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阴魂不散

侠道众生 温玉言 2956 2019.07.09 20:00

  忽听“哗啦”一声,一盆水泼了进来,那些痴情蝶不及躲闪,尽数被淋在地上。两人的头脑立刻清醒。

  钟云雁转目看去,眼中精光一闪,道:“这位姑娘可真有两下子,说是枝头落鸟,没想到那鸟说的是我。”

  “我便是来捉鬼的。”门外正站着那身着华服的宫中女子何琳,她将手中的盆子放下,道,“我不清楚你们之间有何仇怨,但在我面前,你杀不得任何人。”

  钟云雁眯起了眼睛,道:“是么?”

  她忽然看向墙角的那张画像,屋内虽没有烛光,月光却已照射进来。只听她轻轻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你也是为男人伤透心的女人……”

  钟云雁捡起掉落在地的一根蜡烛,说话间已经点着。她举着蜡烛缓缓走到那画像跟前,道:“这画像竟是丝线织成的,可真是巧夺天工……”

  “这人长得当真英俊潇洒,世间怎会有这般完美的人儿……是了,这定是你想象出来的。”钟云雁将蜡烛靠近了些,像是有些看不清。

  这期间何琳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目中满怀忧伤,听到她的话似乎更是心如刀绞,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

  “呀,我怎地这么不小心……”

  钟云雁叫了一声,那烛光竟已将画像点燃!

  何琳一声惊呼,人已扑了过去,饶是她离画不远,还是难以挽救。

  若这只是张普通的字画或许还要烧上一会儿功夫,但此画乃是丝线绘制,这一燃着,便如火药般一触即发。上面的人像眨眼间烧了个干净,整张画布变作了焦黑色,一阵风吹过,化为灰烬飘落在地。

  何琳跪倒在地,捧着那些黑色粉末,泣声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连你的模样都留不得……”

  “没关系的,不过是一个臭男人罢了,哈哈哈……”

  钟云雁忽然发出尖锐的笑声,整个屋子都被震得落下灰尘。

  “你是故意的,是么?”

  何琳猛然抬头,直直地盯着她。

  “我自然是故意的,但你居然比我还要痴情,可真是好笑……”

  钟云雁又是大笑起来。

  何琳身影一闪,人已到了她的面前。钟云雁隐隐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宫中女子竟有如此身手,她掌影一晃,两人登时交起手来。

  两个女子出手竟都是极快,瞬间已交手几十回合。温琰辰心中诧异,何琳若是生来就在宫里,万不可能会武功。或许她曾是被请来保护画中那名男子,因此早就修习了上乘功夫。

  唐怜双知道这两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高手对敌,谁也无法插手。她手中虽扣着几枚暗器,却连对方的人影都瞧不清,无论如何丢不出去。

  正转念间,屋内狂风大作,桌椅都被两人的真气震得飞荡而起。温琰辰抓着唐怜双,还是被这股狂风激荡得退后。

  原来何琳出手竟都是不要命的杀招,钟云雁越打越是吃惊,她忽然脚步一错,闪过何琳的身侧。

  何琳出掌从腋下击去,却击了个空。抬头一瞧,钟云雁人已消失了。

  温琰辰正心神惊慌,看到地上有一盏灭掉的灯,跑去将它点着。就在火光亮起的一刹那,一个人影在墙壁上闪过。何琳一眼瞥见,伸手出了一掌,谁知又是拍了个空。

  她身子不动,眼睛瞧着地面,似在等那影子再次出现。

  忽然烛光一晃,一道影子出现在眼前。她猛抬头向上挥出一掌,“砰”的一声,屋顶破了个大洞,有人撞破屋顶飞了出去。

  块块木头瓦片落下,荡起一阵尘土。

  等灰尘落下,屋内安静了一会儿。骤然间,无数女子凄厉的呼声在四周响起,摄人心魄。烛光更是不断摇曳,照得满屋都是人影。

  一个声音自东面响起:“好一个痴情的女子,不过是烧了幅画,你倒拼起命来了。”

  温琰辰听钟云雁似乎有些惧怕这宫中女子的模样,稍稍放下心来。

  何琳听到声音,目光已转去东边。谁知那声音又自西面响起:“你若真不要命,便和那人殉情便是,何苦在这荒野之中独自相思。”

  何琳目光看向西边,心思已被钟云雁的语声牵动,喃喃道:“我……我配不上他的,我被师父派去保护他,却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

  温琰辰心道,江湖中武功高的人心气儿也高,她却甘愿给那名男子当一个丫鬟,那男子究竟有多么大的魅力……

  钟云雁的声音在北面响起,道:“你师父想必也是大名鼎鼎,能教出你这么个徒弟。看你的模样如此秀美,什么男人找不到,男人不喜欢咱们,咱们难道不能换一个?”

