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节 进山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422 2017.07.30 15:47

  数日后,千牛卫大军奔到平原郡城外。

  艳丽阳光下,城门前旌旗招展,数万玄甲铁军正在列队等侯,一辆金黄銮驾大马车居中而立,两边金鼓旗帜、曲柄黄伞林立。

  銮驾前,一名金甲玄袍老将独自策马而立。

  “平原王来了。”许雅之道。

  玄袍老将跳下马来,施礼道:“平原王恭迎太子殿下!”

  “知民见过姨父大人。”吴知民连忙小步上前,搀扶平原王,说:“一家人不要虚礼,一起回王府看看小姨吧。”

  “众官面前,不可失了君臣之礼。”平原王一撤步,向城中一挥手,道:“太子殿下城中请。”

  銮车缓缓行驰在平原郡大街上,平原王骑马率大军相随。

  吴知民心中好奇漠北风情,挑开銮车窗帘向城中察看风景,只见街两边人流如织,都在向銮车眺望,一晃眼间,忽然看到数十名带弥勒面具的僧人混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姨父,这伙带弥勒面具的僧人甚是古怪,什么来头?”

  “那是弥勒会的僧人,风闻弥勒会是一群盗墓的摸金校尉,发财后落发为僧,在佛前赎罪,此次天灾后,弥勒会中人在平原郡各县中举办‘义施’赈灾,帮助灾民度过难关,信徒带面具是取佛家无我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无众生相,千人一面,众生平等之意。”

  “无我相,无人相,无寿者相。”吴知民放下车帘,面色忧郁起来,神色一瞬间有些恍惚,轻轻的说:“皇权在上,众生真的能平等吗?”

  青天湛湛,一条碧波荡漾的大江上,江风徐徐吹拂,吹乱了滟滟碧水,银鱼跃,白鸟飞。

  一只双帆大木船乘风破浪,斩开瑟瑟碧水,孤船顺江而下。

  苏子昂蹲在船尾,手中挥舞着一柄大芭蕉扇,向一只大汤瓮下面的炭火不停扇风,汤瓮中一股淡淡清香味在江风中四处弥散。

  “子昂哥哥。”青瑶一脸恬静的半蹲在船板上,好奇的看着苏子昂的一举一动,问:“喝了这三清白玉汤,真能肤白如玉?”

  “那当然。”苏子昂擦擦脸上的汗,自夸说:“我这三清白玉汤是宫延秘方,常喝它保你肤白如玉,绝无虚假。”

  “子昂哥哥商量个事儿,你让我喝第一碗汤好不好?”青瑶眼中一亮,笑嘻嘻的说:“我也想让皮肤白一些!”

  “这不太好吧。”苏子昂期期艾艾的说:“水真人说她要喝第一碗汤,若青瑶妹妹先喝了,水真人她老人家会不会将我轰下船去?”

  “子昂哥哥方才说错一句话,这话若让师尊知道了,会立刻赶你下大船。”青瑶小脸一绷,语带威胁的问:“想知道错在那儿嘛?”

  江风徐徐,阳光如练,沐浴在阳光下的青瑶美的象一个小精灵,不待苏子昂回话,她笑嘻嘻的又说出一个诱惑条件:“子昂哥哥想不想加入太华派?”

  “想,我想加入太华派!”从见到青瑶和金依蕙后,苏子昂最大的愿望便是加入太华派,他立刻乖乖的舀了一碗汤递给青瑶,问:“我方才那句话说错了?”

  “我师尊最爱臭美,千万不要尊她为老人家。”青瑶伸出小鼻子先闻闻汤味,向汤中吹了两口气,然后尝了一口汤,赞道:“味道果真不错。”

  苏子昂追问:“我的户籍让山匪抢走了,能加入太华派嘛?”

  “我先商量商量师尊吧,实在不成,我再去求木师伯试试,木师伯为人最好说话。”青瑶慢慢将汤一口口喝完,说:“不过初入山门的弟子,要干一年到二年杂役,很累的。”

  “累我不怕,就怕真人们不收留我。”苏子昂忽然问:“太华山很大嘛?”

