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疑点重重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067 2019.07.02 20:00

  唐怜双抓着温琰辰接连踏过几枝树梢,最后匍匐在不远处的一个屋檐上。

  温琰辰道:“你胡乱杀人却又抓我做什么?”

  唐怜双语声冰冷,道:“杀人?你哪只眼睛瞧见我杀人了?”

  “我……我两只眼睛都……”

  “啪”的一声,他脸上已中了一巴掌。

  “你根本没有看到我出手,又如何认定是我杀的人?”

  温琰辰捂着发肿的脸颊,这一天挨了她三巴掌,若没有十日功护体,早被扇得吐血了。听到这话,问:“什……什么意思?”

  唐怜双盯着他,一字字道:“若我说我根本没有发出暗器呢?”

  “真……真的?”

  温琰辰看着她亮如日月的眼眸,不容置疑的神情,忽然意识到她没有说谎。因为在自己抓她胳膊,阻拦她发射暗器的时候已有了暗器之声。

  “难道……奇门暗器是别人发出的?可这又是怎么回事?”温琰辰怔怔道。

  “问题便出在这里……”唐怜双恨声道,“而且我若真想杀妄语鬼,也没必要毁尸灭迹。”

  “的确……的确……如果不是你出的手,那定是别人,也许就是真正和妄语鬼一伙的人。”

  说话间温琰辰额头骤然冒出冷汗。当时无数暗器射向的可不只妄语鬼一人,就连蜀中七侠和荆如风、沈玉也都遭到暗算——这不正是宁杀错不放过!

  “我本只是怀疑东方雪隐,如今却已确定是他!”唐怜双咬牙道。

  “我不知道你和东方雪隐究竟有何恩怨,不过……”温琰辰小心翼翼地趴在屋檐上,望了一眼身后不远的桃林,“你要躲就躲远点啊,躲在这里作甚?”

  “他们知道我们逃去的方向,真追上来不过半盏茶的功夫……”

  唐怜双忽然按住他的嘴巴,东面已有几人接连越过屋檐,继续向前追去。

  温琰辰看出那正是蜀中七侠。等他们走远,挪开她的手,和她一起坐了起来。道:“被好人追杀的滋味儿可真不好受……你为什么非要抓我,我岂非也洗不清了?”

  温琰辰想起莫小七看自己的眼神,也不知道她怎么看自己。

  “我正缺一个相信自己的人,你这些天就给我老实待着吧。”唐怜双道。

  “你难道不能解释?越跑越撇不干净。”温琰辰道。

  唐怜双瞪了他一眼:“一个奇门中人说是江湖仁义大侠使出的奇门暗器,你会信么?”

  温琰辰闻言怔了怔,若不是他亲身经历,的确无法相信。

  他想起龙东强二人,又问:“可他的确有大侠风范,否则为何要救两个不相关的人?岂不是往自己身上揽事么?”

  唐怜双道:“想是他见那二人初入江湖,涉世未深,想收为己用!”

  “可他摧毁宝剑却不是假的。”

  “自然也是演的苦肉计,还可一展他大侠的身份,如此做法正好叫眼前众人佩服。”唐怜双声音大了起来。

  温琰辰吓了一跳,怕别人听见,不禁回头望了望。幸好这里位置偏僻,四下无人。道:“照你的意思,是东方雪隐故意杀了郭双鹤,难道他和那恶鬼才是一伙的?”

  他想起东方雪隐出手救过自己,便跟着说出了驿站的事。

  唐怜双哼了一声:“他在众人面前击退怕输鬼聂英,就是想和五鬼撇清关系,而且凭他的武功,为什么不当场除掉聂英?”

  她说着一掌拍碎了一块瓦片:“他杀了郭双鹤,又把事情推到我们身上,然后趁机收服那两人,真是一箭三雕!”

  ……

  此时东方雪隐等人还在那桃林之内。

  龙东强悲伤道:“这些人怎地都走了,咱们可没办法赚银子了。”

  龙东弱笑道:“赚钱的办法多的是,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忽听东方雪隐微笑道:“二位若是缺银子,我可命人带些过来,只要不行恶事便了。”

  心觉大师和诸葛靖俱是眼含笑意。

  龙东弱道:“我们花钱如流水,你可养不起我们。”他嘴里嘻嘻哈哈地说着胡话,拉着龙东强就要走。

  东方雪隐朗声道:“二位不妨到府上一坐,我初见二位便觉亲近,正该携手共饮一杯。”

  龙东弱瞪眼道:“你府上有什么坐的?老虎凳么?”

