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八节 冲突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80 2017.08.02 08:47

  苏子昂见徐良硬夺短剑,已容不得说理,脚下一垫步使出燕子门九宫遁术,两步晃到徐良背后,伸手一拍徐良后背,施展白驹手一扭一带,已将虎头短剑夺了回来。

  “穷光蛋,想死了啊?”徐良气的白眼珠中凶光四冒,一掐诀,四个鸡蛋大小的土球儿在半空中凝聚,倏地向苏子昂击来。

  苏子昂见事已难善了,便不想留在厚土峰上无故受辱,脚下一滑,施展九宫遁术一闪,冲出去猛然一撞,将徐良直接撞了个满地打滚儿。

  “道爷我是筑基修士,你、”未等徐良喊完,一只大脚已踏在他嘴上,苏子昂用力一蹬,跨过徐良向峰底传送阵法处跑去,他想先逃到白玉广场再依路下山。

  “反了,反了。”徐良捂着嘴爬起来,一边扭头向厚土峰中奔去,一边含糊不清的叫喊:“道爷是筑基修士,你还敢动手啊......”

  厚土峰山路从峰顶到峰底,围着山峰缓缓三圈盘旋而下,一直到传送阵前结束。

  阳光明媚,山风烂漫。

  苏子昂顺着山路向下疾奔,冲过石林时,他顿了一下想去挖出埋的物品,但一想自己捅了马蜂窝,还是先保证生命安全要紧,便大步向山下冲去。

  “呼噜噜......”山道上人影晃动,徐良和田多多还有几名人高马大的道士,从弯道上的草丛中溜下来拦在道中间,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晴乜斜着苏子昂。

  “穷光蛋打我的人,想跑?”田多多呲着大板牙,恶狗一样吠叫:“给我狠狠的打!”数名道士狼一般扑上,挥舞手中棍棒没头没脑砸下来,徐良捂着半边肿脸,亢奋的跳来跳去,听不清骂些什么。

  苏子昂第一次被多人围殴,心中一慌吓的忘了遁逃,挥舞虎头短剑胡乱抵抗两下,一条棍棒贴地快速掠来,狠狠敲在小腿上,一股钻心的刺痛下,登时翻身歪倒。

  “一柄破剑也舍不得的穷光蛋。”徐良跑过来,狠狠踢了苏子昂一脚,嘲笑说:“方才还敢还手,眼下起来和道爷我比划比划?”

  苏子昂心中怒火喷涌,刚一抬头,一阵棍棒又夹头夹脑砸来,咣、咣......

  “徐良,你方才就让这小货把你撞倒了?”田多多呲着大板牙,一脸的不相信的询问,徐良腰一弯,连忙解释说:“田哥,我当时没防备穷光蛋敢还手,大意,大意了。”

  “咦,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少女的声音清脆传来。

  苏子昂依稀记得这是青瑶的声音,心中顿时感觉来了救兵亲人,心中的悲愤委屈顿时化成泪水“刷”的涌了出来。

  他抬起头,顶着棍棒的击打,叫道:“青瑶救我!”

  “这不是子昂哥哥吗?快住手!”青瑶认出了苏子昂,嗓门登时拔高尖叫:“金师姐打他们。”

  青瑶和金依蕙出现时,田多多盯着金依蕙看了看,仿佛想起了什么,他皱皱眉悄悄向后闪去,徐良则一步跨出去,伸手一拦,叫道:“这是厚土峰的家事,秀水峰的师妹若要多事,休怪道爷不客气,我是筑基修士!”

  白影一闪,徐良忽然象一头土猪般飞了起来,他一时没明白情况,忽然感觉自己的嘴中一片血水,好似牙全掉了,耳听一声女子冷冷斥问:“道爷?再说一次我听。”

  “噗嗵”一声。

  徐良从空中扑嗵一声跌下来,悲惨的是,竟是脸先着脸,一阵凄怆的惨叫声中,又听青瑶问了一句:“筑基修为?”

  一只白色靴子飞来,靴子虽白,出脚的青瑶姑娘却十足的黑,一脚直接把徐良踢晕过去。

  殴打苏子昂的男道们拎着棍棒冲上来,围住金依惠和青瑶两人,金依惠脸色一沉,一片冰冷的煞气在场中弥漫,其中还带着那么一丝杀气。

  “束缚!”

  一片青色萤光在阳光璀璨闪烁,如灵蛇一击,随后青影狂舞将围殴苏子昂的众道手中棍棒束成一团,“啪”一声,棍棒被寸寸绞断。

  青瑶纤指曲起颂咒施术,青色萤光又一次幻化成一条青绫,急掠而出将正向厚土峰逃跑的田多多一把扯了回来。

  “两位师姐,我是好人。”田多多先来一个深情告白,然后指着徐良大叫:“所有坏事全是他干的,你们踢他,卷他,揍他,都跟我没关系。”

  徐良刚醒过来,正盼着田多多救他一把,忽然听清田多多痛快的将他出卖,顿时气的又晕了过去。

  青瑶柳眉一竖,跃到徐良身边提脚欲跺,待看到徐良一脸的血,有些发蒙,将抬起的脚又缓缓放了下去,转身跑到苏子昂面前,将他扶了起来。

  “子昂哥哥怎么样?”

  “死不了。”

  田多多连忙来套近乎,呲着大板牙说:“两位师姐是秀水四......”

  “闭嘴。”金依惠星眸一瞪,田多多立刻机灵的闭上眼,低下了头,他好似极为忌惮金依惠。

  “你一对大板牙,人长的真丑,先闭上你的嘴,再过来背上子昂哥哥。”青瑶看看金依惠,说:“金姐姐,子昂哥哥被打成这样,我要找土汀子师伯理论去,你陪我去可好?”

  “去,我若不去,谁给你壮胆。”金依蕙应了一声,然后脸一板,对田多多说:“过来背起他走。”

  “背,我背。”田多多气哼哼的背起苏子昂,他不敢对金依惠发脾气,对徐良却不客气,见徐良仍躺在地上装死,一步踩在徐良左手上用力扭了一脚。

  “啊......”徐良又发出一声悲怆的惨叫声。

  两名青春靓丽的白袍女道在厚山峰一现身,厚土峰上登时一片哗然,男道们放下手杂活,纷纷从田圃中赶了回来,场面比冲破无婴境还隆重。

  “哎呀,这不是田师兄嘛,怎么还背着个人?”

  “等等,后面这货是徐贱贱嘛?他这是不是投胎投错地儿了,脸咋肿成猪头了?”男道们人人眉开眼笑,又极力掩住笑意,必竟是一峰同门,再高兴也不能鼓掌庆贺。

  田多多到了自己家门口后,脸色变脚步一顿,腰杆直了一下下,金依惠忽然冷冷哼了一声,田多多立刻笑了起来,哈了哈腰,连声说:

  “苏子昂受伤了,都是同门师兄弟,我背他回来......”

  “田师哥大好人啊,真是好人啊。”两边的男道们立刻纷纷出声配合,脸却笑的和一朵花儿似的。

  “秀水峰门下弟子金依蕙,青瑶求见土汀子真人。”金依惠停住脚步,吐气扬声,清脆圆润的嗓音在灵力催动下,远远传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