  “我……我自小在山中随师父习武,从未见过什么男人,只有他……他温润如玉,眉眼含笑,即便在简陋的草屋之中也如坐拥华堂。我一看到他……一看到他……”

  “你一看到他便走不动路,觉得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完美之人,是也不是?”钟云雁替她说道。

  “可他待我和待别人没什么不同,也从未和我说过什么亲切言语……”何琳似早想将这些相思之情诉说,此刻终于有人问起,便忍不住全说了出来。

  温琰辰见她被钟云雁的话语带起了愁思,心中一惊,忍不住叫道:“姐姐小心!她是故意说这些话的……”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何琳中了一掌,身子撞在了墙上。

  她嘴角涌出一丝鲜血,面上却泛起了微笑,似想起了那名男子含笑的模样。

  “只要……只要能再见他一面……我死也甘心……”何琳喃喃说着。

  “放心,你只要死了,就能见到他了……”钟云雁狞笑一声,身形悠忽而至,已站在她的身前。

  何琳回过神来,堪堪躲过一掌,又和她交起手来。

  烛火依旧摇晃,两人身形展动,出手越来越快。真气如风般呼啸,人影在屋中不断闪烁。

  忽听那尖锐的笑声道:“慢了。”

  “砰”的一声,何琳再次被击飞出去。

  钟云雁冷笑道:“杀你于我无用,你又何必逼我出手。”

  何琳撑着身子站起,目中愁思未减,道:“你休想杀害任何人。”

  她说着瞧了温琰辰一眼:“而且这个人,和他长得那般相像……”

  温琰辰看着她的目光,眼前忽然浮现出那个穿黄袍的身影,不由得浑身一震,问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一个妖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原来你是为这小鬼拼命,你便把他当做那人,然后陪他一起死了吧。”

  钟云雁真如鬼魅一般,她故意在温琰辰耳边说着话,引何琳展动身形过来,身子却瞬息间闪在了她的身后。

  “噗”的一声,何琳背上已是中了一掌,一口鲜血随着喷出。

  “幸福的人,血是最甜的……”

  钟云雁尖笑声中正要再出手,一盏油灯突然向她飞去,油灯之后又是几枚暗器急射而至。

  唐怜双终于找到了出手的机会。

  但那钟云雁手脚更快,衣袖一挥,油灯连带着暗器掉落在地。油灯一摔落地下,地面立刻着起了火。

  何琳挡在温琰辰身前受了方才一掌,伸手将他面上的鲜血抹去,道:“我看着你的模样,总觉得你和他是相识的……否则你的眼神不会和他那般像……”

  温琰辰头疼欲裂,眼前似闪过数道人影,宫中的景象也频繁出现,却什么都想不起。

  “这一切交给我,你们快走……”

  她转身,竟扑向了钟云雁。

  钟云雁如何也想不到她会整个人冲过来,眼见何琳空门大露,挥出一掌拍她身上,却没有将她拍飞出去。

  接着两人倒在了地上,钟云雁的身子立刻浸满了灯油,燃起了火。她嘶声大叫着,何琳却死死扣着她的双臂,两人转眼间便成了火人。

  何琳的声音传出:“快走!”

  一阵真气冲来,直将两人带了出去。

  木制的屋内已燃起熊熊大火,唐怜双急拉着温琰辰向远处疾行,没跑多久,突听一声惨叫,不知是她们中谁人发出。

  温琰辰目中不禁落下泪来,道:“都怪我……是我……是我害死了她……我为什么非要走近那间屋子……”

  唐怜双道:“或许方才那呼声是痴情鬼发出来的,痴情鬼已死,她一定没事的……”

  温琰辰回头望去,只见整个木屋都燃了起来,一股烧焦的气味弥漫在整个荒野之上,却看不到任何人影。

  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祈祷她能脱身出来……

  不知跑了多久,眼前出现一座庄院。

  庄院不大,里面正冒着炊烟,似有一户人家正在生火做饭。

  却不知如此深夜,谁会在这个时候吃饭?

  两人心有余悸,不敢再连累别人,决定绕过庄院。

  突听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两个小鬼,你们让我受尽皮肉之苦,还跑得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