  龙东强却抢着道:“有花雕酒么?。”

  东方雪隐笑道:“老虎凳没有,花雕酒是有的,还有上好的下酒菜。而且在下银子虽不多,却绝对够两位花的。”

  听到最后一句,两人才真的心动了,互相看了一眼,齐声道:“既然够花,我们就勉强去转转罢。”

  “正该如此。二位初入江湖,就由我来做二位的引路人吧。”

  说话间东方雪隐面露微笑,眼中光芒闪动。

  金黄色的阳光洒在粉红色的桃林之中,微风吹过,却带着一丝丝的凉气。

  ……

  温琰辰坐在屋檐上,身子忽然抖了一下,裹了裹衣襟,道:“你这典型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唐怜双扬起了巴掌。

  “我、我是说……你这些话要是别人听来,定说你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我并不知道你和他之间的来龙去脉。”温琰辰赶忙道。

  唐怜双道:“好,我说你听,若我哪天被他杀了,你便将此事传扬出去。”

  温琰辰道:“他要是敢来杀你,我便大喊救命,让街坊邻居都来围观,你就没事了。”

  她啐了一口,道:“奇门本是唐家人所创,但在几年前已开始收一些外姓弟子,就在两个月前,奇门来了一个新弟子,名叫何铮。此人面目俊俏,谈吐不俗,拜师后没多久就和门下许多弟子相识了。”

  温琰辰点头道:“嗯,看来现在拜师学艺看的不是武功和人品,先看长相和谈吐。”

  唐怜双没有理他,继续道:“这何铮跟奇门二少爷唐枫混得最熟,两人除了一同习武,还时常在一起饮酒作乐。”

  温琰辰道:“嗯,应该还会一起去妓院……”

  唐怜双道:“就在某一天晚上,何铮突然从外面跑来,只见他身上满是鲜血,一条臂膀竟已被人斩断。”

  “这……这是怎么回事?”温琰辰闻言吃了一惊。

  唐怜双缓缓道:“他哭喊着找到唐枫,说是倾炎堂的一名大弟子无端伤了他,现在追上门了,就在奇门外不远。”

  温琰辰道:“这倾炎堂的人出手真有点狠了,就算发生争执也不能斩人手臂啊,这以后上厕所可怎么办?”

  “你废话说够了没有?”她手中亮出一把匕首,“舌头要不要给你割下来?”

  温琰辰忙捂住嘴巴摇了摇头。

  唐怜双又道:“两人关系本就很好,再加唐枫总觉自己武功高、为人义气,看他这副惨状便决定为他出气。”

  温琰辰忍不住道:“他们难道不能报告奇门的师尊长老么?非要一意孤行。嗯,这一去肯定要出事……”

  唐怜双握紧了手中的匕首,道:“只因他要暗中杀了唐枫,并且要将此事嫁祸给倾炎堂!”

  温琰辰失声道:“这……这你怎么会知道……”

  “他和唐枫出去没多久,何铮便跑了回来,召集了一帮弟子,说奇门二少爷被倾炎堂的人杀了。那帮弟子为了二少爷自然是首当其中,一股脑冲了出去。而倾炎堂的人也正在外面守着,两帮人马立刻展开了厮杀。”

  “真有倾炎堂的人?我还以为是这何铮骗人的……”

  唐怜双目光灼灼:“那晚倾炎堂的一名大弟子也被杀了,说是奇门的人所杀,倾炎堂弟子众多,不少人到奇门外要讨个公道。刚到奇门,何铮就带着一帮弟子冲了出去,能不打起来么?”

  温琰辰立刻明白了大概,道:“想必那倾炎堂中也有一名内鬼,也是杀了堂内的一名大弟子,然后带引众弟子冲上奇门……可奇门的长老们难道都不管此事?”

  “那两日奇门的几位师尊闭关修炼,长老们有的出了远门,有的被人约去喝茶……”她说着望向天空,“那天定是有人策划好的!”

  “真是夜黑风高杀人夜……是了,约长老去喝茶的人必是和何铮一伙的,却不知是谁?”

  “没有人知道。只因在那一夜之间,奇门所有弟子,连同师尊在内的一百三十六人都已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温琰辰吃惊道。

  唐怜双道:“两帮弟子火并,却引来了凌渊五鬼暗中杀人。五鬼武功高强,不但将两边弟子杀绝,还闯入两门杀害了所有师尊。”

  “凌渊五鬼……又是那凌渊五鬼……”温琰辰愣愣道,“那……那出远门和去喝茶的长老呢?他们岂不是躲过了一劫?”

  唐怜双长吁了一口气,道:“他们再也没回来……接着江湖中就开始传出不少名人侠士失踪的消息。”

  温琰辰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道:“恐怖……实在太过恐怖……怎地我一进入江湖便遇到这种事……”

  接着忽然想起她前面说的话,道:“是了,若真是倾炎堂的人杀了唐枫,又怎会放何铮回去通风报信?我若是倾炎堂的人,杀了他也不能露出倾炎堂的痕迹。那些弟子委实愚蠢,没想到这个疑点便出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