  “据说是十万大山嘛,近处山中有仙鹤、有灵鹿、灵猿。”青瑶返身坐回船板上,她竖起双膝,手捧下颏,说:“远处山中还有各种天材地宝,灵草妖兽,金师姐常一个人进太华千界山中历练。”

  “金师姐很厉害嘛?”

  “那当然,秀水峰新弟子中的当家大姐,太华派中的修道狂人。”青瑶看看苏子昂,问:“子昂哥哥想不想和金师姐认识?”

  “不敢,不敢。”苏子昂忙不迭说:“貌美女子脾气大,动不动就掐人、拧人,咬人,亮刀子,简直吓死人了。”

  “子昂哥哥,我发现你不大会说话,貌美女子脾气大?”青瑶柳叶眉一挑,笑嘻嘻的说:“你是不是说我长的丑了?”

  苏子昂一愣,忽然发现和女子说话真是一门学问,他立刻笑道:“青瑶妹妹,回头我给你熬个山鸡枸杞汤尝尝。”

  “山鸡枸杞汤?”青瑶立刻来了精神,说:“听这名字就不错,味道应当极香,啥时熬给我尝尝?”

  “明日吧。”

  十数日后,一片巍峨群山在大江的正前方遥遥出现,大帆船缓缓靠了码头,船上众修一一上了岸。

  “子昂哥哥,太华派有三个门,这是后门,前门朝南,山下有一个非常大的郡城叫华清城,还有一个侧门......”

  半天后,一行人已接近群山,只见群峰间云雾渺渺,仙气缭绕,两只苍鹰从峰峦间掠出,一声惊鸣,一个盘旋,又没入蔼蔼云雾间。

  水鸾子白袍如雪,袖袍飘飘,如仙子般御风而行,其余弟子大多一路小跑跟随,苏子昂和十数名男道赶着两辆牛车,押后而行。

  望山跑死马,众人从看到群山起,一直又走了数个时辰,才真正走到山脚下,一片翠绿苍松间,隐约露出一个尖尖的黑色亭顶。

  “到迎松亭了。”在平原郡认识的黑衣男道气喘吁吁的叫道。

  迎松亭方向人影晃动,前后共有八名青年道士飞身掠来,道袍分为青、赤、黄、黑四种颜色,在山路两边对应站立,一面各自四种颜色,又好看又威风。

  “弟子杜猛,金不当奉金昆子师尊之命,恭迎水师叔回山!”

  “弟子周建,何无忌奉木桑子师尊之命,恭迎水师叔回山!”

  “弟子牛霸,常子建奉火焱子师尊之命,恭迎水师叔回山!”

  “弟子姚胜,马子张奉土汀子师尊之命,恭迎水师叔回山!”

  八名男道长相气宇轩昂,人人背负一柄灵剑,宽大道袍在山风中鼓荡飘洒,说词众口同声,一股隆重的欢迎气势令人如沐春风,心生欢喜。

  “免礼。”水鸾子微微一笑,道:“木师哥这套迎宾术从那来学来的?真象模象样的。”

  “师尊与三位师叔齐集太华殿,翘首企盼水师叔驾至议事。”黑袍道士杜猛踏前一步应答。

  “头前带路。”

  山路用一块块巨大的山石彻成,能容两辆马车并排同驰,两边栏杆皆用手臂般的松树杆搭成,地势越走越高。

  山风呼啸,云雾在脚边弥漫,渐渐如入仙境。

  苏子昂心中升起一股庄重感,单凭太华山的一条宽广山路,便能感觉出太华派历代弟子曾付出的浩大心血,顿时对太华派多出数分崇拜,几分欢喜。

  “子昂哥哥,太华山美不美?”青瑶追上苏子昂,在身边低声说:“前面便是猿愁涧,你可不许吓哭了哦?”

  苏子昂一楞,听青瑶的意思,猿愁涧好似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心中没来由的多了一丝紧张。

  猿愁涧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