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超大暗器

侠道众生 温玉言 2948 2019.07.07 12:00

  荆如风目眦欲裂,使出千斤坠将身子向下压去,脚一落地便要去救回沈玉。两名大汉冲过来,他一剑刺入那人的左肩,接着向右下方一滑,那人竟被斜着斩为了两半!

  这一怒之威何其霸道,另一名大汉还没来得及惊慌退后,第二剑已出手,直刺进他的脑门。再次向下一滑,那人的身子中间便多了一道深达两尺的剑伤,整个人扑倒在地。

  “啊……”

  荆如风头脑如被麻痹,除了杀人已忘却了一切。这谦谦君子竟似成了一头猛兽,任凭敌人的鲜血溅在自己脸上、身上,眼中泛着赤红之光。

  崔一寒将双手背负在身后,似已不屑于出手,只看着他一剑一剑地将冲过去的黑衣人斩杀。

  忽见一个人影自院外飞入,落叶般飘落在荆如风面前,伸手在他身上一抓一提,接着如疾风般飞出。转眼带着他出了几重院落。

  ……

  “你是什么人?”荆如风在半空中愤怒出手。

  那人出手更快,一伸手就按住了他的手腕,他手中的剑都险些掉落下去。

  只听那人冷冷道:“沈玉已死,你再枉自送了性命如何能揭穿那些人的阴谋?”

  他声音沙哑难听,但最诡异的,是他长得青面獠牙。荆如风只瞧了一眼,整个人便惊得呆住。

  “男子汉大丈夫,自己的心上人死了,你就更该留住性命为她报仇。”

  他再次开口说话,荆如风才看出他脸上带着的竟是张面具。

  这人身材甚壮,但仔细看去像是衣服被风吹鼓着,显得身子壮硕而已。荆如风既看不到此人的脸,更认不出他的身形。

  此时他心中满是悲痛,愤慨道:“前辈是什么人?前辈武功既高,为何方才不出手杀了公孙正?”

  那人淡淡道:“凌渊五鬼,再加上公孙正等人,我即便和你联手又能如何?”

  荆如风面色惨淡,哪怕和沈玉死在一起,他也不愿独自一人被救出。

  那人似看透他的心意,冷冷道:“沈姑娘的尸身我会为你带出来好生安葬,至于你……你若想回去送命我也不阻拦,但你死不足惜,天下武林可就要遭殃了。”

  荆如风浑身一震,道:“前辈也知道那九人做下的事?”

  那人道:“我暗中查询此事已久,至于我的名字,你就记住‘青面人’这三字吧。”

  “青面人……青面人……我从不知江湖中有前辈这样的人物。”荆如风一连说了两遍,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厉声道,“前辈既查出此事,为何不联手江湖中的英雄好汉除去这些人?为何不将此事公布于天下?”

  青面人像是笑了笑,道:“连你都未曾听过我的名字,我说出去这些事会有人信么?我不是好名之徒,江湖中无人听闻我的名声。”

  青面人说完将他放下,两人已到了一座山林之中。他武功虽高,可若不是荆如风受伤太重,也不会任他一直提着。

  荆如风脚踩到地面,身子却如同虚脱,险些站立不稳。他想到公孙正连同那九人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不知世上还有多少人是假仁假义?又有多少人已和他们暗中勾结?

  他整个身心都像灌满了冰水,只觉世上已无人可信!他自然要为沈玉报仇,可他一个人如何斗得过整个武林?

  青面人哑着嗓子道:“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究竟想不想揭穿此事?想不想为沈姑娘报仇?”

  荆如风眼前浮现出沈玉临死的模样,心中几欲滴出血来。他头发已披散,眼神中的仇恨已使他丧失了君子模样,咬牙道:“只要能为玉儿报仇,我便是死也甘心!”

  青面人看着他,只说出了四个字。

  “去冷枫堡。”

  ……

  朱大少的院落中,公孙正还在树下站着,荆如风被人救走后他竟没有丝毫反应。

  一根树枝上吊下一只蜘蛛,蜘蛛织了一张结实的大网,网内捕获了不少猎物,此时它正缓缓将网收紧。

  公孙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这只蜘蛛,像对它织的网极其满意。

  朱大少大声道:“荆如风逃不掉的,你们两个小鬼马上也要死在这里!若想少受折磨,就乖乖束手就擒!”

  他话音未落,一支暗器已到了眼前。

  朱大少慌忙躲闪,“砰”的一声撞在一棵树上,他从地上爬起来揉着额头大骂道:“给我杀,杀了这两个小鬼!”

