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八节 弥勒会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089 2017.07.28 09:30

  古夏王朝一两金换十两银子,一片金叶子大约五两金子,五片金叶子能换数百两银子,一名普通乡民家中一年最多赚十两银子。

  银子能使鬼推磨,苏子昂坚信,也一定能推开布衣大娘院门。

  “大娘帮帮忙了,我妹妹需要尽早医诊......”布衣大娘看看金甲美少女身上熠熠放光的金甲叶片,默默让开院门,将二人引到院西厢房门前,低声说:“白日千万不要出厢房,你俩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子昂,妹妹叫苏......苏子雁。”苏子昂担心布衣大娘问东问西,便主动询问:“不知大娘如何称呼?”

  “奴家姓薜,称我薜大娘便行。”

  厢房中上下十分洁净,木窗上贴有片片剪纸红花,案几上摆有铜镜木梳,极似一位女子闺房,只是在一边墙壁上端端正正供着一尊弥勒佛神像,显的十分突兀怪异。

  薜大娘离开厢房后,苏子昂将金甲美少女放到床榻上一把按住,然后脸色一沉,开始秋后算帐:

  “小哑巴,你方才敢在背后偷偷掐我,信不信我把你背回山中喂狼?”

  金甲美少女猝不及防被一把按住,待听清苏子昂威胁后,眸中赤焰滔天,奋力反抗,两人贴身肉博,苏子昂略占优势,少女片刻后呼呼直喘粗气。

  “你敢反抗?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哥哥我有多厉害!”

  “还不老实?你个小倔驴......”

  “哒哒、”院中传来一阵细碎脚步声,听声音直奔厢房而来。

  薜大娘推门而入,手中端了一盘面饼,见苏子昂正倚在桌边站立,金甲美少女趴在床上大喘气,便说:““先吃些面饼充充饼吧,怎么从未听过你妹说话?”

  “多谢大娘的面饼。”苏子昂笑着接过面饼,道:“我妹妹天生哑巴,大娘有啥话和我说就行。”

  薜大娘也笑了一笑,忽然有些难为情的问:“苏公子,你方才说的那个酬金?”

  “大娘莫急,我今晚先去郡城购些物件来,回来时便多交些定银给你,大娘你看如何?”

  “使得,使得,明日给奴家也行。”薜大娘心中有了底,又说了二句不咸不淡的话,转身奔出厢房。

  苏子昂送走薜大娘后,关上房门一看,只见少女半倚在床,手持虎头短剑,眸蕴千里冰川,怒视自已。

  “哎呀,小哑巴你个白眼狼,竟拿剑指着我?”苏子昂走过去趴在金甲美少女面前,盯着她的脸念叨。

  “谁背着你爬过高峰?”

  “谁背着你穿过荒林?”

  “谁为你磨的两脚血泡?”

  “谁为你蛰的满头包?”

  “谁抱着你方便,好臭好臭......”

  苏子昂数落着两人一路上辛苦而旖旎的风光,金甲美少女听到最后一句时,再也忍俊不禁,嘴角一翘,刹那间春回大地,冰雪溶化,挥剑写道:“你起的姓名好丑,不许拆我金甲叶片送人。”

  “我起的名字丑?那你好听的名字叫甚?写出来让我瞧瞧?”苏子昂愤愤质问,又说:“我在这替你千方百计寻人诊病,你却连片金叶子也不肯用,你是不是太自私了?”

  面对苏子昂咄咄逼人的质问,少女长长睫毛一垂,目含星辰,似有所思。

  “你放心好了,我绝不用你的金叶子,我会自己想办法的。”苏子昂愤怒喊道,金甲美少女忽地一瞪苏子昂,歪身躺倒,一言不发。

  落日熔金,片片鱼鳞云在空中舒卷自如,苏子昂趁着暮色溜出薜大娘小院,一路向郡城跑去。

  道路两边的古树刷刷向后掠过,苏子昂奔跑如飞,眼下心中清清楚楚确定,自己的体力确实异于以往,从出了无间海后,一日感觉比一日更加有力气。

  郡城到了,城门上方悬刻三个大字;平原郡!

  郡城门洞下人流熙熙攘攘,有耕作归来的农夫,有大批面色憔悴的饥民,还有放羊回城的牧童。

  苏子昂捡了一根树技扮成牧童模样,尾随在一群山羊后面进了城。

  平原郡城内有数十处房屋崩塌,碎砖乱石堆了一地,街面上人流如织,挟杂着许多拖家带口的流民,显然多半和无间海天灾有关。

  街上大部分商铺皆关着门,只有一家饭铺火光通明,铺中牌匾上写着“义施”两个大字。

  铺门前排起一条人流长龙,一群僧人在暮色中分发着米饭与咸菜,与众不同的是,这群僧人个个都带了一个弥勒佛面具。

  面具下的眼晴在暮色中灼灼放光,显的颇为诡异。

  一名僧人在高声颂唱:“天降大灾,世人多难,弥勒转世,消灾解难,米饭管饱,分文不取!”

  苏子昂只见过江上城县,后在无间海一关数年,突然在一个陌生郡城街头漫步徘徊,心中一时感叹万千,伤感有之、侥幸有之、期盼有之......

  “大和尚,我想吃碗米饭。”

  “阿弥陀佛”一名僧人向苏子昂合掌施礼,宣了一声佛号,默默的递过一碗米饭和数根咸菜,苏子昂吃了一口米饭,开始暗暗向四周观察。

  燕千户传艺时说过,燕子门的宗旨是“顺富济贫”,还讲了燕子门其余种种规矩,但苏子昂只记住顺富济贫四个字。

  一家酒楼门前,站了数位富家子弟模样的人,都在指手画脚点评江山,片刻后,其中一人惊呼:

  “呀,在下银袋子不见了,有谁看到没......”

  “张公子,你是否不想请客,才有意这般托词?”一名公子话音未落,忽地大声叫道“哎呀,在下的银袋子也不见了,有贼。”

  苏子昂在无间海中修习燕子门之术数年,第一次在平原郡大展身手,心中虽然战战兢兢,手中却斩获无数,一圈转下来,已顺了五六个银袋子揣进怀中......

  月华初上时,苏子昂肩挑一根长扁担,一头挑一个大包裹,返回薜大娘家中。

  金甲美少女正倚在厢房窗边向外张望,眸笼烟水,若有所盼,见苏子昂带纱冠披绸袍,扣玉带蹬长靴,一派世家公子打扮,却肩挑一根长扁担两个大包裹进门,立刻上下打量。

  “小白眼狼,这是平原郡味香斋的点心。”苏子昂将点心扔给少女,又随口说道:“一会我支炉熬汤给你滋补身子,等你伤养好了,你走阳关道,我回桃花小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