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零七节 杀父仇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22 2017.09.05 17:32

  双方两名领军人物对撼,瞬间众目关注。

  “蠢货,从小就蠢,越老越蠢。”弥勒佛咒骂一声,向无影寨众人一声断喝:“不想死的全撤回山寨中,快跟我走。”

  一抹白影从怪石林处迅捷升起,一眨眼间,水鸾子白袍飘飘已俏立场中,美目顾盼在人群中找出青瑶三人,一晃已飘到三人面前。

  “师尊,他们欺负我。”青瑶嘴一瘪,泫然欲泣时仍然不忘告状本色:“那个山猴子还把我的烤山鸡骗走了。”水鸾子精通医理,一听青瑶话语中气立知无恙,扭头看看金依蕙和苏子昂,目光中充满询问。

  “金依蕙参见师尊!”

  “苏子昂参见师尊!”

  苏子昂体内血气翻滚,灵力已近穷尽处,咬牙勉力站直身体,金依蕙今日在无影山寨前为保护师妹师弟力抗锦衣老者,从念力和灵力已倾尽所能,一见水鸾子现身,心中一宽顿时浑身力乏,“咕咚”一声摔倒。

  “师姐?”青瑶“哇”的放声大哭。

  苏子昂抢先一步奋力把金依蕙抱起来,不料他自己灵力也近油尽灯枯,一用力没抱动金依蕙,自己反倒“扑嗵”一声跌倒。

  水鸾子玉手一伸,已搭起金依蕙脉门,面色变幻,凝神切脉。

  “少寨主速走,晚了可来不及了。”无影宗一名修士一拉正看着锦衣老者的史金贵,低声劝道,史金贵断言拒绝:“不,我要帮我爹去。”

  怪石林方向不断涌进大批人影,远方半空中剑芒闪烁,显然是太华派中人大举杀到,无影山寨三名修士相互对视一眼,从左右一抄抓起史金贵,不管其如何叫嚷挣扎直接拖进山寨内。

  “来人可是金昆子道友?”锦衣老者脚踏黑玉屏快速逼近金昆子,远远大喝:“老夫史大气特来讨教几招太华道法。”

  “下面白袍女道可是道友你打伤的?”金昆子御空而立,他向下看了一眼,剑眉一挑淡淡询问。

  史大气傲然道:“是又怎地?”

  “史道友犯了两个错,一错是打伤贫道闺女,二错在身为武士,竟御器与贫道斗法,以武士之短攻修士之长,因此必死!”

  死字一出,金昆子语气中顿时杀意滔天,方皇剑擎天一引,晴朗空中簌簌一颤,瞬间风涌云动,一、二、三、十三块山峰大小的金块在碧空中凝聚。

  一片金石雨似煌煌天威,向史大气一击而落。

  “呔”史大气大吼一声,在黑玉屏上弓步冲拳,“蚩灵盾”应拳而出,浑圆凝重,远远向袭来的金块撞击。

  “嘭”一声巨响。

  第一块金块被弹飞回去,第二块金块在电光一闪间撞来,顶着第一块金块继续向史大气落下,一、二、三、九块金块先后落下,史大气面红耳赤,脚上黑玉屏“啪”一声脆响,裂开一道口子,迅捷向地面坠去。

  第十块金块瞬间降落,将地面上的史大气砸的鲜血狂喷,“蚩灵盾”破!第十一块金块一闪而至,将史大气砸的血肉崩溃。

  太华天人诀一击之下,一个强悍武士瞬间如蝼蚁般身亡道殒。

  “参见掌教真人。”

  数百名太华派弟子士气大涨,喝声如雷,金昆子施展玄门无上道法一刹那的辉煌,令多少修道少年常常魂牵梦萦,成为一生追求。

  “弥勒寺的净尘和尚在寨中,师尊千万别让他跑了。”金依蕙醒来第一句话,就让水鸾子跳了起来,苏子昂道:“弥勒佛也在,那个带面具的瘦僧人就是弥勒佛。”

  “掌教师兄,进山寨抓和尚,弥勒寺的和尚,带面具的和尚,长相瘦的和尚。”

  金昆子剑眉一挑,在空中径直御空进寨,人在半空中,方皇剑凌空飞舞,一阵金块暴雨,已将无影山寨砸的万朵桃花开,沙走石飞。

  “师兄别乱砸!”木桑子翘着小胡子出现,远远大叫:“若把弥勒寺的小和尚砸死,可赔大了。”喊完身影飘动,已冲去无影宗山寨中......

  无影山寨后山,一条密道中,脚步嘈杂,灰尘四起,弥勒佛带领无影山寨十余名修士狼狈跳窜,惶惶如丧家之犬。

  “少寨主等等我。”不正经僧人从后面飞一般掠来,一双猴眼中全是惶恐,结结巴巴的说:“老寨主他不在了,太华派金昆子下的手......”

  “放下我,我要救爹去。”,史金贵不停的挣扎,如孩子般大声嚎叫。

  弥勒佛倏地凝步不前,反身掠近提起史金贵“啪、啪、”连扇了七八记耳光,狠狠吼道:“你爹以性命换来我等一线生机,你真想送死么?”

  “三伯,我不甘心啊,我不服。”史金贵放声大哭。

  “我也不服,我也难受,我也心痛,你爹也是我的弟弟啊。”弥勒佛将史金贵扔在地上,喘了一口粗气,叹息道:“但你想没想过,你爹如何去世的么?”

  “愿听伯父教侮?”

  “他是犟死的,四弟从小天资不凡,一胞四兄弟中,唯他能幻影四分,可他不信天外有天,在错误地点,错误选择金昆子为敌,梦想一战成名。”弥勒佛喘了口粗气,又说:“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派,岂会不亡?”

  “三伯,这仇咱不报了吗。”史金贵嗫嗫问道?

  “有仇不报,岂是男儿。”弥勒佛一声大吼:“但贼以智存,盗倚悍立,明着斗不过太华派,咱需要以计取胜。”

  他拍了拍史金贵的肩头,劝勉说:“三伯在平原郡还有弥勒会数万信徒的本钱,一人吐口唾沫,也能淹死太华派。”

  “只要能替我爹报仇,让侄子干什么都行。”史金贵有了一丝底气。

  “如今先跟伯父走,睁大眼学着点儿,看三伯略施小计挖个坑,太华派的人便会跳进坑去乖乖受死。”,弥勒佛声音阴戾,给史金贵打气道:“到时把今日两名女娃儿擒来,给你当牛做马。

  “那名巧舌如簧的白袍男道最该死,若非他鬼话连篇迷惑住我爹,早些将太华派中人擒住做为人质,金昆子绝不敢出手加害。”史金贵咬牙切齿的询问:“我只记住他的模样,谁知道他的姓名?”

  “少寨主,小僧知道。”不正经僧人从后面蹿出来,邀功道:“在树林中时,曾听女道青瑶喊他子昂哥哥,另一名白袍女道姓金。”

  “史某这辈子记住他们了。”史金贵拳头捏的嘎嘎响,发誓道:“我一定亲手将这三人抓住,用三人的狗头,给我爹献祭。”

  “眼下都跟老夫走,到青牛庙内落脚。”弥勒佛见史金贵恢复了理智,便冷然命令:“所有人必须奉我号令,违者杀无赦!”

  “诺,我等遵令。”无影寨众人一听弥勒佛还有去处,登时一齐大声应答,随弥勒佛向密道口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