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残剑刺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危机

残剑刺血 陈延之 5300 2019.06.30 08:02

  “玄风道长?你就是武当掌门张玄风!?”萧残阳一听面前这人就是自己苦寻的对手,登时兴奋了起来。

  “不错,我就是武当派的掌门人。”张玄风见此人突然一问且言辞之中略有喜悦之色便如实回答。

  “我找了你很久了,如今终于让我碰到了。”

  “哦?不知兄弟如何称呼,找我所为何事啊?”张玄风和李暮清并排而坐,想来是他的朋友,既然是李暮清的朋友应该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

  “我叫做萧残阳,平生素爱与人切磋武艺,比试剑招,早就听说过武当掌门神功莫测,今日便请指点一二!”萧残阳此话一出,说的张玄风一愣,本想此人是李暮清的朋友对自己定然无有恶意,想不到此人竟然是江湖上的有名的无情剑客,而且一开口便要与之争斗比武,实在是没有想到。

  “原来是萧兄啊!久仰你的大名,还有你那诡异莫测的剑法,只是我和你并没冤枉仇,何必刀剑相向呢!”张玄风也是脾气火爆之人,但他毕竟是一派掌门懂得顾全大局,不想与之动手破坏了今天的气氛。

  “比武过招本来就是常事,并不参杂任何恩怨,我也只是想印证一下自己的武功而已,大家可用木剑比试,这样也伤不到对方。”话虽然这样说,但像萧残阳、张玄风这样的高手内功已致化境,他们运起功来即使摘叶飞花也能够伤人,更不用说是木剑了。

  “张道长既然不想与你比试,你一味纠缠有何意义,再说道长的神功无敌,你又岂能胜得了他!”原来是孔氏兄弟见此人如此无礼便忍不住讥讽了萧残阳几句。

  萧残阳用他冰冷的眼神望着二人:“你们是什么人?我与张道长比试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小孔道:“我们就是恒山派孔氏兄弟,道长是江湖前辈高人,你这人无理至极我们兄弟俩依理而论有何不对!”

  萧残阳摸了摸放在桌子上的黑剑道:“依理而论?道理是在强者这边的,江湖之中谁的武功高、谁的剑够快谁就有道理!”

  小孔冷笑一声道:“你的武功也不一定是江湖上最高的吧!”

  “确实不一定,但有一点我还是可以确定的!”

  “什么事?”

  “那就是我的剑一定比你们快、武功一定比你们高!”

  孔氏兄弟一听他说出此话登时大怒:“那咱们就来比试比试!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比我们武功高!”

  萧残阳也是一声冷笑:“我一向喜欢和武功高强、剑术高超的人比试,像在座的玄风道长、李暮清和罗英恒都在这个范围之内,只是你们两个似乎还达不到这个标准!”

  “你说什么!”二人听他说此话语,顿时大怒,右手均握住剑柄,跃跃欲试。

  “你们两个要是想要动手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在十招之内就能将你们打败!十招过后就能将你们杀死!”

  “那我倒要试试!”小孔说完拔出腰间长剑刺向萧残阳肩膀,这一剑并不想伤他的性命,但也要他吃些苦头。萧残阳右手一带,便将桌上没有把出鞘的黑剑握在手里,一剑刺向小孔宝剑的剑尖“叮”的一声将小孔手中宝剑抵住,小孔只觉一股内劲顺着兵器传到自己的手掌之中,震得他的手左右摇晃,宝剑几乎脱手,但此刻那么多人看着,若是一招就败他也就没脸在江湖上混了,于是便运起左掌按住剑柄,也将内劲传了过去,二人看似在比剑,实则是比拼起了内力!但萧残阳毕竟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高手之一,小孔虽然也并不差但和他比起来,还相差许多,不出片刻便渐渐不支头上冒起了大汗。大孔见到兄弟这幅情景,登即抽剑斜劈笑残阳手臂,这一招下手似乎没留余地,心想若是萧残阳不撤剑抵挡手臂必被其斩断。哪知萧残阳将手臂猛然后缩几寸,然后用他那黑色剑鞘侧拍小孔宝剑剑身,小孔手中宝剑登时变了方向刺向大孔,刚刚与萧残阳对剑时运足了全身内力,所以这一剑去势甚猛,是绝对停不下来的。宝剑转眼间就要刺中大孔的腹部,他此刻若是不撤剑,虽然能砍断萧残阳一条臂膀,但也难免要落得个腹穿身死的下场,于是回剑抵挡,砰地一声,挡下了刺向腹部的那一剑,但也被剑上的力道震得虎口发麻。他这一招即为精妙,乃是置诸死地而后生的高招,但也需要自己有高超的内力,用剑之人也必须处变不惊,众人张玄风等人见到他用这一招,均对其十分佩服。

