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青龙杀阵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012 2019.06.29 12:00

  话音刚落,一道银光闪过,张元东已捧着腰腹连连后退,接着跌倒在地——他的腰腹之中已多了一个碗大的伤口。

  “一瞧见比我还会胡吹大气的人,我就忍不住出手了。”

  他说话间徐少昌和胡茬汉子已跳了起来,还未来及逃跑,徐少昌突然尖叫出声,一根筷子竟插入了他的眼睛!

  “妄、妄语鬼郭双鹤!”胡茬汉子大叫一声,向楼梯口跑去,刚跑得几步,突然脚下一滑,踩在那堆炒鸡蛋上摔倒在地。他爬起身待要再次奔跑,“嗤”的一声,背部已中了一把飞刀。

  郭双鹤随手一挥,那飞刀又飞转入他的衣袖,胡茬汉子倒在血泊之中,再爬不起来。

  这恶鬼竟眼也不眨,接连毙掉三人。温琰辰想起那晚殷大侠被杀的惨状,拿起那三人留在桌上的刀剑就冲了上去。

  突然他的身子被人拉了一下,整个坐倒在地。却是那少年将他拽在地上,冷冷道:“给我老实待着吧。”

  少年抬起一只手掌,一缕青色烟气迅速从袖中现出。那丝丝缕缕的烟雾不断向前延伸,竟像一条活生生的蛇,在半空中不断滑动,眨眼到了郭双鹤近前。

  烟雾之中有青芒闪动,似有无数暗器,外人根本瞧不出这些暗器会射向何处。郭双鹤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只眼睛盯着那股烟雾。

  这招本就难防,谁知那烟雾忽然一股变作两股,两股变作四股,如一生二、二生三般转眼充满了整个酒楼。酒楼虽有窗户,那青烟却凝而不散,挡在少年与郭双鹤之间。

  少年面色凝重,他知妄语鬼极难对付,这一出手便是杀招。

  忽然间,点点青光闪烁,“嗤”的一声,数十根青色细芒自烟雾中暴射而出。

  只听得叮叮声不断,几十根细芒似将前方所有分寸之地都钉了个遍。除非郭双鹤越窗而逃,否则这次定要被扎成个人肉窟窿。

  谁知等烟雾飘散,温琰辰心下登时凉了。

  原来郭双鹤将飞刀插在两边的桌上,掌内铁丝一拽,竟将四五张桌子同时拽起,围在自己身前,如同一座壁垒。

  那些暗器用了真气,根根力道强劲,桌面上到处是穿透的针眼。郭双鹤又扯动数把飞刀挡在身前,形成一道“刀墙”,击中刀墙的暗器都被弹射在地。

  “砰”的一声,桌子尽数落下,现出他完好无损的身躯。

  郭双鹤眯起了眼睛,道:“青龙杀阵……奇门的人还没有死绝么?”

  便在这话出口的刹那,人影一闪,他已到了两人眼前,而这次少年根本来不及出手!

  “你果然和害我奇门之人是一伙的!”

  少年喝声中肩头一晃,肩膀处竟射出两支灰色暗器,没想到他衣服里都藏有机关。

  近距离的暗器更难以防范。郭双鹤的身子忽然向一旁滑开两尺,那暗器从他腰间一闪而过,身形立刻又站在了两人面前。

  这一来一回的速度快得如同一道幻影,此人武功当真深不可测。

  “两个小鬼,一起死吧!”

  他两只手掌伸出,便要同时拍碎他们的脑袋。

  突听“哇”的一声,一股酒气扑鼻而来。郭双鹤皱了皱眉,手掌动作不禁顿了一下。

  接着“砰”的一声,旁边桌上那醉酒汉子竟倒在了地上,如同一滩烂泥。地上多了一滩他方才吐出的酒水。

  少年想趁机出手,郭双鹤冷笑道:“忘了这里还有个酒鬼,今日你们谁也休想活着离开这……”

  他说着掌心直击而下!

  突然间风声大作,桌椅连同桌面上的碗筷都震动起来,几十只碗“啪”的同时摔碎在地。酒楼二层的窗扇随风剧烈摇摆,残留在酒楼内的青色烟雾瞬间飘散。

  两人只感到眼前一花,郭双鹤竟已跪在了面前。

  温琰辰诧异道:“你这是做什么?”

  郭双鹤咬紧牙关,额头冒出冷汗,心中愤恨不已。知道方才刹那间有个身法极快之人扳住自己肩膀按在地上,只因速度太快旁人皆未看出。

  郭双鹤猛地站起身,两只手掌张开,掌内出现两柄飞刀。

  他正待出手,突然一阵大风在酒楼内再次凭空刮起,“啪”的一声,两柄飞刀都是掉落在地。接着他的双臂向后一别,背在身后,双膝一软再次跪了下来。

  温琰辰愣愣地看着他,道:“你行此大礼我可消受不起……”

  那少年在旁边也是满面惊奇,手中的暗器都忘了发出。

  郭双鹤高昂起头颅,转首向四周喝骂道:“是哪个狗东西躲在暗处伤人?你敢和我照一照面么?”

