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一十五节 尿床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12 2017.09.09 19:19

  周围虽然人声鼎沸,但秀水峰女弟子这一桌上基本没人大量饮酒,听厉伏虎如此说法,均是一脸好奇的静听下文。

  苏子昂十分好奇,忙问道:“我何事引起厉师哥关注?”

  “当日初到太华殿,水真人曾说秀水峰不收男弟子,在下每次见到苏师弟都心中纠结,这到底是苏师弟呢?还是苏师妹呢?”厉伏虎笑呵呵的说完,然后面色一肃,劝道:“若苏师弟是男儿,请干了这杯酒。”

  女弟子们顿时笑了起来,都明白厉伏虎说的这么严重,其实是为了敬一杯酒。

  青瑶马上起哄:“子昂哥哥,喝吧喝吧,可不能变成子昂姐姐。”

  “酒不喝干人不欢,我来陪苏师弟喝一杯。”卓一燕展颜一笑,端杯大大方方喝了一杯,居然面不改色,脸色更是越发的娇艳,艳如赤玉般透明。

  其余女弟子都想知道苏子昂酒量,也跟着纷纷劝酒,苏子昂只好端起黑米酒,硬着头皮一饮而尽,腹中顿时升起一股火辣辣的燥热。

  “苏师弟,好事成双,你需要回敬在下一杯。”厉伏虎仿佛酒兴甚浓,笑眯眯的又给苏子昂斟满一杯酒。

  苏子昂腹中只是火辣燥热,却没感到十分难受,胆儿登时大了一些,一想理应回敬,便端起杯恭维了厉伏虎几句,又喝了一杯。

  “好兄弟,男人在世,酒色财气,缺一不可,在下去邻桌敬个酒,日后抽空独聚。”厉伏虎彬彬有礼的扔了句场面话,端杯一笑而去。

  就是他转过脸的一刹那间,目光和人群中的林小小的目光瞬间交汇,他眸中精光一闪,轻轻点了点头......

  一群秀水峰女弟子叽叽喳喳围过来,与青瑶和卓一燕很快打成一片火热,林小小也在其中,她侧目瞄了苏子昂一眼,眼波妩媚,居然笑了一笑。

  苏子昂心中一乱,眼前浮起一双修长玉腿和小树林中不停扭动的浑圆玉臀,他做贼般把头深深低了下去,不敢多看林小小一眼。

  “苏师兄多日不见,师妹单敬你一杯酒。”林小小不知不觉转到苏子昂面前,媚眼如丝,举杯邀请。

  苏子昂低头嗫嗫道:“林小小师妹,我酒量不行,这一杯酒就不喝了吧。”

  “小小来敬个酒,苏师兄若不喝,太不给小小面子了吧,苏师兄......”林小小说着,身体轻轻偎了过来。

  “喝,喝......”

  苏子昂心中有鬼,立刻感觉金依蕙和青瑶好似在一边暗暗察看自己,他慌不迭的端杯一饮而尽,身体离林小小尽可能远一点。

  林小小又给苏子昂斟满酒,劝道:“苏师兄也要回敬小小一杯,方才合乎情理。”

  “这杯真不能喝,酒如今已经到这里了。”苏子昂只感觉黑米酒已漫到脖颈处,他连忙摇头拒绝,伸手在下巴处比划了一下。

  “胡说,根本没看到酒,”林小小一探身子,瞧瞧苏子昂的嘴巴,低声媚笑:“苏师兄若不喝,小小可要动手喂你强喝。”

  “喝,喝。”

  苏子昂望着偎过来的林小小,端起杯,毫不犹豫的一干而尽。

  中秋佳节,美人如玉,兄弟同堂。

  第一次喝酒的苏子昂不识黑米酒的醇厚后劲,数杯酒落肚后,独自出堂门准备去茅房,刚一露头,中秋凉风“咣啷”一声把他撂倒。

  几名厚土峰师兄弟从堂中迅速抢出,将苏子昂架起向一间客房匆匆奔去,一通忙乱后,厉伏虎和林小小从墙角后闪出。

  “伏虎,这么做是不是过份了些。”林小小低声询问?

