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妄语鬼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006 2019.06.26 20:00

  “你……你没事吧……”

  温琰辰抬头,看到竟是殷大侠站在了面前,他肩膀上正架着刀疤汉子。

  “少爷……放我下来……”刀疤汉子呻吟道。

  殷海棠将他放下。他坐在地上运了会儿气,似好受了一些。

  而殷海棠却“噗通”一声坐倒在地,垂头剧烈咳嗽着。

  原来殷海棠知自己内力受损,即便拿命去拼也不会是那几人的对手,便和一名高手对了一掌。借着对方的内力,一只手提起刀疤汉子,将两人送出了宅院。

  可受了这一掌,他已是再难站起身,五脏六腑都似被打散。

  刀疤汉子起身想给殷海棠运气,他却摆了摆手。

  刀疤汉子骂道:“公孙正这恶贼……还有那什么诸葛靖的儿子,若不是他,这些人也不会来,可见诸葛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温琰辰想那诸葛靖在江湖中有着不俗的名声,或许是那些人趋炎附势才这么做,忍不住道:“那诸葛靖或许是个好人,我们未见其人,难以评断……”

  “你竟还说他是好人!如今他们拿少爷一命换了那姓诸葛的狗儿子一命,你痛快了?而且若不是你那笔金子,他们怎会诬陷少爷?莫不是你们一伙的!”

  刀疤汉子怒目瞪着他。

  殷海棠按着胸口轻轻咳嗽一声,道:“休得胡说,过几日再来求医便是,你这乱说话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可……可我怕少爷撑不到那一天……”刀疤汉子正说着,忽然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道,“我在胡说什么,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又想起了什么,道:“但、但他们故意诬陷少爷,若将什么偷盗金银的名声传了出去,少爷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名声……名声……多少人为名声所累。毁便毁了,难道名声比性命还重要?”殷海棠言语间目中似有痛色,可见他对自己的名声还是尤为在意。

  是啊,江湖人士谁不在意自己的名声?一个人若被诬陷得臭名远扬,出门便人人喊打,那是什么滋味儿?

  一念间,温琰辰浑身颤抖起来,心道:的确,若不是我……若不是我……

  他初入江湖便害了一代大侠,还毁了对方历经多年得来的名声。越想越是痛苦,手掌忍不住紧紧地攥起。

  殷海棠忽然轻轻按住他的手掌,道:“若不是你那笔金子,柳大夫也不会答应救我,你何必自责。”

  “可……可……”温琰辰知道他想让自己心里好受些,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更何况,那些人相互依靠,本就不在意是非黑白。即便这笔金银有正当的说法,难道他们就甘愿等那三天么?”殷海棠笑着看他。

  “他们果真是一丘之貉,若少爷功力和几年前一样,今日便不会怕他们……”刀疤汉子双拳紧握,手臂青筋凸起,“少爷你当年救我助我,让我回头是岸,可如今、如今自己却落得个什么下场……是了,我总说这小子,却忘了明明是我连累的少爷……”

  刀疤汉子越说越气,身子向前跨出一步:“我这就去找他们,死便死了,绝不能因我玷污了少爷的名声!”

  殷海棠又是剧烈咳嗽起来,地上立刻多了点点血迹。

  “少爷你……”刀疤汉子急忙转到殷海棠身后坐下,为他运气。

  殷海棠缓缓道:“就算你没什么罪过,他们也会想别的法子。若是你家人朋友犯了病,你会跟耽误他们救治的人分对错讲道理么?这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

  “人之常情……这怎么可能是人之常情!是非黑白便是如此容易抹灭的吗?是少爷不愿和他们纠缠罢了。”刀疤汉子恨声道,“这还是朋友的孩子,若是他们自己的儿子或老子生了病,他们只怕要把挡在前面的人全部杀光。”

  殷海棠轻轻叹息道:“这世间许多人都是如此的……正像有些人对别人犯错无法容忍,对自己的亲人、朋友犯错却可以包庇甚至推卸到别人身上。”

  刀疤汉子道:“若真有那样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突然林中传出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狂笑道:“你杀不完的……你杀不完的……哈哈哈……”

  这声音忽远忽近,深夜间听来尤为可怖。温琰辰身上立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谁?”刀疤汉子起身大喝道。

  “居然还有比我会说大话的人,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那声音愈来愈大,像是响遍了整个山林。

  殷海棠动容道:“是‘妄语鬼’郭双鹤!”

  “凌渊五鬼?”刀疤汉子面上虽有惊惧之色,却已站在殷海棠身前,“他们怎会这时出现?怎会出现在这里?”

