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被穿成了攻略目标肿么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影帝是备胎竹马(十四)

被穿成了攻略目标肿么破 谨言猫 4188 2020.02.06 22:37

  说讲剧本,陈晨便果然认真细致的讲解起剧本来,短短数十分钟内几次三番不着痕迹地巧妙拆了丁筱雨话里话外的“陷阱”,丝毫不给她发挥的机会。

  一本正经地说剧本对于不热衷于此的人而言,不亚于让学渣老老实实静坐下来理解高考真题。

  当真无聊至极!

  屋外被留下的王欣蕊孤独的站在树下,目光状似要将半掩的门射穿。

  两道身影仿佛粘在一起,如此和谐美好。然而此时此刻,对于王欣蕊而言却分外的刺眼。

  这一刻,她觉的仿佛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生生抢走了一般。一股难以抑制的恨意直冲清明穴。

  半晌过后,只见她狠狠咬着唇,将斜挎地背包哐地一下砸在一旁的树干上,一时间,抖落无数无辜的叶子。

  周边打量如芒在背,王欣蕊心怀不甘却又无计可施,只能愤然离去。

  屋中丁筱雨暗自急躁,又总不由自主的被眼前认真的男人所吸引。

  她想,也许她真的沉沦了!

  沉沦在这个没有情商,竟然果真认真的给她解读剧本的男人身上。

  认真的人总有一种诱惑的魅力,何况是他。

  一开始,她只觉得此人气度不凡,如今细看,此人果真有作为位面之子的资本。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评论,都属上层。

  “听懂了吗?”

  陈晨一句简短的问话将丁筱雨从纷杂的思绪中唤醒。

  丁筱雨微红着脸颊点了点头。

  陈晨轻轻合上剧本,递了过去,“说实话,你也清楚,在演戏上我也是半路出家。”说完不知想到了什么,陈晨轻声笑了一下,丁筱雨的心也被这一轻柔的仿佛没有出现的笑声波动的难以平息。

  陈晨似没察觉她的变化,继续说到,“我对此也是一知半解,有很多地方不一定说的对,所以,你自己下来还得好好研读一下。”

  休息室的挂钟平稳而有节奏的走着,他抬头看了一眼,道,“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吧。”

  “嗯。”

  丁筱雨捧着剧本犹如捧着世间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红着脸低着头先行出了门。

  门敞开之时,一片白光瞬间铺散开来,明晃眩然。

  屋内,陈晨驻足而望,前方的身影充斥着势在必得的气息,他突然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人与人之间素来是以真心换真情,如若期间夹杂了太多利益纠葛,又如何能够妄想换得他人的倾情以对?

  整个片场再次热闹起来,嬉笑打闹随处可见。刘盼平日虽然一根筋,导起戏来一板一眼,绝不徇私,然而私下来却是个平易近人的小老头儿。

  二十厘米的身高差,陈晨手握着新得到的剧本,弯腰低着头耐心的听刘盼给他讲解待会儿要注意的方面。

  “好了,差不多就这样。其实改的也不多,主要是感情戏删了些。”

  刘盼说完,等在一旁的化妆师便走了过来。

  一紫衣少年风风火火的扬起一片灰尘,眨眼间便从摄像机后面蹿到了陈晨和刘盼面前。

  “刘叔,浩晨哥。”

  化妆师正在整理陈晨的头发,他不能有大动作,只是微微点了下头示意。

  倒是刘盼笑眯眯的将手里的另一份剧本扔到少年怀中,“来啦。新剧本,接着,改了点戏。”

  紫衣少年手忙脚乱的接过,迅速浏览了一下今日的戏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嘶,啧啧……”

  合上剧本,他偷偷瞄了眼一旁安静立在原地,让化妆师调整妆容的陈晨,正想开口,却不料刘盼似是有所察觉,冲他悄悄眨了下眼睛。

  若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对他眉眼传情,他也就堪堪接受了。

  但当这媚眼出自一个六十来岁,眼角皱纹加持,褐斑护体的老头儿,如何?