  “过份啥?”厉伏虎调笑道:“一名乡下小子竟连本公子的风头也盖了下去,不吃点苦头,会不知天高地厚。”

  他压低声音道:“玉不磨不成器,我这是在教他知道做人要低调些。”

  “那些厚土峰的师兄们不会坏事吧?”林小小问道。

  “其中大部分人拿了我的好处,别人只是帮手。”厉伏虎道:“何况只是令他出出丑,又不伤他性命。”

  “哦,接下来做什么?”

  “嘿嘿,一会该你我出手了,你只在客房外面放好风就成。”

  ......

  翌日黎明,苏子昂醒来一看四周黑漆漆一片,身下湿漉漉的一片冰凉,伸手一摸,一种无地自容的羞耻感瞬间涌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太华派苏少侠竟然尿床了!

  苏子昂慌了神,四下一摸,好大一泡尿竟连一个干床角也未曾留下,匆匆在四周又摸了一圈,除了身下一条湿被子,竟然找不到一件衣裤,头痛欲裂,只记得昨夜同门师兄弟们把酒言欢,然后一片空白。

  “呜、”一声鸡鸣声远远传来。

  苏子昂一激灵,赤条条的跳起来,望着窗外天色逐渐越来越亮,心中又羞又愁。

  四平客栈中住满太华派弟子,天亮后若被众同门发现自己尿床,白袍苏子昂岂不成为太华派中笑柄,以后如何面对金依蕙和青瑶。

  不知不觉中,天色越来越亮,苏子昂忽然想起一个人,立刻从床上蹦下来,从窗后向窗外偷看......

  平原郡城外,柳叶残败,秋霜在一点点消失。

  苏子昂裹着条只剩下四个角的被子,光着脚,沿着官道一路狂奔。

  天亮前,他情急智生,既然找不到衣物遮体,只有连湿被子一起裹走,投奔城外薜大娘找件衣服套上,尚可挽救自己最后的尊严,至于如何收场,只能祈求车到山前必有路。

  少年一路拐下官道,穿过碎石铺地的小街,奔到镇边薜大娘住处,伸手叩门。

  “哎呀,这不是苏子昂恩公嘛,你披床被子做甚?”薜大娘望着苏子昂裹的湿被子呆呆发愣。

  “唉,又让山贼抢了,这次连衣裤都抢去了。”苏子昂一脸深深的无奈。

  薜大娘连声道:“山贼竟连衣裤也打劫,这山贼得穷成啥样,恩公若不嫌弃亡夫衣衫破旧,可先穿起来将就一二。”

  苏子昂连声道:“不嫌不嫌。”

  一盏茶后,苏子昂一身平原郡老农夫圆领长襟黑衫,手中端着一碗温水,坐在厢房中和薜大娘闲聊。

  “苏恩公的妹妹,怎么不见她来。”薜大娘问道?

  “女大不由哥,早跑回乡下成婚去了。”苏子昂一想起哑巴少女,顿时一肚子火气。

  “你兄妹俩怎么回事?”薜大娘一脸诧异,说:“苏恩公当日走后约两个月吧,你妹妹和一名男子曾回来找过你。”

  “小哑巴回来过?”苏子昂心中一阵欣喜,问:“哦,我妹妹曾回来找过我?”

  “你妹妹没和你说这事?”

  “她一直和我吵嘴,也许故意不说吧。”苏子昂怕薜大娘再问,迅速找个话头反问:“听说弥勒寺都封了,大娘的两个女儿不在家,还在弥勒会中做神女嘛?”

  “嗯,”,薜大娘应了一声,探头向院外看了看,一脸神秘的忽然说道:“苏恩公,和你说个大事儿啊,弥勒佛真神近两天要下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