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残剑刺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离仙

残剑刺血 陈延之 3030 2019.07.25 11:20

  李玉书被他那死神般的眼睛紧盯住,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一股凉意涌上身躯,但还是向他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要盯着李玉书呢?

  因为他和自己的一个朋友长得很像。可能是太久没有见到这位朋友,有些想念,见到相似之人便情不自禁吧。

  萧残阳久久望着李玉书,众人均不知为何,心想难道他们两认识吗?

  上官泣血当然也看到了于是便介绍道:“这位是江湖上的一颗新星,玉书剑客李玉书,莫非萧兄和李兄早就认识?”

  萧残阳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两个确实是认识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他这句话当然是对着李玉书说的。

  李玉书见他一直看着自己,挠了挠头道:“萧兄的大名我自然是听过的,只是我们两个从前好像没有见过面吧!难道是我记性太差忘了吗?”

  萧残阳道:“半年前我们在应天府见过,在神刀门也见过!”

  李玉书还是一脸的疑惑,似乎没有这种事情:“半年前我在顺天府、不在应天府的,况且我和神刀门素不相识又怎么会在哪里出现呢?”

  “你难道不是李暮清吗?”

  原来萧残阳心中所想那人正是在金陵与他并肩作战的李暮清,也是他这一生中唯一认同的朋友。

  众人都听过李暮清的名头,均知道他一柄长剑败尽英雄,听到萧残阳说眼前这人就是李暮清纷纷侧目看去,上官泣血更是惊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想不到李玉书原来就是李暮清啊,你可把我给骗了啊!”

  李玉书愣住片刻,随后解释道:“在下并不是李暮清。萧大哥一定是认错人了。”

  萧残阳脸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你的面貌、身材基本上都和我相识的李暮清一模一样,我又怎么会认错呢。”

  李玉书搓了搓手掌上的汗珠道:“世上万物本就奇妙难测,面貌身材相似也可理解。”

  雷横云也是这么认为,于是点了点头道:“是啊,青海派的掌门辛振西和昆仑派长老段不周就面貌相似,据说二人见面时都是一惊,以为对方是失散了的同胞兄弟,后来询问才知道并不是。”雷横云说这个故事是想告诉萧残阳可能他认错人了。

  萧残阳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有个法子可以验证真伪!”

  上官泣血、达及、崂山十二剑等人包括李玉书都问道:“什么法子。”

  就在此时只听“呛”的一声,萧残阳反手将剑拔出,顺势向李玉书划去,这一招迅疾无比,众人更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均是始料不及,若是和平常的武林人士比较,只这一招就已然胜了。但面前这位玉书剑客却不是寻常剑客可以比拟,在萧残阳握住剑柄的那一刻他就有所察觉了,这一剑并没有将他划伤。

  他身子向后一闪,直入庄内。众人本以为方才那一剑,就能结果了他的性命,都不免为其惋惜。却没想到他轻身躲闪功夫如此的厉害,都转悲为喜,心下好生佩服。

  上官泣血见李玉书无恙,便要劝解萧残阳,怎知还未开口,一团黑云从他身旁飘走,直奔李玉书而去,正是萧残阳!他还未罢手!此刻他的身形已经快到肉眼看不清楚。

  一阵剑光闪过,李玉书已然消失不见,众人连忙走进庄内,一眼望去,原来那李玉书已然上了房顶,如仙鹤般矗立。上官泣血心想这轻身之术却是天下罕有,不知他从何处学来?

  萧残阳黑袖一拂,一股劲风吹过!房顶瓦片“咚咚”作响,突然间弹了起来打向李玉书。这一招非是内功高强者,不能展此威力,众人心里忍不住喝彩,撒合烈达及更是叫出声来。

  李玉书掌击剑鞘,一阵寒光闪过,宝剑已然飞了出来,李玉书右手接过,颤动剑尖,挥舞了起来,如天上仙人作舞一般,美轮美奂,剑尖所至,瓦片一一破碎。

  “好剑法!”上官泣血忍不住拍手称赞。

  周旭照道:“而且神态风姿简直如神仙一般。”

  黄山双雄刚才在他手上吃了大亏,本对其心生怨恨,盼这萧残阳能将他打败,挫败他那份锐气,但见他使出如此高明的剑法,也忍不住感叹。

  郑水月却不以为然,冷哼一声:“这人动作看似优美,但华而不实,只是花架子罢了。萧残阳定然能将他击败。”她言语之意似乎和萧残阳同一阵线似的。

  周旭照听到也不责她,毕竟萧残阳才是自己兄弟们的救命恩人,若是他与别人相斗,崂山十二剑绝无袖手旁观之理,只是现如今这李玉书并不是敌人,而萧残阳突下杀手,也有些理亏,所以只能暂且隔岸观火,盼他早早停手。

  就在这时二人已经真正交上手了,李玉书也不再只守不攻,他一个俯冲刺向萧残阳,身子变的就如恶鹰扑食一般,而他手中那柄宝剑就是鹰爪、就是鹰喙!

