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残剑刺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浮出

残剑刺血 陈延之 5748 2019.06.24 12:20

  暗云涌动,笼罩金陵,豌豆子大的雨滴从空中跌落。拥挤的人群转眼之间被密集的雨点打散。

  古朴的楠木桌,精美的瓷茶器,还有那一壶吓人煞香。李暮清举杯入后喉。“哦?竟有那么多的神秘人,又青衣、又蒙面、又戴帽,这金陵到底有什么好东西呢?值得他们尽聚于此。”李暮清道:“可能是因为这个东西。”说完将那半幅羊皮图掏了出来,又拿来灯火放在一旁,将羊皮图照了个清楚。“张玄风脸趴在图上仔仔细细的看了个清楚。”“这好像是……”话没说完就听到一阵敲锣声。“咚咚咚咚咚……”李暮清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出去看看。”二人走出了房间,只见外面有许许多多的神刀门弟子,熙熙攘攘的往池塘方向走去。李暮清叫住一名弟子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人道:“我也不知道只听到召集帮众的锣声,一定要前去。”说完就一溜烟跑向花园。二人也跟着前去,池塘周围围了几百个人黑压压的一片,孔氏兄弟、丐帮长老刘文亮、章苦寒、红叶居士这些逗留在神刀门准备参加廖雪峰葬礼的高手还有孟公九等一干神刀门弟子都聚集于此。李暮清和张玄风挤了进入,正好章苦寒在旁边,李暮清便问道:“苦寒先生,这是怎么了,也么大家都到这来了,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章苦寒道:“听他们说好像池塘里飘了一具尸体。”不一会的功夫罗英恒和英万年也到了现场,池塘太大,尸体飘在水中间,英万年叫了几个水性好的门众下水打捞。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将尸体打捞上岸,放置在池塘旁的草地上,这尸体长发铺面,身上一袭青色长袍,显然是神刀门弟子的那种服饰,英万年蹲下将尸体的头发剥开,便看到了面貌,只见那人左脸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下颚蓄胡已经被水打湿。在场的人一看便认得,这具尸体就是刚刚接任神刀门掌门的廖存义!英万年、罗英恒、孟公九一见脸上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人才刚当上掌门几天,椅子还没暖热,就落了这个下场。廖雪峰才去世仅仅几天,他就跟着去了,难道这掌门之位有魔力,做这个位置的人都要死于非命?孟公九此刻忍住悲痛,仔细检查了一遍尸体,只见颈部有一条伤疤,经水浸泡已经发青,随后孟公九哀叹:“唉……肋骨折断,身上有些伤口,致命伤是脖子上的伤口。看来是先中了那人一掌,然后下的手。”李暮清:“我来看看!”他也将尸体详细检查了一遍,将他的手掌摊开,“掌心有细小针孔,周围略有发黑,应该是中了毒针。”孟公九道:“那可以这样推断,凶手先和师兄对了一掌,但他掌中暗藏毒针,师兄中了毒,体力内力发挥不出,凶手随即与他动起手来,但不幸吃了他一掌,被打断了肋骨。然后又用刀剑将他杀害,然后抛尸湖中。”李暮清道:“也有可能凶手是熟识之人趁他不注意跟他击掌或是握手,趁机伤了他。”章苦寒道:“那么他是在何处行凶的呢?”罗英恒道:“难道就在此处?”英万年道:“应该不会吧,在这里动手,凶手不怕引来人吗?”孟公九道:“这里不派人守卫,凶手可能知道这一点,所以将师兄引到这里来。”罗英恒道:“那可能是本门里出了内奸。”李暮清道:“也有可能他现在就在我们这群人之间。”英万年道:“是啊,那人有可能就是我这位罗师兄!”罗英恒惊讶的说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又怎么会对师兄下毒手呢?”英万年冷哼一声道:“怎么不可能?你痛恨师兄夺了你的掌门之位让你的美梦落了空,所以你恨他,恨不得杀了他!”