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节 大明王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61 2017.07.22 09:18

  无间海中的囚犯们每半个月能沐浴休息一天,洗完澡后,可以到外面荒芜空旷的主殿中散步,虽然没有太阳,但可以懒洋洋的睡个懒觉。

  王鸣曾叮嘱过苏子昂,无间海中的囚犯要么是江洋大盗,要么十恶不赦的人渣,千万不要与囚犯们私下接近,时刻会出大危险。

  刚开始时,苏子昂将王鸣的话视为金科玉律,离囚犯们远远的,可时间一长忽然感觉,无间海中最大的危险不是来自囚犯,而是亘古不变的寂寞!

  每天面对着永恒不变的灰色,没有风雨声,没有鸟语花香,只有不停的和别人说话,才不会发疯,才能证明自已活着,无间海中的囚犯也一样,不论你是什么江洋巨盗,在这混吃等死的日子中,只能相互说话解闷来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苏子昂等待就是某一日,无间海忽然崩塌!

  这一等下去,又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忽然一日,又是囚犯们沐浴日,苏子昂心中忐忑,最终拗不过好奇心,第一次从狭窄小门钻到外面主殿中。

  主殿面积比偏殿高大宽敞数倍,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空旷,地面用清一色巨大石块铺彻,竟无一丝灰尘,囚犯们象一群小小蝼蚁,东一堆,西一堆或在走路,或卧在地上睡觉,极少有人说话。

  对于苏子昂的出现,大部分人连眼皮也懒的抬一下,只有燕千户一脸笑意,远远迎了上来。

  “娃儿终于出来了,快来爷爷这边给你变戏法看。”

  “哦。”苏子昂心中一暖,看了看其他犯人们没人注意自己,便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一只木雕飞燕在燕千户手中有多种玩法,任苏子昂猜来猜去,一次也没有猜中,输一次,被弹一次脑门,最后一直弹到脑门一片赤红,陷陷生痛,仍没猜中一次。

  “娃儿,想不想跟爷爷学变戏法?”

  “想。”

  “呵呵、”燕千户收起木雕飞燕,脸上浮出一抹无奈,说:“燕子门这几手祖传绝活,若不传给娃儿你,可要绝传了。”

  “恩,恩,爷爷教啥我学啥。”苏子昂没听清燕千户在嘀咕啥,却想跟着学变戏法,变戏法总比劈木柴有意思多了,反正最多偷分两块大骨头给燕千户做为报答。

  “想把戏法儿变好,一要手够快,二要触觉强。”燕千户将木雕飞燕放在手指间灵活的转来转去,说:“先从手指翻木燕开始,一边用五指轮流翻滚飞燕,一边用心体味飞燕那个部位触碰的手指。”

  说完将木雕飞燕递到苏子昂掌中,开始指点苏子昂如何用五指逐指翻转飞燕,并记住木燕各个部位对手指的触觉。

  木雕飞燕在燕千户指间时,犹如沾在燕千户的皮肤上,怎么转也转不掉,待到了苏子昂指间时转一下,掉一次,练了半天后,五指才略略能将木燕笨拙的转了一圈。

  “爷爷,我是不是很笨?”

  “不笨不笨,比爷爷当年强多了。”燕千户连忙鼓劲,又说:“原本还有一套心法口诀可以修练灵力,不过这无间海中的天力压制灵力,你且只记下口诀吧。”

  “爷爷,你说这无间海会不会崩塌?”

  “爷爷刚来这无间海中时,也天天这么盼望着,一直盼到今日它也没崩塌。”燕千户看了看高耸的主殿殿墙,忽然笑道:“不过娃儿年纪小,说不准有一天这无间海就真的塌了。”

  “恩,我一定等着它塌了......”

  从此以后,每到囚犯沐浴日,苏子昂都会出来和愿意的人说说话,听他们讲述以前在江湖中的风光经历,各派恩怨,听杀虫大侠讲他如如何利用工具猎杀大长虫,最后跟燕千户学燕子门秘技,燕子门秘技分为三部分,分别是白驹手、洞察术、九宫遁术。

  洞察术、据燕千户解释;洞察术需要用一生时间来修练,灵力愈雄厚,洞察术愈犀利,闭目不视,凭身体发肤的触觉,判断身边人的种种动作变化。

  白驹手就是练习出手速度,取意士之出手,如白驹过隙。

  九宫遁术据燕千户说燕子门中不知那位贼爷爷曾是位才子,取洛书九宫之术,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不论横加斜加,得数全是十五,那居中的五字便是要照顾的肥羊,术法分为内练和外练,无间海中受神秘天力影响,内练只能熟背口决,无法具体练习,外练缺少辅助材料,也无法练习。

  苏子昂初练江湖秘技,新奇之余,在灶间中打完杂后,劈一会木柴,再练一会洞察术和白驹手,一心一意苦练之下,木雕飞燕在不长时间内便能在五指间翻卷如飞,燕千户对苏子昂的表现赞不绝口。

  这一日,两人又在主殿中练习洞察术和白驹手,一声嘲笑忽然在身边响起。

  “燕老儿,教出个贼娃儿有啥用?在无间海只有一身棉衣和铁链可以偷。”史一包在二人身边出现,眼神似笑非笑,一脸嘲笑和蔑视。

  “滚,老夫愿教,娃儿愿学,一切关你屁事?”燕千户斜了史一包一眼,说:“贼娃儿也比你个采花贼强。”

  “燕老儿。”史一包一翻白眼,道:“咱都属下九流捞偏门的,乌鸦不要笑猪黑好不好?”

  “马不知脸长,我燕子门是偷儿没错,但从不败坏别人名声。”燕千户道:“你史一包害了多少良家女子的性命?”

  史一包悻悻而走,一边嘀咕道:“你名声好有啥用?还不照样栽在那个人手中,发配到这无间海中混吃等死。”

  望着史一包的背影,燕千户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好似想起了什么。

  “史一包的名字好奇怪。”苏子昂从两人一来一去的话中,听出不少东西,便小声问:“他方才说的那个人是谁?好象蛮厉害的样子。”

  “史一包原名史一寿,是名采花大盗,众修不屑其行为,见其额头长包,改称其为史一包。”燕千户摇摇头,将回忆收了起来,说:“史一包每祸害一名良家女子,必在墙上留下艳诗,因其道法独特,无人能将其制住,最后也被那个人抓进无间海的。”

  “爷爷。”苏子昂更加好奇,道:“给我讲讲你和那个人的故事好不好。”

  “老夫当年混迹洛都,曾在朋友面前夸下海口,天下没偷不到的东西,有一日五道宗的楚宗主找上门来,与我赌偷一柄剑,赌品是一名美貌小妾。”燕千户叹道:“老夫贪心之余自持艺高,便夜闯持剑人府邸,刚摸进花园,面前凭空多了一个人,只闻听一声咳嗽,老夫便在无间海一呆二十余年。”

  苏子昂听的目瞪口呆,问:“燕子门不是会九宫遁术嘛,你为何不遁走呢?”

  “在那人面前,所有遁术都会失灵。”燕千户苦笑着说:“在他面前,天下修士便如蝼蚁一般,要知道,他可是当今天下第一武士。”

  “天下第一武士叫什么名字?”

  燕千户正色道:“大明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