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残剑刺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毒阵

残剑刺血 陈延之 6063 2019.06.27 08:30

  “你身边的这人,是个杀人凶手,有人看到他在鹤鸣楼一连杀了十个人,他犯此重罪,今日被我撞见了算他倒霉,弟兄们动手!”说完向身后的衙役、捕快打了个手势,众人跟他已久,知道他的意思,纷纷拿刀向萧残阳砍去。萧残阳端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眼看刀就要砍到头上时。突然蹭的一声,萧残阳连同他那张坐着的椅子一起向后飘去,停在数丈之外,刀并没有劈到人!落在了桌子上,将桌子劈成数段。李暮清忙道:“孟兄,不可妄动啊。”孟公九道:“你不要管了,这厮竟敢拒捕,弟兄们给我把他擒了。”孟公九一时情急根本没理会李暮清。此时萧残阳已经将他那把黑剑放在双腿上,右手握住了剑柄,看样子随时都会出剑杀人。李暮清见到他这个举动,连忙大叫道:“萧兄,不可随意杀伤人命!”此时有一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持刀便要砍,萧残阳没有拔剑,而是将剑柄向前,大力一点,便点中那人胸前穴位,这一刀便劈不下来,李暮清见他没有使杀招登时也松了一口气,后面几人见此人武功如此之高,只用剑柄,就将一个兄弟给制服了,心下有些害怕均往后退了几步。孟公九见手下怯弱便说道:“你们十三人一起上,不怕抓不到他。”那几人一听觉得有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余下十三人齐上,萧残阳处变不惊,并起双指凌空虚点几下,便点倒了冲在前面的五个人,后面八人冲上前来,李暮清从座位上站起,将剑鞘对准众人,随后一个凫趋雀跃飞到众人上空,然后在空中朝着众人的肩膀连点十余下,那八人肩膀顿觉一酸,兵器随即跌落在地。萧残阳正好落在他们中间,左转右旋,用肩膀撞穴,便将剩下的八人定住。

