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残剑刺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高手

残剑刺血 陈延之 3260 2019.07.09 16:31

  “但是你知道泣血山庄具体的位置吗?“

  “说来也巧,我和上官泣血半年前结交为好友,他当时就带我去了泣血山庄,我在那逗留了几天。“

  “那好,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大家先稍作休息,等天亮我们就赶路,前往泣血山庄!”

  月亮还高高的挂在半空,那堆火还在燃烧。

  萧残阳站在门外望着满天的飞雪,那么冷的天他为什么要走出去?他这个人就是那么的奇怪,世俗认为不可行的事情他偏偏去做!突然一只黑色的东西落到了他的肩膀,原来是一只乌鸦!等等!这种天气怎么会有乌鸦呢?难道这是一种不祥的预兆,他转眼看去,那乌鸦也在瞧着他。他的眼珠通红,竞然有鲜血流出。

  突然一个黑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手中拿着一把已经拔出鞘的宝剑,向他刺了过来,萧残阳大惊!他刚刚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只乌鸦身上,全然没有防备,蹭的一声,那柄透着寒光的宝剑就将他的左手臂刺穿。滚烫鲜血立时涌了出来,消融了地下的积雪。

  萧残阳顿时大怒一掌想那人小腹击去,但是那黑影竟然豪发无损依然站在他的面前。萧残阳很是奇怪这人怎么中了自己一掌没有丝毫损伤?还有就是他距离萧残阳只有两尺,为什么却看不清楚他的样貌呢?

  那人突然发出一种可怕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萧残阳见他没有再向自己出手,就在这一瞬间,他反手抽剑向左一划,一声巨响周围的世界顿时变亮。

  面前这人的面貌他已经看的清楚,那人身穿黑裘大袍,头发杂乱,面色有一股沧桑的感觉。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残阳自己!

  萧残阳瞳孔放大,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他想伸手去摸摸另一个自己,但不知为何,手臂如何用力都不能抬动!

  面前的另一个自己,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笑得很恶心!他缓缓将刺在萧残阳手臂中的宝剑拔出来!抵在其脖子上,萧残阳登时汗流如注,看样子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了!蹭的一声,宝剑刺了过去!

  萧残阳慢慢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场梦!这是萧残阳一生之中第一次噩梦,你可能会怀疑,怎么会有这种人?他确实就是这么独特,但是他为什么会做噩梦呢?这是他以前没有过的!难道他也变成了平常人?!

  他定下神来,发现此刻正躺在郑水月的腿上,郑水月冰凉的玉手放在他的脖子上。面前那堆火,原来已经熄灭了,天色也已经微微亮了,外面的雪已经停了!

  为什么会躺在郑水月的腿上,萧残阳不愿去想,他伸出手将郑水月的玉手轻轻拿开,但是没想还是吵醒了她。

  萧残阳趁她还没睁开眼睛,连忙站起身来。

  “天已经亮了。”郑水月揉了揉眼皮。

  “是啊!”

  郑水月叫醒身边众位师兄弟,经过一夜的休息,他们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杨潘松的神智也稍有恢复。众人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面饼、肉干,简单的吃了早饭。郑水月见萧残阳独自饮酒,便拿了一些食物,送到萧残阳的面前,萧残阳没有拒绝,他不是神人,他也是要吃饭的。

  萧残阳将郑水月送来的肉干,放到嘴里咀嚼,肉干有些硌牙,他就饮口酒,将嘴里的肉干泡得软烂,这样就好了许多。

  郑水月见他如此,一把将他的酒壶夺了过来:“你这样子吃饭是很伤身体的,饮酒怎么能这样无度呢!”

  萧残阳道:“我已经习惯了,在江湖人命就如同草芥一般,注意身体又有什么用呢?说不定哪天就会让人害死,离了酒可能死的更快也说不定。既然这样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大口饮酒,及时行乐。”

  “恩,听起来也挺有道理的。好我也来陪你喝几口!”郑水月举起那破旧的酒壶,对着嘴饮了一口,一阵热辣的口感传入口腔,直达胃里。

  “这酒的太过辛辣了。”萧残阳不作声,没有回答。

  用过早饭后,几人收拾好行装,各自携带好自己的武器,由奚鸣泉带路一路向北而行,这时天空已经渐渐放晴,但毕竟是寒冬时节,地上的积雪不会因为那么一点阳光而消融。

  几人行了几里路,前路一望无际,一片银白。冷风吹打着他们的身躯,将面部冻出一片红晕。

  就在此时一阵嘶鸣声传来,远处有十几匹黑马,踏雪而来,这些马匹似乎没受到天气的影响,步伐很快,马背上均有一个穿狐皮短袄,戴厚帽的大汉。转眼间就到了他们的面前,正要擦肩而过,萧残阳忽然飞身暴起一脚,踢向其中一个大汉,那人猝不及防被一脚蹬了下来,摔在雪地上。