  顿时忘了自己想要说的话的紫衣少年表示,汗毛顿立,实属难受。

  刘盼见目的达成,状似刚才的动作不是自己做的般,一脸严肃的朝其他工作人员安排起接下来的工作。

  不多时,化妆师满意的收手退了两步,看一下自己的杰作,不由点头。其实说来,这个少年天资甚佳,几乎不需要怎么修容。

  满脸堆砌着慈爱的刘盼上前乐呵呵搂着陈晨的肩,极力压下眼中暗搓搓的坏笑,望着这个古装浑然天成,玉树临风的少年道:“浩晨呀,你这个角色虽然删了爱情戏,不过我觉得无论神啊人啊,毕竟还是要有情感才能让人喜欢不是?”

  陈晨听到此话,眉头不由一皱,正想开口拒绝,刘盼赶紧继续道:“兄弟情!兄弟情如何?”

  兄弟情?比男女感情来的容易,不用和王欣蕊牵上关系,也行。

  “和谁?”

  “贺淼。”

  衡量完利弊,陈晨默默点了点头。

  身侧本就翘首以盼着的刘盼顿时笑地见眉不见眼,被点名的紫衣少年贺淼在斜后方进退两难,欲言又止,唯独陈晨沉溺在如何表现好待会儿的场景,而错过了了解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的大好时机。

  拍戏不是许多人想象的那么轻松,哪有那么多的一颦一笑皆入画。

  陈晨安静坐在树下休息,内心却不像面上那般平静。这场戏在他看来是比较容易过的,可如今已经ng四五次了。

  刘盼也没发火,只说大家演的很好,就是缺了点感觉。至于什么感觉,他也不说清楚,话语间有些支吾之感。

  太阳渐渐移入正空,温度的升高让人不由有些心浮气躁之感。

  今日这场戏算是整个戏份的一个小高潮部分,男主郭昶宁收到求救信带着天真烂漫的小师妹紧赶慢赶来到郑家庄,遇到同样听到奇闻匆匆赶来的女主彭雪。

  说起来,此次相遇,相距男女主上回别离已有半年时间,曾经的相处,让两个优秀的年轻人暗生情愫,却又互不知晓,这一次后,两人间的情感可谓会上升一个很大的台阶。

  “承欢,你先去找找感觉,你的这个戏份咱们延迟到明天拍。”

  刘盼在拍摄时喜欢直接称呼演员扮演的角色名字,这样的喊法倒是真的能帮助许多演员尽快进入角色。

  陈晨打了招呼,在他们准备再次开机的时候披上外套往外面走去。

  “昶宁,你先把右边的蛇妖收了。对对,用符咒。漂亮!”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刘盼的大嗓门,陈晨嘴角不由上扬。

  阳光从密密的叶缝中透下来,像摔碎了一地的玻璃,风一吹,暗波拂动,又似月下的一抹湖水。

  转眼已经在剧组又度过了两个月了,刘盼赶工的紧,要求又高,陈晨这两个月的戏份尤其重,因而剧组里的某些人根本找不到机会接近陈晨。

  山路上偶尔有一辆车疾驰而过,扬起一片尘土。拍摄点在一处仿古建筑景区,距离剧组包的农家乐不过两三公里路程,中午这个点,一些狂热的粉丝们终于全部离开了。

  陈晨取了口罩,拨通电话,对面堪堪才响两声就被接通了。

  “晨哥?”从话筒里传出展烨有些疑惑的声音。

  “是我。”

  听到久违的声音,本来还捂着伤口死气沉沉的人瞬间来了精神,“晨哥,我终于找齐证据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他们有机会翻身。哎哟,疼死我了,我想都没想到他竟然真敢买凶杀人!”

  陈晨微微垂下眼眸,盯着在皮鞋上无忧无虑晃荡玩耍的阳光,听到足够一句时,眼里划过一丝狠意,嘴里的话也透着一分凉意,“他敢做的事何止如此。”

  “啊?陈晨你刚才说什么?”伤口骤然疼了一下,展烨并未完全听清。

  陈晨松了松紧捏着的手,“没什么,我说此事不急,咱们要等一个最佳的时机。至于现在,你先在何源那儿好好休息。林峰再怎么嚣张,也不敢轻易去惹何家的小公子。”

  展烨也是这么想的,他轻轻翻了个身,八卦道:“晨哥你可真厉害,你是怎么认识何家小少爷的?”

  “巧合。”

  “巧合?”

