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开局绑架太平,我守捉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忘了他吧!

  太平公主其实根本没去找她的两位兄长,而是一直守在蓬莱殿外,裴绍卿一走,她便又回到了殿中。

  她急着想知道阿娘和裴绍卿谈话的结果。

  “丫头,忘了他吧!”武则天叹口气道:“你治不住他。”

  “如果是别的寒门子弟,哪怕是五姓七望的世家子弟,阿娘都能帮你摆平。”

  “但裴绍卿却不是常人,用对付寻常寒门子弟甚或世家子弟的那套来对付他,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

  “这是匹野马。”

  “你降不住它。”

  一句话,武则天也顾忌。

  裴绍卿手里可是握着她称帝的天意。

  所以至少在登基称帝前,武则天不会动他。

  甚至于称帝之后也不会,因为从短短几次接触来看,裴绍卿确实是一个人才,关键这人不恋栈权位。

  所以她只能劝太平公主放手。

  “刚才他在蓬莱殿,你也都看见了。”

  “你何曾见过一个人胆敢像他这样?”

  “进了娘的蓬莱殿,就跟进了自己家似的。”

  “擅自喝了娘的酒不说,还敢当着娘的面轻薄你。”

  “所以,你要是嫁了他又容不下别的女子,会很痛苦。”

  “阿娘。”太平公主转身投入武则天怀中,又开始委屈的落泪。

  “忘了他吧。”武则天轻拍着太平公主的香肩,一如小时候哄她入睡,又道,“等过段时间阿娘再替你选一个更好的。”

  “不要。”太平公主摇头道。

  “女儿只想一辈子陪着阿娘。”

  武则天的脸色便立刻又沉下来。

  太平这是情根深种了,至于吗?

  你跟裴绍卿认识总共才几天啊?

  ……

  “我艹,怎么忽然间凉嗖嗖的?”

  刚走到守捉司外的裴绍卿忽然停下脚步,警惕的扫视四周,该不会余茂淳那个老阴逼就躲在附近吧?

  按说不应该啊。

  这里可是禁苑,

  老阴逼还敢来?

  “大郎,你回来了?”

  崔二郎从门内迎出来。

  刚才那种凉嗖嗖的感觉顿时间烟消云散。

  “喏,给你的。”裴绍卿随手一扔,将手中的步槊扔过去。

  崔二郎伸手接过步槊,只看了一眼便两眼放光道:“好槊!”

  “当然是好槊!”裴绍卿道,“这可是太宗曾经用过的步槊,槊锋用九天陨石打造,槊柄以帝王木胶合而成!全大唐也只此一杆!”

  崔二郎挥舞了几下,便有些爱不释手。

  但还是有些不敢信:“大郎,真是给我的?”

  “当然是真的。”裴绍卿道,“这样的好槊,也就你配得上!”

  “裴司丞!”裴绍卿正要往里边走,一个声音忽然把他喊住。

  回头看时,却是刘祎之黑着脸过来,怒道:“裴司丞你真是太过分,这么多天居然一趟也没去弘文馆,哪怕是应个卯也是不去!”

  裴绍卿道:“咳咳,那个不是查案么。”

  刘祎之道:“结案都三天了,别以为我不知。”

  “刘掌院息怒。”裴绍卿赶紧说软话,“从明天开始,我一准天天去。”

  “这是你说的。”刘祎之无奈的说道,“你要再不去,那我只能去跟天后请罪,就说我教不了你这样的学生。”

  “去,一定去。”

  好说歹说终于送走刘祎之。

  回到守捉司中,鲁十三他们又刻了不少字模。

  叉手见礼之后,鲁十三又道:“裴司丞,按您的吩咐,不字、山字、人字已经刻足了二十个字模,后面小老可就不刻了。”

  “嗯,不刻了。”裴绍卿说道。

  杨七和四个徒弟忽然围了过来。

  “裴司丞,小老这边的活都忙完了。”

  “您看,是不是再给我们找点活计?”

  杨七说的是再找点活干,而没有说回少府监。

  守捉司的工钱这么丰厚,傻子才想回少府监。

  “忙完了?”裴绍卿道,“劈够五千个字模了?”

  一万多字,裴绍卿预计有五千个字模就足够用了。

  因为像人、山、水、不、月这些字,肯定会有大量的重复。

  “早够了。”杨七道,“小老和徒弟们都已经劈够了八千个。”

  “这样啊。”裴绍卿心想,印刷术也是刚刚出现的,所以也不可能有印刷工,不如索性就把杨七和他的几个徒弟培养成印刷工。

  当下裴绍卿便道:“你们几个随我来。”

  将杨七他们师徒五个带到自己的直房,又捧出来一刀贡纸。

  “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裁纸。”裴绍卿伸手拿起一纸贡纸,对折裁成四张,“裁成这般大小,再用铡刀切边,使边缘齐整。”

  “要用最锋利的铡刀,边缘必须齐整。”

  “而且不能一张一张的切,必须一刀一刀的切。”

  “切好了之后的贡纸,大小及形状必须得规整,完全一致。”

  “小老保证切得齐齐整整。”杨七又道,“不过,需要切多少?”

  裴绍卿估计了一下,说道:“差不多一万刀贡纸,有得你们忙了。”

  “一万刀?”杨七吃惊道,“裴司丞,咱们守捉司有这么多贡纸吗?”

  “这个不用你担心。”裴绍卿洒然道,“你们只管裁纸便是。”

  “喏!”杨七叉手应一声,不再多说。

  裴绍卿又带着崔二郎来到后院东厢房。

  后院的东厢房就是金库,朝廷预付的三万贯就存放在里边。

  裴绍卿用钥匙将库门打开,说道:“二郎,下午你带上十几个弟兄,拿着钱去东市和西市买贡纸,一定要买够一万刀。”

  “喏!”崔二郎没有半句废话。

  “你可真是舍得。”青玄的声音幽幽响起。

  “怎么?”裴绍卿闻声回头,笑道,“心疼钱呀?”

  “一万刀贡纸呢,一刀两贯,一万刀就是两万贯!”青玄肉疼的说道,“这可是两万贯,而不是两千贯,更加不是两百贯!”

  “为什么就不用普通麻纸呢?”

  “普通麻纸一刀才只要五百文。”

  “普通麻纸不行。”裴绍卿摇头道,“表面太粗糙。”

  “只是用来写字,又有什么关系呢?”青玄不解道。

  “关系大了去了,而且用不了两万贯这么多,量大肯定可以议价。”裴绍卿说完又对崔二郎说道,“你要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