  孟公九见手下均被制住,唰的一声抽出腰间雁翎刀来,使出一招横扫千军,这一招本能用于各种兵器,孟公九用刀使出威力更大,萧残阳不慌不忙竖剑一档,只听“咚”的一声,宝刀便砍在他黑色的剑鞘上,发出一丝火星。原来他的剑鞘是用特殊材质,似乎比钢铁还要坚硬,所以这一刀才没有将其砍毁。萧残阳向上一拨,孟公九只觉一股力道传来,忍不住想后退了几步,随即又使出一招力劈华山,向其头顶砍去,萧残阳随手一点,剑鞘便点中孟公九的手腕,使其不得不停下来,孟公九也算久历江湖,从来没遇到过如此的对手,登下使出廖雪峰所传之狂风十五斩,此套刀法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猛,使出来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让敌人避无可避。萧残阳道:“这刀法还算有点意思。”随即提手猛刺,斜砍,二人顿时拆了十三招,孟公九自以为这套刀法雄浑霸道,萧残阳必定招架不住。岂知萧残阳在江湖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会过无数名家,他的经验足以料敌机先。孟公九每出一刀,都被他化解于无形。孟公九大惊忙使出十五斩中后两斩,一招覆雨翻云、一招死离生别,这两招是狂风十五斩中威力最大的两招,而且孟公九连使这两招,威力更具。刀风产生的气流将地下尘土都卷了起来。萧残阳运起内力将剑横扫,只一下就将孟公九震飞,跌倒地上。李暮清连忙将孟公九扶起,帮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李暮清道:“其实孟兄误会了。”孟公九道:”哦?有什么误会?“李暮清道:“我这位朋友确实在鹤鸣楼杀了人,但他杀得全部都是该杀之人。”“这是什么意思?”“你可知道被他杀的都是什么人吗?”“不知道!”“那些人就是雾灵十五剑,他们在河北欺男霸女犯下了不少的命案,这位兄弟将他们杀了也算得上是为民除害啊。那些人要是被孟兄撞见了,孟兄也不会不闻不问的。”孟公九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些人若是被我撞见了,我也一样会取他们的性命。”李暮清道:“你和我的这位朋友也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识了。”孟公九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位兄弟的武功的确很高,不拔剑都可以将我打败,若是出剑我此刻恐怕已经伏尸当场了。”萧残阳道:“你能这么说,可见也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孟公九笑了笑道:“这算什么,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没必要硬充好汉,那样只会自取其辱,这种事我孟公九是不屑去做的。”李暮清称赞道:“孟兄境界果然高人一等。”孟公九道:“哪里的话,对了,还不知道这位兄弟,姓甚名谁,身手竟然如此高强,是在令人佩服。”李暮清道:“我这位朋友叫做萧残阳,在江湖上也是有名的剑客,孟兄应该听说过的。”孟公九道:“哦,原来是萧兄,确实是久仰大名,家师生前也说过萧兄和李兄的剑法可以称得上是武林双绝。”萧残阳道:“过奖了!”孟公九道:“还请萧兄见谅解开我这些手下身上的穴道。”萧残阳点了点头然后凌空虚点虚点十余下,那些衙役便活动自如了。孟公九道:“多谢萧兄!”李暮清道:“对了,还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孟公九道:“什么事情啊?”李暮清道:“你这两天有没有见到金算盘呢?”孟公九道:“没有啊,他不是在神刀门吗?”李暮清道:“我们在紫金山下曾经见过他,但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魂断紫金山,而且是中了地狱火水而死,死相和令师一模一样。“孟公九大吃一惊道:“是吗?难道又是英万年干的好事。”李暮清道:“动手的不是他,是唐门的朱彪、侯文再加上一个老道士,但主使人是不是他就不得而知了。”孟公九道:“没想到就连金算盘也落得如此下场。朱彪、侯文他们为什么要杀他呢?”李暮清道:“好像是为了上次我们得到的那半副羊皮图。”孟公九道:“那羊皮图不是在你身上吗?”李暮清道:“是啊,可是就在费兄遇害的那天,这羊皮图便丢失了。听朱彪、侯文讲应该是让金算盘偷走了,所以他们才杀了金算盘,把图谱抢了回来。而且金算盘也应该和他们早有联系。”孟公九道:“那图谱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竟有那么多人争夺。”李暮清挠了挠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玄风道长说过,那羊皮图里记载这一个神秘的地方,里面藏有绝世武功,看样子有可能是真的,不然他们也不会全力抢夺了。”孟公九点头道:“原来是这个原因。”李暮清道:“你们有没有查出朱彪、侯文的藏身之处呢?”孟公九道:“我已经派手下加紧追查了,发现他们在城西的一条小巷子里出入,那里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巢了。我们本想派人前往查探的,正巧碰到了你们,不如我们就一同前往吧。”李暮清道:“萧兄,你意下如何。”萧残阳道:“去看看也好。”孟公九道:“两位就一同前往,无论他们武功有多强,只怕遇到二位也要束手就缚了。快叫人牵些快马来。”萧残阳道:“马蹄声太重,容易被人发觉,依我看还是步行前去稳妥。”李暮清道:“是啊,还是应该小心一点,可别让他们再跑了。”孟公九道:“说的有道理。小三子你去带路,你还记得地方吗?”一个年纪较轻紫衣跨刀的小捕快应声说道:”我的记性是出了名的好,总捕头就放心吧,有我小三在这,不论他是哪家的坏人、恶霸都逃不掉!”孟公九夸赞道:“好!有志气!前面开路!”那小捕快趾高气扬,走在前面,像是孟公九、李暮清、萧残阳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一般。李暮清道:“这小捕快确实有意思。”孟公九笑道:“是啊,我有意收他为徒,把我抓贼的技巧传给他,也算给自己的这门手艺找个传人吧。”