罗英恒道:“你真是胡说八道,我若是想要帮主之位,先前又为何不跟大师兄争呢?如果是我杀他不是多此一举吗?”英万年道:“谁能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可能是你见当时支持大师兄的人占大多数,所以你暂时忍了,另找机会报复!”罗星恒道:“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孟公九制止道:“现在吵也没什么用,还是先想想对策吧,李大侠你有什么看法呢?”李暮清道:“孟大侠了还记得那日在轻烟楼所发生的事情吗?”孟公九点了点头道:“自然是记得,那日我们曾经见过唐门的朱彪、侯文和青衣人。”李暮清道:“是的,那日我在秦淮河畔的一艘画舫上又见到了那几个人”“哦?”“而且还知道了那青衣人的真正身份!”孟公九奇道:“是谁?”李暮清道:“就是这位英万年,英三爷!”众人除了孟公九能全部听懂他的意思,其余的人都是一知半解的,孟公九站了起来一手指着英万年,一手握着腰间宝刀刀柄道:“你就是那青衣人?你见唐门的人干什么,又为什么想我们出手!”章苦寒劝道:“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英万年道:“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啊?神刀门大多数人都穿青衣,他们不都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青衣人吗?李大侠,你是不是被罗英恒收买了啊,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可曾亲眼见到我?”“不曾!但我一个朋友却真实的见到了,你的眉毛和胡子那么特殊,我相信她是不会认错的!”罗英恒道:“各位,我师傅很有可能就是中了唐门的毒死的!当时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英师弟也在,你为什么这个时侯不向我们告明?”孟公九道:“对啊,还有最让人可疑的是我们在轻烟楼撞见了你,你不仅不跟我们解释,还为了救唐门的那两个人,向我们下毒手!你说你是为了什么?”英万年道:“我再说一次,我没有见过唐门的人,也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青衣人,这次听明白了没有?”孟公九道:“不管事情如何,总之你现在嫌疑很大。你最近不要乱走动就留在神刀门。”英万年道:“你为什么要诬陷我,难道你和这罗英恒同谋杀死廖掌门想嫁祸于我!?”孔氏兄弟道:“对啊,李兄说见到神秘人是英三爷,可有什么证据啊?”李暮清不语。“既然没有证据,那便不可信。”章苦寒道:“眼下还是将费大侠的尸身找地方停放吧,总不能一直让他曝尸此处吧。”众人称是。

  不一会儿人群都散了,只留下神刀门本门的弟子处理。张玄风和李暮清边走边交谈今夜所发生的事。忽然李暮清大叫一声道:“坏了!”“怎么了?”“那副羊皮图落在房间里没有拿出来。”李暮清急忙跑到房间去,一打开房门,果然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见桌子上只剩下那壶吓人煞香,羊皮图果真是不易而飞了。张玄风道:“难道是刚刚??”李暮清点头道:“看来这神刀门里应该有一个内奸,可能杀死费存义的也是这个内奸。”张玄风道:“你认为是谁呢?”李暮清道:“我觉得这英万年是最有嫌疑的人。而且我还曾经听他说过先让廖存义做几天掌门,然后等事情办成了,就要取他的性命。”“原来如此。”“对了,方才问您羊皮图,看您的举止似乎知道那羊皮图是什么东西。”张玄风道:”我也不能肯定,但在我幼年的时候曾经听我师傅讲过一个故事,似乎是一百八九十年前江湖上曾经出现了一个邪魔,在天山的某处建立了一个极其庞大的组织,江湖上称为天山魔宫,他自号天山魔主,身负一身通天彻地的神功。