  这一剑直取萧残阳胸前紫宫穴,胸前若是被一剑刺穿就算没有穴道也是必死无疑的,众人都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汗,崂山十二剑更是几要出手。

  但此招在萧残阳看来也并不怎样,比起昔日罗英恒那式星流霆击的绝技,实在有天地之差。于是便将身子一侧,想要避开这一剑,但就在他身子侧开的那一刻,空中的那柄长剑竟然也同样移动过去。

  萧残阳万没想到,这时剑已经快要插入他的胸膛,只得划剑抵挡,“叮”的一声,火星一闪而逝。二人长剑已然交锋,李玉书手中剑被萧残阳打偏了方向,但他并不乱,空中翻身一掌乃是武当翻云一十六手中的一招“拨云见雾”,萧残阳转身掠过,这一掌便打在了地上,将白雪连同青砖震飞起来。萧残阳又一转身,黑袖顺势一拂,飞雪、青砖受外力推动,砸向李玉书。李玉书直着刺出,将青砖刺穿,一块块挂在剑上,随后左手一阵颤动,青砖便成了碎末,众人一阵喝彩!他将内力注入剑身,才有此等效果,但平常之人或许只能将青砖刺穿,武功略高之人或许能将青砖震裂,只有内功绝顶的好手才能将青砖化成粉末!

  萧残阳心想此人武功似乎参杂着些许武当派的路数,他前些日子在武当山天柱峰上与武当掌门张玄风比武斗剑,翻云手自然也见他使出过,李暮清与武当一向交好,张玄风传给他几招翻云手也不奇怪。只是他却未曾使出一招自己清风剑势的剑招,难道他真不是?

  想到这里萧残阳心下有几分恼怒:“不会的,我不会认错!”就在此时一道剑光闪过,将他的眼睛闪了一下,“临阵对敌岂能如此心不在焉?”他心中突然静了下来。那道光芒已经沾到了他的衣衫,剑即将刺穿他的胸膛。

  只听叮的一声,那剑在胸膛两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剑尖竟然被萧残阳左手食指的指尖抵住!

  好家伙!众人看了无不大惊,这手指只不过血肉之躯,就算有横练的硬功,也抵不了李玉书刚刚的那一剑,更何况手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官泣血看着萧残阳道:“没想到萧兄弟竟然会道派失传的绝技‘离仙指’,今日也算是大饱眼福了。”众人不知他所云“离仙指”为何种武功,都不自觉的挠了挠头。

  这“离仙指”乃是一道人所创,七八十年前就已经失传了,在场众人年纪都不算太大,自然是不知道这些陈年旧事。萧残阳几年前无意得到,这门指法恢宏大气,但又有一丝阴狠,练到深处能将内力从指尖射出,起到伤敌的作用。也可将内力笼罩指上,使手指变得如精钢,玄铁一般。

  其实李玉书一剑并未刺到他手指肌肤上,而是在离手指几毫处被指尖射出的内力抵挡住了!但在旁人眼中确如手指档剑一般神奇。

  萧残阳又在食指增运内力,直震的李玉书手中长剑颤颤发响,虎口发麻。李玉书渐渐有些体力不支,长剑被逼退些许,萧残阳大吼一声,就将那柄长剑顶飞,剑柄“砰”的一声插入一片石墙内。萧残阳向前一指,“呲”的一声,一股劲力射向李玉书膻中穴,李玉书躲闪过去,指力将身后的墙壁打穿。萧残阳也不停手,一指接一指戳过去,指力强悍,将墙壁戳出许多破洞,李玉书左右躲闪,身法也极为高明。众人心中无不佩服,“这萧残阳不但剑法高超,指力也竟如此强悍。”撒合烈·达及笑了笑,面带钦佩。

  上官泣血道:“但李玉书也不差,轻功更是一绝。”

  就在说话的同时,一阵红光照耀,众人定睛一看,萧残阳的黑剑已经抵到了李玉书的胸口。

  周旭照奇怪道:“刚刚还是棋逢对手,没想到这一瞬间李玉书便败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撒合烈·达及道:“看样子跟刚刚那道红色剑光有关。”

  “这剑法确实是高明!”上官泣血也忍不住称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