄弟阵营中顿时涌出来数十人,一起叫嚷:“我和你赌,我和你赌......”

  居中站立的人群中也奔出数十人,其中有一名厚土峰的弟子叫道:“上年岁末比武让你沾了个便宜,这次我和你还对赌涮马桶,一赔十,苏子昂赢了我涮十个月马桶,苏子昂输了你涮一个月就行,楚天也赌不?”

  “当然敢赌!”楚天面色如常,笑道:“看来上年师兄你马桶没涮够,先来下注记数吧。”

  一名厚土峰的弟子喝道:“楚天你休想耍光棍,你若输了,可有灵石还债?”

  楚天眉头一皱,场中下注的人有些弟子已是数百上千的下注,他一名普通筑基境弟子,还真拿不出这么多灵石,一边的常子建忽然出声道:“楚师弟你尽管赌,赌输了由在下赔灵石便是。”

  “常师兄仗义。”一片叫喊声中,原来不想沾便宜的男弟子们纷纷跟着起哄,开始跟楚天立约下注。

  “二万灵石,我赌子昂哥哥赢!”青瑶一抖乾坤袋,将十余日来在千界山中打妖兽积存的灵石全部倒出来,清脆大叫道:“谁敢我和赌?”众人一愣,没等反应过来,田多多立刻机灵的一步跳过来,连声道:“我赌,我和你赌,一赔十,我赌苏子昂必输!”

  “一赔十是什么意思?”青瑶从未赌过,算不过来帐。

  “苏子昂输了,这二万灵石归我,苏子昂若赢了,我陪你二十万灵石。”田多多呲着大板牙一阵狂笑,道:“不过苏子昂不可能赢。”

  “你虽然长的丑,但我和你赌了。”青瑶直起腰来,二万灵石在阳光下熠熠放光,发出一阵阵诱人光泽,许多人心中大呼后悔,为啥不早一步和青瑶对赌呢。

  众人在场外嘻嘻哈哈下注记数,苏子昂和颜彪两人目不斜视,对一切叫声充耳不闻,两人均是筑基境修为,每发出一记术法后,都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凝聚灵力,这中间便只能以拳脚相互试探。

  颜彪个高体壮,一上步一个当头炮,“呼”一拳冲向苏子昂面门。

  苏子昂不摸对方虚实,不敢硬架,脚下使出燕子门九宫遁术,轻轻一转便躲过这直击面门的一拳。

  “那跑!”颜彪见苏子昂躲闪,便认为苏子昂害怕,一拳快似一拳,也不知使的什么拳法,骨节间啪啪暴响,双拳连环向苏子昂面门和胸腹砸来,片刻间,漫天的拳影已将苏子昂包围。

  苏子昂使出九宫遁术,蹿高伏低将颜彪为五锁在中央,施展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的九宫身法,不停的乱转,仅从外表看,颜彪双拳飞舞,攻势正酣,而苏子昂则一味退让,落在下风。

  过了十数息后,双方灵力恢复,又各自施展了一招术法,仍是颜彪进攻,苏子昂后退防守,随后拳脚相交,又斗在一起。

  苏子昂突然发现一件事,颜彪灵力修为确实比自己深厚许多,但体力方面却不如自己,且急于取胜,一味猛攻,两盏茶后,颜彪一直迅猛如雷般的拳头逐渐慢了下来,气息略略紊乱已开始慢慢喘了起来。

  场外观战众人们早已下完注,记完数,开始聚精会神的看起打斗来,数名凝元境的修士已发现情形不对,想起刚下的赌注,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颜彪又一次掐诀施术,六枚熠熠放光的金块在一次从虚空中凝聚,苏子昂抢先一步一挥掌,五枚土球呼啸着击出,和六枚金块在半空中轰然相撞,一阵金土纷飞后,苏子昂侧身一闪,让开最后一块金块的撞击。

  原本一直挂在颜彪脸上的笑意凝固,他也发现苏子昂没有大喘粗气,双拳一晃又猛冲上来,苏子昂仍以九宫遁术应对,身体左飘右闪,围着颜彪转个不停。

  忽然,颜彪身形一顿,任由苏子昂一拳打在肩膀上,众人顿时发出一片惊喊声,却见颜彪和身一扑,一把扭住了苏子昂胸口灰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