魔宫成立没几年就统一了整个西域武林,但他的野心并没有止步,而是想继续扩大他的势力,他把他的目标放在中原武林,于是率领天山魔宫上全部高手下山,从西往东一路扫灭了不知多少门派,杀死无数高手,中原武林无人能敌,当时江湖上二十个大门派约其在现在金陵的栖霞山上决斗,也就是现在红叶先生所居之地,那一日栖霞山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山上的红叶和鲜血混在了一起,仿佛把整个栖霞山都染红。双方死伤惨重,天山魔宫的百位魔道高手基本上全都死光,只剩下他们的宫主一人逃脱,且身受重伤,传说他在临死之时将天山魔宫的位置画在了一张羊皮卷上随后吐血而亡,因为他的一身绝世武功全部被他收藏在魔宫,所以江湖之人视为秘宝,羊皮图后来被青城和唐门找到,于是率领弟子前去寻找,但不幸天山发生了雪崩,天山魔宫和前去寻找武功秘籍的人全部都被积雪掩埋,无一生还。”李暮清道:“那副羊皮图,难道就是天山魔主临死之前所画的那副?”张玄风道:“那就不得而知了,年代久远,有没有天山魔主这个人都是个未知数,这也可能是我师傅编的神话故事。”李暮清道:“如果是这样,那你师傅也是个有趣的人,没事还给你讲神话故事听。”“那是自然的了,他的名字叫做胡周,顺口胡邹是他的习惯?”李暮清无奈的笑了笑道:“话归正题,如果那副图像你说的一样的话,也能解释通顺,因为那副图是唐门中的两个人送给神秘人的,你不是说那副图最后落在唐门的手上吗?”张玄风道:“我听来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反正师傅跟我说的这个故事是以唐门、青城众高手被雪埋了做结尾的。”二人又聊了很久直到丑时,此时外面也渐渐宁静了下来“算了,时间也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好吧,老朽也该回去了。”李暮清洗漱干净,李暮清头枕双手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他在思考,又过了一个时辰。只听见一阵轻轻的响声,像是开门的声音,李暮清假装深睡想看看是什么东西,他眯着眼睛,似乎看到一个人影蹑手蹑脚的进来,黑暗之中看不清楚长相。那人已经越来越近了,转眼之间已经看到他的面前,那人似乎兵器手指慢慢戳向李暮清的眉心,就当手指离眉心还剩几尺的时候,李暮清忽然睁大了眼睛,只见两只手指之间,发出一丝银光,眼看银光就要触碰到他的肌肤,李暮清忽然用手抓住那人手腕,用大拇指甲在那人手上猛划了一下,那人吃痛,一掌击向李暮清,李暮清也还了一掌,砰的一声,那黑衣人借着掌力激震,向后飘去,随即夺门而出。李暮清没有跟着追出去,而是站起来将门关上,然后又躺回了床上,经过刚刚的事情,他可以安心的去睡了,因为他已经在那人的手腕上留下了记号!方便辨认!而且那人既然今晚失败了,便不会再来,他今晚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可能他一直没能入睡就是为了这个。

  第二天李暮清起的很早,刚刚穿上衣服,洗漱干净,就听到了一声敲门声“咚咚咚咚咚……李大侠”“请进!”那人推开木门,原来是孟公九。“孟兄,那么早来有什么事情啊?”孟公九急道:“罗师兄受了重伤,李兄来去随我看看吧。”李暮清道:“怎么会这样啊?”

  二人来到罗英恒的房间,只见他一身白袍露着胸膛躺在床上,脸色发青,腹部缠着绷带,周围围着几个神刀门流星堂的弟子看护。李暮清连忙上前慰问道:“罗兄,这是怎么了?昨儿见你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变成这副模样是谁下的手啊,可曾看清。”罗英恒艰难的说道:“是我那三师弟……英万年……”李暮清道:“是你亲眼看到的吗?”“是的,我……昨晚刚回到房间,他便跟着进来,他趁我不注意用他那滚背双刀朝我腹部扎了两刀……我用龟息功装死……才捡回一条性命。”李暮清道:“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昨天晚上,也有人要杀我,只不过没有成功。”孟公九道:“这想必也是他干的,他见我们戳破了他,便怀恨在心,想要杀死大家。”李暮清道:“那现在英万年在哪里?”孟公九道:“那家伙早就跑了,我们知道这件事之后就马上派人去他房间找他,没想到进去一看,屋里空无一人,我们又派人在庄上四下寻找,也没发现他,想必自知暴露了,便逃之夭夭了。