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残剑刺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巢穴

残剑刺血 陈延之 6019 2019.06.28 08:30

  众人听见孟公九的话,连忙挤过来,只见有一条细麻绳放置在书堆的上面。

  李暮清肯定的说:“这必定就是打开暗道的机关了。”

  萧残阳怀疑道:“你怎么能肯定他不是施放暗器的机关呢?”

  “必定不是!若是的话!就不会放在这么隐蔽的地方了,这样吧,为确保万一,我动手开启,你在身边帮我护法。”

  萧残阳听完他的话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于是将剑抽出,随时准备着。

  李暮清伸出左手握住麻绳,然后用力一拉,只听轰的一声响动,众捕快吓得趴在地上,孟公九道:“快起来!瞧你们这点出息!”捕快们站起来一看原来不是暗器发射,而是书柜竟然朝两边打开,漏出了一条通道,漆黑无比。孟公九留下两个人看守入口,自己率先走进,一入通道,只觉伸手不见五指,当他走出第二步后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赶忙让手下摸出火折子点燃,通道内立即亮了起来,原来这是用青石砌成的阶梯,一直往地下延伸。众人缓缓而行,越陷越深,只感觉阴暗潮湿,当他们快走到尽头的时候,李暮清叫停了他们,然后道:“这地道,阴暗潮湿,适合毒物生存,朱彪、侯文他们可能会在此布下毒阵,我这里有避毒丹,大家先行服下。”说完又掏出十余枚红色丹药给众人服下。萧残阳道:“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丹药,我看你不用行走江湖了,你应该开个药材铺!”李暮清哈哈一笑说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救过神医农先生,他便将一些解毒制丹的方法教给了我,到现在还是受用无穷。”萧残阳道:“他既然是神医,怎么还要你来救,难道他不能自救吗?”李暮清道:“有些事是丹药是医术丹药治不好的!”萧残阳没有答话,众人继续向下前行,没一会儿,道路渐渐平坦,想来是已经到了地下,凭着火折子微弱的光芒,众人可以隐约的看得清楚,这应该是一个地下的溶洞,周围十分的开阔,孟公九嫌这里不够敞亮,于是让捕快们熄了火折子,点起火把,周围登时透亮,他们果然猜的不错,溶洞的正前方还有一条通道,不知通往何处,孟公九让手下先四处看看,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众人被叫声吸引了过去,一个衙役正趴在地上发抖,众人向前一看,原来是一具穿着麻布粗衣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骨架上干干净净的连半点皮肉都没有。“这里也有!”众人应声而去,拿火把一照发现洞内至少有四具尸体的遗骸,都和先前的那具一样化为白骨。孟公九拿着火把放在骷髅头上照了照不解的说道:“看他们的尸体连一点皮肉都没有,应该最少死了在三年以上,而且骨头上也没有任何的伤痕,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就在此时这洞穴里似乎传来了一阵动静“滋滋滋......”

