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节 四朵花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64 2017.08.23 09:01

  秀水峰的女弟子平常全部一袭白色道袍,髻罩纱冠,道袍内衬中衣中裤,平时只能见到脖颈脸部和双手。

  苏子昂今日在山道间担水时,迎面独自走来一名女弟子,曼妙身材在道袍下若隐若现,一阵山风吹来,袍角飞扬,蓦然露出一双结实修长的玉腿,山道间一时春光明媚。

  “哎呀。”女弟子一声惊叫,伸手紧紧按住袍角,眉眼间带着一丝顽皮笑意,神情和青瑶形似,只是顽皮中多出一份成熟的妩媚。

  苏子昂的心“澎”一跳,眼神登时不知向何处看,更不知说些什么,低了头,双手扶紧扁担,与女弟子匆匆擦肩而过。

  “你叫苏子昂?”女弟子轻声在背后笑问,笑声中充满一丝欢乐的穿透力。

  “诺,师姐如何称呼?”苏子昂问道。

  “讨厌,不要喊人家师姐了,我叫林小小。”林小小十分开朗,言笑无忌,她看看苏子昂一脸羞红,便站直了腰,笑声更响,说:“你喊我林师妹即可。”

  “林小小师妹好。”苏子昂咽了口唾沫,偷偷用眼角余光一扫,想再看一眼白袍下结实修长的玉腿,可惜秀水峰此时偏偏一丝风也没有。

  “久闻苏子昂师兄大名,以后闲暇时一起游逛太华山如何?”林小小抿嘴一笑,发出邀请。

  “行,等那日不需陪金师姐练武时就去,可是我见不到林师妹啊。”

  苏子昂心中猜不透林小小来意,开始胡思乱想,甚至想到一直不曾出现的陌生杀手,可林小小身材曼妙,笑容迷人,实在和冷酷杀手贴不上任何边儿。

  “山道那边有一株粗翠竹看到没有,若苏师兄闲暇时,就在翠竹下放六粒小石子,我便知道你约我了。”林小小一笑而去,奔走时袍裾悄然摆动,露出一截圆润的小腿,看的苏子昂神思蹁跹。

  金依蕙将九宫遁术练熟后,又开始对洞察术感兴趣,这一日忽然说:“苏师弟,除了九宫遁术和洞察术,你还会其他道法嘛?”

  苏子昂立刻想起了白驹手,但这必竟是偷儿的手法,另外也但心金依蕙痴武成狂,若练出一位名动太华山的妙手女贼,将是一付什么样的画面?想到这,脸上不禁浮出了笑容。

  “笑什么?”金依蕙星眸一闪,脸上出现一抹询问的疑惑。

  苏子昂连忙绷起脸来,道:“当年平原郡发生大地动,山寨崩塌,大伙儿趁着混乱逃了一部分人出来,但大半人全埋身在大地动中......”说到这,他忽然想起来金依蕙问自己笑什么,自己确在答非所问。

  果然,金依蕙星眸中疑惑之意大盛,蛾眉微微一挑,这时救星忽至,只听青瑶在翠竹林外大叫:“子昂哥哥,看看谁来了?”

  翠竹碧绿如黛,竹叶微微摇曳。

  三名白袍女道裙带飘飘,墨发飞舞,宛如三名白衣仙子在一片碧绿中徐徐御风而来,林间顿时有了生命力,处处洋溢着一片灿烂活力。

  青瑶与卓一燕并肩在前,一名面若满月的白色道袍女子在后,三名女道满面笑容,青瑶笑容纯真自然,卓一燕笑容热情奔放,面若满月女子笑容中则含蓄着一股无名富贵的气息。

  “子昂哥哥,这位是李明娟大师姐,同门都称她牡丹姐。”青瑶笑嘻嘻的介绍说:“她可是秀水峰上的元婴境大修士哦。”

  “苏子昂见过李师姐,卓师姐,青瑶师妹。”苏子昂上前一一施礼,对这名元婴境修士不禁多看了几眼,只见李明娟指间带了一枚精致方玉古戒,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成熟精明的感觉,正向自己点头示意。

  “苏师弟如今名气大了,上秀水峰上数月,从不知给本师姐主动请安,可有半点规矩?”卓一燕眼波一转,先看看苏子昂,又看看半身汗水的金依蕙,取笑说:“却在此天天陪金师妹练武,又去千界山杀妖兽,算不算对本师姐不敬?”