  “看样子我还大大的高估了你们!你们二人如此不济,怎能在江湖上混了那么久呢?这也真是个怪事!”萧残阳不断的讽刺二人,二人登时恼羞成怒,心想今天也不管什么定要将此人杀死,这才能泄心头之恨。“今日请大家见谅,我兄弟俩要和这位萧大侠决一胜负还请大家做个见证!”

  张玄风道:“今日本身是饮宴好事,怎能变成这个样子啊。”李暮清此时笑了笑道:“我看这样还不够尽兴,不如大家全部参加,五个人来一场乱斗岂不痛快啊!”张玄风道:“你这小子怎么说出这种话,这不是存心乱上加乱吗?”

  孔氏兄弟二人没有理会他的话语,双剑齐出,宛如双龙出海从不同方位攻击萧残阳,萧残阳纵身一跃,穿透屋顶,二人双剑未能击中,见他跳上了房顶也一个跳跃跟了上去,剩下三人怕他们出事也接连跳了上去。此时清江楼的屋脊上竟站了五个人。萧残阳和孔氏兄弟弟对立而站,一阵冷风吹过,萧残阳运起手中长剑如流星划过一般飞向二人,双剑挥舞,砰砰砰几声,已经和空中的萧残阳对了几招,萧残阳落到二人身后横劈一剑,二人只感觉一阵剑气袭过,均使出鹞子翻身躲闪了过去。然后使出衡山剑派独创的一招形单影双,两把剑晃动着朝萧残阳刺去,此招虽然并不迅疾,但威力巨大,直震的房顶瓦片耸动。萧残阳将剑左劈又砍,似乎毫无章法可言,“叮叮叮……”三把剑对了起来,才看出刚才杂乱无章剑法的高明之处,这剑法能以一剑对抗双剑,几招过后孔氏兄弟身上已被游走的剑气划破了多处。二人登时大惊,只怕再这样下去必要败给此人,小孔便跳了起来站在大孔身上使出一招叠罗汉,上下夹攻萧残阳,萧残阳一个狸子打滚钻到了二人的后面,然后发出一掌便将二人震倒,二人连忙站起来但此时萧残阳已经用左手勒住了二人的脖子,右手长剑横在他俩咽喉处。

  “怎么样?现在你们服了吧?”二人经历如此惨败,顿觉心灰意冷,以后也无面目在江湖上立足了,二人似乎心灵相同一般将脖子向长剑抹去,但是却被萧残阳紧紧地勒住。孔氏兄弟挣脱不开随即叹道:“算了!我二人败了,以后也不会在江湖上出现了,你放手吧。”

  张玄风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岂能因一时成败就放弃多年来的成就,二位不必将胜负看得太重。”

  萧残阳放开勒在二人脖子上的手臂,然后将黑剑回鞘对二人道:“其实是我输了,你们两位也不比这个样子!”