  “什么声音!”孟公九疑问的说道。孟公九顺着声音寻找,发现声音是从东面墙壁上传来的,于是便拿起火把往墙上一照!似乎有些黑色的事物在蠕动,孟公九将脸贴近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些浑身漆黑的小虫子!这些虫,身体细长生有六足,还有两只薄翼,身上布满了细小的黑色毛发,头上长有两只触角,生有六目,口中镶着两只獠牙。“李兄,你见多识广,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何物啊?”李暮清走上前去仔细看看这虫子道:“这东西长得太过奇怪,也可能是此虫习惯生长于地下,所以不被人所知。”孟公九道:“嗯,有理,我们生活在地面上,平常自然是见不到地下的物种。但是这东西是靠什么生存的呢?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供他食用的食物啊。此处地形宽广,而且阴暗潮湿应该还会有别的昆虫,我们还是继续向前走吧。”忽然墙上的黑色飞向孟公九,似乎要扑到他的身上,萧残阳见此,左手一甩,射出一小铁片,那虫子就在空中被截成了两半。孟公九吓了一跳,蹲下去看那只小虫,只见他已被拦腰斩断,伤口处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这些液体一流出体外便在地上冒起了白泡和一阵白烟。众人均不知为何,萧残阳喊了声:“快过来看看。”众人闻声而去,只见他正在低头俯视着地下,大家也随他往地面看去,只见刚刚发出的那枚铁片此刻也冒起了白泡,没一会儿贴片竟然被腐蚀了大半。孟公九身边的一个衙役不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李暮清道:“看来应该是暗器沾上了那小虫的血液,才会这样,那小虫的血液应该具有很强的腐蚀性,被他血液沾到的话就会像这铁片一样。这种虫子的血液和地狱火水的效用差不多,或许就是配置地狱火水的配方。”孟公九一听连忙拿起火把往墙上烧去,将这些黑虫尽数烧死,然后说道:“这下子他们就没法害人了吧!”李暮清道:“这也不一定,后面可能还会有更多这样的昆虫大家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孟公九道:“看样子这些昆虫用火便可杀灭,你们将火油火把保管好,可能还会碰上用场。”李暮清道:“这里估计也没什么东西了,咱们还是继续前行吧。”孟公九点了点头道:“李兄说得对,各位弟兄继续前行。”捕快们听了他的话,纷纷提起了脚步,孟公九还是和之前一样一马当先,通道蜿蜒曲折,四周是用青石砌成的。李暮清道:“看样子这地下是用人力开采而成的,咱们刚刚看到的那几具白骨也许就是当时的工匠,他们几个人可能花了数年的时间才将这里建造成功,但当他们完工时,却不知道自己永远也出不去了。”孟公九道:“不过他们也算走运遇上了我们,等我们出去,定会让他们入土为安。”萧残阳道:“他们现在也在土里,安不安也无妨。”孟公九笑了笑:“说的倒也是。”几人不知不觉中又走了不少路,此时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水坑,水质浑浊不堪,水坑的前方是通道,只有过此水坑才能继续前行。李暮清道:“这水坑不算太宽,用轻功应该能掠过去。”孟公九道:“我们当然是可以过去的只是我的这些手下哪里会什么轻功啊。”萧残阳道:“我们先带一人跳到对面,然后再回来,反复几次,自然能过去了。”孟公九道:“实在不行的话可以让他们游水过去。”李暮清道:“这水质浑浊看不清内在,里面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贸然下水,不太妥当,我看还是依萧兄的意思吧。”“那好。”李暮清说完,孟公九就找来一个捕快,左手仅仅将他搂住,然后将内力运到脚上,猛地一跳,便越过了水坑。李暮清见此法可行也带着一个捕快跳了过去,三人反复进行了几次,所有人便都安全的到达了对岸。就在此时突然响起一阵“滋滋滋”的怪声,“这声音好像是从头顶发出来的,众人抬头一看,只见水坑的上方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黑虫,和之前见到的那种一模一样,就在此时身边的衙役得了个喷嚏,似乎惊动了他们,一堆黑虫突然飞起袭向众人,众人大惊,萧残阳、李暮清和孟公九三人猛运内力双掌同时拍出,一震掌风激荡,黑压压的虫子便被震死大半,落到了水里。剩下的虫子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冲向众人,总人慌忙拔出兵器左砍又削,登时便砍落了几十只。李暮清道:“赶紧用火把驱虫!”中让你听了他的话连忙挥动手中火把,那些虫子感觉到了火把的温度便不再靠近。孟公九道:“有没有办法消灭这些虫子。”李暮清道:“有了!你不是有带火油吗?把他拿出来。”孟公九随即让手下取了一坛火油,李暮清将火油放在左手里,右手拿着一把火把。忽然将火油向水坑上方甩去,砰地一声,坛子碎裂,李暮清紧接着将火把向空中抛去,火油一遇到火顿时引燃,虫子们下的惊慌失措,但也躲不及了,火焰的温度已经将他们烤熟连同引燃的火焰一齐跌落到水里,只见水里密密麻麻的尽是这些虫子的尸体。孟公九道:“还是李兄心思缜密啊。”众人连忙称赞。萧残阳却道:“你看你们的兵器。”众人听他言语均看向自己手里的兵器,只见兵器大多数都被昆虫的液体腐蚀,出现了缺口,只有萧残阳和李暮清的长剑完整无缺。孟公九道:“二位兄弟的兵器材质,想必都是与众不同吧,这毒药竟然也侵蚀不动。”李暮清道:“咱们还是继续前行吧,可别让贼人跑了!”

