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节 妙善度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82 2017.07.24 09:18

  苏子昂一时懵然,不知要不要上前帮忙,原本在四周休憩的犯人看见有人争斗,瞬间分成三个泾渭分明的圈子围近观看,人堆越挤越大,发出一片嬉笑之声。

  雷老大步跨到近前,不管地面扭斗三人的死活,抬足没头没脑一通猛踢,三人登时远远飞了出去。

  “找死!若引得巡殿卫士乱箭射来,都跟你等一起喂玄龟。”

  “雷老大,我漠南双狼又不是你大荒盟中人,也非太华派和统万城的人。”一名偷袭男子脸上一块乌黑青肿,显然是被踢了一脚,苦着脸说:“你为甚多事?”

  “大爷看你不顺眼,就要揍你,行不?”雷老大怪眼一翻,霸气四溅。

  漠南双狼爬起来,对视一眼,然后走到任方圆面前,求道:“方圆禅师若不嫌弃,漠南双狼兄弟二人日后追随雷音寺和太华派,禅师可愿接纳。”

  “阿弥陀佛。”任方圆轻颂佛号,竖掌还礼道:“众生平等,何来嫌弃之说,放下既福,无间海处处皆是乐土。”

  漠南双狼一时没听明白任方圆的话,有些发愣,任方圆身后一名方脸汉子招招手,叫道:“愣着干啥,过来吧,方圆禅师答应收留你俩了。”

  “好,好。”漠南双狼大步奔入任方圆阵营,一脸的得意洋洋,等回头看雷老大一伙人时,又换上一脸的嫌弃。

  看着任方圆一伙人的得意洋洋,雷老大登时不忿吼道:“小秃驴又来多事,可敢与大爷再斗上一斗?”

  任方圆淡淡一笑,未等应声,漠南双狼出声讽刺道:“以前斗了数次,次次都是大荒盟输,大骨头撑的众人反胃!”

  “秃驴出来斗一斗,一切老规矩,输的一方让出大骨头。”雷老大怪眼一翻,大声道:“大爷近来日思夜想,有一招必破妙善无量度劫功。”

  任方圆眸中一亮,合什道:“雷施主在无间海中发不出刃之火神力,小僧倒想见识施主如何破无量劫功。”

  雷老大哈哈一笑,招手叫道:“这招前不久刚跟人学的,出来一斗便知,最后拍地者为输。”

  “阿弥陀佛。”任方圆颂了一声佛号,缓缓站了出来。

  两人对面一站,雷老大象一头巨猿般又高又大,任方圆倒似一颗挺拔的青竹,苏子昂隐隐有些担心雷老大一伸掌,便能将任方圆拍出两段。

  四周众人围地而坐,中间让出一块偌大空场,场中间气氛一时无比凝重,连漠南双狼也忘了和燕千户的争执,燕千户紧紧闭着嘴,将嘴中的雪驴肉偷偷一点点的咀嚼,尽量不发出声音,一脸乐不可支神色。

  雷老大怪眼瞪的锃亮,一抬腿直闯中宫,全身骨节急促爆响,“呼”一声,斗大拳头猛击任方圆脸面。

  任方圆双掌合什,身形一晃,挥掌斜切雷老大肘部,雷老大缩肘撤拳,压向任方圆手腕,二人拳来掌往,顿时斗了起来。

  “爷爷,他俩谁能赢?”苏子昂靠近燕千户低声询问,他只是根据雷老大和任方圆的长相,内心还是盼望任方圆能胜出。

  “雷老大是名九级武士,一身肉体蛮力又是天生异禀,象爷爷这样的小身板儿,一把抓住就能折断。”燕千户笑了一笑,说:“但不知为什么,以前数次约斗,雷老大次次败给任方圆的妙善无量度劫功。”

  “妙善无量度劫功是什么秘术,很厉害么?”

  “雷音寺佛门中的苦修禅功,由一名苦行高僧在千手观音像前参悟而出。”燕千户又深一步解释说:“相传千手观音前世乃是兴林国三公主,俗名妙善,曾剜目断臂救父,孝动天地,坐地成佛,道成后身现千手眼普护众生。”

  见苏子昂一脸的懵然,燕千户指了指场中两人,说:“无量度劫功防御严密,善于后发制人,举手投足一动一劫,你看任方圆肘和膝怎么运转......”

  场中雷老大伸拳踢腿,大开大合纵横霸道,如一头巨猿在咆哮如雷。

  苏子昂依着燕千户指点凝神细看,果见任方圆抬手不过眉,落掌不离肘,脚下只在方寸之地移步换形,虽不如雷老大拳出如风,但丝毫不落下风。

  “注意看,妙善无量度劫功着重一个劫字,十字劫、般若劫、绞首劫,式式锁人要害,只要一招落实,立将敌人关节牢牢锁拿,突出佛家戒杀慈悲特点。”

  “燕爷爷,以前有人说过八级武士打同等级修士稳赢。”叶安忽然想起恶狼谷山寨的罗一刀,也不知他率人跑进黑暗森林后怎么样,然后说:“这个话题上次也和爷爷说过,记得当时你也这么点评过,是这样吧?”

  “爷爷对武技和道法所知有限,应当说大部分情况下是那样的。”燕千户用嘴呶了呶任方圆,说:“不过个和尚好象双修之士,因此他不吃亏。”

  “何为双修之士?”

  “武士和修士合练啊!”

  囚犯们纷纷鼓掌为自已一方叫好,主殿中气氛感人,荒芜大殿四周殿墙上冒出一片守卫人头,也在查看殿中两人比斗,却没人出声阻止。

  看来寂寞不仅仅属于囚犯们,只要是人都有寂寞感,而守卫们也都是人。

  雷老大拳拳打不到人,急的哇哇大叫,满脸横肉狰狞可怖,蓦然间和身一扑,将任方圆紧紧抱住,巨大身躯一绞,两人顿如泼皮小童打架一般,在地上扭来滚去,看的苏子昂屏气凝神,心中暗暗企盼任方圆胜出。

  燕千户道:

  “看仔细,雷老大依然用武士路子,纯凭一股猛力取胜,无量度劫功也能束筋卸骨,与燕子门卸骨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无量度劫功用来锁拿,燕子门用来逃脱。”

  任方圆如一条滑溜的泥鳅,在地上左穿右扭,忽的一钻一翻,骑到雷老大头顶,双腿如十字锁,紧紧绞住雷老大脖颈,伏身双手一抓,扭住雷老大一只手臂不放。

  “十字劫,雷老大又输了。”燕千户眼中一亮,摇着苏子昂的肩膀叫道。

  随着燕千户的一声呼喊,场中任方圆身体后仰,以腰力将手中雷老大的手臂别直,雷老大一声虎吼,猛扭头伸嘴向任方圆双腿间咬去,然后只见到一颗硕大脑袋在任方圆裤裆间还用力的甩了甩。

  任方圆发出“啊”的一声惨叫,伸手猛力拍地认输。

  “哈哈.......”

  “无耻啊,雷老大......”

  主殿中先是一片寂静,然后爆发出一片哗然,有哄笑的、有叫好的。

  漠南双狼叫道:“好不要脸的招术,一定是跟和士欢学的。”

  “闭腚,就是跟和士欢学的,你们又能怎样?”雷老大腾的跳起身来,得意洋洋的一指任方圆,喝问:“秃驴是不是认输?”

  任方圆也跳起身来,痛的上下跳了几跳,随后合掌道:“小僧认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