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地下皇宫

侠道众生 温玉言 2277 2019.07.20 12:00

  温琰辰看他们又要唇枪舌战,劝道:“那人将我们拉下来总不会没有缘故的,再走走吧……”

  这次还未走一会儿,“砰”的一声,他的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

  “这是什么?”

  他忍不住伸手触摸。

  话音刚落,忽然“嗤嗤”数声,四周亮起了无数支火把。他忍不住伸手挡着眼睛,等适应了光亮,才向前方看去。

  只见这长长的甬道尽头,竟立着两扇门户。两扇门上笔走龙蛇般各写着一个黑色大字,一扇写“生”,一扇写“死”。

  “生门和死门?”鬼公子皱眉瞧了一眼。

  他走过去,就要打开生门。

  唐怜双悠悠道:“生后面可能是死,死后面也可能是生。”

  鬼公子眼神中闪过一道光,回头道:“你那么厉害,你走。”

  温琰辰“咳”的一声,道:“我来好了。”

  他推开生门,一只脚踏了进去。那门后像也有一条通道,地面铺着和外面一样的暗黄色石板。

  谁知他的脚刚触到石板,突然感到下面是空的,接着整个身子瞬间向下跌去!

  “小心!”

  唐怜双惊呼一声,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嗤拉”一下,他肩膀处的袖子被扯破,身子继续向下方坠落。

  温琰辰吓得灵魂脱壳,连叫喊都发不出来。忽然腋下一股力道涌出,整个身子又飞了起来。

  原来鬼公子和唐怜双几乎在同一时间出手,他的袖子方被扯碎,鬼公子的手已到了腋下。

  他再次站在了生门外的地面,脸色煞白,灵魂像是迟迟没有回归体内。再看那门内,那层黄色石板地面竟已不见了。

  “那地面只是一层黄色的布。”唐怜双方才看得真切,心有余悸道,“是有人故意用布充当地面,害人掉下去。”

  外面的灯光照进生门,下面仿佛万丈深渊,也不知究竟有多深。

  鬼公子故意对唐怜双道:“你学的那些机关暗道之术也不过如此,连这都没看出来。”

  唐怜双冷哼一声,道:“那也比你强些。”

  鬼公子没有答话,目光已转向另一扇门——死门。

  温琰辰头皮发麻,手脚里的血液像被抽空了,一点劲都使不出。显是方才被吓得不轻。

  他道:“难道我们不能找别的地方么?这两扇门恐怕都是害人的。”

  唐怜双道:“这人既有心害人,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

  她说着话,手中已撑起了一把奇形怪状的伞。

  “你……你哪来的一把伞?”温琰辰叫道。

  那伞像是由许多小型铁器拼成,整体为黑色,但伞面却是镂空的,只是空有伞骨。

  鬼公子冷冷道:“这就是你们奇门的玄武伞?”

  “玄武伞?”温琰辰疑道。

  “奇门有三大奇兵,朱雀炮、玄武伞和白虎剑,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见。”鬼公子显然早就听闻过这些。

  唐怜双淡淡道:“这个拼起来可比朱雀炮简单多了,也是用来以防万一。”

  她说着伸手推开了死门,独自走了进去。

  那“死门”中却是一个正方形的房间,大小仅可容纳十余人。里面亮着两盏黄色的灯,前方挂着一幅画像,画上是一个风尘仆仆的老人,无论走向哪边,他的一双眼睛都像是盯着自己,叫人汗毛直立。

  画像旁贴着两幅字联,合起来是一句话:“入我狱血门,跪拜出凡尘。”

  下方便是一个脏兮兮的蒲团,似在等人来跪拜。

  “狱血门?我怎地没听说过?”唐怜双道。

  “我倒是听先师提起过,但也记不甚清了。”鬼公子道。

  温琰辰知他们都是有师父的,万不会轻易下跪,迟疑半晌,道:“旁边生门是万万进不得了,这死门唯有一拜……”

  他想起两人方才救自己的情形,心中已暗自下了决定。他们武功高,若让他们冒这个险,出了事谁也休想活着离开这里。只有自己以身试险,他们能救便救,若救不成,起码死的也是一个不会武功之人。

  他这样想着,双膝已跪在上面,磕了一个响头。

  “你……”

  唐怜双想拦住他,脚刚向前走了一步,几人便听到一个轻微的响声,似是触发了什么机关。突然那画像上老人的眼珠子似动了动,耳听得“嗖嗖”声不绝,眼珠深处瞬息间射出数十支毒镖。

  鬼公子和唐怜双飞身躲过,接着两边墙壁又现出无数个洞眼。

  唐怜双手中立刻转起了玄武伞,玄武伞一旦旋转起来便密不透风。只是这伞只能抵挡一边,若是两边均有暗器射出,便无法保护身子的另一侧。

  鬼公子伸手抢过,道:“我来。”

  便在这时,那些洞眼“嗤嗤”连响数声,数十点寒星暴射而出!

  鬼公子施展起轮回步,他的身子如同化成了几道幻影,那玄武伞也像变作了数把,挡在几人的身周头顶。

  温琰辰依旧在地上匍匐似地跪着,动也不敢动。过了不知多久,直到所有声音平息下来,才伸手摸了摸身子,似乎没受一点伤。

  鬼公子放下玄武伞,看了看他,道:“这些暗器射的位置根本碰不到你。”

  唐怜双将玄武伞拆成数枚暗器重新藏在身上,道:“入我狱血门,跪拜出凡尘……这画像上的老人怎会杀死跪拜自己的徒弟?”

  突听一声长笑从画像上传出,几人都是心下一惊。

  那画像老人像是活了一般,大声笑道:“我这暗器本就是为不虔诚之人准备的,谁在蒲团上跪拜,谁便可免去一死。”

  原来那墙上暗器安装的位置高过二尺,谁若跪在地上,暗器便会从他背部上方穿过。而那画像老人眼珠中的暗器则是射向蒲团两侧,这样便只有跪下之人不会受伤。

  唐怜双盯着那画像,冷冷道:“直到此刻你还不现身么?”

  “现身,我为何不现身?”

  又是一声大笑,伴随着轰鸣声,那画像骤然间一分为二,宛如老人的脸被劈成了两半。眼前的墙壁成了一道门,缓缓开启。犹如金光乍现,温琰辰的眼睛再次被刺痛。

  只见前方是一片空地,地面竟似黄金铺成,耀眼生花。那金黄色的光泽,怕是能让天底下所有爱财之人都发疯。

  空地的两边更是堆满了奇珍异宝,如一座座小山。小山中央放置一个高大的椅子,那椅子也是黄金所铸,一个老人正坐在上面,身后还有一个美丽的女子正给他捶着背。

  这里简直是一座地下皇宫。而那老人的模样便和那张画像一般无二,坐在那里闭着双眼,享受着背后丽人的按摩。那女子身着绿裙,赫然是方才被拽进来的极乐门门主。

  这地下怎会有一座珠光宝气的宫殿?这神秘的老人又是什么来历?这绿裙女子难道和他之间有什么关系?

  几人都是疑窦重重,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