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八节 下毒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66 2017.08.12 08:12

  “联姻?”水鸾子明显一愣,但立刻笑道:“青瑶年幼,依蕙傲视男儿,一燕性情奇立独行,明娟处事稳重,我个个舍不得,其余女弟子相貌惊艳者众多,只是道法修为略差,也不知这厉少帮主能不能看得上?”

  “这个可没准。”金昆子道:“每位少年仰慕的女子类型各不相同,待厉少帮主上山再说吧。”

  苏子昂猛然间与太华山两位首座真人共处一室,心中颇为拘谨,又听两位真人谈及帮中秘密,知道这不是自已应该听到的话,便一直闭目假寐。

  “青瑶师妹,苏子昂的药已熬好,我端来了。”金依蕙在碧水轩外扬声叫道。

  “来了。”青瑶两步跃出轩外,片刻后端回一个药碗,移步到四季司冰鼎边,将药碗一倾,一点药汁飘入鼎中,鼎内一时宁静如初,整个过程中,金昆子一言不发,目不转晴的看着青瑶的一举一动。

  “师兄是不是疑神疑鬼?”水鸾子笑说:“秀水峰上都是家世背景清清楚楚楚的女弟子,那会藏有影子奸细?”

  “苏子昂是否苏醒,除了碧水轩内的人,在外人眼中是个谜,敌人第一次冒然出手失败,如今定在暗处掂记他的生死。”金昆子一笑道:“本座且先用苏子昂当饵,甩下一个大直钩,看能否钓上一二条蠢鱼。”

  苏子昂心中一愣,自己不知不觉中竟成了金昆子的一枚鱼饵?

  “师尊?”四季司冰鼎内安静如初,青瑶手捧药碗,叫了一声,目询水鸾子是否喂药。

  “一目鱼太安静了,师兄说的奸细呢?”水鸾子轻声打趣,笑声未落,“哗啦啦......”一阵水响,四季司冰鼎中蓦然开了锅般热闹,一条条白色扁鱼不时跃出鼎面,它们的一只怪目中赤红一片,显的妖诡异常。

  “师妹。”金昆子深邃的眸中精芒一闪,一指一目鱼,道:“快去灶间抓人!”

  “依蕙,跟我去灶间拿人。”水鸾子白影一闪,已飘出了碧水轩,青瑶眨眨眼,将药碗放在竹案上也跟着蹿出碧水轩。

  “直钩也能钓上鱼来?”金昆子脸上浮起一抹笑意,瞄了竹塌上苏子昂一眼,伏身在四季司冰鼎前,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目鱼上蹦下跳,意态甚是悠闲。

  苏子昂在厚土峰上猝然应对两名杀手时,没来得及感觉害怕,如今心中“咚咚”狂跳,不知何时得罪何方神圣,竟一直追到碧水轩中要置自己于死地,心中一害怕,竟不知不觉坐了起来。

  “哒、哒、”一阵细碎脚步声传来。

  碧水轩外白影一闪,水鸾子如一只仙鹤般掠进轩中,面上一片愠色,疾声道:“若非师兄谨慎防范,这次苏子昂小命难逃一死,绿兰竟是敌人奸细。”

  “绿兰是否死了?”

  “啊,师兄料事如神,待我与依蕙到灶间查清是绿兰熬的药,又赶到她洞府时,绿兰已口吐黑血,服毒自杀。”

  “本座来猜猜。”金昆子笑道:“绿兰定然已将乾坤袋中装满灵石,丹药等物品,而且应当是在平时修练的塌上暴亡。”

  “确实如此。”水鸾子惊诧询问:“师兄刚才一直暗中在我身后跟随?”

  “太华山起了一场很大的风,不久还会有暴雨降临。”金昆子双眸一扫苏子昂,叹道:“若非师妹你将苏子昂带上太华山,他无意间惊动了敌人,咱太华五子如今还夜郎自大,恍然不知敌人早已欺上门来。”

  “师兄,有这么严重吗?”

  “只怕比想像中的还要严重,苏子昂上次在黄龙谷中上交的一个令牌,以本座和木师弟的见识,竟见所未见。”金昆子微微一笑,说:“另外,蒋子明和颜华两名凝元境弟子,在太华山上说消失便凭空消失,这背后若无一股强大势力在支撑,绝无可能。”

  “是大荒盟在反扑吗?”

  “也许吧。”金昆子皱皱眉,道:“只是本座没料到,连秀水峰一群女修中也被渗透进暗桩影子。”

  略一停顿,又说:“敌人处心积布局十数年,如今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处,唯一应对的法子便是小心谨慎,以静待动。”

  “咣、咣、咣、”轩外传来一阵悠扬的钟声,听声音似是从太华殿方向传来。

  哒、哒、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金依蕙和青瑶也冲进碧水轩,看见苏子昂一切无恙,均松了口气,再一看金昆子和水鸾子的脸色,两名明艳的少女顿时也绷起脸一言不发。

  “哎,师兄,你怎么提前知道绿兰的死况呢?”

  “她是被自杀的,因此一定会如此。”

  “被自杀?”

  “太华殿中有急事,本座先走一步,敌人也许仍会派人加害苏子昂,你等注意严加提防。”金昆子大步跨出碧水轩。

  “师兄,被自杀是什么意思?”水鸾子好象比青瑶还好奇,追出轩外询问。

  “只有师妹才会相信,绿兰口吐黑血而死,就是真正自杀。”金昆子远远应声道:“青瑶和依惠肯定都不信。”

  “掌教师兄此话何意?”水鸾子美目流转,轻声念叨,回头见眼前青瑶眸色清澈,一脸茫然,而金依蕙板着脸不动声色,立刻询问:“依蕙,你好象知道些什么,且替为师解释一下?”

  “禀师尊,弟子也只是猜测,不敢乱说。”金依蕙小心翼翼回答。

  “依蕙快说,快说。”水鸾子连声催促:“今日不论说错什么,为师都不怪你。”

  “绿兰提前将灵石和贵重物品存放在乾坤袋中,显然已准备逃遁,她动手给苏子昂下完毒后,本应迅速逃走。”金依蕙轻声说:“可事实她并没有迅速跳走,而是服毒自杀,一切似与常情不符。”

  水鸾子轻轻点了点头,金依蕙又小心翼翼的说:“绿兰若非自杀,便说明秀水峰上还有一名更强大的同伙出手将她击杀。”

  “哎呀,为师还真没想到这一层。“水鸾子醒悟过来,随既又想起了什么,脸上浮起一抹愠色,气愤的叫嚷:“掌教真人方才是不是暗示本座愚蠢?”

  化神真君一怒,碧水轩中登时道念纵横,灵气四处惊散,山一般的压力暗自四处涌动。

  “扑嗵”一声,金依蕙立刻跪倒说道:“弟子可没说掌教真人是这个意思。”

  “他就是这个意思!本座还未老呢,便遭掌教师兄嫌弃,我要去太华殿讨个说法。”水鸾子一改往日仪态万千的悠然,气啉啉说完,白胞一闪人已经飘出碧水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