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残剑刺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真相

残剑刺血 陈延之 4300 2019.07.03 21:35

  “那他藏身在神刀门的哪个地方呢?请李兄告知!”

  李暮清道:“他就在这大厅之内!”

  罗英恒听到他说此话语登时大惊:“他在这里!?李兄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这里也没有藏身的地方啊?”

  李暮清道:“我没有在开玩笑!而且他也不必藏起来!更没有藏起来!”

  “哦?李兄说的话太深奥了,我实在是搞不懂!”

  “因为英万年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和我对话!”

  罗英恒笑道:“李兄这是何意?”

  “因为你就是英万年!”

  罗英恒的表情凝固了起来,随后干咳了两声:“我想李兄一定是喝醉了!我明明是罗英恒啊!怎么成了英万年了?难道你以为我是英万年易容假扮的?”

  “你并没有易容!你应该也不会易容!”

  “那你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你既是英万年,也是罗英恒!”

  罗英恒摇了摇头道:“李兄你真是有些语无伦次了!”

  “因为这个世上有两个英万年!一个真的!一个假的!真的那个已经被你杀死了,只剩下你这个假的。”

  “哦?何以见得呢?”

  “我和孟公九那一次在轻烟楼偷听过你和朱彪、侯文说话,还和你交过手。后来我又在画舫上见到你,但是我当时并没有看到你的面貌,只是听你们对话,他们称你为英先生,话语中又提及神刀门的事情,还说费存义活不了几日,我凭你的言语自然觉得是英万年和他们二人在接触,所以我一直都被误导,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上了你的当!”

  “你继续说下去!你怎么上了我的当!”

  “因为你一开始就是用英万年的名字和身份去接触唐门,接触朱彪、侯文二人,他们没有见过真正的英万年自然不会对这方面有什么怀疑,这也使我产生了错觉!后来费存义被人杀死,我记忆起客栈中你所说的话,自然将矛头指向了他,认为他就是杀人凶手。但你第二天中伏受伤便引起了我的怀疑!”

  “哦?”

  “因为英万年那时候已经是我重点怀疑的对象了,他再向你下手的话,实在是太笨了,我觉得他不会这么做!于是我便给你了一瓶疗伤药,说是神医农安民送给我的疗伤圣药,可以让伤口在五天之内复原,其实那只是一瓶普通的疗伤药,你却信以为真,觉得我不会在此事上说谎,而且此时送这种神药给你正好帮了你的忙,让你可以有理由提前复原。但这却使你暴露!后来我和孟公九发现了你在城西的巢穴,带人去围剿,在密室里发现了英万年的衣服,以及一口大水缸,还有泡在水缸中的残骨,其实那副残骨就是英万年!是你将他泡在了装满地狱火水的水缸之中,变成了那副样子!抓住了朱彪、侯文,但是却不知道你此时也在地道之中,当我们要出去的时候,你就在远处将英万年的滚背双刀甩出,杀死朱彪、侯文让我们没了线索。但是你怕出了纰漏就在路上假装与我们偶遇,目的是想探听我究竟知道多少的内幕。我给你的药并不是神药,你又怎么可能在短短五天之内便可以行动自如呢?而且那一次也让我找到一个重要的线索!”

  “什么线索?”

  “就是墙上挂着的那首夜雨寄北的古诗!我在想你为什么偏爱这首诗,听孟公九之前说过你曾经到过汉中之地,汉中距离渝州也是不远,唐门就在渝州,所以你很有可能到过那里跟唐门学习用毒技巧,再后来果然证实了这一点!你不会想到我们会在地道之内找到你的另一处秘密基地吧!”

  罗英恒听到这里身体一震:“你......”

  “在那里我和萧残阳发现了你在墙壁上画的图画,最后还写了一段话,而这段话和你之前夜雨寄北的笔记可以说是一模一样,我便想到是你!一个聪明的人往往有一些癖好,你喜欢书法,所以在画完图画之后,写了一手好字!也就是那行字让我认定你就是凶手!”