  走了一会儿,在一条巷子口,小三子在前面停住了脚,回头道:“就是这里了,我前几日就在这里看见一个肥猪和一个瘦猴子似的人。”孟公九打了个手势,众人便一起进了巷子,只见尽头有一座宅邸大门紧闭,孟公九爬到门上,透过门缝去看院内。“里面没有人。咱们把锁撬开进去。”小三道:“这锁在里面,用重物将门击烂吧。”李暮清道:“不可,不可,这样的话一定会惊动屋内的人。”萧残阳,抽出手中的宝剑,将剑身刺入门缝之中,然后向下一划,们自然而然的打开了。孟公九往地上一看,只见一只金锁被劈成了两半落在地上,连忙向萧残阳竖了大拇指并小声说道:“砍金断玉、削铁如泥,果然是一把好兵器。”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走进院内,每人都蹑手蹑脚的,只有萧残阳和李暮清正常行走,因为他们都是轻功极高之人,可以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使旁人察觉不到。进入院内,众人便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只感花红柳绿,鸟语花香,院内种满了花草树木,还有许多的石雕,个个刻得栩栩如生,不时有几只飞鸟站在其上,此地真是别有洞天。园林的远处有一所大房,被花草阻隔着。孟公九道:“快找找有没有道路通往那所大屋。”没一会儿就有了回音。“找到了,我找到了,总捕头快来看呀。”原来是小三子发现了花草丛中有一条狭窄的小路,便大叫了起来。孟公九气愤道:“你这小子叫嚷什么!万一打草惊蛇我唯你是问!快去前面探路!”小三子将袖子上撸在手中涂了两口吐沫,轻轻一搓便一马当先,众人也紧跟着他的脚步进入花丛,行至一半,周围的花苞忽然冒起了一阵黄烟,众人直感觉到一阵清香,孟公九道:“这是什么奇异花朵,怎么那么香。”李暮清道:“这可能是有毒花粉,大家捂住口鼻,加紧通过,万不可在此停留。”孟公九道:“李兄说得对,大家加快步伐。”就在此时前面的小三子突然停住了步伐不再向前行走,也堵住了后面人的去路。孟公九道:“小三子,你停下来干什么,赶快出去。”小三子将身子转过来,原先稚嫩的面孔如今已经变了一副模样,变得恐怖!可怕!只见他眼球已经充血发红,口鼻均流出了鲜血,脖颈青筋暴起,张牙舞爪的冲向众人,他此刻已经不像是一个人了!而是向一只发疯的猛兽,扑食猎物一般。萧残阳见此情景,凌空一指,直点他的腿上穴道,想让他动弹不得。哪想到小三子并没止步,依然向前扑来,萧残阳这凌空一点竟然没能成功!这是为什么!?这时小三子已经扑倒了一个捕快,双手掐住他的脖子,那捕快立即喘不上气来,两眼上翻,涨红了脸,眼看就要被小三子给掐死了。萧残阳突然向其后脑一击,虽然没用多大的劲力,但也足够让他昏倒,不再继续伤人。小三子果然倒地。此时又有一个捕快变的跟他一样,神志不清,向众人扑来,伸出五指向孟公九抓去,由于地方狭窄,孟公九躲闪不及,胸前被他衣服被他抓破,伤到了皮肤。但他也算镇定自若,伸出左臂一搂,就将那人的脖子搂住,右手作拳,轻轻使了一点内力,拍向那人的后脑。那人登时昏迷。孟公道:“这可如何是好?只怕我们还没出去,就变成半人半兽的怪物,在这里自相残杀了。”李暮清眼珠一转,拍了拍手道:“”有了!”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打开塞子,放在鼻子间闻了闻然后交给孟公九,孟公九接过瓷瓶,带着疑问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啊。”李暮清道:“这是神医农先生送给我的避毒之物,你把它放在鼻子前闻一闻就可消除毒气的影响。”孟公九听后连忙依照他的方法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顿时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身体也灵活了许多。众人遍照此法,一一吸食。孟公九又命两个衙役背着小三和另外中毒的那人,加快步伐前行,众人行了许久终于看到了出口,马上加紧步伐走了出去。走出花园拨云见雾一般,顿时觉得胸口有一口闷气排出。李暮清道:“看来刚刚的花丛定是敌人所设置的毒瘴,一旦进入就会被花苞中释放出来的黄色花粉迷失心智,做出一些常人无法估计的事情。”孟公九骂道:“他娘的,这花从看似艳丽,实则是笑里藏刀啊,改天大爷派人将这些花花草草一把火全烧了,免得它继续害人!”衙役将中毒的二人放在地上,孟公九掏出一块手帕为他们擦干脸上的鲜血。

  “李兄你看看他们还有没有救啊?”孟公九着急的说道。

  李暮清道:“他们只是被花草迷了心智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说着便走上前去,一人喂了一颗药丸,又将两人扶起盘坐双手按住二人的后背,运起内力,那儿人从肚中吐了一口清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孟公九道:“谢天谢地!你们两个臭小子,总算是命不该绝。”小三一脸茫然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不是在花丛里吗?怎么突然到这儿了。”听他言语似乎将先前的事情都给忘了,被他掐脖的那个捕快照头给了他一记爆栗“你还好意思说,刚刚你发疯了差点就把我给掐死!”小三子一脸茫然道:“是这样吗?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

