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武学天才

侠道众生 温玉言 2630 2019.07.14 12:00

  突听一声惊呼,却是莫小七发出,她竟看到宋四将雷火弹生生吞了下去!

  紧接着轰然一声,一阵血雾在六人眼前爆裂而出。几人都是涌出热泪,关不二嘶声大呼道:“四弟!”

  元老大目眦欲裂,钢牙都咬出了血,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公孙正喝道:“这六人留不得,不能再耽搁时间。”

  说话间崔一寒也不回头,手上一扬,数十点寒星向着七侠的方向暴射而出。

  “这是奇门暗器,没有人会怀疑到我们头上……”心觉缓缓说道,“但你们不会白死,我们会为你们报仇。”

  这句话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这六人终究是无法问出了。只因那些暗器个个带有剧毒,谁都无法再多活一刻。

  六人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他们身中暗器,穴道自然被冲开。不知是谁在倒地的瞬间,用仅存的力气拿出一个哨子吹了一声。

  那哨声高昂嘹亮,竟是直穿云霄而去。

  “糟了,是风云哨!”公孙正失声道。

  心觉皱眉道:“怎么回事?”

  公孙正看向他,道:“大师可知道彭老三?”

  心觉道:“就是那叫彭三叔的?。”

  公孙正目中现出惧色:“正是,他和七侠早就相识,多年前便结为至交。据说彭老三曾交给他们一个哨子,名为‘风云哨’,只要吹响一声,就会有人传话到关外,他便即刻入关……这下只怕要出大事。”

  崔一寒似乎也听过彭三叔的名号,神色亦是大变。

  心觉沉默片刻,忽然淡淡笑道:“无妨,让他来了就走不了。”

  他微笑抬头,天空已是阴云密集。

  一滴雨忽然滴落下来,接着雨水变大,将那股弥漫不散的火药味、血腥味冲得散去。那树下的尸身也被冲刷干净。

  这彭三叔武功极高,为人却更是仗义。四年前他的一名朋友被玄门中人迫害身死,在得知消息的第二天,他单枪匹马杀光了玄门上下七十三名弟子,又一刀砍了前来助阵的潇湘剑客和九阳真人。那两人当年也是极负盛名,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和那朋友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仅因那人正直,彭三叔便认他做朋友。

  据传彭三叔使用两把武器,极少有人见过,只知道一把名“风”,一把名“云”。两把武器一旦使出,便是风云色变。

  他这一来,江湖中多少人要提心吊胆。

  天色森寒,豆大的雨滴砸得地面砰然作响。泥土的气息中带着一股阴暗的湿气,那是杀戮的气味。

  公孙正几人都是面色凝重,谁也不知那风云将会在何时到来!

  而在这场大雨之中,有个人从头至尾匍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这些人竟都没有发觉……

  ……

  阴云积聚在朔家庄的上方,终于下起了大雨。

  这雨一连下了三天,而温琰辰居然也在床上昏迷了三天。

  这天他刚有些清醒,便听到风声呜咽,大雨哗啦啦的下着。心中顿时起了一阵寒意,像是发生了什么不祥之事。

  唐怜双看到他睁开眼,冲外面喊道:“朔大哥,他醒了!”

  她紧紧地抓着温琰辰的手,问道:“你感到怎么样?一连睡了三天,会不会感到好一些了……”

  其实她也知道这病不会睡几天便好,可人总是怀有某种期待,希望某些病痛可以不知不觉间被时光消磨掉。

  温琰辰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感到自己此次受伤连累了她,立刻笑道:“好多了,一点事都没有……”

  正说着话,心头又恶心难受起来。他一只手抓着床铺,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抓紧了胸口。

  唐怜双神色焦急,去一旁端了盆热水,将一条毛巾浸湿,放在他的胸口处。那股烦恶之气才少了一些。

  这时朔空进了门,道:“他不会这么快就死的,他体内的十日功依然在运作,正和那股阴毒的掌力比拼,是以常常会感到难受痛苦。”