  “哈哈哈......李暮清果真是了得,到此刻我也不怕承认,不错是我杀了费存义和英万年!”罗英恒此刻终于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那你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仅仅是为了那张羊皮图!?”

  “不错!看样子这些事情你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你可知道这羊皮图有什么秘密吗?”

  “听说和天山魔宫有关!”

  “不错!我没想到你连这也知道!不知李兄可愿意听这个故事吗?”

  “愿闻其详!”

  “我本出自寒门,在我七岁的时候父母便在一场瘟疫中死去,我从此没了依靠便流落街头靠讨饭乞食为生,几乎饿死,那时候我觉得人生是如此的暗淡,上天为何如此薄待于我,但就在这段时间我遇到了师父,他待我很好,将一身武功传授给了我,带着我和廖存义、英万年一起为神刀门的基业开疆扩土,后来又让我们师兄弟三人去别处学习其他门派的精妙武功,我也就在那时候去了汉中,跟随镇远镖局的总镖头学习武艺、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这镇远镖局根本没有真材实料,他们的武功更是不知一晒,我便离开了镖局,独自在川蜀游荡。有一次在重庆府我遇到了唐门掌门唐天,亲眼看到他的下毒功夫,便求他收我为徒传授武功,这些我已经写在石壁之上了,你既然看过了,也应该都知道!”

  “是的!我确实知道!”

  “唐天对我非常好,将一身武功都传授给了我,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个大秘密,也就是关于天山魔宫的秘密,听他说唐门先祖曾经得到魔主的羊皮图去天山寻宝,不幸的是他们全都被雪崩给埋葬,这羊皮图也就遗失了。我在唐门待了几年后便回归神刀门,继续为神刀门效力,不知不觉也将这件事淡忘了,但是就在半年前唐天突然来信说是已经发现了那羊皮图的下落,并且愿意将这羊皮图交给我,让我帮他找到魔宫。”

  “哦?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为什么会交给你呢?”

  “因为他参悟不透羊皮图的秘密,还有可能是因为我曾经认他做过义父,他比较相信我,觉得我能够将羊皮图的秘密弄明白,等我知道秘密后再将秘密告诉他!”

  “如果你真的明白地图中的秘密会告诉他吗?”

  “这个就很难说了。”

  李暮清点了点头道:“那就请你继续说吧。”

  “我与唐天互通书信,让他派人将羊皮图送来,但千万不要告知来者是何物,也不要告知他们我是谁,这样做当然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全,这地图乃是重宝被江湖人士知道了可不得了,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这个消息怎么被英万年知道了,他要挟我!让我将地图交给他,要不然便将这件事情大肆宣扬出去,我说愿意将地图的秘密与他共同分享,可是他偏偏贪得无厌,非要独自拥有,我便起了杀心,而且还制定了一套详细的计划。”

  “哦?什么计划?”

  罗英恒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杀了我师父廖雪峰!”

  李暮清愣了一会儿道:“你师父不是待你很好吗?你为什么会这样做?”

  “师父自然是待我很好,只不过我需要他死,只有他死我才有理由继承神刀门掌门的位置,那时我大权在握就可以将英万年逐出帮会、再派人杀了他,但是我一个人似乎很难成事,我需要一个助手,于是我找来了金算盘,这人是一个内心充满嫉妒的人,他嫉妒师父的财富、家业、势力,早就想除之而后快,我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就暗中和他联系,让他帮我,万一我失手的话,再由他进行照应,事成之后我答应给他十万两,他也一口答应了。”

  “你难道不知道你师父本来就属意你做掌门?等你回来就会将掌门之位传给你。”

  “这事情我本是知道的,但是没办法!师父如果不死,就算把掌门之位传给我,我办起事来也是极不方便的。所以他是必须要死的。”

  一个人为了权利、为了金钱可以将恩师、至亲视为路上的绊脚石,一脚踢开,这是李暮清没有想到的。

  罗英恒接着道:“于是我向师父提议,让我们三位师兄弟,到周围分舵视察,将其他两位师兄弟调离了金陵,而我又从中途返回,我知道师父会举行自己六十岁的寿辰,所以我打算在那天下手,因为师父在那天的警惕性一定是最低的。”

  李暮清道:“但是现场却有成千上百的武林高手,你怎么能保证全身而退?”