  周旭照见他忽然出手连忙问道:“怎么了?这些人是九龙会派来的杀手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有马匹,我们这种速度还没到达目的地就会冻死在雪地里,所以算他们倒霉了。”周旭照没想到萧残阳会说出这种话,他以名门正派自居,换在以前是万万不会同意这种做法的,但是眼前的情况也确实如萧残阳所言,他也只好默不作声。

  剩下十几名大汉,见到同伴被这不知名的人打到,连忙将其围起来抽出腰间短刀,向其砍去,萧残阳身子一转飞到他们上方,在空中连踢十余脚,没有一脚落空,面前十几人全部被他踢下马。只剩下一个大汉,没有上前,他也就置之不理了。

  “快快上马!”忽然一股强风袭了过来,原来是仅剩的那大汉!从马背上飞了过来,他两手成爪,分袭萧残阳左右两肩,这一招似乎是大鹏展翅,但又有些不同。萧残阳一个翻身连忙下马那大汉扑了个空,两爪抓住马背上的马鞍,用力一扯给扯成了两半。此刻萧残阳见到了他的样貌,一脸虬髯,双目如炬透着杀气,就像狼目一般。他叽里咕噜说着一口番话,像是在质问着萧残阳。

  萧残阳道:“你说的什么鸟语。”

  那虬髯大汉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袭击我们!”原来这人会说汉话,只是突遭变故,一时情急说起了番话。

  萧残阳道:“我只是想向你们借几匹马!”

  “有你这么借马得吗?你这是强盗的行为!”

  “抢你又能怎样?”

  大汉听到此话大怒,脚蹬马背飞向萧残阳,左手握拳向其胸口击打去。萧残阳以掌格挡,只觉这大汉拳中蕴藏这一股雄厚内劲,将他手掌震得发麻,萧残阳左手并指,朝其面颊戳去,大汉余手运掌,斜劈手指,萧残阳手腕一绕,戳其手腕。大汉回缩左手,以手肘相撞,萧残阳变指为拳,一拳打在他手肘上,内劲一震,两人同时后退了几步。那大汉握起斗大的拳头,一连向萧残阳连攻了数十拳。招招凶猛,拳风将萧残阳厚重的黑裘吹起,每一拳都透着一股狠劲,萧残阳左右闪避,躲到一匹黑马前面,那人又一拳打过来,萧残阳向后躲闪,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一拳就打在了马头上,那匹黑马受到重击倒在地上,头部侧面被拳头打出了一个深坑,看样子头骨应该被打碎了,它喘着粗气,眼口鼻均流出鲜血,眼看是不能活了。众人大惊没想到他这一拳竟然有如此威力,似有千斤之力。看样子这人也是一个高手,萧残阳也暗自敬佩,不使出真正的实力应该无法降伏他。

  “噌”的一声!黑剑出鞘,剑气带着雪花飘动,如同一条吐着寒气的游龙。大汉大吼一声,运起双拳猛的一击,拳风将地下积雪震起,将萧残阳笼罩其中,萧残阳不管这么多,径直向前,突了出来刺向大汉,大汉一个鹞子翻身掠了过去,两人交上了手,大汉以拳头挥舞的如同一只大锤,二人专攻要害,但却每每不中,虽然交手了三十回合有来有往,但却没受一丝伤害,每当危险之时二人都以神奇的招数躲过,叫再场众人看呆。

  崂山十二剑心想:“真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世上竟有如此高手,我们的武功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花拳绣腿。”这大汉的武功不是中原的路数,他每一招看似正大光明,其中又留有十余种变化,每当变幻时都显得怪异无比,二人已经斗了五十余照,拳风直冲、剑气纵横,仍然是不分胜负。

  周旭照见二人缠斗不休,恐怕会误了大事,连忙交道:“二位请住手。”二人均觉对方武功高强,恐不能胜,正好周旭照出来讲和,便有个台阶可下。二人连忙止住了手,站在原地。

  周旭照道:“刚刚是我等不对,我们可以出钱买你们几匹马,就当是大家交个朋友。”

  那大汉道:“这都是女真的名马,况且刚刚还打死了一匹,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周旭照道:“我们急着赶路才冲撞了各位,那实在是对不住了。”

  那大汉道:“你们要去什么地方啊?”

  “泣血山庄!”

  大汉面色惊奇道:“哦?我们也是要去泣血山庄。”

  “那可真是太巧了,真是不打不相识啊,不知阁下去泣血山庄有何要事?”

  “上官公子请我们去那里交流武学!你们呢?”

  “我们是要去投奔上官公子。”

  “上官公子是我的朋友,既然你们是去投奔他的那就和我们一同前往吧。”

  “多谢大哥,不知大哥如何称呼,来自哪里呢?我们也好记住大哥的大恩大德来日想报。”

  那大汉道:“我们是来自建州女真部族,我叫做撒和烈·达及。”

  “哦?阁下就是达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