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一节 随行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48 2017.07.29 18:46

  蓝天湛湛,刀光灿烂。

  “依蕙,不可伤人!”众人眼前一花,场中多出一名中年女道姑,发髻别一根古玉簪,一挥手,袖袍如水波般延伸裹住长刃一拧,轻轻巧巧将长刃带了回来。

  “水师尊,他们欺人太甚!”金依蕙一见中年女道姑,面色稍霁,愤然说:“请师尊不要偏袒他们。”

  “师尊,师尊......”那名柳叶眉的白袍小女道蹿过来,抓着水鸾子的白袍一通摇动,嘻嘻笑道:“这群和尚耍无赖,让金师姐揍他们嘛。”

  水鸾子美目如水向人群缓缓一扫,苏子昂顿觉一波清凉水意温柔漫来,两人虽无对视,却感觉水鸾子正向自已凝视,不自觉的低头避让。

  “依蕙,道家讲究淡泊无争,既然弥勒会的道友们说平原郡是他们的,本派让让便是。”水鸾子淡淡一笑,又对白袍女小道斥责说:“青瑶你再敢挑事起哄,为师便以门规责罚你。”

  “诺。”金依蕙应了一个字,星眸狠狠扫了粗壮僧人一眼,退到水鸾子身后,小女道青瑶却不服气,笑嘻嘻的说:“师尊休想吓唬我,那条门规罚我不许打坏人?”

  她柳眉一挑,瞧瞧水鸾子的脸色,又欢乐的笑道:“哎呀,好象还真有这么一条门规,师尊别生气,容我回太华山后好好熟背门规。”

  “太华五子名不虚传,水鸾子修为好似已是化神境。”楚宗主压低声音道:“仙子走吧,那姓金的小道姑娘手中兵刃是不是留寒刀?”

  “奴家不知那是什么刀,只知咱俩打不过人家。”仙子吃吃笑道:“咱们走!”

  “阿弥陀佛。”弥勒会的粗壮僧人见留寒刀没劈下来,吁了一口气,一擦光头上的冷汗,上前对水鸾子合掌施礼,高颂佛号:“小僧净尘,见过太华水鸾子真人。”

  对面寂静无声,净尘抬头一看,水鸾子白袍飘飘,早带着青瑶和金依蕙走出十数丈远,竟没人再与他多说一句话,这种粗暴直接的蔑视,登时气的净尘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脸色黑如锅底。

  “让让,别撞着......”一名黑袍青年男道抬着案桌从后面凑上来,若有意若无意的横肩一撞,将净尘远远撞了个趔趄,等净尘稳住身形时,太华派的弟子已然撤走案桌,疾步远去。

  “呸,太华派有啥了不起的,还不是照样被佛爷我撵走。”净尘狠狠呸了一声,拿眼狠狠瞪了太华派众人几眼,却是没胆追上去多事。

  苏子昂心念急转,想起自己一没户籍,二不认识路,如果能找到武六七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便鼓足勇气追上方才横肩撞人的男道喊叫:“道长留步,我想打听个事儿?”

  “何事?”黑衣男道一脸戒备,肃声反问。

  “我有个一起长大的哥哥在太华派修道,他叫武六七。”苏子昂问道:“不知道长可否认识他。”

  “认得认得,你问我算问对人了,武六七正是我的小师弟。”黑衣男道一脸笑意,他重新看了看苏子昂,解释说:“武师弟随木师伯下山历练,此次没有跟来平原郡。”

  “哦,这么不凑巧。”苏子昂想了想,又问:“道长,此地离江城郡能有多远?”

  “很远。”黑衣男道看了看苏子昂,问:“听你口音好似不是本地人,你想去江城郡?”

  “是。”

  “若只依着官道走,此去江城郡需要穿越数个郡县,不骑马不乘船的,得走上一年左右吧。”黑衣男道笑了笑,又说:“这中间你需要不停的走,不能出任何意外。”

  苏子昂顿时默然不语,过了一会又鼓起勇气垦求说:“我在平原郡一个亲人也没有,道长能否看在武六七的面子上,将我带到太华山寻他?”

  “这个我做不了主啊。”黑衣男道十分为难,刚要推辞,苏子昂连忙将怀中的剩银全部摸出来,一把塞到黑衣男道手中,低声说:“求道长帮帮忙,就当帮武六七了,我一点本事没有,一个人可回不去江城郡。”

  “这样吧,青瑶师妹为人最是热心肠,我请她向水师叔求求情。”黑衣男道摸了摸银两,终于吐口答应帮忙,随后又解释说:“如果青瑶师妹不肯帮忙,我也没办法了。”

  “多谢,多谢道长帮忙。”苏子昂登时想起方才那名青秀的白袍小女道,还有她那顽皮的笑容,心中也多了一份宽慰。

  “还不知公子姓名?”

  “苏子昂。”

  两盏茶后,四平客栈门前。

  青瑶上下好奇的打量着苏子昂,笑声象风铃般清脆,只听她问道:“子昂哥哥,你想求我帮忙是不是?”

  “是的。”

  “嘻嘻,行啊,那你得给我点好处才行?”青瑶笑靥如花,一点没有传说中女侠的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精神。

  “可我啥也没有啊。”苏子昂抓耳挠腮想了半天,忽然灵光一闪,说:“不过我会熬汤,这汤你一定喜欢喝。”

  “子昂哥哥休想骗人,熬汤我也会。”

  “我这汤叫三清白玉汤,是洛都宫中传出来的秘方,专门待侯皇后和公主喝的,女子喝了皮肤越来越白。”苏子昂撸起袖子,说:“你看我手臂上的皮肤,便是让这三清白玉汤气薰了薰,若是天天喝,那得有多白。”

  青瑶看看苏子昂手臂,问:“真的嘛?”

  “真的。”

  “好了,好了,我求师尊带上你回太华山,在路上你慢慢熬给我喝。”青瑶歪头想了想,问:“就你一个人嘛?”

  “恩,就一个人。”

  “子昂哥哥的亲人呢?”

  “我也一直在寻找她们。”苏子昂忽地抬着头来,遥望天际浮云,轻轻的说:“这么久不见,也不知她们怎么样了......”

  王朝洛都,太和宫中。

  宫外烈日当空,宫殿上琉璃瓦熠熠泛光,殿内两排大臣静默肃立,夏仁宗在御宝上眯缝着眼说话。

  “平原郡公文急奏,上天突降陨石,引发大地动,平原郡内八县数十万民众受灾,郡太守王益民上书恳求朕派钦差赈灾,哪位爱卿愿出使平原郡?”

  钦差大臣这活儿,一朝之中能够资格的就那么有数几个人,如今太子之位稳固,几位皇子未显争储之心,因此谁也没搭话,静等仁宗安派。

  “陛下容禀,天降陨石属不祥凶兆!”汤太师出列奏道:“平原郡乃是平原王封地,普通大臣难胜此任,老臣建议由太子代天巡察,最为妥当。”

  “太师所奏有理,平原王脾气暴躁,但对太子一直宠爱有加,就派太子出使平原郡。”夏仁宗话头一转,又道:“上天降此不祥凶兆,昭示朕德行有亏,朕决意大赦天下,以平天怨。”

  仁宗登基一直四海宴平,国泰民安,每逢大型天灾和重大节日时,都要按惯例大赦天下,为天下百姓祈求平安。

  “陛下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一起大拍马屁,颂词如潮

  “陛下。”许雅之忽然出列禀道:“臣愿陪太子同行平原郡,一路为太子马牵马坠蹬。”

  “准奏!”夏仁宗点头应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