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少年高手

侠道众生 温玉言 2724 2019.07.17 12:00

  小女孩又嘟起了嘴,语气变得老气横秋起来:“你不就是比我大了几岁,厉害了那么一点……”

  “你要是比我厉害一点,我叫你姐姐都可以。”上方那人道。

  小女孩拍手道:“好好,那我再也不用唤你哥哥啦。”

  听起来这两人像是兄妹,他们说起话来都是天真烂漫。

  “我要下来了,你躲开些。”上方那人又说了一句。

  “你难道不会落在这上面么?”

  小女孩说着话,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丝带抛了上去。那丝带在一扔之间,竟没有轻飘飘地飞舞起来,而是直直地铺在空中。

  而别人怎么也不会看到,此时一棵十余丈高的树顶上正站着一位少年。

  他站立的高度似乎一伸手就能触到月亮,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几口吃完,拍了拍手,道:“叔伯家的咸菜真是越来越咸了,我快要吃不下去了。”

  小女孩在下方仰面喊道:“快下来。”

  那丝带似灌注真气,尚浮在三尺高的空中,树顶的少年伸了个长长的懒腰,道:“来了。”

  温琰辰二人抬起头,眼睛眨也不眨。忽见一棵树的上方出现一个黑点,那个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地面无数草根被风激荡而起,形成了一个长达数丈的漩涡。一旁离得稍近的树枝“咔”的折断,尽数掉落在地。

  温琰辰被风尘吹得睁不开眼,刚瞧清落下的似是一个人,心中已是惊道:他如此落下,一碰到地面岂不立时便要粉身碎骨?

  忽见那人单掌在那条漂浮的丝带上一拍,丝带似被他拍得下压了一尺,他人跟着轻巧地倒转翻身,双脚落在地面。

  他的穿着亦是十分朴素,相比之下女孩身上的衣裳还显得鲜亮些。温琰辰看到眼前这人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唐怜双忍不住道:“他借力竟能借到这种地步,哪怕上面有一丝力道,他便能将那力道化作十分、百分,以此减弱自己下降的速度……”

  “什么人?”

  男孩正站在女孩身后,似听到话声,向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忽然两人眼前一晃,男孩的身子闪了一闪,竟像是同时出现了数个人影,人已站到女孩的身前。

  原来他速度太快,瞬息间已围着小女孩转了十七八圈。两人只看到仿佛有数道影子连在了一起,从女孩身后出现,闪过女孩左侧,又闪到右侧,接着出现在眼前。

  男孩目光看着他们,却没有举动,只站在女孩身前像是在保护她。而唐怜双掌心紧握,虽没有发动暗器,却已有了防范之心。

  突听一阵翻书声传来,一个声音道:“我早说过,这小子不出五年便要超越我。”

  温琰辰猝然回头,看到东面的树下正坐着一人。那人头戴一顶草帽,似乎已经坐了很久,手中的书已翻看了三分之一。

  “朔大哥!”唐怜双又惊又喜。

  朔空抬头冲两人笑了笑,将书合上,起身走到近前。

  “叔伯,你家的咸菜太咸了,我不要吃了。”那男孩一看见他就说道。

  “朔大哥是你叔伯?”温琰辰奇道。

  男孩点了点头,没有了方才紧张的模样,道:“是啊。”

  朔空伸手揉着他的脑袋,道:“这小子叫朔流光,一直想去江湖中玩……”

  朔流光叫道:“我可不是玩,我要去做大事。”

  旁边那小女孩扮了个鬼脸,道:“你就是不想读书。”

  朔空一手指着温琰辰二人,向流光道:“你想进入江湖需得跟着他们,他们要做的便是侠肝义胆的大事。即便你中间想出去玩,也要经得他二人的同意。”

  朔流光立刻答应道:“好!”

  他一高兴,人又是如同幻影流星般在几人眼前闪过,似疾行去了某处。地面的草丛“嗖”的现出一道波浪,直延伸到东面远方。

  温琰辰随着那边望去,心生奇怪。忽然面前有风吹过,一回头,朔流光竟已站在自己面前,手中递出两个果子,道:“这是从百果坡摘的香香果,很好吃。”

  那小女孩做了个鬼脸,吐着舌头道:“百果坡离这十数里,你一眨眼就到了,真要炫本事,怎地不去百里外的神仙岛,我要吃那里的肉酱汤。”

  一眨眼十数里!

