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真没想天下第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兹不掌兵,义不掌财

我真没想天下第一 不帅请报警 2870 2021.06.11 06:19

  一直沉默的龙翔只是轻声一叹,说道:“没用的,黑心公司很明显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了,只要他们敢做这一行,就不怕别人来找麻;他们本来就是坑害别人,弄得人妻离子散,天天都有人找上门,早就有一套东西来应付他们了。”

  “只不过这次运气不好,碰到了硬茬子吃了亏,可紫修这边他们可以像对付以前那些受害人一样,一次次的将你弄回去。”

  “你要告他们就更不可能了,先不说他们把证据都删光了,有没有可能告赢;就算你能告赢他们,他们也会再次上诉,慢慢拖,一拖再拖,叔叔能等到那时候吗?”

  “而且你别忘了,它本来就不算什么正规公司,就算你能赢,他也会赖着不给赔偿,要紫修去慢慢跟它玩,只有最后被拖垮的可能。”

  闻言,韩雅楠沉默了,她并不是天真,只是没有实际接触过这些底层的无奈事,只在电视和新闻中了解的社会,错误以为世间所有的不平事都能有公道有规则,所以并不了解现实,经龙翔这么一说,她也明白了其中的问题。

  这其中,或许受伤害最多的就是紫修一家人,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紫修,一杯杯苦酒下肚,眼中全是苦涩。

  放下酒杯,紫修的声音带有些许的哭泣:“龙翔说的没错,那群人也是这么威胁我的,我找过他们几次,每次都被他们无情的赶了出来,身上的伤也是那时候留下的。”

  “读书这么多年一直教育相信法律,相信公道,我曾经也无比坚信,可这样的信任在短短几天内就这么崩溃了,法律只是那群人手中的玩具,你或许是受害者,可在他们手中,法律就变成了坑害弱者的武器。”

  遇到这样的事情,紫修的情绪是崩溃的,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崩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醉意和眼泪一起缓缓流出。

  “从前有我爸撑着这个家,可他一倒下,我才真的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塌了,我只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学生,能做什么?”

  “我爸的公道我讨不回来,他的医药费我也没有办法拿出来,几十万能压垮一个家庭,也能压垮我。”

  “可我是家里的长子,就算被这个担子压着也不能倒下,我一倒,我爸就真没救了,妹妹也会崩溃。”

  “可我想到我爸那一笔巨额的手术费,还有将来他的医药费,这样的未来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光明,我做不到,我没办法找到这么多钱;我恨我自己没用,为什么什么都做不了,眼睁睁看着恶人逍遥法外,我恨自己!”

  崩溃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行一行的流出来,龙翔和韩雅楠在此刻,心中全是同情。

  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韩雅楠温柔的将自己的肩膀借给这位崩溃的小男孩,这种时候,也许放声大哭一场会好些,在他们看不见的背后,紫修不知道积攒了多少的辛酸和压力。

  也许是伤心,使得紫修醉得厉害,两瓶酒下去,人已经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已是十点多了。

  脑袋里传来尖锐的头痛感,这是酒醒后的后遗症,韩雅楠从外面走进来,端着一杯热水,说道:“把水喝了吧,会好受一些。”

  闻言,紫修点头,听话的接过水杯喝了下去。

  直到此时,外面才火急火燎的出现一个人影,一进门,就马上朝着他的房间跑来。

  仔细一看,这人不是骆天明又是谁。

  打过一个招呼过后,几人就赶往了医院,接替同样照顾了一宿的紫蕊,让她先回家休息去了。

  紫修这次也没有再次选择隐瞒,将事情的进过全都讲了一遍,得到的当然也是骆天明的愤慨不平。

  看了看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紫豪,骆天明问到:“豪叔的情况具体怎么样?”