  李暮清搓了搓手掌说道:“看样子这毒物应该只对意志薄弱、杂念较多的人有效,我们几个没有慌乱所以没有中毒,小三子则是因为年纪小定力差,至于另一位应该是一时情急,杂念忽生,所以才被迷了心智,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我们被发狂的二人拦住,在里面久久不能出来,只怕心情都会烦躁杂乱,到那时估计都会着了这毒物的道儿。”孟公九对小三子狠狠地说道:“听见李大侠说的话了吧,还是好好练练你的定力吧,别天天说大话了。”小三子傻笑了一声道:“不会了。”孟公九道:“各位现在请听我部署,小三儿、李子你们两个受了些伤,所以你们不必跟着进去了,我把你们留在这里守住门口,敌人若是逃了出来就给我把他拦住!我和李兄、萧兄还有剩下的人进去,里面还不知有什么机关暗器等着我们呢,所以各位进去之后一定要小心,听我指挥,不要随意走动。”众人均点了点头。小三儿道:“放心吧,总捕头我一定守好你交给我的岗位,让他连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孟公九对他笑了笑然后道:“各位开始行动,李猛、韩峰你们两个撞开门,剩下的人跟我冲进去,要是遇到反抗,就给我格杀勿论。”李猛、韩峰这个时候已经准备好了,孟公九举起右手向下一挥,只听当的一声门已经被撞开了,孟公九一马当先,进了房间后登时使出一招横扫千军,这一招他铆足了力气,只听轰的一声,竟然无人应声倒地,但是却劈碎了一把木凳。众人进屋后左右盼望,发现屋内竟然是空无一人,只有些桌椅还有一个大书柜,上面放着些青红釉、或是前代青花瓷的古董花瓶。孟公九吐了口吐沫道:“呸,没想到竟然不在这里,害我们白跑了一趟。”孟公九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想歇歇脚,哪知刚坐下,忽听嗖嗖两声,不知从那里放出了两只弩箭射向他!这下子可坏了,他毫无防备!纵使现在使刀抵御也是万万来不及了,眼看箭就要射到他的身上了。就在此时李暮清与萧残阳同时出掌,众人只感觉一震强风吹过,登时站不稳脚,摔在地上。那两只箭也被掌风震折,改变了方向,没有射中孟公九!孟公九吓得拍了拍胸口,舒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道:“哎呀,这回可真是要多谢萧兄和李兄出手相助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请受我一拜!”说完便要向李暮清和萧残阳磕头,李暮清赶紧拦住道:“这是干什么呢?孟兄!这是我们该做的,若是我有难了,相信你也一定会出手相助的。”孟公九道:“那好,二位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不会推辞,哪怕是要我的命。”这孟公九也是个性情中人,但他的行为惹得李暮清、萧残阳心里发笑。

  孟公九道:“这弩箭究竟是从那里发出的?”萧残阳指了指房梁道:“你们看看!上面装有弩机,对应着每一张椅子,机关应该是在椅子上,你往上一坐就会牵动机关,房梁上弩机正好对着椅子你做的椅子发射弩箭。”李暮清道:“设计这东西的人可当真是心思缜密,他恐怕人们过了花园里的毒瘴,便又在这里设了一道关卡,若有人进入房间,发现四下无人,便会放松警惕,恰巧这里又有几张椅子,进来的人便会不自觉的坐上去。那时机关一放便能将进来的敌人清扫!就凭这两道关卡就算敌人没有死光,也必定折去大半的战力,他对付起来就容易的多了。”孟公九道:“可是这里是一个空巢啊!他们这么精心设计又有何用呢?”李暮清道:“这里绝对不是一个空巢,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设下重重关卡了。应该是有机关暗道,大家四处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得到!”众人听了他的话,便立即行动起来,捕快们怕再触碰到什么暗器的机关,所以个个小心翼翼的。孟公九从那书柜上拿出一本书翻了起来,没发现什么就将书扔在一旁,回过头来突然间他说了一句:“找到了!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