  两人都已看出他速度极快,却没想到能快到如此地步!

  朔流光道:“上回我为你跑过去,还没到家汤就洒没了,还被叔伯骂了一顿,我再不去了。”

  两人听着这些话,哪吃得下果子,都惊异于这男孩的身法速度。

  朔空哈哈一笑,道:“你这小子,家里有饭不吃,跑那么远盛汤,有那功夫不如多在家读读书。”

  唐怜双已明白他是想让流光暗中帮忙,道:“朔大哥若真有心弘扬江湖正气,为何自己不出面?”

  朔空笑了笑,笑容中似带着一丝无可奈何之意,道:“即便你一心向善,做尽善事,也会有人视你为恶人。”

  温琰辰闻言料到朔大哥遭受过他人的误解和诋毁,忍不住道:“人活世间,只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朔空转目瞧着他:“你有没有听过‘瓜田李下’这个词?”

  温琰辰想了想,道:“那是指君子在瓜田里不提鞋子,在李树下不整理帽子,以免被别人怀疑。”

  朔空目视前方,像看到了过去之事,道:“这便是我不愿再涉足江湖的原因。人只要活着,便难免要遭受许多非议、许多误解……而这些非议和误解,有时只能用鲜血和生命洗清……”

  温琰辰怔了半晌,轻轻叹息一声,道:“世间有被当做好人的伪君子,也有被人误会的真君子……”

  突然间,一个极其怪异的声音自荒野中响起。那声音像是响尾蛇被猎鹰抓住发出的嘶鸣声,直穿透每个人的耳膜。

  温琰辰听得身形一颤,胃里都翻江倒海起来,唐怜双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又一阵啸声响起,伴随着方才那嘶鸣声,一声接着一声,一浪盖过一浪,响了半盏茶的功夫才停。

  朔空微微一笑,冲流光道:“你若有本事,便去解决这件事。”

  朔流光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道:“那有什么?”

  他话刚说完,温琰辰只看到四周树影一晃,朔流光人已消失不见。他们竟连他往哪个方向去的都没看清。

  小女孩噘起了嘴,道:“难道我不能去么?”

  这女孩名叫朔依依,乃是朔流光的亲妹妹。

  “他总比你快些。”朔空笑道。

  唐怜双道:“朔大哥,我背负血海深仇,此去不但要揭穿那些人的阴谋,还要报了此仇。流光年纪比我们还轻,我怕……”

  朔空道:“无妨,若他能力不足,自会回来。”

  温琰辰想知道是何人在附近作祟,拉着唐怜双道:“咱们这便走吧,他武功那么高,不如担心担心我们自己……”

  待两人走远,朔空遥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缓缓道:“江湖最终还是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

  ……

  温琰辰拉着唐怜双越走越快,唐怜双冷冷道:“你不会又要说朔大哥是鬼吧?”

  他道:“方才我听那啸声似是从这边传来,我想快些过去瞧一瞧究竟。”

  走了不知多久,两人穿过了一片树林,前方忽然传来一阵笑骂声。只见眼前一片空地上摆了不少石碑,有三四十名汉子坐在那些石碑附近,正边吃饭边说话。

  “你……你瞧这是什么?”

  唐怜双指着一座石碑道。

  温琰辰看上面写着:陈天卓,生于……死于……

  又瞧了瞧旁边几座石碑,写的都是类似的文字,头皮不由得发麻起来。

  这里赫然是一片坟墓。

  坟墓中,也不知有多少座墓碑,空气中似乎都带着森森鬼气。

  这群大活人却丝毫不以为意。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张桌子,每张桌上都摆着上好的酒菜,一个个喝酒吃肉,聊得不亦乐乎。

  众人前方正站着一个穿着绿色裙装的妩媚女子,她身材傲人,胸部高挺,脸上却带着悲泣的神色。

  如此深夜,这帮人为何在这里?这美丽的女子又为何哭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