  罗英恒笑了笑道:“这你就不必问了,总之后来的结果你也已经知道了,师父和我那万崇海师弟都被我杀了,而且我也确实是全身而退!”

  李暮清道:“不错,看样子你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

  “当我杀死他们二人之后的第二天,我就假装从外地刚刚赶回,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于是我便假说唐门和师父有仇,然后没过多久就传来师傅的死讯,因为我杀他的时候用的是唐门的剧毒,你们根据我之前的话自然将四川唐门列为重点怀疑对象。师傅已经死了,我本以为我可以继承掌门之位了,却没想到......”

  英万年顿了一下随后道:“却没想到英万年竟然拥立费存义做神刀门的掌门,还教唆两堂弟子前来反我,我见势头不对便现将掌门之位让与费存义,表面上一副毫不在乎的摸样。本来费存义用不着死可是他偏偏对掌门之位有所觊觎,坏了我的大事,自然也不能留他了。就在这时我与唐门约定的期限已经到了,朱彪、侯文已经到了金陵,我便和他们会面,在这过程中我自称是神刀门第三弟子英万年,他们以前没有见过我,唐天也并没向他们提起我,所以他们信以为真,这中间他们将羊皮图交给我,没想到却被你给发现了,地图也被你拿走了是我没有想到的,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你在神刀门居住我自然有办法能将地图取回。”

  李暮清道:“接下来应该就是你杀费存义的过程了吧?”

  罗英恒笑道:“不错!那天我偷偷跟踪费存义和英万年,跟了很久!直到他们二人分别我才下手,我突然出现,骗他到我那座大宅里去,说有要事与他相商,他肯定没想到此时自己已经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我将羊皮图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的很入神似乎也想得到这件宝物,我就在此时一刀将他结果,然后将他的尸体抛入连接池塘的水洞中,然后我再回到神刀门,这时候弟子们发现他的尸体,神刀门纷纷前去围观,连你也去了,我就想趁这个机会偷走羊皮图,哪知道却被金算盘捷足先登了,我只好回去池塘,假装刚刚收到消息,你看到尸体自然联想到英万年,这也帮了我的大忙。英万年知道这些事可能是我做的,当天夜里便到我的房间找我,却不知道他的死期将至,我就在房间里用噬魂神针突然袭击他,神针见血封喉,他来不及叫喊就已经毙命,我将他的尸体偷偷藏在房间里,趁守卫松懈的时候带着他的尸体还有他的衣物兵器一同跳入池塘,拖入密道之中,然后脱掉他的衣服将他丢进火水池,化的一干二净。我再潜回神刀门假装被他偷袭身受重伤,你们便自然怀疑他就是杀人凶手。后来我得知羊皮图被金算盘拿走想献给朝廷请赏,于是就派朱彪侯文他们半路截击将他杀死取回地图。接着你们知道了地道的事情还抓住了朱彪、侯文,我把公英万年的兵器将他们两个杀死,让你们把这笔账也算在他的头上。”

  李暮清道:“你这些计划的确是天衣无缝,只是你没有想到我能找到第二地道!”

  罗英恒叹了口气道:“是啊!那地方极其的隐秘,我还在那里养了很多毒虫,目的就是让人害怕不敢下水!没想到还是被你找到,这确实是我小瞧了你。”

  李暮清道:“你将所有事情全部告诉我,就不怕我告诉别人吗?”“怕!怎么会不怕呢!但是我更想和你交个朋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将地图和你分享。”

  李暮清狂笑一阵:“哈哈哈哈哈.......只可惜我并不想交你这个朋友,也对这地图不感兴趣。”

  罗英恒道:“既然你这样说我反而没什么好怕的了!”

  “哦?为什么?”

  “你若答应了我,我还要担心你会不会反水这些事情,你此刻拒绝了我,便没有机会向其他人说了!”

  “为什么?”

  “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