  唐怜双一边和蒋不平打斗,一边发着暗器,她身上暗器简直发不完似的。她挥剑时也不断有毒针从袖中、肩部射出,但那蒋不平不但接连躲过,而且出手越来越快。

  他一双铁掌如密雨急风,直攻得唐怜双喘不过气来。

  “小鬼,当时若不是上了你的当,你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蒋不平嘿然冷笑。

  唐怜双忽然向后跃出,双掌疾挥,十支银针分别攻向蒋不平的面门、胸前、下盘。

  蒋不平得意洋洋间不免有些轻敌,银针一射过来才发现为时已晚,立刻就地一滚,才堪堪躲过,但面上已被擦出两道血痕。

  他怒吼道:“谁都别过来,今日我亲自料理了这俩小鬼!”

  温琰辰正在旁边急得不知所措,已有两个大汉提刀向他砍了下来。

  “嗖”的一声,唐怜双为救他丢出了手中的一把短剑。那短剑极为锋利,刹那间洞穿了一个汉子的喉咙,鲜血“嗤”的喷了一地。

  另一个汉子吓得刀都握不住,双腿一颤,裤子跟着湿了一片。

  “你们这两个废物,杀人不会,送命尿裤子的水平倒是高!”朱大少骂道。

  唐怜双此时已是身陷险境,她武功本就不及蒋不平,如今手中只剩一把短剑。突听“咄”的一声,那把短剑也丢了出去,擦过蒋不平的耳边射在一棵树上,剑柄直没树身。

  这下唐怜双更是一把武器都没了,脚步连连退后。只是她在此刻也没有露出丝毫怯懦神情,但温琰辰却已慌了神,几乎想要放声大喊:铁髯客……慕长欢……你们怎么都不来……

  蒋不平飞身而起,唐怜双闪过一掌,身子靠在一棵树上。蒋不平再次挥出一掌,已将那棵树打出一个三寸深的掌印。

  温琰辰心中自语:为什么我总想依赖别人,总是想让别人帮我……难道我真是个废人?难道离开了皇宫,我便什么都做不了……

  “大爷没工夫陪你玩了,就这样死了吧!”

  蒋不平手掌如刀锋,斜着一掌向唐怜双切去。唐怜双从树旁闪开,脚步交错间竟摔倒在地。她真气几乎用光,这下若打个正着,恐怕当场胸骨尽碎。

  公孙正和崔一寒已是背转身子,像懒得再看,就要径直走出院子。

  温琰辰心中喃喃道:怜双说得对,我不过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废物,我实不知怎样才能让自己有用起来……

  ——但我还有一条性命。

  “死不了的!”

  他回忆着十日功的心法,暗中将所有真气集中到胸前,猛扑上去。

  “砰”的一声,这一掌直将他的身子击得撞在一棵树上,树叶纷纷飘落。

  但他却没有感到任何疼痛,不自觉地揉了揉胸口,惊讶道:“咦?不疼……”

  蒋不平怔怔地瞧着他,暗想自己竟连着两掌都没打死这小子,又惊又怒,又是一掌挥出。

  温琰辰身子再次和树身相撞,树上的树干都“啪”的折断,身上还是没一点事。

  他面露喜色,原来十日功这么有用。

  蒋不平感到脸上无光,怒吼一声,第三掌拍了出来。

  这一掌太过骇人,似乎还带着丝丝鬼气。温琰辰的胸腔发出“砰”的一声,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身子都像是被震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你这白痴!”唐怜双一把抓住他的手,想给他输送真气。

  “没……没事……”温琰辰推开唐怜双的手,勉强笑了一下,感到胸前肋骨都像是断了。

  “这小子身怀护体神功,刚才那一掌已将他经脉内凝聚的真气打散了,他现在的身子比一张纸都脆弱。”公孙正回身冷冷道。

  温琰辰闻言双腿颤抖着站起身,道:“那我……我至少还可以再挨一掌……”又看向唐怜双,“你不要管我……能逃的话……快逃……”

  唐怜双站了起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比她半个身子都大的东西,骂道:“要不是早些时候你在荆大侠面前为我解释原委,我才懒得管你死活。”

  温琰辰看着她手里拿的那件物事,睁大了眼睛。

  那像是一个粗有一尺,长达三尺的炮筒,炮筒浑身火红,模样奇形怪状。

  他虽浑身疼痛,却还是看得发愣,道:“这……这是什么?”

  “我奇门的独门暗器,若不是这帮人,我这辈子也不会使出来。”

  “这、这是暗器?”

  温琰辰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暗器,以为她在开玩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