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恩情难忘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007 2019.07.25 20:00

  可他再也听不见了。

  也就在那一天,何向谋被新上任的年轻帮主定罪,道其“肆意杀人”,撤去了他丐帮副帮主的职位,除名逐出。

  何向谋双目圆睁躺在地上,望着头顶树叶遮挡的天际,心中低语道:丐帮……我终究是不能回去了……

  他想念丐帮的兄弟,想念曾经一起喝酒吃肉的日子……可他连闭上眼的力气都已消失,这种想念,也只能成为想念。

  一片树叶落在他的鼻间,树叶没有被他的呼吸带得扬起,似已鉴定了他的死亡。

  何以谋年仅三十二岁,便因一身侠气献出了生命。

  风声呜咽,穿透林间,似在述说着这个世间的不公。

  诸葛靖道:“他既不是真的彭三叔,那姓彭的想必还不知道此事。”

  突见北面有一个身穿劲装的汉子跑来,大呼道:“彭三叔的确已入关了!”

  公孙正失色道:“他竟真的一夜之间连行八百里……”

  诸葛靖急问道:“彭老三此行可有什么人助阵?”

  “属下……属下不知……只知道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年仅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诸葛靖疑道。

  公孙正道:“他来到这里还需多久?”

  那下属道:“东方大侠说有办法让他在路上耽搁半月。”

  “半个月……时间已够了。”公孙正道,“铁剑山庄那边怎么说?”

  “已和那胡老三说过了,他今晚便会现身。”

  “除了冷枫堡、铁剑山庄,还有断玉阁等几大名门世家,有了他们,九鼎大会上便有好戏唱了。”诸葛靖目视远方,似成竹在胸。

  公孙正忽然想起一事,道:“刑无令找到了么?”

  下属道:“此人行踪不定,一时还未发现踪迹。”

  诸葛靖沉声道:“他既身为十大异人,定和其余九人有所关联,去他们身上想办法。”

  那人躬身道:“是。”

  待那人走后,一阵风吹来,两人的衣襟随之摆动。

  公孙正遥望前方,只觉附近来往之人均有可能是那彭三叔,心中不禁起了一股凉意。

  ……

  凤林镇。

  我才知道这个地方的名字。

  依旧是镇内的这间客栈,铁髯客和鬼面书生提起彭三叔的名字后面色都已变了。

  铁髯客冷哼一声,道:“这姓彭的非要给自己起名叫三叔,平白无故占老子便宜。”

  我想起朔空曾说过彭三叔的武功不亚于他,这样的高手一来,恐怕江湖真的要风云色变。

  我忍不住道:“彭三叔已经到此地了么?”

  “他到不了的!”却听铁髯客冷冷道,“若东方雪隐那帮人会轻易让他入关,这便奇了。”

  鬼面书生叹了口气,道:“而且那风云哨一响,只怕来的不只有彭三叔……”

  铁髯客目光闪动,道:“不错。”

  唐怜双问道:“来的还有什么人?”

  鬼面书生道:“自然是彭三叔的仇人,他们得知那声哨响也都会赶过来。彭三叔为江湖义气杀了多少人,那些人的亲朋好友、师父徒弟难道不会报仇么?”

  我道:“既然如此……他们还找刑无令刑前辈做什么……”

  鬼面书生从怀中掏出一支竹筒,将竹筒中的酒向口中尽数倒入,饮完才道:“东方雪隐已暗中集结了不少高手,此举正是要在江湖中做大。”

  铁髯客忽然冷笑一声,道:“可惜他们根本找不到刑无令。”

  鬼面书生脱口问道:“为什么?”

  铁髯客道:“只因刑无令已被关押在十方囚狱!”

  “十方囚狱?可是那由火龙真人的三个弟子所掌管的牢狱?”鬼面书生说着,看我和唐怜双都面露疑色,便向我们解释道,“十方囚狱是由江湖中各路侠士支持所建的牢狱,为的就是关押那些臭名昭著的恶人,和朝廷的普通监狱可不一样,发起者正是九鼎中的火龙真人。”

  我心想世上还有这种所在,怪不得江湖中近几年来没发生什么大乱。

  铁髯客道:“不错。”

  鬼面书生奇道:“谁能将他关在那里?你又是如何得知的这件事?”