  唐怜双道:“能救他的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

  朔空道:“便在这两天。”

  温琰辰看着唐怜双摇头道:“我没事的,朔大哥说不会死,那便不会死,你不用担心……”

  他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风雨声,忍不住下了床,缓步走到屋门前。

  前方不远,一些小贩正从庄门外路过,遇到大雨,一个个躲在了庄门的屋檐下。他们像是不觉苦闷,蹲在地上笑着聊起了天。

  温琰辰看着这些辛勤的人,自语道:“人们每天劳作也很幸福充实啊。”

  唐怜双道:“你仅仅是看着当然会觉得幸福充实。”

  她刚说完,那些人已蹲在外面打起了哈欠,的确是一副劳苦的模样。他们嘴里虽说着话,脸上却现出了焦急神色,似在等什么人。

  朔空扫了那几名小贩一眼,微微一笑,道:“这几日你们先留在这里休息,等伤好了再说别的。”

  温琰辰这才想起荆大侠的事,急道:“可是公孙正那些人……”

  朔空悠悠道:“他们行事虽缜密,但那九人也不是这般容易陷害的……而且你伤未好,此刻又能做得了什么?”

  温琰辰暗中叹了口气,想起那日在朱宅发生的事,依然心有余悸。

  他抬头看了看,才发现这屋子是一间书房。除了东面放着一张大床,其余三面皆是摆满书的书架。

  那些书摆得整整齐齐,随意一扫,便可看出足有近千本。这足以笑傲武林的高手竟喜欢看书,真是令人想不到。

  温琰辰走过一排排书架,看上面多是野史、小说杂谈、武林轶事一类,心想怪不得他喜欢听故事……

  朔空见他惊奇的模样,笑道:“人若是没有故事看,活着可少了许多乐趣。”

  他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本书,那书破破烂烂,也不知被他翻看了多少次。看样子他时常随手掏出书来看。

  这样的一个人,再看不出是一名绝世高手,温琰辰甚至以为那天施展武功的草帽男子和眼前的不是一人。不由得叹道:“许多人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看到自己,却不知独自沉浸在一个小小世界里是多么快活自在。”

  朔空笑了笑,道:“不错。一个人活在世上就像一具空壳,整日做的无非那几件事,只有好故事能让这具空壳丰富一些。”

  他说着目光在温琰辰和唐怜双脸上一扫,道:“但你们可不一样,你们现在正经历着武林中数十年难得一见的大事。你们既是亲历者,便需把这桩事了解清楚,将来也好传扬出去,为一些英雄好汉正名。”

  他语气虽然平淡,两人却都听得热血沸腾,温琰辰大声道:“我既已遇到这些事,便一定想办法阻止,若是那九人真成了武林公敌,我也要为他们洗清!”

  朔空却是悠悠道:“你没有武功,又如何能帮得上忙?”

  温琰辰看着眼前这近千本书,道:“我曾看过一句话,‘天下之事,理胜力为常,力胜理为变。一时之强弱在力,千古之胜负在理。’就算武功不济,我也要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朔空眼中闪着光,道:“好。只要多几个你这样的小子,这江湖便不致大乱,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两人闻言都是一怔,唐怜双问道:“朔大哥此话何意?”

  朔空道:“我虽无心管此闲事,但有个小子却可以派上用场。他总想到江湖闯一闯,只是年纪太轻,我怕他被心术不正的人所诱,一直没让他出过远门。若是跟着你们,倒可学习做人之道,做出一番大事。”

  温琰辰听得满腹疑问,而且还有一个问题——自己不会武功,唐怜双也并非武功卓绝,不论谁跟着他们,恐怕只有吃亏的份……

  朔空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意,微笑道:“你以为他不会武功的么?放心,他是武林中极少数的武学天才之一,只怕不出几年便会超越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