  想来晨哥也不愿多说,展烨因而并没有再问,毕竟每个人境遇不同。他又汇报了些最近的情况,但由于伤的太重,说了约莫十几分钟,他便坚持不住十分愧疚的挂了电话。

  展烨在行动过程中不小心露了点兆头,被林峰发现了。没想到,林峰竟然派人直接杀人灭口。

  好在陈晨一开始就让展烨配了保镖,又兼之在陈晨的请求下,何源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展烨,这才没酿成大错。

  林峰发现了展烨也好,一来事情也该拉到明面上来了,二来有些步骤正巧可以用来迷惑对手。好在他也只查到了展烨这个层面上,自己仍然还在暗处。

  正所谓,鹿死谁手尚不可知!

  几个女人暗地里演成了一台精妙绝伦,激情澎湃的好戏,今天这个被爆出做小三,明天那个被石锤脚踏两只船,更有流产打胎包鸭之类。

  无论真假,总是吃瓜群众们津津乐道的。

  三个女人,污水劣迹翻起来,一个比一个狠,都以为胜了竞争对手,攻略目标自然手到擒来,却没留意到周围人越来越怪的眼神。

  而林家父子两人如今可算彻底崩盘了,从公司到家庭。林峰他妈刘心莲已经告上法庭,要求强制离婚了。

  不出所料,离婚理由里鼎鼎大名的小三孟莹莹,一朝全网黑到被迫退出了娱乐圈,被林涛接回某个住所当做金丝雀般圈养了起来。出手斩断孟莹莹出路的正是林峰的“真爱”王欣蕊。

  当然,孟莹莹也不是好说话的角色,在她被打压的同时,她竟然还能分出一份力气来狠狠反咬了王欣蕊一口。也不知她究竟做了什么,林峰竟然开始怀疑起王欣蕊对他的用心来。

  这样一来,王欣蕊不得不放弃攻略陈晨,一心扑到挽回林峰的心思上。有几次她来拍戏的时候,脖子上的痕迹遮瑕膏都遮挡不住。更不要说那一副精疲力尽,吊上威亚时,双腿不停颤抖的样子了,看得周围人频频别过脸去。

  幸运的是,如今总算有人不会再将王欣蕊和陈晨混为一谈了,谁不知道人家有一个总裁男朋友,很生猛那种。

  都说男人骨子里的通病,对他们而言,向来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王欣蕊如今深刻感受到了这句话的意义。那夜过后,林峰不再像以前一样小心翼翼捧着她,有时候甚至会故意拿她来发泄情绪。

  上一世陈晨未来时,王欣蕊是在与林峰婚礼后才真正交付自己的,也正如此,直男癌晚期的林峰婚后更加尊敬她,爱重她,唯她是从。

  今生,迫于无奈,王欣蕊为了挽留住林峰,早早与其成就了好事,反倒让林峰确信了孟莹莹的话,甚至越发觉的王欣蕊滋味也不过如此,与曾经的其他女人没多大区别。

  三天过后,林氏集团创始人离婚,并大方分割半数财产给前妻的消息在娱乐版上洋洋洒洒占据三分之一的版面。

  新闻的主角一个气的摔了无数件家具,卧室里的小女人捂着肚子又气又怕。另一个却画着精美的妆容,拎着名牌包,哼着小曲儿推开了某个小鲜肉的房门。

  林峰以为父母离了婚,母亲会一如既往的帮助他,支持他。没想到,早在离婚前,母亲就已经和一个比自己还小的男人混在了一起,如今只管快活,对他不闻不问!

  转眼已经是新的一学期了,杀青宴刚好在开学的头两天。

  陈晨从车里出来时,就看到早早等在小区门口的陆父陆母。

  “陆叔秦姨!我把浩晨给你们送回来了。”

  陈晨还未开口,杨伦倒是抢先一步招呼起来。

  陆母原本还泪眼汪汪的,被杨伦这一打岔,不好意思的憋回了泪水,热心的招呼道:“小杨也来了,辛苦你这大半年照顾我们家浩晨了,来来来,咱们先回家,阿姨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哎,小刘待会也来,车就停到小区左边的停车位上就可以。”

  杨伦上前搂着陆母,就像自家母亲一样,一路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直接往家走去。当然,大部分说的都是陈晨这半年的事情。

  听到儿子一切安好,又见陈晨比起刚走的时候高了点瘦了点,陆母心中又喜又心疼。

  陆父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与陈晨等在路旁,看着司机小刘关好了车门朝这边走过来时,突然开口问道:“你和王家那姑娘……”

  “爸,放心吧,我们没交集。”陈晨赶在小刘过来之前回到。

  听到回答,陆父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