  几人顺着通道又一直往前行走,没过一会儿便看到远处散发着亮光,近些一看,原来是一座石室,石室的大门是开着的,孟公九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人,便走了进去,石室内相当开阔,所有用品器物一应俱全,东边摆放着许多的木柜,南边摆放着一尊大水缸,李暮清、萧残阳朝那尊大水缸走去,发现水缸里泡着许许多多的黑虫,似乎都被捣碎,或是切成两半泡在水中,就是之前遇到的那种,水缸里面还飘着几根骨头,已经被毒水侵蚀了大半,李暮清道:“原来这地狱火水就是这样炼成的!这么一大缸最起码能毒死几千人了。”萧残阳道:“他们在这里养了那么多的毒虫,就不怕危及到自己吗?”李暮清道:“唐门本就是是天下第一用毒门派,既然会用毒,自然会解毒,相信他们的身上也应该有避毒之物。”

  孟公九道:“李兄,快过来看啊。”原来孟公九发现了一件挂在墙上的外衣拽撒。李暮清道:“这衣服怎么了?”孟公九道:“这好像是英万年惯穿的一身衣服。”李暮清道:“你那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孟公九道:“看样子英万年应该就藏在这附近。大家小心行事!”这时一个小捕快在一个花瓶下发现了一个拉绳,众人赶忙拥了过来。李暮清道在旁边的墙上敲了敲发现,墙板是中空的。

  李暮清道:“看样子人应该就藏在里面了。只怕他们现在已经有外人到来,已经在里面做好了准备,大家小心行事!”众人抽出兵器,做好准备,其中的几个捕快此刻已是大汗漓淋,无比紧张,孟公九猛拉了一下拉绳轰的一声墙壁突然打开,两个捕快持刀冲了进去,只听两声惨叫“啊!啊!”陷进去的那两人似乎已经遭遇了不测。萧残阳见此单刀直入直接冲了进去,只听“嗖嗖”两声,两点寒光袭来直射向其身,萧残阳一个鹞子翻身躲了过去,但还没完!又有数十点寒光袭来,范围之广,就算再用轻功也是躲不过去的,只听“唰”的一声萧残阳将腰间黑剑拔出,连舞数十剑,将身体罩的是密不透风!数十点银光皆被宝剑击落。门外的人见此机会全部冲了进去,只见萧残阳站立身前,对面是两个人,一胖、一瘦正是之前见到的朱彪、侯文!之间二人站立在对面手中拿着板斧、镰刀。看样子是要有一场大战了!

  孟公九此时道:“你们二人已经害了多条人命了,还不乖乖束手就缚,更待何时啊?”

  朱彪道:“你个龟儿子算什么东西,凭你的武功能拦得住我们兄弟吗?”

  孟公九听后大怒道:“好!那今日就让你看看官爷我真正的实力。”说着抽出腰间雁翎刀,冲向二人,侯文左手一甩,直甩出点点寒星,如星罗密布一般,孟公九左脚跺地一个大鹏展翅跃到上空躲了过去,紧接着使出那招开天辟地,劈向二人,朱彪横斧格挡,咚的一声,两件兵器碰撞出一丝火花,二人均被力道震得虎口发麻。朱彪道:“好大的力气啊。”随即旋转身子,将斧头化作旋风一般,劈向孟公九,孟公九大惊连刺连劈,猛攻了十余招,才将其化解,孟公九双手握紧雁翎刀,使出内力,向朱彪猛砍数刀,朱彪左躲右闪,然后一个狸子打滚,从孟公九胯下钻到背后。向其后背猛劈一斧头,孟公九将刀向后贴在后背上,斧头便没有砍入身体,但这一斧头也震得他脊椎骨隐隐作痛。孟公九身子不转,倒使刀法向其连攻十余刀朱彪被逼得连连后退,众人没想到孟公九还会这样的招数,此时侯文左手一甩发出一个银针攻向孟公九,他此刻正在作战,哪能看得清楚,就算看得清楚也避不过去了。李暮清大叫道:“卑鄙小人,休放暗器。”但此时萧残阳已经先一步动手,他放出一块如指甲一般大小的铁片,将银针打歪。还好有惊无险!李暮清登时大怒运起手中长剑攻向侯文,侯文忙使镰刀对敌,但李暮清的武功毕竟要高出他很多,还没拆到三十招,手中镰刀就已经被长剑击飞。李暮清一剑刺向其胸前,但这一剑到了胸口竟然刺不下去,李暮清大惊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样的妖法,仔细一看原来在他双手之间有一条很细的丝线竟然缠住了宝剑,李暮清右手一抖,将宝剑从丝线中抽了出来。李暮清心想:“真丝线莫非使用天蚕丝所造,剑竟不能将其砍断!”于是便使出春风化雨向其连刺数十剑,天蚕丝虽然厉害,但也只有一条,在如此凌厉的剑法下,也万难抵挡,不出所料,侯文身上的衣衫已被剑气削烂大半。侯文支撑不住向后退去,李暮清望见空档,左脚踏地飞上前去,一剑架在侯文的脖子上。侯文惊得一身冷汗,不敢动弹。