  大孔惊奇道:“可明明是你赢了啊?”众人听他说此话心里均十分不解。

  萧残阳缓缓说道:“我之前说过在十招之内便可以打败你们,但是我将你们制服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十招,这便算是我输了。衡山剑法却有独到之处。”众人没想到他竟然有如此的气魄和胸襟,均对其大为赞赏。

  “可是我们毕竟还是败了......竟然如此,我们两兄弟就任由你发落了,你要将我们杀了我们也绝对没有异议。”

  “既然如此那好吧!”说完拔剑向二人刺去,二人见他出剑纷纷闭目待死。张玄风等人心想这次孔氏兄弟是完了。但萧残阳这两剑并没有刺中二人,竟然落了个空。

  “看样子我的剑法也退步了,这两招既然没能杀得了你们,从此我们没有什么恩怨了。”其实萧残阳无心杀他们所以才将这两剑故意刺空,众人心里都明白。

  “好!李大侠饶我们一命,我等铭记于心,有什么差事尽管吩咐。”

  “现在就有一件事,陪我喝几杯酒吧!”

  孔氏兄弟道:“好!我等定当奉陪。”

  李暮清笑了笑道:“只是萧兄打破了罗二爷的屋顶,害得他要对着月亮睡觉,这件可不是小事啊。”

  孔氏兄弟道:“这件事有我们负责,一切赔偿算咱我们兄弟的身上。”

  罗英恒摇了摇头道:“区区砖瓦,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咱们还是回去继续喝酒吧。”

  还好屋顶掉落的灰尘没有沾到酒菜,罗英恒叫来了两个酒店的伙计,让他们将散落的瓦片打扫了一下,几人便又做了下来。孔氏兄弟站起身来举杯说道:“我二人向来自负,前几日败于李兄之手,今日又败给了萧兄,方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我们敬诸位一杯,以补以往无礼之举。”罗英恒道:“小弟近日身体有恙,就不饮酒了。我可以以茶代酒。”

  众人站起来来共饮了一杯。李暮清饮完之后笑了笑说:“听说萧残阳是江湖上出了名的无情剑客,出手必要人命,看样子传言不实啊。”

  萧残阳道:“江湖上的传闻,本来就不可相信!我虽用剑无情,但是也是要分人的。”

  “原来如此啊!”李暮清连忙点头,但却又忍不住笑了笑。

  萧残阳微怒:“你这人也是可恶,玄风道长明明就在金陵城中,为何不早早告诉我,也好让我早早领教他的绝技啊!”

  李暮清道:“我从来也没有跟你说过玄风道长不在金陵啊,你也从来都没问过我啊。”

  萧残阳冷哼一声,随后道:“萧某一生练剑成痴、爱武成狂,就请道长和我切磋一下,也好互相印证一下武功。”

  张玄风哈哈一笑道:“刚才已经见识到了萧兄弟精妙的剑法,老道我是自愧不如啊,如果萧兄非要比试那就先押后三天吧,等廖掌门葬礼过后,咱们再好好练练。”

  萧残阳道:“那好!就依道长的,其实廖雪峰掌门的刀法我也是早有所闻,可惜他已经去世了,要不然我也会找他比试一下。”

  张玄风道:“说道这里,罗二爷可曾知道真凶是谁。”

  “我估计应该是我那不成器的三师弟英万年了,除了他现在也没有别人值得怀疑了。他前后已经害了多条人命,大师兄等人均是他害的,不知何时才能寻得到他。”

  李暮清摸了摸面前的酒杯突然说道:“现在已经有些头绪了,我估计三天之内便能够擒的住他,如果真的如预料一样的话,我一定把他带到廖神刀的葬礼上交给你们处置。”

  ”哦?莫非李兄已经知道了他的藏身之处了?“罗英恒一听竟有这贼子的消息,登时激动不已。

  “啊!已经有人告诉了我他的藏身地点,只是未经证实,不好打草惊蛇。”原来李暮清已经有了这么重大的收获,众人万万没有想到。

  罗英恒道:“李兄可以将他藏身的地点告知与我,我好派神刀门弟子前去围剿,布下天罗地网,让他插翅也难飞。”

  李暮清道:“这么做是行不通的,上次令师弟也带了不少人但结果还是没能抓住他,可见正是因为人多坏事,这次我自己前去,定然将他生擒,放心吧。”

  罗英恒道:“如此的话就多谢了。”时间渐渐流逝,已经是深夜了,不知不觉几人已经过了几个时辰,桌上的菜、坛里的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众人脸上都起了醉意,罗英恒想留二人在清江楼里休息,但二人拒绝了,说不好意让罗英恒再破费了,罗英恒愣是没留住他们,他人互相搀扶着往原先入住的鹤鸣楼的方向去了。

  李暮清笑了笑道:“想不到你也会喝醉啊,我平常见你都是酒不离口的。”萧残阳道:“我没有喝醉!你只怕也没有喝醉吧?”