  苏子昂在四名绝色少女的围观下,原本就局促不安,如今被卓一燕拿话一问,登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得盼着青瑶出面解围,不料青瑶却在和李明娟叽叽喳喳的说着千界山上打怪的事,没有注意到苏子昂的尴尬。

  “苏师弟休要着急。”卓一燕瞧见苏子昂有些手足无措,灿烂一笑,道:“本师姐是天空中飞翔万里的飞鹰,不会和你这只翠竹林中的小山雀一般见识。”

  “话真多,青瑶便是让你带坏的,天天犟嘴。”金依蕙一瞪眼,狠狠瞅了卓一燕两眼。

  “哎呀,一说苏师弟,金师妹便不高兴了。”卓一燕如银铃般咯咯笑了起来,伸手挽起青瑶手臂,青瑶也回过头来,伸出润滑的小舌头左右晃晃,两人舒展手臂,一脸挑衅的看着金依蕙,一起笑叫:“不怕你,哎呀、不怕你......”

  苏子昂一直认为林小小便是牡丹花,等见到李明娟后,心中顿时暗叹众目如炬,秀水四花果然名符其实,林小小面容精致也算貌美如花,只是笑容如一株野蔷薇般轻狂不羁,气度比四花确实稍逊一筹。

  李明娟到了翠竹林中后一直微笑不语,如一名淑静典雅的大家闺秀,静静看三名小师妹相互嬉笑,稍顷,她忽然道:

  “苏师弟,你来秀水峰已有数月,我一直在秀水峰中修道,没有贺礼相赠,回去替你缝制一套合身道袍吧,希望你不要嫌弃。”

  “诺,多谢李师姐美意,我是乡下人出身,绝不会嫌弃。”

  苏子昂心中顿时对李明娟充满好感,他从到秀水峰后一直穿着厚土峰的两套黄色道袍,早已破旧不堪,金依蕙素来不拘小节,青瑶年少贪玩,三人都竟从未关心这些生活细节。

  “掌教真人慧眼如炬,命苏师弟在秀水峰修练道法。”李明娟又勉励说:“苏师弟定要刻苦修练,争取冬末太华会武中拿到好名次,以期引起掌教真人和诸真人们的注目。”

  “多谢李师姐勉励。”

  “苏师弟如今声名远播,又有金师妹陪练,今年岁末太华会武定然大放异采,说不准被某真人直接收为亲传弟子。”卓一燕依然不忘和金依蕙斗嘴:“金师妹你说呢?”

  青瑶眨眨眼,说:“李师姐赠送礼物给子昂哥哥,金师姐把留寒刀送给子昂哥哥当礼物好不好?”

  “不,不。”苏子昂连忙双手乱晃,也不知这个不字是对卓一燕说的,还是对青瑶说的。

  金依蕙“哼”了一声,不搭理青瑶,也不理会卓一燕,独自走到实物器械边,伸手扯起两根绳索,一拉一放,自已练习起来......

  三名少女登时笑的合不拢嘴,秀水四花齐聚一起,翠竹林间登时人比竹翠,处处活力四溢,两盏茶后,卓一燕、李明娟主动告辞而去。

  苏子昂心头恍惚,一直在琢磨秀水四花和林小小的美艳区别,想的最多是两双结实修长的玉腿,一双是林小小的,一双是无间海中哑巴少女的。

  半天内浮想翩翩,神不守舍,引来金依蕙无数个大白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