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六节 常师兄(三)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066 2017.08.06 10:16

  “畜生蒋子明,竟染指义嫂,你不仁不义,你该死!”常子达语无伦次的咒骂着,双方灵剑急促对攻三剑,其中一人又发出一声痛哼,显然吃了不小的亏。

  “嘎嘎。”蒋明一声狂笑,道:“好玩不过嫂子,嫂子的大奶你摸过嘛?嫂子的香舌你享受过嘛?嫂子的大长腿给你跪过嘛?”

  “一对奸人!一对贱人!”常子达声音颤抖,灵剑光泽瞬间大涨,一闪向面前的浓雾中斩去,“咔”一声,一柄灵剑从浓雾中如毒蛇般飞出,架住常子达的灵剑,须臾后,两人又各自隐进浓雾中。

  “知道你的灵石去那里了吗?上次拿你戒指到常府中去骗你爹,又诈出十万灵石,你爷俩真是一对废物。”蒋子明隐在浓雾中,发出一阵狂笑,大叫:“前前后后数十万灵石全被小爷我享用了。”

  苏子昂心中一凉,颜华欺骗常子达不算完,竟连华清城的常府也不放过,这对男女的行为简直禽兽不如。

  只听蒋子明又嘲笑说:“你知道你输在那里了吗?你输在了裤裆里,你人是废物,那玩意儿也是废物......”

  常子达一声不吭,半天后,突然说:“你是何方妖人,藏身太华派,意图何为?”

  这次轮到蒋子明半天沉默不言,许久后,才说:“小爷看太华派不顺眼,先来玩玩秀水峰的女弟子,然后顺手把太华派给灭了,这样行不?”

  “凭你敢说灭了太华派?”常子达讽笑道:“那块乌木令牌已呈给火师尊,你们来晚了!”

  稍顷,他又冷静的说:“你千方百计想寻回令牌,百计千方激怒我想杀人灭口,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颜师妹岂能看不透你?”

  “你该死!”蒋子明发出一声狂叫,怒吼:“颜华这个蠢贱人也应该死,全是这个贱人惹的祸,去死吧。”咒骂声中,只听一名女子发出一声凄怆的惨叫声,好似已受到重创。

  “小华,你怎么了?你受伤了吗?你在那里?”常子达焦急的一连串发问,声音有些颤抖,浓雾中,只听颜华喘息着说:“常师兄,我对不起你......”

  苏子昂心中立刻升起一丝警觉,这么大的雾,就算蒋子明真想杀颜华,也绝不可能这般凑手,何况颜华是秀水峰一名凝元境女修,道法想来也不会太普通,他刚想出言示警,只听常子达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啊......

  “哈哈,真是一个傻货。”蒋子明发出一声狂笑。

  苏子昂身体一动,便欲冲出去救人,想了一想又硬生生的稳住身形,必竟对面是两个凝元境修为的修士。

  “小华,你杀我?”随后只听常子达绝然的说:“如果我死了你能安心,我去死!”

  “你不死,我得死。”颜华的声音也透出一丝颤抖,雾气中只听“噗”一声,随后常子达又发出一声惨叫,随快便没了声息。

  “乾坤袋中没有令牌。”不久后,蒋子明的声音从浓雾中传出:“快进草棚搜下,看令牌在不在?”

  “不在,我方才进去仔细查过,他多半真的交给火真人了。”

  “一块普通令牌交给火焱子也说明不了什么,常子达这个贱人,坏了老子的好事。”蒋子明恶狠狠的咒骂几句,忽然对颜华说:“此事全怪你,在这干一下让我消消火,趁他魂魄没走远,让他看看我怎么对你的。”

  “你禽兽啊?”颜华大骂道:“你去死!”

  “哎呀,刚死了一个,你又咒我死,你个小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在颜华半推半就的叫嚷声中,两人一路争吵着奔向常子达的草棚。

  一片浓雾中,听着二人的无耻声音,苏子昂气的浑身冰冷,却又无力报仇,依稀只听清一个词,统万城!

  山风刺骨寒冷,浓雾掩护了他,也掩护了一切罪恶,泪水无声无息的从脸庞上滑下来,苏子昂擦干泪,心中直叫:“常师兄,我一定替你报仇!”起身向青木峰弟子姚中天的草棚摸去。

  翌日天光大亮后,木桑子和火焱子带领一群弟子降临黄龙谷,将常文达的尸体收殓起来,一名凝元境修士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苏子昂将令牌交给火焱子,并将听到的来龙去脉一一交待清楚。

  火焱子眼中腾起一片怒焰,赤色短须根根坚立,低声喝问:“你听清楚了,杀人者真是蒋子明?”

  这名烈火峰首座真人好似动了真怒,虽然刻意低声喝问,苏子昂耳边登时响起一圈又一圈的惊雷声,震的少年天晕地转,直接摇摇晃晃几欲摔倒。

  “火师弟,你想吓死苏子昂?”木桑子伸手扶住苏子昂,一股蔼蔼清新的灵力登时传进苏子昂体内,老头儿翘着小胡子,一脸惊奇的说:“筑基境了?练的还不错,努力吧少年!”

  得木桑子相助,苏子昂稳住心神,回答说:“禀火真人,我确确实实听常师兄称他为蒋子明,不过我确没见过他的面目,只听常师兄远远这么喊他的名字。”

  “畜生啊。”火焱子一声怒骂,将木牌扔给木桑子,“砰”一声,一团烈焰火光在场中迸发,半空中浮起一根青铜锏模样的法器,上面火光灼灼,托起火焱子划过长空,径直向太华山飞去。

  木桑子将木牌拿在掌中前前后后端详了半天,眉头一皱,对苏子昂说:“苏子昂,你将与常子达有关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一遍给我听。”

  “一字不拉?蒋子明说的一些无耻话也要一字不拉吗?”

  “说吧,我这个老头子啥怪话也听说过,听他两句话,还吓不死我。”木桑子性情平易近人,说话通俗易懂。

  “遵木真人命。”苏子昂便将与常子明有关的话重新又一一述说一遍,木桑子耐心听完,又看看掌中木牌,说:“这是什么邪门歪道的标志,怎地连老头子我也从未听说过?”

  他掌间青芒一闪,令牌凭空消失,最后问道:“你确实听清‘统万城’三个字?”

  “听清了。”苏子昂想和木桑子说明他早知道江湖中统万城的存在,可一想说出无间海的事,不知对自己是福是祸,便又硬生生的闭住了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