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七节 修道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077 2017.08.01 18:15

  “徐贱贱原本和咱一样,也是没有家世背景的乡下少年。”楚天看着远处神气活现的徐良,低声说:“他来厚土峰后拼命巴结上田多多,占田大丰师兄的光,混了个峰上管事干,天天从我等身上搜刮灵石,用来讨好田多多。”

  “搜刮灵石?”苏子昂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便问:“他如何搜刮咱们的灵石?”

  “你不知道嘛,咱在厚土峰上干活,每天能领一块灵石的奖励,活干的好,还有另外奖赏。”

  “一片灵石值多少银子?”

  “大约一两吧,苏子昂你从来没领过灵石嘛?”

  “没有。”苏子昂眸中闪起一片火焰,但想了想,又说:“你们全是外门弟子,我眼下连外门弟子都不是,也许是因此没有灵石奖励吧。”

  “田多多是狼狗,徐贱贱是土狗。”小胖子愤愤不平的咒骂:“这两名狗最大的乐趣便是欺负新人弟子,早晚会被兄弟们联手打断狗腿......”

  苏子昂问:“他们如此欺侮人,土汀子真人从来不管么?”

  “土真人平时除了闭门修道,闲时便爱灌几口米酒黄汤,对厚土峰上的事总是得过且过。”楚天摇摇头,说:“有田大丰管着干活的杂事儿他省心,何况这些活儿总要有人做,厚土峰上只要不出人命,土真人从不出面过问。”

  “徐良常说他是筑基修为,是什么意思?”苏子昂询问。

  “修士的等级区分啊,咱大夏王朝修真界为了区分实力等级,便大约划出五大境界。”楚天滔滔滔不绝的说起来:“分别是练气、筑基、凝元、元婴和化神境。”

  “练气、筑基、凝元、元婴和化神境。”苏子昂板着指头数了数,说:“共有五层境界,那和武士的等级如何比较。”

  “大约是武士三级对应修士一层境界。”楚天解释说:“修士一层境界分初、中、后三期,在下也是道听途说,实际如何等日后修练到了,自然知晓。”

  “那徐良的道法很厉害么?”

  “徐良只是筑基初期修为,连发个小土球都打不痛人,一点不利害。”楚天道:“修士只有进入凝元期后,灵气在气海神台凝元成形,才能修习本派一门道法神通,那时才称得上利害。”

  “哦。”苏子昂心中有了底,虽不知史一包什么境界修为,但能幻影分身三人,想来最差也是凝元境修士,自己尚能一剑放倒,徐良不足为惧。

  “自古小人得志便猖狂。”楚天看看苏子昂,说:“徐田两个贱人就是一路贱到底的烂货,咱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提高修为,进入筑基境便算外门弟子,到了筑基后期便能转入门内弟子。”

  楚天的眼晴忽然亮了起来,道:“转入门内弟子后,一来派中灵石供应多了些,另外可以进入太华千界山中挖灵材、打妖兽换灵石了,那时咱的好日子就来了。”

  “就是,就是,慢慢熬吧。”小胖子随声附和。

  苏子昂挠挠头,说:“可我来厚土峰后,一直在刷马桶,从来没人传授道法,这可怎么练?”

  “厚土峰东边有面大石壁,上面有太华五术的入门修炼口诀。”楚天道:“自己去背下来,按诀修练就是,这事徐良没说嘛?”

  “没说,只让我多刷马桶。”

  “这个贱人。”楚天和小胖子一口同声说道。

  “道者,万物之本也。在天渺渺不可见,而生万物,于地幽幽尔无形,则育众生,万物育金、木、水、火、土等五行,夫修道者,吸纳天地灵气,养五行,可生天道......”苏子昂站在石壁下背,楚天和小胖子在一边热情的比划解释。

  太华五术始于太华派开派祖师金虚子传下来的一本太华经。

  数千余年间,太华派中先后出现数位惊才艳艳的玄门高手,将太华经不断演绎精研,发扬光大,如今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修练法门。

  石壁上所载分别是太华经的总诀和修练土精灵力的基本法门。

  土精灵力的修炼基本法门上写明;土为黄色,性厚重,位于中央,水来掩之,遇火灭之,逢木润之,金赖土生,一直到具体的修炼方法,最佳时间、方向、姿势,一一罗列清楚。

  暮色降临,月华初升。

  苏子昂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柴房,将柴门用木棍别好,然后按照修练土精灵力的法门,开始修习土精灵力第一式。

  恨天无环灵开门,双趾抓地,腰身放松,双掌相对,抓向天空......

  土精灵力的修练方法与普通宗派修炼大不相同,讲究由动入静,先自下肢放松练起,逐渐扩展至百脉筋骨,要求身松百骨彻底放静,吸纳灵气入体。

  苏子昂初习太华道法心中欣喜,一直练了数个时辰,身体彻底放松内外薄汗蒙蒙,白日拎一天马桶用过了劲,一阵阵倦意频频袭来,不知不觉中歪倒在柴草中入睡......

  翌日,苏子昂一直熟睡未醒,柴房门“咣啷”一声被一脚踢开。

  “穷光蛋,天到午时还躺着挺尸。”徐良蹿进柴房中,狂踢着地上枯草地,怒吼咒骂:“滚出去,去给道爷把马桶一只只舔干净!”

  苏子昂扫了一眼柴房外的阳光,知道自已睡过了头,有些理亏,更不想和这位著名贱人计较,整理一下衣衫,向柴房外快步走去。

  “这柄虎头短剑不错,孝敬道爷我了!”背后徐良一声欢叫,“铮”一声,好似还抽出了剑刃:“今日贪睡的事儿,道爷也不怪罪你,日后自觉些就中。”

  厚土峰外四面都是高山深谷,一到深夜狼嗥枭鸣,甚是吓人。

  苏子昂每夜睡前便将虎头短剑放在身边防身,晨起后塞进枯草中藏好,昨夜初习道法,筋疲力尽一直酣睡不起,待徐良赶来时,竟忘了将短剑藏起。

  “短剑是我父亲的遗物,不能给你,快给我。”苏子昂转过身来,心头一着急,口气十分强硬,径直伸出手催促:“快给我!”

  “道爷拿你短剑是看得起你,穷光蛋敢不识抬举?”徐良贱的理直气壮,一边威吓,一边揣起短剑,夺门而去,口中叫道:“道爷我是筑基境修士,你想讨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