  “你说完了么?说完了我可就下手了。”那尖锐的声音道。

  “你这恶鬼,我们还未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刀疤汉子双目不住地望向四周,却不知那恶鬼人在哪里。

  突听“嗖嗖”数声,十几只飞刀射在了三人身周的几棵树上。

  那声音接着叫了一声:“呀,射偏了。”

  刀疤汉子冷笑道:“原来五鬼是假的。”

  那声音立刻狂笑起来:“哈哈,骗你们的。”

  树叶都被这声音震得簌簌而落,便在树叶落下的瞬间,树上的刀子突然不见了,

  殷海棠失声道:“小心!”

  喊声刚过,温琰辰只感到眼前一花,殷海棠人已将他抱起。

  但殷海棠的身子刚腾空跃出,又是“砰”的一声跌落在地。

  温琰辰方才只看到无数道银光在眼前闪过,却不知发生了何事。等到殷海棠松开抱着他的手,他才看到殷海棠和刀疤汉子的身上竟插了十几把飞刀!

  原来那飞刀上都缠着一根极细极韧的铁丝,妄语鬼先将飞刀射在树上,接着伸手一拉,十几把刀便从二人身上划过。

  他使的力道极其精准,刀子一划过身子,便如跗骨之蛆嵌进了两人的体内。

  “现在你可相信我是妄语鬼了?”那尖锐的声音道。

  “没……没错……果然是妄语鬼……这‘剜心蚀骨’的招式确没几人使得出来……”刀疤汉子喘息着,突然抬头喝道,“但你敢面对面跟我打一架么?!”

  那声音笑得更加欢快:“我这人最不喜欢打架,只喜欢看人流血。接下来我可不说妄语,说取你胳膊便取你胳膊。”

  话声刚落,刀疤汉子瞳孔骤然紧缩。“咔”的一声,他的一条胳膊竟生生被三把刀子扯了下来!

  刀疤汉子吃痛之下,大吼一声,身子猛地撞向前方一棵树上。

  那棵树上果然有人!一个人影“唰”的从树叶间跃出,又不知藏在了哪棵树上。

  殷海棠此时四肢都被飞刀嵌入,连动一下都难。但他的眼睛却是闭上的。

  “凌渊五鬼这次出山不但抢夺金银,还专杀成名人士,你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刀疤汉子嘶声道。

  “天下有名之士都和我们有仇的,这点过不久你就会明白。”妄语鬼大笑着,忽然又转口道,“不,你们永远不会明白了。”

  温琰辰知道他又要使那狠毒招式,脱口道:“殷大侠小心!”

  便在此时,两人身上的十几把刀子已猛地收紧。

  殷海棠霍然睁眼,身子忽然转了一圈,刀子尽数随着他的转动从伤口中滑出。他身形展动,人已跃上东南方的一枝树梢,一掌向前拍去!

  掌力雄浑,似攒足了体内的所有内力。远方几根粗壮的树枝突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那树枝竟犹如灌注了生命力,枝头迅速生长,如利剑般直向前刺去!

  这手武功名为“万物生”,久已失传,乃是以真气催动自然之物生长。江湖中有资质修得此功的寥寥无几。

  那树枝哗然生长,但枝叶刺出的速度终不及妄语鬼,长达一丈的树枝摇晃间刺了个空。一道人影兔起鹊落般接连跃过几枝树梢,再次躲了起来。

  “好个殷海棠!好个‘万物生’!只可惜你的功力大不如前,否则我就中招了。”

  妄语鬼语气中带着恼怒之意,也不见如何动作,突听刀疤汉子狂吼一声,几股血水喷涌而出,溅落在四周树上。

  妄语鬼为了泄愤竟瞬间将刀疤汉子杀了,殷海棠挡在温琰辰的身前,不忍他看上一眼。

  温琰辰目中流下泪来,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他刚一步入江湖便遇到这种事……

  殷海棠的身形忽然剧烈一颤,停了一会儿,伸手摸着温琰辰的头,轻声道:“你此生可是有什么烦恼么?”

  温琰辰怔怔地瞧着他,眼泪依旧不住地流着。

  “我现在突然觉得,有自己烦心的事真好……至少说明……你还活着……”这句话尚未说完,他已是垂下了头,再无丝毫声息。

  殷海棠的另一只手本是放在温琰辰的肩头,此刻也缓缓垂了下去。

  直到他整个身子跌倒在温琰辰的身上,温琰辰才看清他的背上竟插了几把刀子。

  原来殷海棠挡在自己身前,不只是怕自己看到刀疤汉子惨死的模样,更是为了保护他。

  温琰辰心中喃喃道:为什么父皇只教我防身的功夫,却不教我杀人……原来出了皇宫,我不过是一个废人。

  他霍然回身,仰面大喊:“妄语鬼,你胆敢和我拼上一掌么?!”

  “杀你这样的黄口小儿便如踩死一只蚂蚁,既无用又无聊,但你既然找死,也怪不得我了。”

  声音方落,几把飞刀已向温琰辰直射而来。

  他的瞳孔缓缓放大,似什么都看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