  李暮清道:“没想到居然被你看出来了,哈哈哈......”

  萧残阳道:“你真的打听到了英万年的下落了吗?”

  “这个是自然的了,你就拭目以待吧。”

  街道上吹起了一阵夜风,带着街市上散落的纸张漫天飞起,就在此时二人身后有一股强风袭来,强风中似乎参杂着一股雄浑无比的内力,二人毕竟也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均能感觉出来,二人左右一闪将这股强风躲过。二人转身看去一黑衣人正伸出双掌向二人袭来,此招如猛虎下山向二人扑来,二人连忙出掌抵御,一声巨响,四只手掌撞在了一起,萧残阳李暮清觉虎口巨震忍不住向后退去,二人这黑衣人的内力竟然如此雄浑,一招就将江湖上的两位绝世高手击退!黑衣人一个翻身双脚蹬向二人的小腹,二人运掌接住然后向后猛送掌力将黑衣人甩出。李暮清、萧残阳“唰唰”两声抽出腰间长剑冲了上去,二人各使一路剑招,一个气势磅礴、一个诡秘莫测,一个攻左、一个攻右,黑衣人左掌一出从袖子里甩出一根铁杆握在手里,左右摆动,竟然和二人斗了三十几招,虽然不胜、却也不败!要知道二人剑法在江湖上就如两座山峰一般不可逾越,这人竟然以一根铁杆硬接二人联手数十招而不败,真实让人叹为观止。

  李暮清仔细一看这黑衣人手中的铁杆和那个向他偷袭的老道士一模一样,而且武功路数也差不多,这黑衣人想必就是那老道士。

  李暮清一边御剑一边说道:“你就是那个老道士!”萧残阳也曾经见过他一面,他一招击败金算盘至今还是记忆犹新,此人的武功可以说的上是绝世,为何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呢?当真是令人奇怪!萧残阳运起内力横劈一剑,剑气划过空中,发出一阵响声,这一招乃是他自创的一招霞光万道,此招一出便如万道霞光照射一般、令敌人避无可避,只听嗖嗖两声老道士的身上黑衣被割破些许,老道见此连忙向后退去,令剑气不能伤他性命。李暮清一眼看去只见他那块蒙面的黑布也被削去了下端部分,露出些许胡子。二人见此时已经占了上风,登时狂使剑招,剑气纵横、李暮清使一招沛然有雨、萧残阳使一招落日余晖、黑衣人见此便晃动手腕将铁杆旋转,随后猛地向下一劈,一股劲力袭来,剑气竟然被抵消的无影无踪了。老道士一个踏步如饿虎扑食一般冲向二人,手中铁杆时砍、时刺、时撩、时劈使得如行云流水一般竟没露出半点空档。二人兵器碰到他铁杆之时,均能感觉一股重力传到手上,压得虎口发痛。萧残阳突然向后跳出,只留李暮清一个人与这老道士对招,李暮清见萧残阳跳出,登时明白他的用意,连忙急运剑招,剑越使越快!将手中长剑化作了一道光芒一般,那老道也将手中铁杆舞的如流影电光一般,此时在后面萧残阳仔细看了二人的对招,发现老道左肩好像露出空档、似有可乘之机,随即暴起一剑,疾如雷电!刺向左肩,剑已刺破皮肉,就当要穿过他肩膀的时候老道突然一个回旋躲了过去没有使自己受太重的伤,老道在躲闪之时也没闲着朝萧残阳手臂一点,萧残阳只觉手臂一阵发麻,连忙向后退去。李暮清见此直刺一剑,老道向上一纵,脚踩剑尖,然后又一纵越到了墙头上,转眼间便消失在黑夜之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