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离别之日

侠道众生 温玉言 2443 2019.07.16 20:00

  温琰辰看他额头肿了个大包,道:“这怪医可真是不怕疼……”

  朔空笑道:“他体质异于常人,碰到酒便像碰到迷药。他虽可妙手回春,却治不了自己这个毛病,总觉得是老天不让他喝,而老天越不让他喝,他便偏要喝。”

  唐怜双问道:“却不知他和那鬼面书生有何冤仇?”

  朔空道:“冤仇?只怕天底下许多人都和鬼面书生有仇的……”

  “这是为什么?”温琰辰奇道。

  朔空忽然瞧了旁边那端酒的小厮一眼,道:“他游戏江湖惯了,越让别人头疼的事,他便觉得越有趣。”

  那小厮笑了笑,道:“活着本就是有趣的事,为何有那么多人把活着当痛苦?难道你们不快乐么?”

  温琰辰二人见小厮忽然说出这句话,都是愣了一下。

  朔空悠悠道:“阁下若也是来要酒喝的,直言便是,何苦扮作别人的模样……”

  突听“小厮”一声长笑,他的身子忽然拔地而起,手中抱着另一壶酒直跃出几丈之远。

  “这朔家庄有你这位高手在,我可不敢随意讨酒喝,偷得一壶便是一壶!”

  他喊声刚过,人影已出了庄门消失不见。

  温琰辰吃了一惊,这人竟又是那鬼面书生!他竟转眼间进来扮成了一名小厮。可这鬼面书生扮得如此之像,朔空却又是如何瞧出的?

  他正心里纳闷,朔空已经说道:“他以为我庄内的小厮都没练过拳脚,端酒时故意身形摇晃。其实那些小厮端酒多了手臂也有些力气,他正是弄巧成拙。”

  温琰辰这才醒悟,不禁暗暗称奇。唐怜双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桌上那壶酒闻了闻,变色道:“这酒里真被下了迷药。”

  温琰辰一时哑然,这怪医本就喝酒如喝迷药,没想到鬼面书生为了折腾他,又在酒里下了迷药。

  “这下你明白鬼面书生为何会与许多人有仇怨了?”朔空笑道,“不过你们放心,柳大夫喝迷药如喝水,倒得快,醒得也快。”

  在他们说话间,柳平生第三次醒了过来,这次唐怜双无论如何也不肯让他喝了,唯恐他一睡再睡。又过了几日,温琰辰的内伤在柳平生的医治下终于痊愈。

  ……

  这些天唐怜双每天都在习武,她非但身上带着暗器,还会独自制造一些奇形怪状的小型兵器。

  就在大伤初愈的这天晚上,温琰辰正在睡梦中,忽然听到一个极轻的声音道:“我奇门一百多人的深仇都该由我来报,你不必再和我一起……”

  这声音一听便知是唐怜双。还未睁眼,她又缓缓道:“伤好之日,便是你我分别之时,你因我受的伤已痊愈,若是将来有缘,我们再相见吧。”

  接着温琰辰就听到了大门轻轻开启的声音,而她的脚步声却始终没有听到。奇门中人不但兵器奇异、暗器卓绝,就连轻功也比寻常武林人士高一些。

  他等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看到唐怜双的身影已经不见,急忙从地面铺的毯子上爬起来。

  刚一推开门,便看到庄外人影一闪,他忙快步跟了上去。出了庄门后,唐怜双的身影向西南方向行去。

  他不会什么轻功,但幸好唐怜双的步子也没有到疾行的地步,若是加快奔跑,还可勉强看到她的身影。

  刚行了一盏茶的功夫,温琰辰已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再一抬头,唐怜双人居然已经不见了。

  他四下张望,心中焦急如焚。天下之大,如此夜色,她能到哪里去?

  她这样一个女孩,即便是身怀绝技,又怎斗得过那些自命侠义之辈……

  温琰辰心念闪动,却不知往哪个方向追去。突然几点银星自东面亮起,他心中一喜,以为是唐怜双,正要跟着跑去。却见那几点银星竟是向自己眼前疾射而来!

  这些银星赫然是杀人的暗器!

  温琰辰心下一凉,已是来不及躲闪,突听一声轻喝,那些银星又眨眼间在眼前消失。

  一个女孩的声音叫道:“怎么是你!”

  只见前方树后转出来一个人,正是唐怜双。

  “我还以为是谁在半路上跟踪……”她跺了跺脚。

  温琰辰看着她手里收回的暗器,道:“你的武功又精进了。”

  唐怜双道:“江湖中每个人的武功都在进步,我自然也不能落下。”

  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啪”的一声,温琰辰脸上已是中了一巴掌。她脸色铁青,道:“你个不会武功的废物跟着我做什么?”

  温琰辰摸着脸怔了半晌,道:“我……我虽不会武功,但我有手有脚,未必什么都做不了。多一人便多一份力量,而且……而且我一想起沈姐姐被那帮恶贼杀死,我就……”

  唐怜双听得神色黯淡下来,望了眼天上的月色,怅然道:“你还是回去吧。”

  温琰辰心中一阵失落,道:“我回哪里去?我……”

  话未说完,唐怜双忽然掩住了他的嘴,道:“有人。”

  风吹过树木,他只听到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

  唐怜双不再说话,轻手轻脚地向南面走去。温琰辰跟着她绕过了几棵大树,却见前方树影下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那女孩身穿一件民家普通衣裳,衣裳已被洗得发白,脸蛋清纯可人,模样也是娇小可爱。

  两人刚停下脚步,她已是开口说道:“我这手功夫怎么样?”

  他和唐怜双互望一眼,都好生奇怪。这小女孩身旁并没有什么人,她又不像是发觉了自己,却不知在和谁说话?

  “哼,难道还是不如你么?”

  她又是说了一句。

  两人隐隐有些吃惊,她好像真的在和人对话,怎么那人的声音自己却听不见?

  “你倒是说话啊,能不能别光顾着吃。”

  小女孩嘟起了嘴。

  温琰辰这才明白是对方没有答话,但她又怎能看到那人在吃东西?别说人影,他们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两人心底都起了一股寒意,那女孩忽然抬头大喊道:“快说话!”

  “我刚才在吃馒头,你再练一遍给我看看。”

  另一个声音终于响起,他们随着小女孩的目光向上瞧去,竟看不到有人。唐怜双不禁向四面看了看,也没有人踪。

  小女孩跺了跺脚,道:“那你看好了。”

  她忽然张开手掌,对着掌心中的几朵花儿道:“小花小花,这次我会轻点慢点,不会踩疼你……”

  温琰辰听着她有些稚嫩的声音,不由得心中一暖。

  那小女孩扬手一撒,十几朵花瓣飞舞在空中。

  她吃吃地笑了一下,脚尖轻点,双手如蝴蝶飞舞般一晃,整个身子飞起,人已站在花瓣上。但见那花瓣依然缓缓落着,似没有感受到她的重量。

  她在花瓣上缓缓走出七步,花瓣落地,人才站在了地上。

  温琰辰惊骇失色。要知人在空中,是无法像在地面一般走动的,这小女孩竟是踏着花瓣连行了几步。若不是内功臻入化境之人,如何能在这等物事上走路?

  这手功夫即便是那些武林高手看到也要吓得呆立在地,两人更是脸色惨白,如见了仙人一般。

  却听上面一个声音叹道:“还可以吧……”

  这手功夫已足以惊绝于世,上方那人竟只说了句“还可以”。温琰辰和唐怜双互看一眼,都是心神一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