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节 杀人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74 2017.07.16 00:39

  郑员外双手掐住苏子昂瘦弱脖颈,心中感觉江山在握,盘算着若将这只讨厌的小臭虫碾死,以后欺负苏子青是不是可以肆无忌惮?正得意间腹部猝然一痛,连忙低头一看。

  一柄短剑正插进肚子中,“噗”一声,一股污血从剑刃两边血槽中喷出。

  “你敢杀我?”郑员外三角眼中写满不相信,全身力道迅速被抽空,一阵痉挛挣扎后,身体一歪软软倒在地上。

  苏子昂狠狠喘了几口气,爬起来一看,一截肠子正从郑员外腹下剑伤处缓缓迸出,鲜红的血淌了一地,惊棘刺眼,心中想起第一句话是父亲在世时常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花园中寂静如灭,暮色苍茫,一股恐怖气息在弥漫!

  “死了?”苏子昂不甘心,先探探郑员外鼻孔,探不到一丝活气,又伸手狂拍郑员外肥腻胖脸,低声疾呼:“老不要脸的快起来,快起来抢小娘子了......”

  十数息后,苏子昂断定,方才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郑员外已然死透了!

  一股凉爽的风从空中吹来,酣畅刺骨,苏子昂浑身象筛糠一样不停哆嗦,心中一片空白,花园顿时象一个坟场,少年不敢多呆一刻,拔腿向花园一侧大树蹿去,身后暮色如幕,将花园笼罩在一片昏暗中。

  翌日天刚亮,素来安谧的桃花小镇中,乡民们都在交头接耳传说着一件事;江上县第一老色鬼郑员外暴毙,开膛破肚,横死花园中!

  杀人罪在古夏王朝属于十恶大罪,必须报官,况且死的人还是江上县令亲弟弟。

  天到中午,郑县令带领一大队捕快骑马飞驰桃花小镇,立刻坐镇郑府,张捕头简单询问了一下案情,便派人在桃花小镇中到处贴布示,向乡民许诺重金悬赏情报。

  乡民见钱眼开,便有人举报。

  昨夜天黑前后曾看到苏子昂出现在郑府花园外,又有人献出一件血衣,根据血衣大小一问,一名小孩证明衣衫是苏子昂的,再派人一查苏子昂,竟然不见了。

  “将苏家人全部抓来!”

  郑县令面色阴沉着下令,捕快们被郑县令狼一般的嗥叫声震慑,忙不迭的将苏母和苏子青抓到郑府。

  苏子青昨晚在苏子昂出门后,等了一会儿居然只见郑氏一个人回来,娘俩一对话,连忙摸黑四处寻找苏子昂,天亮后,从乡民口中得知郑员外横死府中,苏子青一想到苏子昂带走的短剑,顿时升起一股不安感。

  郑府中,大厅前。

  “郑氏听好,本官怀疑你儿子苏子昂是杀人凶手。”郑县令指指郑员外的棺材,说:“郑员外横死府中,把你儿子苏子昂交出来,本官有话要问。”说完又令捕快将证据血衣和乡民证词亮出,郑氏登时脸面煞白,不敢相信,苏子昂敢杀人。

  “郑大人,人是我杀的,不用审了。”苏子青忽然挺身而出,目蕴道义,一瞬间,柔弱少女打定主意,要用自己之命去换弟弟一条命,保住苏家唯一香火延续。

  “闺女你疯了?”郑氏从短暂的慌乱中醒过神来,大叫:“大人不要信她的话,我闺女昨夜一直和奴家一起,岂有时间去杀人?何况以她的力气也杀不了郑员外啊。”

  郑县令面寒似冰,目光闪烁,似在盘算一件重要之事,郑氏见状立刻分辨说:“定是镇外的胡子贼去郑府抢劫杀人,还将我儿掳走,请县令大人派人揖贼,还苏家一个公正......”

  “呵呵,还苏家的公正?”郑县令阴恻恻一声冷笑,谋定一切,目光冰冽,询问苏子青:“你说杀了郑员外,用何凶器?”

  “一柄短剑。”

  “剑呢?”

  “杀人后,心中惊慌不知弃于何地。”

  “苏子青供认自己杀人,郑氏说她不曾杀人,而乡人指认的苏子昂失踪。”郑县令板着脸,打着官腔道:“先将郑氏和苏子青押到县大牢,然后派人抓捕苏子昂,待苏子昂归案后一并判决。”

  郑氏大叫:“冤枉啊,大人......”

  “刁妇闭嘴。”郑县令一指身后的棺材,怒吼:“最应喊冤的人是他,来人啊,先将郑氏和苏子青锁到县大牢中押起来。”

  “诺。”一群如虎似狼的捕快们冲上来......

  苏子昂逃出郑府,跑到山中躲了一夜,心中恶心而恐惧,自己杀了人,再也回不到原来家中安静生活,他看着捕快们骑马进镇,又将母亲和苏子青带出桃花小镇,奔驰如飞,在官路上逐渐没了影踪。

  “人是我杀的,他们抓娘和姐姐做甚?”一着急,十四岁少年顺着官道一路追下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去将娘和苏子青救出来!

  秋风中,少年苏子昂身影单薄,步踏天地,一步步向官道尽头追去,追入一个陌生而浩瀚的江湖。

  二日后,江上县衙内,郑县令将一本《古夏律》仔细找了数遍,心中犹豫不决,根据为官多年的经验,在郑府时便断定,郑员外定因逼婚苏子青,最后被苏子昂刺死,弟弟已经死在色字之上,自已要把苏子青判死,然后与郑员外合葬一起配阴婚,成全弟弟在阳世最后一点念想。

  只是《古夏律》对于判死极为苛刻,一是要有明确罪名,二是要有相关证据,最后尚需具文呈古夏朝刑部审核,等批复后方能问斩。

  翻烂了《古夏律》后,郑县令硬着头皮找出一个罪名。

  古夏律规定,弑夫属于忤逆十恶死罪!郑员外既然曾给郑家下过聘礼,便以谋杀亲夫给苏子青定罪,然后慢慢抓捕苏子昂归案,以血祭弟。

  “来人,升堂,把苏子青和郑氏带上堂来。”

  苏子青一直和郑氏被分开关押,今日一上堂,一抬头先看到郑氏一切平安,二没看到苏子昂出现,顿时放下心来,对郑县令爱搭不理。

  “苏子青。”郑县令砰一拍桌子,发出怒吼:“本官问你,郑员外可是你杀的?”

  “是民女杀的。”

  “既然是你杀的,可敢签字画押?”

  “拿笔墨来。”

  “大人,冤啊,奴家女儿那晚一直就在眼前,没有去杀人,何况她长的这么瘦弱,怎能杀人?”郑母一边喊冤,一边给女儿支招:“闺女你疯了嘛?这可是死罪啊!娘和你说了是山贼杀的人,你怎么不听呢?”

  郑县令板着脸,看着苏子青在供状书上签字画押,他收到供状先仔细核对一番后,三角眼中闪出一片寒光,“砰”一拍惊堂木,怒吼一声:

  “刁妇郑氏,聒噪公堂,来人,拖下去掌嘴二十......”

  “诺。”捕快们冲了上来。

  郑县令趁捕快们将郑氏拖下去的空当,大声判决:“桃花小镇郑员外被杀一案,苏子青当堂签字画押认罪,本官今判民女苏子青弑夫罪成立,和其母郑氏一起押入县衙大牢侯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