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七节 捅蜂窝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14 2017.07.27 21:17

  无间海中的囚服是准备给囚犯们劳作时用的,极为厚实,赤晴妖蜂肯定蛰咬不透,苏子昂将纱质裙衣紧紧缠在脑袋上,中间用树枝简单四下一支,眼部挖了个洞留作观察用,一来为透气,二来让出一定空间防赤晴妖蜂蛰咬。

  最后又将哑巴少女的金盔取来套在脑袋上试了试,最后索性用细铁链将金盔紧紧绑好,模样极象个古代骑士,他挥挥短剑,大踏步向洞外奔去。

  苏子昂刚转过身,一直闭着双眼的哑巴少女忽然睁开了双眸,瞧瞧系在苏子昂头顶的金盔,忽地翘起嘴角一笑。

  悄无声息的一笑,如夏花夜开,风华绝代却不为人知!

  两盏茶后,苏子昂又摸回石壁下仔细查看蜂窝,准备为抄赤晴妖蜂的家做最后准备,事关生死,他必须想好每一个步骤。

  一大群、一大群的普通野山蜂不断的在蜂窝中飞进飞出,偶尔一二只三阶赤晴妖蜂犹如将军出巡般飞出来转一圈,然后又懒洋洋的飞回蜂窝中。

  石壁下方是一条深水沟,经过千万年的冲击,沟中怪石林立,因为季节的原因,如今沟中无水,只有一根根大石片默默的刺向天空。

  正午时分,深沟中忽然冒起了浓烟,浓烟越来越大,随着山风直接向野蜂窝罩去,时间不长,野蜂窝四周一片浓烟。

  苏子昂忽然从浓烟中冲出,手中擎了一根长树杆,猛的一捅,便将野蜂窝从石壁上捅了下来,未等野蜂窝落地,一根细铁链凌空飞出,缠住野蜂窝直接拖入浓烟中。

  捅蜂窝了!

  数息内,一大片野生大黄蜂在浓烟中飞上飞下,其中有数余头赤晴大黄蜂个头特别大,赤色蜂瞳中闪烁着一片疯狂幽光,如飞鸟般在浓烟中飞进飞去,寻找着那个该死的盗贼,远处的天空中,一大片野山蜂正铺天盖地般飞来。

  半盏茶后,蜂群好象找到攻击目标,一窝蜂般向水沟下游飞去。

  山沟的下段,怪石林立间有一个碧水幽幽的水潭,蜂群飞临水潭上空四周转了两个圈儿,仍然一无所获,在一只金色翅膀的蜂王带领下,飞向石壁上方。

  等蜂群飞的不见踪影后,苏子昂倏地从水潭中跃出,跳到岸上抖了抖身上的水,拖着蜂窝快步向树林间钻去,一会不见了踪影。

  空中蜂影一闪,一群大黄蜂在一只三阶妖蜂的带领下,忽然从水潭上方掠过,一个盘旋后向树林中追去,不久后,“啊、啊、”两道人族的惨叫声从树林中传出,叫声十分凄惨,一群鸟儿被吓的慌里慌张飞向半空。

  一盏茶后,小山洞中。

  地上一堆篝火在烈烈燃烧,火上烤着一根肉脯,苏子昂一半脸肿的老高,和半片西瓜般血红锃亮,正手持短剑将蜂蜜从蜂窝中一一挤到金盔中,口中不停埋怨。

  “那群赤晴妖蜂真不知好人心,我刚出无间海不想杀生,它们倒向死里蛰我,你那纱裙刚露了那么一丁点缝儿......”

  “早知道它们蛰我,我在蜂窝底下堆火烧就好了。”

  哑巴少女半倚在山洞边,精神虽委靡不振,明眸上下打量着苏子昂的肿头肿脸,嘴角却似笑非笑。

  十数日后,一条官道两边巨树肃立,一片山林莽莽的气息在官道间徘徊。

  苏子昂背着哑巴少女从一处树林中跳上官官道,一身灰色囚衣破乱不堪,朱漆数字被汗水侵泡的模糊不清。

  官道尽头,远远出现一座巍峨郡城,城头上旗帜飘舞。

  在无间海外的山洞中,哑巴少女服下苏子昂采来赤晴妖蜂蜂蜜和紫叶菊后,第二天便退烧,她提起短剑在地面上划下几个字。

  水流尽头有人家!

  一路上两人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妖兽,苏子昂带出来的肉脯吃完后,便挖一些灵材根部和捕捉一些普通小兽吃,一路坚持找到官道。

  “小哑巴,我一身囚衣又没户籍文书,进城会被官兵抓住。”苏子昂看看远处的郡城墙,心中发虚,驻足说:“若被投到另一个无间海中,我可一辈子见不到娘与姐姐......”

  哑巴少女歪头看看苏子昂的脸色,然后双手撑在苏子昂肩头立起上身,向远处眺望了一番,右手一扯苏子昂右耳朵,左手一拍苏子昂脑袋,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极为娴熟。

  苏子昂如一匹战马般原地右转身,迈开大步向郡城对面的一座小镇奔去。

  “小哑巴,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不想和我分开?”

  “啪”一声,后脑勺上吃了一掌,哑巴少女在身后扯着苏子昂的耳朵一阵乱扭,所幸力道不大,苏子昂也装模作样一阵叫痛,两人一路嬉笑着奔进小镇。

  小镇掩于一片垂柳中,一片草房在柳树间静静伫立,街道碎石铺地,路边绿树翠草,几只鸡在草丛中刨土啄食,处处生机盎然。

  苏子昂一踏进小镇,立刻找到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如同重回桃花小镇般亲切,他背着哑巴少女在各家房前慢慢走过,最后在镇边一家独院草房门前停下脚步。

  沧海桑田,万里之外。

  常在心头萦绕的家,也在桃花小镇中这个位置上,也是一座独院草房,只是那个家如今人去屋空,郑氏和苏子昂不知身在那里?房屋不知荒芜到何等模样?

  汪、汪......两只小黄狗吠叫着冲到院门口,一群白鹅跟在黄狗身后呃、呃大叫助威,院内房门一开,一名布衣大娘奔出院中,大着嗓门询问:

  “两位可是有事?”

  “大娘,我和妹妹乃江城郡人氏来本地求学,不料遭到山匪掳掠,今日侥幸逃脱。”苏子昂口气一缓,垦求说:“如今妹妹伤重难以远行,想在大娘家中求宿养养伤,若大娘肯帮忙,必有厚谢!”

  “本镇族长不允收留外乡人在镇中居住。”布衣大娘显然不愿意,推托说:“本地离平原郡也不远,客人何不到平原郡城中投住客栈?”

  “盗匪掳人时,将我与妹妹户籍文书掠走,无法投住客栈。”苏子昂伸手一拍哑巴少女的金甲叶片,说:“大娘若肯收留我妹妹养伤,以后定送大娘五枚金叶甲片做谢礼。”

  话音刚落,哑巴少女在背后忽然伸手抓住苏子昂脖颈重重一掐,痛的苏子昂一激灵,但忌惮布衣大娘正在旁边,却没敢发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