  铁髯客拿起酒碗,缓缓饮了一口酒,过了半晌,“砰”的将酒碗放在桌上,道:“这正是我们十大异人中的三人联合将他关进去的,除了我们三人,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

  鬼面书生这下彻底怔住了,他万想不到会有这等事。

  “十大异人”是江湖中人封的称号,这十人中有的互为朋友,有些却是见都未见过一面,因此鬼面书生才不知晓此事。

  铁髯客看着他道:“你想问我为什么将他关在那里么?这其中自然有个缘故,只是我可没时间讲给你听了。”

  他说着站起了身:“我本想来这里尝尝风林镇有名的苦桃酒,却被这些事搞得头昏脑涨,罢了,改天再来。”

  鬼面书生目光一转,道:“你这便要去那十方囚狱?”

  铁髯客瞪他一眼,道:“你心思转得倒快,此事虽只我们三人知道,但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他叹了口气,望了眼客栈外面,道:“那地方十天半个月还到不了,走了走了。”

  一阵风猛然刮起,我手臂一滑,身子便要栽倒在地。

  唐怜双伸手抓住我的胳膊,自己一只手握住桌子一角,显是也扛不住这阵风力。

  鬼面书生却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只是衣服被风带得鼓起。他从怀中掏出两支竹筒酒又饮了起来。

  客栈内摆在柜子上的酒哗啦摔碎在地,几条凳子都飞了起来撞在墙上,又等了好大一会儿,那风声才渐渐消失,我和唐怜双的终于稳住身子。

  我方才连张口说话都难,风力一止,立刻问道:“这附近可有别人听到我们说话?”

  鬼面书生笑道:“有我二人在此,难道还听不出附近有无外人?你们便试着去找那铁剑老人吧,或许江湖最终的命运就在你们掌中。”

  他说完走上说书台,上面放着一个背篓,里面装的都是那说书人的书籍之物。

  鬼面书生将背篓背在身上,道:“这才真正像个说书的。”

  然后便走出了客栈,边走边摇着头吟诵起来:“忙时行遍天下路,闲时坐看人间情。身虽背负千斤担,心中无事鸿毛轻。”

  等他的人影远去,我掏出怀中的铁剑仔细瞧着,嘴里却喃喃道:“也不知道鬼面书生原本长什么模样,莫不是像那白面小生?”

  一想起“白面小生”,我眼前竟闪现过顾麒麟的身影。

  唐怜双当时说“此人若活着从这里出去,定是江湖中一大祸害。”

  顾麒麟自诩七巧玲珑,将来又会在江湖中掀起怎样的波澜?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一人大笑道:“游镖头,你这备的礼可不厚道,才那么大一点,叫人见了岂不笑话?”

  我和唐怜双出门看到一行七八人器宇轩昂地走在路上,每人身后都跟着一个小厮,小厮手上都捧着一个名贵物事,有的是一块玉石砚台,有的是一盏琉璃酒杯,还有的抱着一把看起来极是昂贵的宝剑。

  “都说你王石英慧眼识珠,连我这‘七彩宝珠’都没见过么?嘿嘿,名不副实,名不副实……”那游镖头道。

  “两位兄弟且勿争吵,倒叫路人看了笑话,今天是铁剑山庄少庄主的生日,咱们可不要误了时辰。”一个年纪比他们稍大些的男子道。

  “是了是了,咱们须得加快脚步才是,一见面就唠个没完,待会儿到庄里再会。”

  叫王石英的男子说完,带着小厮加快了步子。

  “不论怎么说,你那七彩宝珠也比不上我带的青玉佛像。”后面王石英说着大笑起来。

  “少庄主年少成名,咱们不但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礼,平日里也该多走动走动。”

  “正是,咱们什么时候能有那样的名声就好了。”

  唐怜双见他们的身影走远,冷哼一声,道:“现在的人全靠炫耀找虚荣心上的快感。”

  我却因他们方才的话怔住了,疑道:“前面就是铁剑山庄?”

  唐怜双道:“否则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凤林镇。”

  我想起他们似乎都是给那少庄主过生日的,不由得叹道:“名人过个生日都有这么大排场,这么多人来道贺送礼,怪不得许多人想成名。名声可真是个了不得的东西。”

  唐怜双在我说话中已经走开几步,我忙跟了上去。

  走了小半个时辰,我们身边不断有人带着贺礼向着相同的方向走去,直到到了一座山庄门前。

  山庄位于凤林镇边缘,这一大块地都被铁剑山庄买下了,庄前一个看起来有些沧桑的石碑上刻着四个大字:铁剑山庄。

  刚踏上门前台阶,就有两个侍卫般的汉子伸手拦住,一人道:“干什么的?”

  我看了唐怜双一眼,唐怜双道:“久仰少庄主大名,听说今日是他的生日,专程来拜见。”

  那人皱眉道:“知道是生日怎地没有备礼?”

  我想起那把“铁剑”,从怀中掏出,道:“这个是你们庄里的信物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