  温琰辰睁眼看了看四周,哪有什么人?

  这次过了许久再无声息,风声也早已停止。郭双鹤犹疑着站起身,也不知那高人是否还在附近,但杀人之心却未消失。他再不迟疑,手掌一动,地上飞刀自行飞起,在空中瞬间反转一周,“嗖”的一声,直向两人眼前射来!

  就在这刹那间,两只酒碗忽然出现在眼前,分别挡住了那两把飞刀。飞刀旋转着刺进酒碗中心。

  这酒碗显是被人以内力丢出,飞刀非但无法将酒碗击碎,更无法向前移动分毫。接着一起跌落在地。

  郭双鹤心下大惊,知道那人还在。正要退后一步,一阵风起,“砰”的一声,他第三次跪在了地上。这次他的膝盖竟直直跪入木板三寸,整个身子都向下陷了一截。

  “究竟是哪个王八羔子,给我滚出来!”

  他如一头野兽怒吼着,在两个少年面前连跪三次,心中充满了愤恨。

  旁边那倒地的醉酒汉子一只手撑起地面,晃了晃脑袋,道:“真是喝多了,怎地躺在这里就睡着了。”

  他说着话站起身,走到郭双鹤面前蹲了下来,看着郭双鹤道:“你没事跪在这里作甚,给老子磕头么?”

  “你……是你……”郭双鹤瞧着他,眼中又惊又怒。

  温琰辰睁大了眼睛瞧那汉子,但见他满面虬髯,面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道:“你没事杀小孩子作甚,戾气未免太重了。”

  听到这句话,两人登时明白方才出手的是他。可他分明躺在地上没有动,是怎么让郭双鹤跪在地下的?难道他的速度竟已快得令人看不见?

  正在温琰辰思忖间,“咯嚓”一声,郭双鹤一条膝盖已从木板中抬起,接着就要出手。

  温琰辰方要拉少年躲闪,砰然一声大响,整个酒楼尘土弥散,二楼中心已多了一个大洞。郭双鹤整个人竟跌落了下去,由跪在二楼变作了跪在一楼地面石板上。

  他的膝盖像受到了重创,仰面嘶吼起来:“你这龟儿子……”

  “龟儿子”三字刚出,郭双鹤面上已中了一拳,几颗牙齿被击得飞出,“啪”的镶嵌在酒楼内的柱子上。

  那少年冷哼一声,伸手抓着温琰辰的胳膊,穿过二楼的大洞跃到一楼。虬髯大汉此时正站在郭双鹤身后,他身材高大,手掌更是奇大,一只手已将郭双鹤的双臂扭在背后。

  郭双鹤嘶声道:“有种你让我起来,我绝不还手!”

  “这可是假话大话?”虬髯大汉笑道。

  郭双鹤竟是跟着笑了一下,道:“我妄语鬼从不说假话,我不但不出手,还要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给前辈叩几个响头。”

  虬髯大汉哈哈大笑起来:“妄语鬼从不说假话,这本身就是一句假话!”

  他嘴上虽这般说着,却真的松开了手。

  温琰辰瞪大了眼睛,叫道:“前辈你……”

  郭双鹤身形急展,人已跃到了酒楼门边。但听得“咄咄”数声,数十把刀子插在酒楼内的桌子、柱子、墙壁上,将三人围困在内。

  “小心!”

  温琰辰已看出这是那招“剜心蚀骨”,大叫一声扑向少年。他这招式一出,几人都要遭难!

  虬髯大汉却似正想看看这手绝技,站在那动也不动。等温琰辰将少年扑倒在地,光芒闪动间,无数把刀子向几人疾射而来。这些刀子如有生命一般,数目虽多,互相之间却绝不会碰撞。

  眼见三人就要被这些刀子刺个对穿。突听一声长啸,风声怒吼般响起。狂风席卷间,这些刀子又是“咄”的一声射回了它们原先的位置。

  原来这虬髯大汉速度奇快,他竟在刹那间一把把接住飞刀,一边接一边随手掷出。那些飞刀接连回归原位,如同游戏一般。他方才如此自大的放开了郭双鹤,的确有自大的本事。

  只是这眨眼间的事情温琰辰和少年都没有看清,只看到那些刀子被郭双鹤射在酒楼各个地方后晃了几晃,像是没有飞出。

  郭双鹤早已认出此人是谁,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人已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