  另一边孟公九和侯文已经斗了五十余招,仍然未分出胜负,孟公九见此人武功甚高,不次于自己,登时将自己生平所学,全部施展开来,登时占了上风,然后又使出狂风十五斩,刀式一起,犹如疾风骤雨,朱彪已然看不清楚他的招式,只能凭借他的手腕来看他出刀的方向,然后运斧抵御。朱彪勉强抵挡了十几招,此时他已经是汗流如注了,眼看就要落败,猛然向后一飘,从怀里摸出一个圆球甩向地向,砰地一声,圆球炸开,冒起一阵紫烟,众人均被呛得捂住口鼻。此时他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失心亡魂烟,你们吸入了此烟,不出一会儿就会疯癫而死!哈哈哈......”

  “是吗?”话音刚落一阵强风袭来吹散了烟雾,强风打在朱彪的身上,朱彪只觉舌尖一甜,吐了口鲜血出来,然后飞出几尺跌落到了地上。原来是萧残阳发出一掌,震飞了朱彪!

  朱彪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又吐出了几口鲜血,痛苦地说道:“你们中我的毒烟,为什么一点事情也没有?”

  李暮清笑了笑道:“我们早就料到你会放剧毒暗器,所以在来的路上已经早早的服下了避毒丹,五个时辰之内任何毒药都起不了作用!你没想到吧!”

  孟公九看自己有两个手下中了他们的暗器身亡,登时大怒,朝着朱彪踹了几脚,又抓住侯文打了几巴掌,这才顺了口气,说道:“你们两个小贼,杀了我两个手下我绝饶不了你们!快说!你们究竟做了多少恶事!赶快如时招来!”朱彪道:“我们没做过任何事!我们只是在这里闭关,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闯了进来,我以为你们是贼人,出手自卫,又有什么不对!?”孟公九道:“事到如今,你们还敢狡辩,你们在酒楼出手袭击我们,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朱彪道:“当时你们鬼鬼祟祟的在门前,我们以为你们是歹人,自然会动手了。”孟公九大怒道:“小子!任凭你舌吐莲花,也是没有用的!快说!英万年在哪里?”朱彪惊恐道:“你怎么知道他?”孟公九笑了笑说:“怎么样,露馅了吧!我们早就识破了他的诡计!是不是他杀了神刀门的掌门快说。”朱彪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来的时候听说神刀门的掌门已经死了!”孟公九道:“还想狡辩,到时候把你们抓到公堂大刑伺候,看你们招不招。”朱彪道:“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那为什么神刀门的掌门是中了地狱火水之毒死的?”“英万年本身就会这些东西,听他说他以前好像在唐门呆过几年,学过制毒之法,他精通噬魂神针和地狱火水之法,我们两个本不会做地狱火水,只会施神针!”“好!那我问你,廖存义是不是英万年杀的?就是神刀门继任的掌门!”侯文道:“这个好像是他干的!听他说过要除掉廖存义,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谁是廖存义,只知道他是神刀门的大师兄,当上了神刀门继任掌门,只是好奇英万年为什么不自己做。我们只是唐门派来给英万年送东西的。”孟公九道:“送东西?就是那半幅羊皮图?”侯文道:“是的!”

  ”那么另外一半的地图在哪里呢?我当初见你们一人背了一个盒子,另一个盒子里装的就是另一半?”

  “那个盒子是个空的,是用来做疑兵之计的,那幅图好像就只有那一半!”

  “那你们是唐门掌门派来和他接应的?”

  “是的!掌门命我们将盒子送到轻烟楼,说是那里有人和我们接头,我们其实一开始也不认识英万年!只是后来他才向我们告知了姓名。掌门还命我们听他的调遣。”

  李暮清突然道:“那你们为什么要杀金算盘?还有就是和你们在一起的那个老道士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