而且我们还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些东西,想来是他走的匆忙,来不及带走。”李暮清道:“哦?是什么东西啊?”孟公九便让人承上了一黑布包袱,打开道:“李兄请看。”只见包袱里面有一套青色褶子衣,一身夜行衣,还有一个只露双眼的黑色头套。还有一个用阴沉乌木做的小盒子上面扣上了小金锁。孟公九道:“这青色褶子衣,便是那天我们在酒楼里见到的那神秘人所穿的,看开英师兄果然如李兄所言。”李暮清道:“这个木盒子里面是什么?”孟公九道:“现在还不知道,我们试着用斧劈,用刀砍,锤击均无效果”罗英恒道:“不能……把盒子……劈开吗?”孟公九道:“可以是可以,但怕里面有什么重要的物证也给一同毁了。”李暮清道:“我来!”于是左步往前一跨,右手抓住剑柄,将内力运到手臂之上,刷的一声,众人只觉一阵银光闪过,闭了一下眼睛,待睁开眼睛之时李暮清的宝剑还插在剑鞘之中,但那金锁已经竖着断成了两半。孟公九道:“好剑!好快的剑!”他前者是称赞李暮清宝剑,后者也是称赞他出剑的速度。孟公九将木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瓶青红釉的小瓷瓶,一瓶青蓝釉的小瓷瓶,几枚大钢针和一个木筒子,孟公九把筒子拧开,发现里面尽是些细小的银针。孟公九道:“这不就是连杀多人性命的那唐门暗器吗?怎么他也有?”李暮清道:“可能是朱彪、候文留给他的吧。”孟公九道:“这里还有一张纸条。”孟公九将瓷瓶拿起发现瓷瓶下面铺着一张纸,孟公九将纸张开发现上面写着字于是大声念了出来:“红瓶为地狱火水,浸人肌肤,可瞬间使其消融腐烂,此物应小心使用;蓝瓶为凝血散可将本门自制银针浸泡,便成噬魂神针,中者见血封喉。如今赠你二宝,祝你成事。”众人听到此事均大惊失色!孟公九把那地狱火水的瓶塞打开,然后往面前的木桌上倒了一滴,那桌子登时冒气了青烟,冒出一层白泡,发出一阵难闻的气息,桌子表面一层顿时被溶解露出木渣子。几人看了均是大骇,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猛烈霸道的毒药。孟公九道:“想不到啊……师傅原来也是他杀的……这个贼子竟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来!”李暮清道:“何以这样说?”孟公九道:“师傅也是全身腐烂而亡的,想来就是中了这地狱火水,再加上这包袱里的一切!大钢针、噬魂神针、夜行衣这些东西在师傅遇害时都曾出现过!不是他还会有谁呢?二师兄请你下令神刀门弟子在金陵寻找英万年,我也派手下擒他,若他反抗不问生死!把尸体带回来也是一样的!”罗英恒艰难的坐了起来道:“我和他级别相同,我哪有......这个权利这样做呢?”孟公九道:“师傅本来就钦点你为神刀门的掌门,只是让大师兄、三师兄想办法给夺了,现在大师兄已经死了,英师兄背叛师门,我又身在公门,如今只有你才能执掌神刀门,主持大局!你也不希望看到师父辛辛苦苦创立的神刀门就这样衰落下去吧。孟公九道:”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你看看我现在也是受了伤,没有十天半月的是好不了的!“李暮清道:”罗兄请不必担心,我有神医农安民昔年赠予我的创伤药,叫做百草去伤,是他当年用了百种草药炼制而成,涂在伤口处,不出五天便可痊愈,行动自如!说着从怀里掏出瓷瓶的,罗英恒令手下接过。“如此的话,真不知道怎么谢李大侠才好。”李暮清道:“如此小事根本不必谢,只盼罗兄早日将伤养好,小弟便心满意足了。而且你的星流霆击我还没有看到呢,你养好伤之后我定要见识一下,到时候你可不能吝啬啊。”罗英恒笑了笑道:“一定的,就算把这招传给李兄也是无妨的。”李暮清笑道:“哈哈哈.......这是哪里的话,李某在府上也叨扰了几天了,这次来到金陵本来是想游玩一番的,现在总算有时间了!请替我告知玄风道长。”罗英恒道:“那就不留李兄了,五天之后请到这里来,神刀门将为家师举行葬礼。”李暮清道:“好的,到时我一定会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