  紫修叹息道:“医生说那一棍伤到了他的神经,必须要做开颅手术清除掉脑内的淤血,而且会有一定的危险。”

  “运气好有恢复的可能性,或者成为植物人,运气不好直接就没了,而且要尽快手术,越早越好。”

  “可手术要三十万的费用,我家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存款,要我一下子去找三十万,我根本没有办法,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你。”

  骆天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别担心,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筹齐资金保住叔叔的命,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跑到你家跟你玩,豪叔也没少照顾我,我来暂时帮你想办法。”

  安慰一番紫修,骆天明赶紧回家。

  一开门,正好看见骆禹衡在家,骆天明急忙走上去说道:“爸!家里有没有多余的流动资金?”

  骆禹衡皱起眉头,不悦的问道:“你又要钱干什么?前几天不是刚给你汇过去一笔购买气血药的资金吗!怎么这么快又要了。”

  骆天明赶紧解释,将紫修一家的情况说给他听,心中全是气愤。

  听完,骆禹衡陷入沉思之中,良久,才说道:“帮不了,公司也没有多余的流动资金了。”

  听完,骆天明满脸的失望,转过身就要离开。

  忽然间,想起骆禹衡刚刚的态度,再次回来紧紧盯着他问道:“爸,你那里应该有这么多资金对吧!你刚刚犹豫了那么久,很明显是思考过的,不然以你的性格直接就会拒绝我。”

  自己的儿子罕见的聪明了一回,骆禹衡却高兴不起来,只是平静的答到:“你说得不错,我确实能帮你同学他们家。”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骆天明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中莫名的出现一丝复杂的情感。

  骆禹衡只是摇摇头,说道:“别说三十万了,就算三百万你要我也有,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和你同学没亲没戚,只是因为十几年在一起玩的感情,你就毫不保留的将钱给他,三十万对我们家不算巨款,但同样也不是小数目,你就这么败家吗!”

  “可我们现在是在救人!你眼睁睁的看着他爸因为没钱死去吗?我们明明有能力救,为什么就不能帮助他们一下!”骆天明的声音有些哽咽,几乎是吼着说出来了,眼眶微红,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是如此的市侩和冷血。

  骆禹衡满脸严肃,并未计较儿子的无礼,再次说道:“帮?你帮得了一次,能永远帮助他们下去吗?他爸做了手术要三十万,后续保养、恢复这都要钱,他们家现在只剩两兄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借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准备一直借下去吗?”

  “他们家现在就是一个无底洞,你借给他们的钱后续也没能力还回来,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怎么可能就仅仅因为你口中的同情让这一笔资金打了水漂。”

  骆禹衡继续教训着他道:“古人曾说过:慈不掌兵,情不立事,义不理财,善不为官;连古人都知道的道理,你为什么就不能明白呢?你现在因为一时的心软就要做出这么蠢的决定,我是个商人,在这件事上我不认同你!”

  骆天明瞪大着眼睛看着他,眼里是失望透顶的情绪。

  良久,不再和骆禹衡争吵,默默地离开了这个家,只是觉得心中愤懑难挡,想逃出这个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家”。

  ……

  晚上,骆天明来到紫修的家里,将一包东西递给了他。

  缓缓说道:“对不起,我能做的就只有这点,这里是二十五万,还剩下五万我没能凑齐。”

  紫修感觉他的情绪有点不对,想要问问,骆天明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想待在一旁,沉默着一个人静静。

  龙翔走了过来,问道:“情况怎么样?”

  紫修答到:“还差五万,大明那里确实尽力了,我找过亲戚,可他们知道了我家的情况,全是理由推搡着借钱的事,一毛钱都借不到。”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的感觉到,真的好讽刺;过年团年的时候,这些亲戚一个个的不是这家多有钱就是那家多厉害,到了困难的时候,全都躲得远远的。”

  龙翔看着他如今的模样,仿佛浑身透露着萧瑟的气息。

  思考一阵,说道:“我知道有一个人或许能帮你,你去找他试试。”

  “谁?”

  “叶邝学长!”

  同为武道社的正式队员,龙翔手机里自然有叶邝的电话,轻轻拨动。

  “叶学长吗?我是龙翔,是这样……”

  “哦哦!借钱吗!这点小问题,亲爱的学弟有难我怎么能不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